【燒烤怪談·減配版】全集

鬼叔蔡必貴2018-04-06 08:19:40

【燒烤怪談·減配版】是個超短篇故事集,有些是懸疑,有些是諷刺;有些是一時的靈感,有些是根據對當時的某些熱點事件,輸出一些自己的看法(未必對)。比如09·開門,講的是(即將被遺忘的)江歌案,14·有病 是扔狗+雷電法王 混合在一起,等等。


這裏做個合集,方便同學們一次看完。


另外,這個公眾號運營到現在快三年了,閲讀量最大的一篇文章,才不過6w;如果覺得這個合集還不錯,能不能有勞……推薦到朋友圈?


要是能產生一篇10w+,絕對夠我開心好幾天。


先謝謝了。




01 對話

 

 

喂!幹嘛呢在?

 

啊……嚇我一跳。沒,沒幹嘛,我在想點事情。

 

什麼事情?説説。

 

呃,那個……好吧,實話告訴你,最近幾天,大半夜的,老有個人在我家樓下走來走去。

 

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欠他錢了?還是睡人家老婆了?

 

沒有啦!哎,不是,好吧,我就直説了啊。就這個人,前幾天從樓上掉下來,摔死了!

 

你意思那人是鬼?胡扯吧你,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別急啊你,聽我説完。我知道你從來不信這個,不過,就當這事是真的,你説,我該怎麼處理?

 

什麼怎麼處理?

 

就是我該告訴他嗎?我聽説這亡魂啊,之所以還在原地遊蕩,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死了。要是有人告訴他,喂,你已經死了啊!他馬上會魂消魄散的。

 

哦,是這意思。那我肯定不會説的,你想啊,那他肯定也是眷戀人間,還有未了的心願吧。就讓他多遊蕩幾晚上,等自己明白了,再去該去的……

 

不好意思, 我突然想起家裏還有點事,先回去了哈。

 

不多聊會?

 

不了,這下面太冷啦。




02 遛狗

 


阿龍每晚都去遛狗。

 

小區外面有一片空地,雜草叢生,路燈昏暗。阿龍經常凌晨兩三點才去,那麼大的空地上,只有一人一狗,這讓阿龍覺得很自在。

 

不過後來,有個小姐姐也常在這時候來,牽一條白色的博美。阿龍不太會説話,第一次是小姐姐先開口的;説她自己剛搬來,每天加班到很晚,所以只能半夜來遛狗。

 

遇見過幾次後,小姐姐問阿龍,有沒有女朋友?

 

阿龍説沒有。

 

妹子做了個誇張的表情,怎麼可能?你那麼帥。

 

阿龍低下了頭,靦腆地説,是我自己的問題。

 

小姐姐走過去,捧起他的臉,來來來,我看看,到底有什麼問題。

 

後來,他們就在一起了。

 

可惜沒過多久,小姐姐就離開了他。阿龍沒有怪她,他覺得,都是自己的問題。跟人相處真的太麻煩了,還是養狗比較簡單。

 

只不過每到半夜,阿龍在空地遛狗的時候,難免會有些寂寞。有時他會期待,小姐姐再次出現在空地上,一臉濃粧,渾身煙酒味,笑着説她回來了。

 

可惜,不可能啦。阿龍知道,都是自己的問題。

 

想到這裏,阿龍歎了口氣:“旺財、蘇茜,回家了。”

 

這土狗,又刨得兩爪泥,怎麼教都不會改。不過也不能怪它,狗的本性如此,説來説去,還是自己的問題。

 

一開始就該埋遠點嘛。 


 

 

03 段子

 


小璐最近談戀愛了。

 

她男朋友哪裏都好,高大帥氣、陽光開朗、工作努力,居然還有六塊腹肌。要説唯一的缺點,就在於——他太愛講黃段子了。

 

如果只是跟熟人講,那也就算了;問題是,男朋友經常不分場合,也不管之前説的是什麼話題,一言不合就開車。有時候小璐會幫着圓場,有時候實在圓不過去,場面就會異常尷尬。

 

不過再怎麼説,這也就是個小毛病,人無完人嘛。小璐還是挺喜歡男朋友的,這次國慶,她也跟着回了老家,去見男朋友的父母。

 

叔叔阿姨都喜歡清靜,房子建在村外一角,三層別墅似的小樓,高高的圍牆,還養了兩條狼狗看家護院。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男朋友跟他爸喝了點酒,又開始説段子,小璐捏他大腿都不管用。

 

男朋友説,自己小時候跟媽媽關係特別好,小學五年級了,還跟媽媽一起睡。他爸爸就不樂意了,説小崽子,這可是我媳婦,你怎麼能天天睡呢?男朋友當時特別誠懇地説,爸,您別生氣,等我以後有媳婦了,也讓她陪您睡。

 

聽完這個段子,他爸樂得哈哈大笑,直誇兒子孝順。

 

小璐羞得臉都紅了,對一旁的阿姨説:“難怪他那麼愛開車,不對,開玩笑,原來都是跟叔叔學的。”

 

阿姨正充滿愛意地看着兒子,這時候轉過臉來,微笑着説:“喔,我們沒開玩笑。”

 

 

 

04 差異

 

 

明明談的是同一場戀愛,男女雙方的想法,卻可以差這麼遠!

 

女生:最近他對我好冷淡。今天陪我逛街,我試穿了一件低胸紅色裙子,他是有誇漂亮,但是態度好敷衍。難道是因為瘦了,胸也縮水了,所以被嫌棄了?那還是多吃點吧。洗完澡我換了情趣內衣,他卻只顧着看球賽。剛才愛愛的時候,他都不看我的臉,快出來才叫了聲寶貝,沒十分鐘就結束了。也沒有摸我的胸!沒錯,一定是嫌我胸變小了。天哪,他該不會要跟我分手吧?

 

男生:操,切爾西這場踢得真爛,害我輸慘了。

 

女生:哎呀,前幾天是我想多了。他還是很愛我的啦,又買化粧品給我,又答應帶我去泰國。怎麼辦,之前的泳衣太大了誒,最好還是買套新的。我把媛媛的深V照片給他看,也沒有太大反應,看來不是光喜歡大胸啦。我C杯足夠了,不用特意多吃。女孩子還是瘦點好。今晚後入,他也誇我腰細,是男人都喜歡呢。對了,出發前要不要去燙個頭髮呢?

 

男生:還是賣給上次那個吧,回國就有錢賭球了。

 

 

 

05 開掛

 

 

卧槽!是掛吧!”

 

好不容易苟進決賽圈,卻被人一槍爆頭。主播退出遊戲,看着直播間裏的彈幕——居然有人笑他菜。

 

自己玩吃雞也一個月了,水平還是上不去;看見人被打死就算了,沒看見人,莫名其妙也被打死。遊戲體驗本來就差,還有一羣用外掛的……誒,要不我也開掛吧。

 

可是,直播被發現怎麼辦?應該不會的,我買最好的掛,用小號練習下,熟悉了再播。沒人會發現的。

 

三天後,主播29個殺吃雞。

 

整個屏幕都是“XXX牛逼”,主播點燃一根煙,滿意地笑了。

 

外掛真好用,早就該開掛了啊。

 

 

 

卧槽!是掛吧!”

 

辛辛苦苦優化各種策略,到頭來,是給對方公司壓着一頭。玩家退出遊戲,隔着虛擬的低維宇宙,他似乎聽到了對方的嗤笑。

 

自己玩這個模擬經營遊戲,也快兩年了。這一關的目標,是把七百年前這個“直播平台”,做到全行業第一。可是,對方肯定是用外掛,修改了數據……誒,要不我也開掛吧。

 

改自己的數據容易被發現,我還是買最好的外掛,修改對方的數據吧。對,就這樣做。看看他家的台柱,智力C、品格E、外型C,奇怪,哦哦在這裏,幸運被修改成了SSS,改回E就可以了吧。

 

下個回合,對方公司台柱主播,被實錘使用外掛,人氣一落千丈。對方公司受他拖累,業績、口碑掉了兩檔,好幾個主播連夜解約,投奔自己公司。

 

主播滿意地笑了,外掛真好用,早就該開掛了啊。

 

 

 

06 電梯

 

 

以前禁煙沒這麼嚴,上班累了,我就躲到樓梯間裏抽煙。

 

經常遇見一個妹子,在樓梯上上下下,見面了打個招呼,也算是點頭之交。我總覺得她有點怪,可是哪裏怪,又説不上來。

 

終於有一次,我忍不住跟她搭訕,我説,經常見你走樓梯啊,鍛鍊嗎?

 

妹子雙手插在兜裏,説不是健身,她有幽閉恐懼症,不敢坐電梯。

 

我笑了笑説,對啊,電梯這玩意,方便是方便,出故障了也很可怕。我聽説過各種稀奇古怪的死法,有一腳踩空摔死在電梯井的,有整個轎廂從30幾樓自由落體的,有被困了扒門逃生,結果被下墜的電梯腰斬的。

 

對了,最可怕的是那個,你知道東邊那座大學嗎,有次暑假啊,教學樓的電梯停運了,誰知道里面還有個女大學生,被困在裏面硬是餓死了。多慘啊你想想,手機沒信號,求救也沒人聽到。據説一直在扒門,抓得指甲脱落,手指骨都露了出來,整個人瘦得像木乃伊乾屍……

 

妹子捋了下頭髮,笑着説,喔,那個啊,騙人的啦。人沒死,第四天被救了出來。

 

我突然愣住了,後背一陣發涼,手裏的煙都掉到了地上。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坐過電梯。



 

07 開關

 

天花板的正中央,有一個開關。

 

就是那種普通的電燈開關,白色的小方塊,按鍵像個蹺蹺板;可以想象到,按下開關的話,會發出輕微的啪嗒聲。開關不知為何裝在天花板上,也不知道是用來控制什麼的。總之,是個意義不明的奇怪開關。

 

能租到這間房,實在是交了好運:價格便宜,離公司近,住得又舒服。只是剛搬進來那天,房東交代,千萬、千萬不能碰天花板頂上的開關。

 

這個開關,到底是幹什麼的呀?

 

好多個晚上,他仰躺在牀上,被好奇心折磨得無法入睡。

 

今天,他終於忍不住了,搬來椅子,踮腳去摁那個開關。

 

啪嗒。

 

提心吊膽地等着,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他悻悻地從椅子上下來,突然發現,房間變寬了。準確地説,是地板在慢慢擴展,四面牆壁逐漸離他而去。哈,真不錯啊!

 

他有點口渴,往飲水機走了兩步,突然覺得有哪裏不對勁。回頭一看,連椅子也越來越遠了。

 

抬頭看時,那個開關——還在打開的狀態。

 

他拔腿狂奔,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房間,最後變成了一望無際的曠野,牆壁變成了遠方的一條直線。他絕望地朝房門走去,不知道過了多少天,在最後的彌留狀態,他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

 

房東對新來的房客説,千萬、千萬不能碰那個開關喔。



 

08 A貨

 

早上路過小康的工位,看見他正把桌面上的雜物,塞進一個LV包裏。

 

我忍不住笑他:“有錢啊你,LV包當垃圾袋用。”

 

小康嘿嘿一笑:“沒有啦!”

 

他笑容裏掩飾不住的得意:“這就個是A貨,幾百塊錢,半年前買來給女朋友的。哥,別誤會,不是我騙她,是她體諒我,説我倆收入都不高,家裏負擔又大,給她買個A貨就行了。反正她那羣同事也看不出來。哥,你説,那麼好看又會體諒人的女朋友,哪裏找啊?”

 

我疑惑道:“那你這是?”

 

小康笑得更開心了:“這不是託哥的福,剛拿了筆獎金嘛?我一咬牙買了個真的,趁女朋友睡覺換了過來。想着這A貨也還挺結實,就拿來辦公室裝東西用。”

 

我笑着説:“對啊,有些良心A貨啊,比正品還結實。我看看啊,這個是……嗯?不對啊,這是正品啊。”

 

小康哈哈笑道:“哥,別笑我了。”

 

我研究了一會細節,斬釘截鐵地説:“沒錯,這就是真貨,別忘了我可是開過二手奢侈品店的,這點眼力還……”

 

抬頭一看,小康臉上的笑容,已經完全凝固了。

 


  

09 開門

 

那天晚上,我在家一個人吃飯,門鈴突然響了。

 

我開門一看,差點沒嚇死。門外那人,大晚上的戴着墨鏡、口罩,帽檐拉得很低,乍一看還以為是打劫的。

 

一開口,居然是個小姑娘。

 

小姑娘説,她就住在隔壁,早上出門忘了帶鑰匙,剛好手機也沒電了。她甜甜地喊我大爺,問我能夠不能幫忙,打電話叫個開鎖師傅。

 

我一邊回屋找兒子送的老年手機,一邊數落道:“姑娘,你可長點心吧,搬來兩個月,天天忘記帶鑰匙。怎麼,今天室友不在?”

 

小姑娘沒有答話,我一回頭,卻看她站在門外,渾身抖得像篩糠。

 

我不由奇怪道:“沒事吧你?”

 

她一開口,卻帶着哭腔:“您別嚇我了,我今天第、第一次忘帶鑰匙。”

 

我仔細打量了她一眼,恍然大悟道:“嗨,怪我,老眼昏花,認錯人了。忘帶鑰匙的是另一個姑娘,臉要寬一點,頭髮盤起來的,還戴副眼鏡。有時她等挺久的,我散步回來都在呢,我就問她,怎麼不進去呀?”

 

小姑娘抖得越來越厲害:“那她、她怎麼説?”

 

我皺起眉頭:“她每次都講,在等室友開門。”

 

小姑娘突然尖叫一聲,轉身就跑了。

 

我在門口愣了一會,真有點莫名其妙。

 

現在的年輕人,都怎麼了啊?

 

 

 

10 結局

 

最近,女朋友對我很冷淡,我還以為她發生了什麼事,一問才知道,原來她正在玩一款戀愛遊戲,沉迷進去了。

 

我搞不懂,這遊戲好玩在哪?

 

她嘗試跟我解釋:“這遊戲裏的女主,小時候差點被車撞,幸好被超能力救了。然後她遇見四個男人,有霸道總裁、天才科學家、超級巨星、冷麪特警,都是言情小説裏的男主,跟幻想出來的一樣完美。四個人全圍在我身邊,長得帥,對我又體貼,跟你正好相反……”

 

她抬起頭來,嫌棄地看了我一眼:“哎算了,不説了。哦對了,這遊戲到現在還沒人通關,也沒人看過結局。我這兩天衝刺下結局,可能要給遊戲充點錢,就用你的信用卡哈。”

 

我隨口答應了,反正一個休閒遊戲,花不了多少錢。看她玩得正投入,我就離開了她住處,回公司加班了。

 

兩天後,我被銀行發來的信息嚇了一跳,打電話給女朋友,她卻不接,再打直接被拉黑了。

 

等下了班,我心急火燎地跑去女朋友那,門一打開,卻看見她蜷縮在沙發裏,面無表情,一動不動。問她發生了什麼,她也不説,到最後才掏出手機,讓我看一個採訪視頻。

 

“……為了給玩家留下深刻印象,我們設計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結局。”

 

那個遊戲的女製作人,坐在輪椅裏微笑着説。

 


 

11 猥褻

 

最近,何夕經常做同一個噩夢。

 

夢裏,門窗緊閉,房間悶熱得像蒸籠。一個七八歲的女童,被摁倒在皮沙發上,動彈不得。她的嘴巴被一隻毛茸茸的大手捂住,而另外的一隻手,正伸進她單薄的紅色裙子裏。

 

那人説:“乖,不痛的。”

 

何夕卻不是這場噩夢的主角。夢裏的她,手裏拿着兩根冰棍,正從房門的縫隙往裏看。

 

她張大了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彷彿連她的嘴巴,也被那毛茸茸的大手,一併捂住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轉身哭着跑開了。

 

因為年幼無知,也因為膽小怕事,她所目睹的這一切,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長大後,每每想起此事,她都愧疚萬分。

 

沒過多久,那個被猥褻的女同學,全家搬走了。

 

再見到這個女同學,已經是在20年後,小學同學聚會。

 

所有人都喝多了,在包間的角落裏,何夕跟女同學抱頭痛哭。

 

何夕一邊哭,一邊重複説:“對不起,對不起。”

 

女同學卻反過來安慰她:“不怪你,不能怪你。如果那一天,我沒去你裏家做作業,就好了……”

 

何夕愣住了。

 

童年時的記憶,到現在已經非常模糊——想必對女同學來説,也是如此。唯獨一件事,何夕記得異常清楚。

 

最後,她還是決定,不要説出真相。

 

那個悶熱的下午,她是在女同學家裏做作業。

 


 

12 複合

 

 

前幾天有個電影上映,我忐忑了好久,終於決定,約唯一的前任去看。

 

沒想到,她真的答應了。

 

那天晚上,她精心打扮,噴了香水,看電影時還望我身上靠。我暗自激動,難道説……她想跟我複合?

 

果然,看完電影之後,她主動提出去酒吧喝點,接着順理成章地跟我回了家。我心裏既緊張又興奮,畢竟跟她分手後,整整一年沒碰女人了。

 

不過,依我對她的瞭解,她怕是有求於我。

 

來了一發之後,她面帶難色地跟我講,能不能先借她一萬。

 

我爽快答應,馬上轉給了她。

 

她感動得快哭了,怪自己以前不懂事,嫌我窮,買不起包包給她,就跟我鬧分手。

 

我跟她説,這不算什麼。分手以後,我換了份新工作,現在收入是以前的三倍。

 

想了一會,我又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難處?

 

她猶豫了很久才告訴我,説是為了買包包跟化粧品,受人引誘,去借了所謂的佳麗貸——裸貸的升級版;現在連本帶利已經10萬了,根本還不上。借貸公司的人威脅她,如果再不還錢,就要讓她去夜場當小姐,賣身還債。

 

這些放貸的,真是黑心啊。

 

我長歎了一口氣,告訴她,我剛好有10萬積蓄,本來準備攥着交首付的,現在……

 

她興奮地抱住我,説只要能幫她還債,以後當是她賣身給我,做牛做馬都行。

 

我颳了一下她鼻子:“傻瓜。”

 

就這樣,我跟她複合了。

 

第二天上班,我去跟同事打了聲招呼:“上次我説的那客户,本金直接給你,利息幫我免掉吧。”

 

他嘿嘿一笑:“好咧,請我吃飯啊哥。”

 

 

 

13 寬恕

 

 

一晃二十年過去,劉嶽終於回國了。

 

這次回國,他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無論他走到哪裏,到處都是掌聲、鮮花和笑臉。畢竟,在這二十年裏,隨着政治經濟、人權觀念的發展,國內已經徹底廢除了死刑;而他劉嶽,正是在二十年前,推動法制改革的關鍵人物。

 

劉嶽永遠不會忘記,當年的那一起殺人案。

 

一名流落街頭的孤兒,被好心的夫婦所收留,並幫他找了一份工作。不久之後,因為無故曠工,被指責太懶,孤兒半夜捅死了這對夫婦。只有家中十五歲的兒子,僥倖逃逃脱並報警。

 

案發當時,孤兒剛好滿十八歲,本該判處死刑。但是,案件在網上迅速發酵,當時還在讀大學的劉嶽,振臂一呼,組織廣大網友為孤兒請願。

 

孤兒可憐的身世、涕淚橫流的道歉,引發了善良網友們的惻隱;大家紛紛表示,應該寬恕孤兒,給他一次機會。

 

最終,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孤兒被改判無期徒刑。

 

劉嶽出名,孤兒免死,網友的同情心得到了滿足,皆大歡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個父母雙亡的少年。他在鏡頭前聲嘶力竭:“你們不是我!不是我爸媽!你們沒資格寬恕!”

 

他甚至揚言,要殺死劉嶽。

 

不過那又怎樣,不妨礙劉嶽出國深造,成為有名的律師,如今更是帶着漂亮的老婆孩子,一起回國了。

 

在一次飯局上,也有人打趣説:“現在殺人不用償命了,你不怕那誰……找你報仇?”

 

當時,劉嶽發表了慷慨而不失風趣的演講,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

 

他實在沒想到,這一切真的會發生。

 

此刻,劉嶽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妻女,一把冰涼的匕首,架在他脖子上。

 

背後那人跟他道歉:“對不起,我沒工作,還得了糖尿病,只有回去才能好好生活。”

 

匕首慢慢割開劉嶽的咽喉,他再也無法發聲,只聽見那人説:“反正,你一定會寬恕我的,對吧?”


 

 

14 有病

 


患者一臉期待地問:“楊醫生,我是真的有病吧?”

 

穿白大褂的男人沉吟了一下:“從你的症狀看,確實存在一定的心理疾病,主要呢,是缺乏共情能力。啊,你看,歷史上那些變態連環殺手,還有納粹審訊官,都存在這樣的問題,跟你一樣,都是病人。他們無法感受到別人的悲痛,反而以折磨他人為樂;同類的哀嚎對他們來講,是一種興奮的刺激。所以啊,幸好你這病發現得早,不然發展下去的話,會有更大的社會危害性。”

 

患者猛地點頭:“對對,我把小狗扔下樓,跟狗主人開開玩笑嘛,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生氣。對了,醫生,如果我有病的話,就不會被起訴了吧?那些網絡暴民也不會再來圍攻我吧?”

 

穿白大褂的男人笑了一下:“沒錯,你是病人嘛,會有這些行為都是身不由己。你看啊,缺乏共情能力這種病呢,主要是遺傳基因導致的大腦殘缺,但是跟童年陰影也有關係,要怎麼治療,在醫學界是個大難題。不過啊,你找我算是找對人了,用我發明的物理療法,幾個療程就能痊癒,回覆正常人的生活。”

 

患者開心地笑了:“謝謝楊醫生,那療程什麼時候開始?”

 

穿白大褂的男人温柔地説:“現在就開始,來,你先到這張牀上躺下,嗯,躺好,我來幫你固定住。不過嘛,開始治療之前,要稍微糾正一下……”

 

他眼裏閃爍着興奮的光芒,笑容充滿慈祥:“我不是醫生,你叫我楊教授吧。”



 

15 耿直

 

 

小豔是個耿直的妹子。

 

她總是不加掩飾地説出內心的想法,比如,她會對舍友A説:“你男朋友真矮,還是我男朋友好。”

 

對舍友B説:“你家裏那麼窮,長得又一般,還是好好讀書才有前途。”

 

對舍友C説:“這個口紅不配你膚色啊,你看看,我塗就好多了。”

 

對舍友D説:“...”

 

對男朋友説:“別老玩遊戲,學學A的男朋友好吧?再這樣,我找別人去了啊。”

 

有時,她還會在網上給別人提建議。比如看完別人剛寫的故事,她會評論道:“怎麼我好像在哪看過?那個什麼,想不起了。總之po主要注意原創哦[doge]”

 

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對方聽了她的話,還會生氣。小豔很不理解,自己明明是發自內心地提出忠告,都是真心話,是為了對方好啊,這樣也有錯嗎?

 

好吧,就算偶爾説錯了,有則改正,無則加勉,不就好了嗎?真是一羣心胸狹隘的人,這輩子也難有什麼出息。

 

到了這一天,小豔生日,宿舍準備給她慶祝一下,小豔很開心,説:“看看你們今年有什麼新意,去年太無聊了。”

 

結果舍友們説,為了感謝小豔一直以來那麼坦白,她們們商量決定,在小豔生日的24小時裏,也同樣對她坦白,説出內心的想法,只講真話,不講半句假話,否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舍友A説:“小豔,我們都很討厭你,發自內心的。”

 

舍友B説:“小豔,你有狐臭,自己不知道嗎?晚上睡覺還打鼾,好煩。”

 

舍友C説:“你畢業論文是抄的,我已經舉報了,老師説會認真調查。我也是為了你好,你能理解的,對吧?”

 

舍友D説:“...”

 

小豔聽完她們説的,氣得發抖,但是又無話可説,因為她們講的都是真的。

 

太氣人了!我不過就是説了幾句真話,結果她們就針對我!

 

她衝出宿舍,在走廊上打給男朋友,一邊哭一邊説:“你快來,她們欺...”

 

結果男朋友説:“我也要跟你講真心話,我本來想追A的,她有男朋友了,才找你的。”

 

小豔站在欄杆旁,愣住了。

 

24小時過後。

 

舍友A説:“是我的錯,我不該想出這麼個餿主意。”

 

舍友B説:“真沒想到,她這麼脆弱。我們只不過説了真心話。”

 

舍友C説:“她還這麼年輕,太可惜了。”

 

舍友D説:“...”

 

男朋友説:“怎麼會這樣?她這麼耿直,我很愛她,所以想學她一樣。我真的很愛她...”


 

 

16 騙子

 

 

小朱新認識了個哥們,是個狠角色。

 

這個叫Vincent的哥們,經常在朋友圈裏,發跟各種漂亮妹子的合照。他甚至還給小朱發了幾個短視頻,內容是在酒店房間裏,為愛鼓掌——男主都是Vincent,女主個個不重樣,全都顏值高身材好。

 

如果Vincent開個超跑,或者長得特別帥,那一切都好解釋。問題是,他比小朱還難看,更不是什麼富二代。小朱百思不得其解,Vincent到底是憑什麼撩妹呢?

 

百般追問之下,Vincent終於説出了真相:“我是個騙子。”

 

他告訴小朱,自己是一名PUA,Pick-up Artist,也就是把妹達人。只要掌握了PUA的技巧,無論哪種類型的妹子,都是手到擒來,腳踏N條船也不成問題。妹子們心甘情願地付出肉體、情感,還願意給他花錢。

 

Vincent給小朱看他的名牌表名牌包,限量跑鞋跟衞衣,告訴他,這些全都是女孩子們送的。

 

泡妞不用花錢,還能賺錢?小朱驚訝得下巴都掉了。

 

這還不算,Vincent神祕兮兮地説,如果修煉成高級PUA,就可以對妹子進行精神控制,變成自己的玩偶,甚至能命令她們自殺...

 

小朱連連擺手:“這就不用了,不過,教練,我想學PUA!”

 

在他百般哀求之下,Vincent終於把導師的微信給了小朱。看導師的微信頭像,肥頭大耳,長得跟豬精似的——這反而大大增加了小朱的自信心,看來當一個PUA,真的不用看臉!

 

幾天後,小朱給導師交了1萬5學費,參加了為期兩天的高級PUA培訓班。還別説,這些聽起來很玄學的技巧,真的有效!

 

當天晚上,導師帶着學員們來到酒吧,結果,所有人都成功把到了妹子,帶回酒店嘿嘿嘿。

 

小朱也不例外,他把到了一個顏值六七分的妹子,一切都很完美,除了...這個妹子他好像在哪見過。

 

兩天後,當他付清了學費的尾款,發現那晚的妹子,已經把他的微信拉黑了。而當小朱再次動用PUA技巧,想要去撩妹,卻屢戰屢敗,有一次還差點被打。

 

“你以為自己是彭于晏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小朱這才醒悟到,那天晚上在酒吧的所有妹子,全都是託。她們其實是某種服務行業的從業者,至於那天晚上的費用...都包含在學費裏了。

 

小朱去找導師,導師要他再交學費,參加高高級培訓班;找Vincent,發現已經被拉黑了。

 

看來,Vincent就是靠在各種渠道,炫耀跟那些小姐們的照片視頻,來招收像小朱這樣的PUA學員,然後拿招生提成。

 

不過也怪不得人家,畢竟他一開始就説過:“我是個騙子。”

 

在這一點上,他倒是沒有騙小朱。



 

17 撒旦

 

 

凌晨三點,小雪獨居的公寓裏,響起了敲門聲。

 

篤篤,篤。

 

她一下就驚醒了。

 

這麼晚了,會是誰呢?她留學海外,朋友並不多,更沒人會深夜造訪;公寓大樓有門禁,陌生人也進不來。

 

該不會是...

 

就在兩天前,小雪在微博上投稿,説自己公寓門底,被塞進了血腥恐怖的畫,畫上有長着羊角的惡魔撒旦。半夜裏,她還見過些着黑色長袍、頭戴羊角的人,應該是撒旦教徒。而小小雪自己——孤身留學海外的女孩,被選中作為撒旦的祭品。

 

消息傳播出去後,陸續有別的女孩子,也表示收到了同樣的信,半夜看見同樣的撒旦教徒。

 

這樣一來,“撒旦畫”事件鬧得紛紛揚揚,引起了許多人的恐懼,甚至是恐慌。

 

可是,小雪知道,這些都是假的,是自己編造出來,緩解考試壓力的。而後接着説收到畫的,無非是見這樣能吸引關注,刻意效仿而已。

 

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玩笑,萬萬沒想到,引發了那麼大的反響。不過想來也是,女孩子容易缺乏安全感,之前什麼大庭廣眾之下,人販子假裝婆婆、老公抓人,什麼出租車司機放迷煙,這些破綻百出,一看就是編造的故事,照樣很多人信。

 

恐懼,是最容易傳播的。

 

敲門聲又響起來了,篤篤,篤。

 

是誰在惡作劇?

 

小雪下了牀,決定去看個究竟。她透過房門上的貓眼,看見門外——空無一人。

 

砰!

 

房門突然劇烈地抖動了一下,像被一個隱形人用力撞上。

 

小雪嚇了一跳,倒退兩步,背後卻突然響起了乾癟的笑。

 

像是山羊的叫聲。

 

她回過頭來,一個身形巨大、頭上有角、腿像羊蹄的人,不,怪物!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怪物説:“你好啊,小雪。”

 

小雪一屁股坐到地毯上:“你、你是誰、誰,撒旦教、教徒?你真的存、存在?”

 

怪物站起身來,羊角頂到了天花板,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臉,只有雪白的獠牙:“不,我是撒旦本人。”

 

小雪下身一股濕熱:“不、不可能,世界上怎麼會有撒、撒旦,你別、別走過來,救...”

 

她想要大聲呼救,卻發現喉嚨發不出半點聲音。

 

撒旦俯下身來,口中是令人作嘔的腐爛的氣息:“你説得對,我本來不存在。多虧了你的小小惡作劇,在無數人心裏,種下了恐懼的種子。恐懼,就是我的食糧、血液,和力量。所以,是你親自把我從地獄召喚了上來。”

 

他又發出山羊般乾癟的笑:“現在,就讓我來答謝你吧,用你親手畫的那些方式,如何?”



 

18 繼承

 

 

小熊實在沒想到,這麼多年以後,艾琳會回來找他。

 

他們是七年前分的手,兩年之後,艾琳跟一個富二代結婚了。她老公姓劉,從國外留學回來,長得有幾分像彭于晏,家裏有十幾億的資產。成功嫁入豪門之後,艾琳很珍惜她上流社會貴夫人的身份,徹底告別過去的社交圈,跟小熊更是斷絕了聯繫。

 

小熊更沒有想到,事隔多年,艾琳回來找他,是因為這個原因。

 

艾琳告訴小熊,前段時間,她公公被查出患有絕症——再有錢都治不好的那種——最多還剩一年半的壽命。劉家有一個大兒子,一個小女兒,按理來説,公公去世後,大部分產業都會分給大兒子,也就是艾琳的老公。

 

可是,問題就出在這裏。

 

原來,在婚後不久,艾琳就發現,老公對她沒有什麼慾望。她一開始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後來幾番追問之下,老公承認了自己是男同性戀,迫於家庭壓力,只好找一個女人來結婚。

 

這幾年,他們已經進入了事實上的分居狀態,只不過礙於公公的面子,還維持着表面上的婚姻;一旦公公去世,老公拿到了遺產,就肯定會跟她離婚,然後正式出櫃。

 

結婚多年,艾琳並沒有產下兒子,這樣一來,最終分到她手上的遺產,必然會少得可憐。

 

艾琳想了無數個晚上,決定要放手一搏。

 

她來找小熊,是因為小熊是她唯一能信任的人。而她求小熊幫的忙,則是——讓小熊裝成gay,色誘老公,偷取一分精液,然後跟艾琳進行人工受孕。只要在公公去世前,產下一個劉家的血脈,她就可以分到跟老公一樣多的遺產。

 

艾琳跟小熊説,只要她成功拿到遺產,離婚之後,就會跟小熊在一起。

 

“我知道,你一直都沒有忘記我,對嗎?”

 

小熊也猶豫了好幾天,最終,他答應了艾琳。接下來的時間,他在醫院下班以後,便頻繁出沒各種gay吧,模仿他們的一舉一動,又在艾琳配合之下,創造出許多與她老公見面的機會。

 

可惜,事與願違。艾琳老公雖然喜歡男人,對英俊的小熊也頗有好感;但他對男友非常專一,多次拒絕了小熊的誘惑,最後甚至把他拉黑了。

 

半年過去了,公公的身體,卻一天不如一天。

 

只不過是要一個跟爸爸長得像的兒子,居然會這麼難。

 

幾個億的遺產,眼看就要飛走了。

 

最後,實在走投無路的小熊,也決定放手一搏。

 

十個月後,艾琳的公公在彌留之際,看到了一份親子鑑定報告。

 

於是,他決定把最大的一份遺產,留給艾琳的兒子繼承。



 

19 驅邪

 

 

前天晚上,跟幾個朋友吃牛肉火鍋,老張喝多了,給我們講他當民警的經歷。

 

他説,有一天下午,他正在所裏值班,接到報案,説天橋上有個女人割腕自殺。

 

老張趕過去時,這女的已經用一把小刀,把手臂割得鮮血淋漓,幸好沒有傷到動脈。老張跟同事好言相勸,又趁機奪下了她手中的小刀,然後送院包紮。

 

女人外地口音,身上沒有任何能證明身份的物品,也沒有手機,問她住哪裏也不肯説。

 

老張又問她,什麼事想不開要自殺,這女終於開口了,説她不是自殺,是在給自己驅邪。

 

女人翻來覆去地説,她中邪了,身上有髒東西,要害死她。只有割腕,給自己放點血,才能把髒東西趕走。

 

其實很簡單,這女的有嚴重的精神疾病,於是老張又打了電話給康寧醫院,讓他們過來接人。

 

老張陪同着轉院,一路上,自己也彷彿中邪了一般,渾身都不舒服。

 

有件事情,不太對勁。

 

他反覆詢問這女的,之前是住在哪裏,女的無論如何都不説。老張計上心來,哄着女人説,你看啊,剛才割腕把髒東西趕走了,那它可能就回你家等着了;實話告訴你吧,別看我是個警察,我年輕時正經學過驅邪,要不你告訴我你家在哪,我先過去把髒東西趕走。

 

女人半信半疑,欲言又止。

 

到了康寧醫院門口,下車之前,女人終於開口了。

 

她告訴了老張她的具體住址,然後又説,自己是跟五歲的兒子一起住的,前天出門的時候,把兒子鎖在衞生間裏了。

 

老張鬆了一口氣——他的職業焦慮發揮了作用,如果不是問出了這件事,那麼女人關在康寧醫院這段時間,兒子就要活活餓死了。

 

於是,他顧不上休息,火速趕往女人住的出租房。

 

老張講到這裏,我們都端起酒杯敬他,救下了一條人命。五歲的小孩啊!

 

他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我原本也這麼想,可惜,打開衞生間門一看……”

 

老張桀然一笑:“他媽媽幫他驅過邪了。”

 

*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20 堅持


 

深夜的公園長椅上,兩個陌生人在促膝長談。

 

甲的情緒非常低落,他説,自己從12歲開始,就有一件特別想做的事,可惜因為現實的種種顧慮,20年過去了,還是沒能完成。

 

乙一聽就來了精神,他飽含感情地對甲説,兄弟,堅持,一定要堅持。

 

接下來,他花了半個小時,滔滔不絕地講述了人為什麼需要堅持,生命的本質就是堅持。

 

講到動情處,乙的眼角閃爍着淚光;不管別人有沒有被感動,起碼,他自己被感動了。

 

乙非常享受這種感覺。其實他也就是個普通人,哪方面都很一般,做事也經常半途而廢。總之,他黯淡的人生並無亮點,可能正因為如此,他更加珍惜對別人説教所帶來的快感。

 

按照乙的經驗,只要先擺出居高臨下的態度,接下來無論是指責別人,還是指教別人,都會帶來微妙的安全感,以及油然而生的優越感。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一件事堅持不下去,有時並不是因為懶惰、沒恆心,而是兩相權衡後的無奈抉擇;如果不顧別人的難處,一味鼓勵堅持,除了給對方帶來壓力之外,什麼用處都沒有。

 

不過,他才不管這些呢。看別人為難的樣子,不也是一種樂趣嗎?

 

無論怎麼説,我可是為了你好啊,從出發點上講,就處於無可指摘的地位了吧。

 

乙自己都沒料到,這一次,他的演講起了作用。

 

甲聽完他的一番教誨之後,當即挺起了胸膛,振作起來,表示自己要堅持下去,要實現多年來的夙願。

 

乙大喜過望,用力拍着甲的肩膀:“太好了,太好了!不過話説回來,你從12歲開始就想做的那件事,到底是什麼呀?”

 

甲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一直想體驗那種感覺,那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他從外套裏掏出一把水果刀:“殺人。”


 

 

21 玩笑

 

 

女神,愚人節快樂。

 

節日快樂啊,喂,你不會又想表白吧……

 

哈哈哈,不是啦。那個,今天好多同事要開你玩笑,有些可能不太友好,我想先提醒你一下。

 

哈?比如説?

 

比如説,Jason給你買的拿鐵,千萬別喝,因為他會在廁所偷偷擼完,然後射……你懂的,特別噁心。其實他一直都這麼做,送你加料的拿鐵,笑眯眯看你喝完。我以前也想提醒你的,又怕你嫌我多事。

 

???不會吧?天吶!死變態……

 

還有小徐,他最近裝了個工具,名字我忘了,什麼機器學習框架,什麼搭建神經網絡,具體我不太懂啊,總之他下載了你朋友圈裏各種表情的照片,然後用這個工具,可以把成人武打愛情片裏女主的臉,替換換成你的臉。那天他給我們看了一小段,真的,不留神根本看不出破綻。今天他準備發匿名郵件,給你的幾個追求者……

 

小徐?就那個老實巴交的小徐?這是性騷擾,我要報警!

 

報警也沒用,他們會説這是跟你開玩笑,你無憑無據,警察也管不了他們的。甚至他們變本加厲,打擊報復你也説不好呢。總之,以後別吃同事送的任何東西,朋友圈也少發照片吧,世界上變態太多了,你要好好保護自己。

 

……好,我聽你的。謝謝你,之前拒絕了你這麼多次,你還這麼維護我。

 

應該的,你是我女神嘛。

 

看來,世界上變態畢竟是少數,還是正常人多。那,沒什麼事的話……

 

等等,對了女神,前幾天,我在你家旁邊撿到一隻貓,不知道是不是你丟了那隻。

 

天吶!是真的嗎?沒開玩笑吧?露露走失這幾天,我都快哭死了!太謝謝你了!露露現在在哪,你家裏嗎,誒……不對啊,你不是住得很遠嗎……

 

哈哈,沒在我家啦,帶來公司給你了。那隻貓有點胖,不好帶,所以我拆了一部分帶過來。吶,就在你鍵盤前的小盒子裏,你先確認下是不是啦。

 

……你在開玩笑嗎?

 

嘻嘻,是不是玩笑,你打開看看就知道啦。




未完待續

閲讀原文

TAGS:小熊劉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