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丨創意拯救廢品,地下室裏走出來酷公司

綠茵陳綠茵陳2018-04-04 18:55:32

解決廢舊物品問題,其實也能玩出新花樣,一個美國TerraCycle能證明這一點,它的基本目標是大公司,但也包括學校、居民等團體。大概是因為沒有進入中國市場,它沒有中文譯名,TerraCycle大致可以翻譯成循環地球或者大地回收。

TerraCycle成立年份並不短,2003年正式成立。2006年,被Inc.雜誌評選為“全美最酷小型公司”(The Coolest Little Start-Up in America),創始人Tom Szaky(湯姆•薩基,出生於1982年)也被評為“30歲以下,全美第一CEO”。

對了,這位Tom還寫了本書講自己創業的歷程,2011年出了中譯本《蚯蚓創業記》,可能因為那時候環保創業還不怎麼火爆,他的公司不太知名又比較小,所以這本書並沒有太火。

説説TerraCycle都做啥。

簡單説就是:給我一堆垃圾,還你有價值商品。這和另外一家主要提供工業、市政領域垃圾處理O2O服務的Rubicon Global公司(點擊藍字可查看這家公司的商業故事)是不同的。

給TerraCycle提供廢物的公司包括卡夫集團、菲多利公司、納貝斯克公司、星巴克、強生集團、可口可樂公司、好時公司和瑪氏公司。

TerraCycle與這些大公司簽訂協議,由這些巨頭們免費提供廢料,然後TerraCycle把垃圾中的果汁盒變成鉛筆盒子;將牙刷彎成手鐲、錢包帶或牙刷架;將糖紙製作成風箏;奧利奧餅乾包裝紙則搖身成為墊布、托盤、枱布、環保袋和浴簾;甚至電子垃圾也和塗鴉藝術結合在一起以“城市藝術花盆”的嶄新形象示人。

聽起來有點似曾相識,“變廢為寶的10個竅門”“酒瓶/光盤/廢物利用的妙招”…… 和我們國家流行的這些廢物利用方式相比,有啥高明之處呢?

是這樣的,這些廢棄物變身後,都會保留其原來主人的LOGO等信息,所以,這些大公司也很樂意“回購”這些創意商品,重新放回貨架,賺錢是一方面(大公司能從產品銷售中獲得純利潤的5%-7%),重要的是這些產品都是移動的“企業社會責任”廣告。沃爾瑪就在其3400家門市內銷售TerraCycle的產品,此外,全球最大的傢俱建材零售商家得寶(Home Depot)、北美最大的食品和藥品零售商西芙韋(Safeway)等企業,都上架了TerraCycle的產品。

當然,還不止這些。TerraCycle以智勝廢棄物為進一步前進目標,去年還創造出另一個環境方面的突破:它在加拿大發起一個免税計劃來收集和回收香煙廢物。這項捲煙廢物回收計劃是跟加拿大最大的煙草製造商合作的,計劃將煙頭連同香煙煙箔和塑料包裝廢棄物一起從垃圾填埋場移走。煙頭是非生物降解的,而該計劃首次讓這一司空見慣的廢物成為可回收物品。TerraCycle用回收的香煙廢物製成塑料托盤,不僅能降低加拿大的垃圾數量,而且還能減少製造工業托盤所用的木材或未開發的塑料。廢物中的有機成分——紙和殘餘的煙草可以用來進行堆肥處理。

簡而言之,TerraCycle的經營模式就是利用與非盈利性組織和大公司(尤其是在包裝上大成本投入的食品公司)直接合作,回收其可再生和可重生的資源,對這些回收材料進行不對環境造成傷害的加工(如再設計、物質分解融合等),使之“起死回生”,再被利用,從而獲利。他們加工廢品,把它變成材料,或者出售給製造商,或者把它們改造成袋子、長椅或者垃圾桶等賣給小範圍的製造商。

Terracycle設置的廢物收集箱

Terracycle在2010年的銷售額達到了2000萬美元。2011年,他的公司創收1420萬美元,連續三年盈利。它不是個大公司,依然是小而酷,而且酷到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朋友。

最近它的Facebook主頁上發佈的內容就是,主辦了一個新澤西塗鴉藝術展,有許多藝術家們參與了這個活動。

再説説它的創始人Tom Szaky。

唏噓的鬍渣子,滄桑的眼神,還有背後那些破瓶爛罐,使得Tom Szaky在一眾CEO中是那麼形象鮮明

超市的貨架是廢品製作的物品

他説:我想通過做一些好事來賺錢

1982年,他出生於匈牙利,1986年,以政治難民身份在來到荷蘭, 7、8歲的時候,從荷蘭去了加拿大。2001年,來到美國讀大學。2002年,從普林斯頓大學退學創業。

就讀名校,卻不是乖學生,Tom直言,“我真在學校宿舍種過大麻。”這在美國絕對是非法的,可他的創業藍圖也是從在世界名校的兩人校舍間裏非法種大麻開始的。他聽説,蚯蚓的糞便可以當做肥料,促進大麻生長。於是他想這玩意兒既然可以催生大麻,那肯定也適用於土豆、西紅柿等其他瓜果植物。於是,他在學校宿舍種大麻的同時,還開始養起蚯蚓、收集糞便,將其轉化成肥料。而餵養蚯蚓的食物就是學校食堂的剩菜剩飯(一個疑惑:難道學校食堂就任由其收集?可能他一開始取的量比較小吧)。

Tom退學後,全心投入有機養料事業和他創建的公司TerraCycle。

2004年,TerraCycle實現突破,與著名零售商沃爾瑪等成功合作,銷售其蚯蚓糞便製成的有機肥料。2006年,TerraCycle入選“全美最酷小型創業公司”,他自己被評為“30歲以下,全美第一CEO”。

2007年,TerraCycle不再只做有機肥料產品銷售,而向垃圾回收再利用方向擴大。Tom認為,創業擴大思路是與業界前輩精英討論的結果。在他看來,年輕人創業,有人指導、給出有價值的建議至關重要。“是他們讓我意識到靠蚯蚓糞便製造的有機養料並不是創業全部,整個過程中——化腐朽為可持續並適合購買的有價值之物,才是我創業的價值和革新。” 

現在的Tom已經完成了角色轉化,更多地是給別人建議。“我不認為這是我的責任,也不認為這是一種獲得後的回饋,我只是很享受、很興奮地想要這樣做。”在他看來,指導其他創業新軍的傳統已經是美國創業文化的一部分。他自己確實也得到過一些大人物的幫助,在創業初期,他曾每月都跟時任沃爾瑪總裁的李•斯科特聊天,獲取創業建議。Tom説,“如果像他這樣的人都可以給當時什麼都還不是的我每月一個小時時間交流,任何人都可以給其他人時間。其實有些時候,你會驚訝地發現,那些你認為忙得不可開交的大人物,也會為你留出時間。”

TerraCycle十多年的發展過程中,有很多艱難時刻,基本可以説是“窮創業”吧。比如一開始的時候,Tom獲得沃爾瑪的認可,搞蚯蚓糞便賣給人家,但是他連包裝都沒有,就去普林斯頓附近的居民區收集生活垃圾裏可回收的塑料瓶,被警察發現後,遭到驅趕(這與我國大街上的某些場景挺類似呢)。這之後,他轉而與學校、教會等非盈利性組織合作,低價回購塑料瓶,這一問題才得以解決。面對難題,他絞盡腦汁想出路,絕不接受放棄。

有這樣的創始人,TerraCycle的腳步從未停止。

不光紙盒是可回收的,其他任何東西都可以。參與者把這些廢物存放在一個塑料袋裏,一旦收集到足夠多,可以登錄到他們在TerraCycle網站的帳户,打印一個免費的預付UPS運輸標籤,就可以快遞他們的收集物。TerraCycle一旦收到貨物,就會根據參與者的廢物重量來給他們的帳户積分,每磅廢物將被記入100點(相當於1美元)。這些積分可以用來購買慈善機構的禮品或者是非營利的收藏家的精選品,也可以把它轉換成現金來捐贈給慈善機構。

號召人們為了社區循環起來,還能掙獎勵

TerraCycle與其合作伙伴已經為垃圾填埋廠減少25億件廢棄物,並通過各種方案為慈善機構收攏了600多萬美元。目前TerraCycle正在為其他廣泛丟棄、難以回收的廢物籌備解決方案,比如一次性尿布和使用過的口香糖。

TerraCycle辦公室一角,用回收的瓶子做了分隔牆


Tom Szaky在辦公室裏,戴着拉風的綠帽子

一個致力於回收廢棄物的企業,在別人看來可能價值有限(想想看我們自己怎麼説,“收破爛的”),然而TerraCycle證明:一切都可以而且應該被回收,而且這件事並不是令人厭惡的。TerraCycle曾經那麼年輕,當時招聘一個25歲以上的員工都是新聞(寫到這,我不禁老淚縱橫,感受到了1萬點傷害)。13年過去,這家起步於地下室的公司——從最初的6名員工,到現在有大約130名員工,並在20多個國家開展了回收活動——依然保持了自己的本色,辦公地點都在城市不太富裕的地段(比如美國公司在新澤西的特倫頓,英國的在西倫敦的Perivale),辦公場所有各種塗鴉。

對了,TerraCycle還有自己的電視真人秀節目,該節目作為公司創造性驅使的一部分——Tom很擅長搞公共關係。

Tom不諱言自己的逐利性,所以他是一個企業家而不是慈善家。

TerraCycle據説在引入外部資金, Tom正在和一個不願透露名字的英國公司洽談出售20%的股份,資金為2000萬美元。

對於TerraCycle前面所面臨的挑戰,他説,最主要的一個就是和大企業簽訂合同。“正是這些公司維繫了人們對於TerraCycle回收東西的渴望,因為每個人都希望看到新鮮的東西。”至於送來一些材料讓他們再循環的個體消費者,他指出,他們不會得到有形回饋(其實還是有一點回饋的,網站積分之類,但是確實挺有限的)。Tom説了一段話,大意是:這些個體的人,購買的是一種好的感覺,他們不會像買一杯咖啡或者一個揹包,得到一個確定的物質回報——TerraCycle出售的是一些深奧的、難以理解的東西。現在,美國好多食品包裝袋上都已經有 TerraCycle 的標誌了,消費者購買這些物品時不用擔心廢棄物的去處,可以更心安理得,其實這也算是“深奧的難以理解的東西”之一吧。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周邊收廢品的人們現在積極性不強了,小區裏活躍的身影比較少見了。據前幾天《北京晚報》報道,受國內外經濟疲軟、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處於低谷等因素影響,廢品回收價格近期未出現上漲趨勢,好多小區居民都遇到類似問題。文章探討,“互聯網+回收”能否解決市民賣廢品難題?

另外,今年5月,商務部、國家發改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環境保護部等六部委還聯合印發了《關於推進行業轉型升級的意見》。所以説,廢品回收對每家每户來説是件小事兒,但本質上是件大事。希望我們的再生資源回收也能和垃圾處理行業、生產製造業、市場緊密結合,走出自己的路來。

注:主要譯自dwellsmart.com、sustainability.psu.edu等網站,同時引用新浪財經《蚯蚓糞男起家的80後“全美第一CEO”》。


歡迎同道加我個人微信號

在所有地方看到自己 | 在自己身上看到所有人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