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烤怪談】28·毒誓(附解析)

鬼叔蔡必貴2018-03-24 03:35:08

今天晚上的客人,是個憂鬱的中年人。

 

在開始講故事前,客人給我念了一句詩:“愛人的頭顱應該高掛在城牆,總好過讓他流浪在別人身旁。”

 

且不管這到底算不算詩,反正,客人就這麼唸了。

 

接下來,客人進入了正題,我們暫且把故事裏的這一對夫妻,稱為方先生跟方太太;他們的故事,要從多年前,兩人新婚燕爾時講起。

 

那時候,方先生跟方太太沉浸在狂熱的愛戀中,兩人的感情是如此熾烈,以至於許下了極為荒唐的誓言。他們發誓,兩人要對彼此忠貞不二,執手偕老,直到海枯石爛;如果任何一方背叛了愛情——不管是精神還是肉體出軌——那麼,另一方有權利,也有義務,要殺掉出軌的一方。

 

而被殺的一方,即使識破了對方的謀殺計劃,也不得加以阻攔,甚至還要為對方提供便利。這樣一來,才能幫助被傷害、被背叛的那一方,在愛人之後,能夠孤獨但安全地活在世界上。

 

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這就是背叛愛情應當付出的代價。

 

兩人更一致認為,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們如此熾熱的愛情,也逐漸變得冷淡——就如同天底下大多數的感情那樣——那麼,與其苟延殘喘,或者黯然分手,還不如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土崩瓦解,用肉體上的毀滅,為死去的愛情殉葬。

 

不過,方先生跟方太太如此深愛着對方,所以出無論軌也好,謀殺也好,一切都不會發生,説到底,也只是個懸在半空中,永遠不會應驗的毒誓。

 

結婚後的許多年裏,兩人憑藉着愛意——説不好,也多少因為毒誓的威懾——度過了許多難關。

 

比如説,方先生曾經失業了大半年,方太太用自己的工資支撐整個家庭,毫無半句怨言;又比如説,方太太生過一場重病,搞不好就要撒手人寰的那種,多虧了方先生無微不至的關心照顧,才又慢慢好轉,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工作。

 

還有,兩人結婚多年,仍然孩子,徹底檢查之後,確定了是其中一方的生理缺陷,導致這輩子都無法生育。最終他們決定,既不通過人工方式生育,也不領養,而是買了一隻聰明可愛的金毛幼犬,當成是孩子來撫養。

 

方先生跟方太太如此相互扶持,相濡以沫,走過了將近十年;誰都以為,兩人白頭到老,相守一輩子,應該是鐵板釘釘,跑不掉的事了。

 

可惜,能共苦的人,不一定能同甘,到了最後——講到這裏時,客人的眼角泛起了淚光——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方先生跟方太太之間,有人出軌了。

 

講到這裏,有必要描述下兩人目前的狀況,以便我們更好地理解,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

 

方先生今年四十歲,在一家互聯網公司當中層,年薪八十萬左右。他平時工作不算太忙,但是職業已經到了天花板,沒什麼上升空間;這兩年來,好幾撥人邀請他辭職創業,可是他思前想後,仍然沒做出決定。

 

他年輕時高大帥氣,但是三十五歲以後,開始中年發福,發跡線也日漸上移。再加上由於生活悠閒、富裕,缺乏刺激,他沾染上了酗酒的惡習。出去聚餐當然要喝得爛醉,就算沒事在家,也是酒杯不離手。

 

方太太甚至覺得,丈夫的酗酒導致了輕度的抑鬱症,還有酒精性低血糖的症狀,但是,他從來不肯去醫院做檢查。

 

方太太比丈夫小三歲,在一所重點高中當老師,收入雖然沒有丈夫高,但是福利待遇要好一些,社會地位、人脈資源方面,其實還更有優勢。方太太喜歡做飯、閲讀、泡澡、旅遊跟瑜伽,平時很注意飲食,所以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

 

除此之外,她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家裏的金毛犬——大豆——身上。這隻他們當作兒子來養的金毛,智商確實出類拔萃;簡答的指令半小時就能學會,能分辨主人細微的情感,除了不會説話之外,跟個五六歲的人類幼兒差別不大。

 

説來也怪,不知道為什麼,大豆平時都是方太太在照料——包括餵養、洗澡,平時遛狗,週末帶到海邊玩——它跟方太太會較為親暱,但會更服從方先生的命令。

 

介紹完三個家庭成員,現在,我們回過頭來説出軌這件事。

 

不得不説,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出軌的一方保持了充分的剋制,也已經足夠小心翼翼了。沒有可疑的微信或電話,沒有徹夜不歸,更沒有什麼風言風語,在外面流傳。出軌這件事之所以會敗露,完全是一個意外。

 

方先生跟方太太中的另一方,是在一場飯局上,偶然認識了個警察朋友。大家都喝得有點多,在一陣起鬨下,警察朋友當場用他的系統,查詢在座各位的配偶的開房記錄。另一方其實稍有點緊張,但還是報出了那串身份證號。

 

結果出來後,警察朋友哈哈大笑:“沒事,沒事啦。”

 

在另一方心裏,卻咯噔了一下,因為列表裏有幾條開房記錄,只有出軌一方的名字;另一方默默地記下了這幾條記錄的日期,然後在大家喝酒時,在心裏比對了一遍。沒錯,在這個日期裏,自己或者是在出差,或者出門旅遊,總之,都不在本市。

 

也就是説,出軌的那一方,趁着自己不在本市的時候,獨自去了酒店開房。至於開房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當然,出軌的一方沒有笨到登記兩個身份證;確實從實際操作上,也沒有這個必要。稍微好一點的酒店,只要一個人辦了登記入住,拿了房卡,再下來把另一個人帶上去,就可以了,酒店員工並不會過問。

 

不過,如果分析這一點的話,也可以得到一些信息。偷情的那另一個人,可能也是有家庭的,或者因為其它種種原因,不方便去酒店開房;所以,方先生方太太中出軌的那一方,才會鋌而走險,用自己的身份證去開了房。

 

另一方知道,出軌的一方和自己一樣,都不會忘記當初那條毒誓。這麼説來,無論出軌的對象是誰,肯冒這麼大的風險,必然是真愛無疑了。

 

在得知了對方出軌的事實後,另一方心裏,其實也猶豫了很久。許多個晚上,當卧室的燈熄滅後,另一方仍睜着雙眼,望向無盡的黑暗中。

 

捫心自問,他們的感情有變淡嗎?其實並沒有。如今,另一方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如此荒唐,簡直脱離了現實生活——那就是遵照當初的誓言,親手殺掉相伴多年的伴侶。想想就覺得可笑,殺人,殺掉躺在身旁安然入睡,呼吸均勻的那一具軀體,殺人誒,是認真的嗎?

 

第二個選擇,看上去會更加理智,也更加温柔——跟大多數人一樣,提出離婚,放對方一條生路,同時也放自己一條生路。

 

只不過——每當想到這裏,另一方的心臟就會突然被揪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是背叛了當初的誓言,背叛了一段生命,背叛了當初相信愛情的自己,同時,從另一個角度上説,也是背叛了對方。

 

在幾個不眠夜之後,終於,那個被侮辱、被損害的另一方,做出了決定——捍衞誓言。

 

接下來,是對事情發展的客觀性描述。

 

暑假裏,方太太回了一趟孃家。她媽媽的糖尿病加重了,需要日常注射胰島素,所以兩個月時間裏,方太太都陪在媽媽身邊,為她親手注射胰島素。

 

這兩個月裏,老婆不在家,沒人管着,方先生更是經常在外面跟同事、朋友喝酒。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是方先生的下屬,經常陪着方先生,在他喝酒後送他回家。

 

清醒的時間裏,方先生主要是在訓練大豆,教會它一些新的技能。跟方太太不同,方先生訓練的都是些無厘頭的技能,比如説,只要手機鈴聲一響起,就把房子裏所有的狗玩具,都扔到放手機的地方;再比如説,把家裏的垃圾,扔到同棟樓不同樓層的垃圾桶裏。

 

暑假快結束時,方太太終於回家了。本來説好了,那天晚上要來一場小別勝新婚的、酣暢淋漓的嘿咻,但是就那麼巧,剛好方先生的部門拿了筆獎金,説好了所有人一起吃大餐慶祝。

 

那天晚上,方先生自然又喝醉了。

 

破天荒的,他居然沒有回家睡覺,而是打完電話通知方太太后,在那個年輕女同事的攙扶下,去了酒店開房。

 

第二天早上,當他帶着宿醉的偏頭疼,回到家中時,卻發現方太太已經躺在浴缸裏,淹死了。

 

法醫測量肝温,判斷方太太的死亡時間,是在前一天的晚上——當時方先生剛跟同事喝完酒,所以,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至於方太太的死因,則是因為泡澡時突發心肌梗塞,導致昏迷,最終溺斃在浴缸裏。

 

這個解釋合情合理,畢竟在多年以前,方太太就曾得過類似的重病。

 

警察並非沒有懷疑,作為最親近的人,方先生是否會有殺人動機?比如説,因為跟方太太感情破裂,所以設計將其殺害。

 

但是,在調查了方先生跟年輕女同事的關係,卻發現他們的交往非常純潔。甚至在喝醉酒的那天晚上,女同事把他扶到酒店後,便自行回家了,並且叫了個年輕男同事來照顧方先生。當然了,這個年輕男同事跟方先生之間,也是正常的上級跟下屬的關係,清清白白。

 

所以,這起令人惋惜的死亡,最終被認定為突發疾病造成的意外。

 

警察們疏忽了一點,在方先生回家的那個早上,他通過家中的金毛犬,處理了一個關鍵性的證物;以及,他在處理冰箱裏變質食物的同時,還找到了一個裝滿液體的小玻璃瓶。在弄明白裏面裝的是什麼之後,他把這個玻璃瓶,也一併扔掉了。

 

如果説,在丟棄第一件證物時,方先生心裏充斥着悲痛跟內疚,那麼,在扔掉第二件證物時,他則是在恍然大悟之後,心中釋然了。

 

總之,在這個故事的結局,方先生堅信,他捍衞了當初的那個毒誓,從某種程度上,也就是捍衞了兩人的愛情。

 

如今,坐在燒烤店的包間裏,給我講述故事的這位客人,絕不承認,他就是故事裏的方先生。

 

我很清楚,他所顧慮的是什麼;但是在我看來,他的顧慮是完全多餘的。故事裏的毒誓之所以毒,因為它在帶走了其中一人的生命後,也完全摧毀了另一個人,帶走了他的靈魂,以及餘下生命裏幸福的可能性。

 

這個宛如啞謎的故事裏,到底是誰背叛了誰,誰想殺誰,誰最終又殺了誰,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殺的——對我而言,其實也不那麼重要了。

 

我唯一好奇,但這輩子都不可能得知道的是,在意識到自己即將被殺死的那一刻,泡在浴缸中的方太太,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鬼叔筆錄:


大部分同學都猜到了,出軌的是方太太,出軌對象沒有詳細提及,有可能是學生家長——有家室,無法開房,甚至是男學生——未滿18歲,無法開房(也有人説可以,這點存疑,不過這是把方太太職業設定為高中老師的原因)。


至於有説方太太跟大豆出軌的,屬於擾亂課堂秩序,都一邊罰站去。


整個故事是這樣的。


方太太出軌了,由於擔心被方先生髮現之後,自己會被殺死,所以準備先下手為強。方先生有酒精性低血糖,所以方太太在暑假給母親注射胰島素時,也準備好了足夠的量,帶回家中,只等方先生喝完酒回家之後便下手——胰島素對低血糖患者是致命的。


豈料,方先生確實也發現了方太太出軌的證據,並決定履行誓言。至於他是怎麼殺死方太太的,是這一期的難點,接下來詳細解釋。


方先生利用暑假時間,訓練大豆一聽到手機鈴響,便將玩具扔到手機處——所謂的玩具,其實是一個插線板。


他熟悉妻子有泡澡玩手機的習慣,計算好時間,在那時打電話給妻子通知不回家睡覺。大豆聽到手機鈴聲,便將插線板——與訓練時不同,這次是通着電的——扔進浴缸裏。


此時的畫面應該是:方太太正在跟丈夫通話能思考着殺人計劃的擱淺;大豆大豆叼着插線板朝她狂奔而來,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根本來不及反應。


入浴缸後,短暫的電流造成了方太太舊病復發,昏迷後溺死在浴缸中。關於這一點的可行性,構思的時候,我特意請教過讀者中的一位法醫。



(説説句題外話,讀者裏有從事特殊職業、擁有專業知識的同學,能否有勞在留言中,説明所從事職業以及聯繫方式;我認為對以後寫作有幫助,可能會請求添加,然後以後會多有請教。感謝。)


因為電流短路引起了家中保險跳閘,所以第二天方先生回到家時,家裏是處於停電狀態的——所以冰箱中的食物經過一夜,變質了。他讓大豆把插線板扔到了別的樓層,同時也發現了方太太準備的胰島素,知道了對方為了自保,想要殺死自己。


然而方先生是清白的,方太太不光背叛了他們的愛情,還背叛了誓言本身,這麼想着,方先生原本的愧疚也隨之釋然了。


這就是本期大概的劇情,微博上已經有個課代表,是個妹子(此處鳴謝助教@大崔今天減肥了嗎,是他先看到並推薦給我的),她的答案尤其是殺人詭計這一點,跟我的設定完全吻合,所以這期的Dior毒藥就歸她啦。


我知道解析寫到這裏,還有許多同學會覺得不服氣(因為之前後台指責我的也滿多的),那其實所有人為創作的故事,包括歷史上最偉大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會有bug——即使現實裏發生的事件,硬要分析的話,都能找出所謂的bug。


燒烤怪談這個系列,每一篇我都是撓破頭努力構思,在保證原創性的前提下,還要儘量做到邏輯自洽,自圓其説;有些實在圓不了的素材,即使寫出來可以很吸引人,最終我都放棄了。


我説了這麼多,其實想表達的是——如果你不滿意官方給的解析,認為自己的答案更優秀,更有道理,更符合邏輯,那也沒有關係,你就認為自己的答案更好,給自己打個高分,那就可以了。即使實際上,如果你要給我批改的話,我能輕易找出更多的bug。


(為了避免在這點上又撕,解釋一下,我的意思是:故事本來就是以既定的起因、經過、高潮、結局去寫的,預埋的細節也是為了設定好的結局服務的,所以理論上來講,我給出的結局就是最優解;如果存在一個比我預定的結局更完美、更無懈可擊的結局,必然需要花費更多時間慢慢去想、去妥協。實際上作為一個創作者,我在故事上花的時間肯定要比你多,所以你們能想到的點,我基本都想到了。)


沒有必要在後台留言跟我爭論,我也實在沒有精力一一回復。


總之,閲讀愉快最重要。


無論現在是單身還是戀愛中,都不要許下跟方太太方先生一樣的毒誓——活着比什麼都好。


最後,祝同學們度過一個愉快的週末。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