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在東京的咖啡味道里重新遇見莫扎特

刻畫旅行2018-03-23 04:54:26

鬧市深處有家老派

專業設備放古典音樂,三代人,九十年




名曲音樂吧LION

文|

  

啪!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力道不慎大了一點,旁邊一位戴帽子的男士惡狠狠瞪向這邊。幹嘛那麼兇,我們只是在喝咖啡,聽聽音樂,不要搞得苦大仇深。我心裏這樣想,表面上還是點頭致歉。

△ 澀谷街頭

如果你告訴我這樣一家店在澀谷,我可能真不會相信,然而它確實在那裏,1926年創業以來就在了。澀谷後來變成了次文化集中地,到處都是把自己曬得黝黑的gal,卡拉ok和動漫佔據了主流。這隻獅子是聽古典音樂的,和他們格格不入,但他懶得變,也懶得搬走,就一直睡在道玄阪的一角,任由這些小年輕們騷擾自己。

名曲音樂吧LION正門

LION原為“名曲喫茶ライオン”,譯成中文成了一箇中日英混雜的詞),開業時是一家喫茶店(きっさてん)。喫茶是日語,喫有吃的意思,喫茶店簡單來説就是喝茶聊天的地方。前面加上名曲,它就與普通喫茶店有了很大分別。一般店播放的音樂只是當作bgm調節氣氛,名曲喫茶大多有高音質的音響設備,音樂也多為LP黑膠盤,客人們要儘量別發出聲音,別閒談,以免影響那些專心欣賞音樂的人。

這家LION的音響有一層樓高,店長石原拿出1951年的美國雜誌給我,上面有關於這家店的報道,簡直和現在一模一樣這些年來,LION延續了初代店長的設計,門口的獅子是他自己雕刻的,難怪我一進來,就誤認為店長是一位中老年紳士。這裏看上去不像是出自石原奶奶的手筆,她已經是第三代店長了。


 △ 一層樓高的音響、禁止攝影的標誌,以及貝多芬
尊貴的頭顱

禁止攝影?上次我來的時候還沒有這個告示呢。

是啊,因為最近來了一批韓國客人,進來就一直拍一直拍,所以……

△ 周磊和石原奶奶

 對於偶然闖入的客人來説,LION不是那種會讓人很愉快的店,因為這裏的潛規則很多,比如不能拍照,不能打電話,不能講話,沒有明文禁止,但每個衝着這裏來的人都心照不宣。其實一開始沒有那樣的規矩。石原奶奶表示,有一位超愛莫扎特,只點莫扎特曲子的大叔,每次進來都在那靜靜欣賞音樂,有時候趴在那裏像睡着了一樣。別人在旁邊説話,他就會突然起身,揮手驅趕他們,煩人,到那邊去!久而久之,大家就開始不在店裏説話了,竊竊私語也不行,簡而言之,常客決定了這裏的店鋪文化。

不會就是剛才那傢伙吧?

我喝了一口咖啡,瞥了一眼那位穿着trench coat的大叔然後點了莫扎特的k551,順手拿了本店裏放着的莫扎特生平他似乎頗為滿意地看了我一眼,開始趴在桌子上小睡。

現在名曲喫茶大多經營困難,京都的一家60年老店剛剛變成了烤肉店,這類店大多會恪守經營理念,不會搞花頭賺錢。我翻了翻30年前的曲目表和菜單,一杯咖啡加一盤蛋糕的set450日元,現在菜單還是那樣簡單,只不過點一杯咖啡變成550日元。一位客人花30多元人民幣,就能在這裏坐一晚上,能賺錢麼?還好這房子是石原家的,石原奶奶就住在對面的樓裏,對於她來説這家店也許只是一個精神寄託,也許是不想讓獅子的香火就此斷掉,反正她沒有關店的想法,她的二兒子會繼承這裏,這就夠了。




LION是道玄阪的桃源鄉,戰後年輕人們來這裏約會,這間有國外風情的茶室,留下了無數年輕男女的呢喃。現在這些年輕人都長大了,穿着風衣戴着禮帽,在這裏靜靜欣賞音樂,他們不喜歡那些咋呼的年輕人,卻忘了自己當年是怎麼做的。畢竟他們是和這裏一起成長的,所以規則就理應隨着我們改變啊!

咔嚓!

我起身放書的時候不小心踢了一下茶几,發出了略為刺耳的聲音,旁邊的大叔突然抬起頭,惡狠狠瞪着我。

哎!怎麼又來了?

周磊的微信公眾號HitoriTrip

一個人的日本旅居記錄




如果你還不是那麼熟悉古典音樂,這裏恰好有一些入門的好選擇,一起來聽聽吧?

巴赫《平均律鋼琴曲集》第一首 

巴赫《勃蘭登堡協奏曲》第一首維瓦爾第《四季·夏》 第三樂章 莫扎特《魔笛》序曲

貝多芬《第三交響曲》第二樂章

貝多芬《月光》

舒伯特《冬之旅》 

柴科夫斯基《如歌的行板》

塔雷加《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