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地醜聞”將成“安倍內閣終結者”?

青年參考袁野2018-03-23 04:10:49


3月12日,晉三在新聞發佈會上就“”文件遭篡改道歉。


3月16日,民眾在東京抗議政府篡改“地價門”文件“使行政信譽掃地”。


原件中“本案存在特殊性”等文字在財務省公佈的文件中消失了。


舊案再度發酵


2017年年初,大阪一家幼兒園幾位小朋友的家長髮現,還在懵懂年紀的孩子居然高呼支持首相安倍晉三的口號。在日本媒體剛開始關注這座幼兒園所屬的森友學園時,人們只覺得學園理事長籠池泰典“愛國心”過於強烈。但隨着報道深入,媒體發現籠池與安倍夫婦關係匪淺,學園主頁上掛着首相夫人安倍昭惠來校演講的照片,後者還在2015年向該校捐贈了1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5.98萬元)。


很快,更多事實被挖掘出來。森友學園擁有政府批下的大量國有土地,其中一塊位於大阪市的土地保守估價超過1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985萬元),但學園僅花費1.3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02萬元)就拿了下來。籠池在那裏建起了“瑞穗之國紀念小學”,安倍昭惠一度擔任名譽校長。日本共同社報道稱,學園曾想將小學冠名“安倍晉三紀念小學”,因大阪市政府反對才作罷。


僅以十分之一的價格,森友學園就購得了土地,人們無法不懷疑其中存在黑幕。2017年2月,大阪市地方檢察廳特搜部接到舉報,直指與學園磋商的近畿財務局負責人等以不正當低價出售國有土地,大有瀆職嫌疑;財務省理財局時任局長佐川宣壽被懷疑銷燬了磋商記錄。


特搜部正是在《Legal High》等日劇中大出風頭的日本“反腐利器”的原型,該部門隨即展開了調查,在野黨也向首相發難。安倍晉三對此非常氣憤,2017年2月17日,他在國會眾議院信誓旦旦地宣佈:“如果我和妻子(與森友學園)有關聯,我將辭去首相及國會議員的職務。”


此後,“地價門”調查攪得日本雞犬不寧,執政的自民黨去年7月在東京都地方選舉中遭遇慘敗。不過,經過幾輪交鋒,輿論漸趨平淡,司法調查的重點也轉向了籠池泰典和近畿財務局。去年10月,安倍解散眾院提前大選並大獲全勝,森友學園的陰雲似乎消散了。


轉眼到了今年3月2日,自由派媒體《朝日新聞》報卻曝出一條大新聞:該報記者“看到了政府其他省廳傳閲的財務省文件,發覺與此前財務省公開的文件措辭不同”。


原件中“把此事作為特例對待”、“本案存在特殊性”等文字在財務省公佈的文件中消失了,“讓學園方面提出購地價格”的説法也不見了蹤影。《朝日新聞》分析稱,這不僅意味着森友購地案可能經由高層授意,還説明財務省公開的文件被篡改過。


這篇報道雖然只有豆腐塊大小,卻是足以轟動日本的重磅炸彈。國會6個在野黨迅速行動,一致向政府表達強烈不滿,並要求財務省立即向國會提交相關文件的原件。


財務省卻玩起了捉迷藏,一會推説“文件不在省裏,而是由近畿財務局保管”,一會又稱“原件作為證據已被大阪特搜部拿走”,在野黨議員親自去財務省尋找也撲了空。“這簡直令人無法理解,一個小時內(文件的)位置就變了。”立憲民主黨的辻元清美説。


3月8日,已經避無可避的財務省硬着頭皮交出了文件的複印件,但對內容篡改一事不予置評。在野黨還未及反應,3月9日,又一條大新聞曝出:《產經新聞》報稱,與森友購地案直接關聯的近畿財務局一名男職員7日在家中自殺了。


醜聞或成“安倍內閣終結的開始”


共同社報道稱,這名職員生前隸屬於國有資產管理部門,直接經手了森友學園的土地售賣事務。據相關人士透露,去年秋季前後他身體欠佳、經常缺勤,親屬也表示去年夏天他曾在電話中訴苦説“三觀盡碎”、“無法調職,很痛苦”。日本媒體風傳此人留下遺書,坦白自己受上司指令篡改了文件。對此,理財局次長富山一成迴應稱:“這是私事,因此不予置評。”


自殺的消息在上午傳出,下午就有人因此遭殃。據日本放送協會(NHK)報道,自殺者的直屬上司、國税廳長官佐川宣壽聽到消息後立即提出辭職,理由是自己“招致國會審議混亂”。自“地價門”曝光以來,佐川就是首相最積極的捍衞者和“推鍋”者之一,多次在國會強調“與學園之間的交涉記錄已經銷燬”,“安倍首相及家人沒有參與決定地價”。安倍對他的忠誠給予了獎賞,晉升他為負責全國税務的國税廳長官。


3月12日,事件迎來高潮。當天上午,日本副首相、財務大臣太郎召開新聞發佈會,承認有14份文件遭到篡改,篡改者為佐川宣壽。至於動機,麻生表示是“為了確保文件與佐川在國會答辯的一致性”。他還承認,遭篡改的文件有相當多的內容涉及安倍昭惠,以及前經濟產業大臣平沼糾夫、前防災大臣鴻池祥肇。


文件顯示,安倍夫人於2014年4月親臨學園施工現場,稱讚“確實是個好地方,請繼續推進吧”;平沼糾夫曾對財務省表示:“近畿財務局給森友學園開出的購地金額太高了,不能做點什麼嗎?”這些內容均遭到刪除。


然而,麻生仍然否認“地價門”與政界高層有關。共同社報道稱,他指明佐川宣壽就是篡改事件的“最終責任人”,自己則是在3月11日才知曉此事;遭篡改的文件只有公佈的這14份,再無其他,頗有些“讓事件到此為止”的意味。


至此,麻生自稱對此案負有領導責任,要向國民表示“真誠的遺憾、真誠的道歉”,但並不考慮辭職。安倍晉三當天也出面道歉稱:“這是有可能動搖對整個行政系統信賴感的事態,我深切感受到作為行政首長的責任。向國民深表歉意。”


首相府明顯感到左右為難。一方面,安倍在與麻生竭力做切割,以免引火燒身,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也告訴媒體“這是財務省的管理問題”,把責任全部甩給了麻生;另一方面,首相也不能放棄這個最重要的盟友。據共同社報道,安倍11日在電話中鼓勵麻生太郎:“因為(我們)兩個人在,才構成一個內閣。”菅義偉也表態稱麻生無需辭職。


然而政府的高牆外民意滔滔。3月12日晚,憤怒的人羣包圍了首相官邸,抗議者打出“國家性大犯罪”、“內閣集體辭職”等標語,配合着鼓點齊聲高喊“不要撒謊、不要篡改”。13日一早,日本《每日新聞》報刊出大標題“安倍內閣終結的開始”。一些韓國網民也來湊熱鬧,在推特網上稱安倍“太像朴槿惠”。



安倍的政治命運“已經絕望”?


對安倍晉三來説,直接的麻煩來自國會內部。在野黨深知自己無力直接挑落內閣,便採取抵制會議的方式進行抗爭。13日上午在野黨集體缺席了參議院預算委員會的聽證會;14日,國會的不正常狀態繼續,兩院會議要麼在只有執政黨獨自出席的情況下召開,要麼乾脆取消。據共同社報道,民進黨幹事長增子輝彥在記者會上宣佈,“準備根據事態發展追究安倍內閣的責任,或要求安倍內閣全體辭職”。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黨首枝野幸男也表示:“這已經超越了安倍政權問題的範疇,日本的議會制民主主義也受到拷問。”


自知理虧的自民黨再也無法任由情勢發展了。在野黨要求把佐川宣壽召到國會接受質詢,自民黨內部分人士同意這麼做,當然,傳喚安倍昭惠的要求被堅決地頂了回去。據NHK報道,安倍晉三在國會稱:“你仔細看看修改前的文件,就能清楚地知道我和我妻子沒有捲入。”


有分析認為,自民黨堅決反對召喚安倍昭惠,是因為對她實在缺乏信心。這位首相夫人“愚行”累累,不時在社交網絡上發“不得了的東西”,甚至有在酒吧與男藝人暢飲的合影,以及胸部寫着“昭惠”字樣的陌生男性半裸照。日本“Tokyo Sports”網站稱,3月11日她竟然在臉譜網上為“在野黨淨提一些愚蠢的問題,您老公每天都很辛苦吧”的留言點贊,令人大搖其頭。據NHK報道,受“地價門”影響,安倍昭惠經營的餐廳15日收到了恐嚇信。


日本朝野達成了共識,執政黨以“國會正常化”為條件同意傳喚佐川作證,最早將於26日進行傳喚。參議院預算委員會19日展開正式審議,安倍晉三與麻生太郎都出席了會議。這一天,麻生本應在阿根廷參加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盡力爭取美國豁免日本的鋼鋁關税。


對於安倍宣佈4月訪美、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談,國際輿論普遍認為他希望“趕在美朝領導人會談前面”。不過,日本前外相田中真紀子嘲諷稱:“大概他是想逃避森友學園的問題吧。”


與此同時,安倍好不容易拉拔起來的支持率遭遇了“倒春寒”。NHK 13日的民調顯示,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下降兩個點至44%,不支持率則上升4個點至38%。日本時事通信社16日的調查結果為39.3%對40.4%,不支持率高於支持率的“死亡交叉”提前到來。即使是偏右翼的《讀賣新聞》報11日的數據也顯示,支持率和不支持率分別為48%和42%。


但這並非他經歷過的最糟的情況。去年7月,他的支持率一度跌至29.9%,因此儘管日媒一致認為“地價門”動搖了國民對安倍政權的信賴,篡改公文更是“使行政信譽掃地”,“統帥內閣的首相負有重大政治責任”,多數媒體還是傾向於相信他本人對此並不知情,只是官僚多方揣度首相夫婦的喜好後,擅自做出了拿國有土地優待其“親信”的決定。日本經濟新聞社分析認為,“由於2018年沒有大型國政選舉,自民黨或許可以不顧輿論動向,採取強勢姿態”。


不過,沒有大選並不意味着萬事大吉:自民黨9月將迎來黨首選舉,這同樣能決定安倍的政治命運。眼看着醜聞讓他灰頭土臉,自民黨內對“安倍一強”不滿的其他派系忍不住有所動作,比如前外相岸田文雄的“岸田派”,以及被認為將在黨內選舉中成為安倍勁敵的前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


“安倍參加9月的黨內選舉基本沒戲。想在2018年12月以後延長政治壽命、一直到2021年12月(任期結束)都保有首相的位置,已屬絕望。”政治評論家鈴木哲夫告訴日本共同社。


本文刊載於《青年參考》報3月22日A04版


往期精彩閲讀 >>
【時局】日本:安保法案讓安倍“眾叛親離”?
民調顯示45%日本國民支持安倍修憲
未來五年,日本軍事預算更具進攻性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