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問 | 因各有一孩 再婚夫妻婚後生一子被罰40萬 “超生”到底咋認定?

央視新聞2018-03-18 14:11:44

北京房山區的夫婦於2010年生下第一個共同的孩子小雨(化名)。因夫妻二人均系再婚,且再婚前各生育過一個孩子。今年5月,小雨被北京市認定為超生,需徵收40萬元社會撫養費。

郭保明、閆鳳銀夫婦不服計生部門的徵收決定,將其告上法庭,一審敗訴。二人也不服判決提起上訴,該案近日在北京二中院二審開庭審理,目前尚未宣判。

再婚夫妻第一個共同孩子被認定“超生”

郭保明和閆鳳銀於2009年6月結婚,此前郭保明與前妻生育過一個女兒,閆鳳銀與前夫生育過一個兒子,二人此前生育的孩子撫養權均歸了前任。

閆鳳銀説,她婚後瞭解過北京政策,像他們這樣的再婚家庭,如果夫妻雙方户口都在北京,可以再生一個子女。

她出示了一份名為“京人口發【2004】20號”的文件,這份文件對再婚家庭可再生育一個子女應具備的條件列出了5條,其中關鍵的第一、二條為,“此對夫妻為再婚,與前夫(妻)累計生育過兩個子女”,“此對夫妻身邊無子女或有一個與前夫(妻)生育的病殘子女”。通知末尾註明“此對夫妻身邊無子女”為“離婚判決書(或雙方離婚協議)確定子女全部由前夫(妻)撫養”,並且“女方為本市户口”。

結婚前閆鳳銀的户口在河北,按照北京的落户規定,丈夫一方為農村户口的,夫妻二人需要結婚3年後才能將女方户口遷到北京。“我當時已經38歲,如果再等3年可能就生不了了。”閆鳳銀説,她計劃先生下孩,等3年後自己的户口遷來北京後,再去給孩子上户。

2012年,郭保明、閆鳳銀結婚滿3年,閆鳳銀遂將自己的户口遷到北京,但她向計生部門諮詢上户問題時,卻被告知違反了《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需要先繳納社會撫養費。

2015年4月22日,北京市房山區衞計委下達《決定書》,稱“閆鳳銀、郭保明原有兩個子女,不符合再生育條件,又於2010年7月23日生育一個女孩,屬於違法生育第三個子女”。決定書按2013年北京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0倍,徵收403201元社會撫養費。

“我們共同的第一個孩子怎麼突然成了第三個子女?”夫妻二人不服,將其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令撤銷這一徵收決定。

律師:夫妻應有一個共同血緣的孩子

該案於8月25日在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一審開庭。

該案的爭議焦點包括,北京房山區衞計委是否有權做出社會撫養費徵收決定、郭保明和閆鳳銀共同生育子女數的計算方式和社會撫養費徵收標準。其中,小雨是否該被認定“第三孩”成為爭議的核心。

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依據《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十七條第二款第(四)項,“再婚夫妻雙方只有一個子女的,由夫妻雙方申請,經區、縣級以上計劃生育行政部門批准,可生育第二個孩子”,並參照由原北京計生委引發的《計劃生育子女數計算方式》和《關於計劃生育工作中子女數計算方式等問題的説明》,規定再婚夫妻生育子女數,按雙方累計生育並現存活子女數計算,認定郭、閆夫婦共同生育的小雨為第三個子女,駁回了夫妻二人的訴訟請求。

原告代理律師燕薪表示,一審法院關於兩上訴人所生育子女數的計算方式認定錯誤。他説,法院依據的《關於計劃生育工作中子女數計算方式等問題的説明》,本身就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的有關規定,該法第十八條“提倡一對夫妻生育一個子女”,應為夫妻雙方生育一個具有共同血緣的子女。

“郭保明與閆鳳銀和其前夫所生的兒子根本沒有任何法律上及血緣上的關係,同樣,閆鳳銀與郭保明和其前妻所生的女兒也根本沒有任何法律上及血緣上的關係。”燕薪認為,一審法院關於小雨屬第三個子女的認定錯誤。

稱“一輩子也交不清”40萬罰款 期待二審判決

11月27日,北京市房山區衞計委一位負責解答政策諮詢的工作人員解釋,根據北京的有關規定,再婚夫妻雙方均為北京户口,且此前生育過兩個子女且撫養權均歸前夫(妻)的,可以再生育一個子女。

房山區衞計委工作人員這一説法,與閆鳳銀提到的“京人口發【2004】20號”文件規定內容相似,但工作人員未提“京人口發【2004】20號”文件是否存在。

閆鳳銀堅持認為,計生部門未考慮到再婚家庭現實問題“如果夫妻沒有一個共同的孩子,家庭很難維持下去”。

對於房山區衞計委向其徵收的40多萬社會撫養費,閆鳳銀説,當保安的丈夫每月不到2000元,自己又沒固定工作,“一輩子也交不清這麼多罰款”。

目前,夫婦二人正在等待二審判決。閆鳳銀説,即使二審敗訴,她還會向高院繼續申訴。



猜你喜歡


來源/澎湃新聞 本期監製/周慶安 主編/李浙 侯振海

編輯/陳維

©央視新






覺得不錯請點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