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讓北京老人去河北養老”純屬誤讀

央視新聞央視評論員2018-03-18 14:11:44


“十三五”規劃建議要點

人口

  全市總量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

  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左右

  實施居住證制度

  研究"户隨人走"的遷出政策和鼓勵户籍外遷政策

環保

  PM2.5年均濃度比2015年下降15%左右

社保

  堅持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

  合理增加義務教育學位供給

  擴大普惠性幼兒園覆蓋面

  探索形成專業化運營的社會養老服務新模式

交通

  分階段、分年度推出重大治理舉措

  實施更有力度的差別化停車收費政策

  適時出台擁堵收費政策



北京市近日公佈了《“十三五”規劃建議》,其中“2300萬人口天花板”等備受關注。而為了人口減量,要“讓北京老人去河北養老”的説法也流傳於這幾日的網絡上,引發不少議論甚至擔憂。


其實,這純屬誤讀。


誤讀的關鍵在這個“讓”字——它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將是一種行政命令,意指北京市將用行政手段強行遷出部分老人去河北養老。冷靜、專業地通讀北京市“十三五”規劃建議,以及不久前發佈的《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顯然,沒有這類考慮。時代發展至此,也沒有做這種動作的空間了。




“常住人口2300萬”這個“天花板”的提出,意味着什麼?


不妨算賬——北京市2014年底常住人口2152萬人,按照近兩年每年仍增加35萬人左右常住人口算,2016年初正式步入“十三五”之際,北京常住人口約2190萬人。這意味着未來5年年均新增常住人口須被壓縮至22萬人左右。


“城六區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左右”,則意味着目前約1300萬常住人口的城六區內,到“十三五”末要減少近200萬人,變成1100萬人,年均減少40萬人。這是個更有難度的“天花板”。


目標既已提出,問題的真正關鍵就是“用什麼辦法去做”。這才是值得廣大公眾關注和議論的要點所在。如果如今還是計劃經濟時代,那太好辦了——相關部門一聲號令,這事就妥妥地辦成了。但這種“用行政手段直接安排大家在哪兒工作和生活”的時代,已一去不返。




北京市在《“十三五”規劃建議》和之前的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實施意見》中,已明確提出了包括大力疏解非首都功能、實施居住證制度、建設通州行政副中心、嚴控土地開發邊界等措施。做這些動作時,必須面對兩個關鍵難點——


首先,“自然人的選擇”才是城鎮化進程中的決定力量。


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強調要“處理好市場和政府的關係”。今天,如果一位普通的農民工、大學畢業生或想跳槽的城市白領,想到北京來,找一份工作,不指望得到北京户口,不指望馬上買房,但他租個房子住下來,自食其力養活自己,北京的市長沒有任何行政命令的辦法把他“請出去”。這就是“自然人的決定力量”。


換句話説,北京市無法直接命令大家“來”還是“走”,而只能靠規劃調整、功能疏解、公共政策引導等方式,間接地影響每一位自然人的選擇。這方面稍有不慎,政府就可能越位;稍有猶疑,政府又可能缺位。


其次,政府意圖與市場意願之間,始終存在博弈過程。


比如北京市通過搬走批發市場、遷走部分政府機關等方式,正在逐漸從城六區“引導走”一些人。但隨着這一區域內常住人口減少,也意味着這一區域內人均佔有公共資源水平提高。而當一個大都市的中心區“人均佔有公共資源水平提高”時,它又構成了一種新的吸引力,可能吸引更多的自然人,從四面八方進入這一中心區。


如此看來,北京市能否達成“十三五”規劃建議目標,一切努力的難點和破題點,就在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上——政府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市場可能發生什麼,如何尊重和間接引導自然人選擇,等等。



梳理清楚這個關鍵,再回過頭來,更能看清“讓北京老人去河北養老”一事上的誤讀與本意——


其一,不少北京常住人口中的老人,正自主選擇到河北養老。尤其在京東、京南兩個方向上,不少社會化的養老社區已在這裏逐步落成。比如京東的河北高碑店地區,地價和其它社會公共品價格比京城便宜不少,養老院服務價格平均比北京低1/3,不少老人正自願選擇這裏。


其二,公共服務均等化、社會保障互聯互通化,正是要讓北京老人今後可以更自由地選擇到河北、到海南、到任何一個地方養老。


其三,以上兩條有一個關鍵,就是“自主、自願”,而非“被動、強迫”。


北京市《“十三五”規劃建議》提出的“完善促進人口轉移機制,研究户隨人走的遷出政策和鼓勵户籍外遷政策”,料想其本意,也是為北京常住人口提供多樣的、自主的選擇出路,而不是落實為行政命令式的強制措施。若成後者,將是時代的倒退。



文|央視特約評論員 楊禹



猜你喜歡



來源/央視新聞

本期監製/周慶安 主編/唐怡 陳潔

編輯/王元 紀之文 龐丁 查建琨

支持原創請點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