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婚姻不曾乾涸過? | 晚安故事(附親密關係小調查,還有紅包飛)

婚姻與家庭雜誌2018-03-18 13:58:17

作者:葉無雙

出品:婚姻與家庭雜誌(ID:hunyinyujiating99)

磨合期

再次不耐煩地回答説“不去”的時候,珊瑚心裏照舊泛起一股熟悉的怒氣與不屑。


在過去,怒氣和不屑會順理成章演變成一個冰冷的面孔和微微上揚的嘴角,可這次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從手袋裏掏出一顆念慈菴枇杷糖,回頭遞給唐野,噘着小嘴説:“喂,你這樣的態度我會不高興的你知道嗎?”


唐野愣了一下。他接過糖,態度軟了下來:“我已經説過了,週末我要出差,真的不能陪你去喝喜酒,好嗎?”


“好吧。”珊瑚的態度也柔和了。其實唐野陪不陪她去喝同學的喜酒,她根本不在乎。他不去更好,她可以盡情和一羣同學瘋玩。


她在乎的是他的態度而已。


迴歸後的磨合期,看開點,已經有進步了。珊瑚走進衞生間,拿起抹布擦拭洗手枱上面的水珠。

 

我自己來


六七年的婚姻,其實唐野好像並不知道珊瑚喜歡什麼。


珊瑚內心對工作和生活有着強烈的憂慮感,剛滿30,已經有了“35歲中年危機感”。找茬兒的經理,總是在她耳邊叨叨婆婆壞話的同事,遙遙無期的房貸,淘氣的孩子,酗酒的老人……這些都讓珊瑚喘不過氣來。


唐野和她都是普通的工薪一族,每個月靠兩份薪水撐完30天。不知道何時才會有一些資金壓袋子,也不知道將來會如何。


“每一對年輕夫妻都是這樣的,都必須熬過一段上有老下有小,中間也不怎麼安穩的日子。”閨蜜這樣説。


是的,如果兩個人的日子過得好好的,貧窮和不安穩也沒有多大的問題。可珊瑚總是覺得生活很難熬。


閨蜜歎了一口氣,不再説話。


不知何時開始,唐野對珊瑚的態度非常冷淡。


如果可以用一句話説完的,他絕對不會説兩句。睡覺的時候,他抱着他自己的抱枕,背對着珊瑚而入眠。珊瑚想抱抱他,他就以“別用手壓着我”“我好累,別搞我可以不”之類的藉口甩開她的手。


就連珊瑚偶爾的主動求歡,都得視乎他當時的心情,碰巧他剛好也想,就成事;只要他不想,珊瑚的“死活”他是不會管的。


很多時候,他甚至懶得看珊瑚一眼。除了去攀登或者和朋友聚會,他一般都會準時回家。


可他回到家又怎樣?


吃完飯坐在電腦前工作,或者躺在牀上用手機看電影,都是一臉的漠然。不説話還好,珊瑚一問他,他要麼十分不耐煩,要麼冷嘲熱諷。總之是令珊瑚非常惱怒,兩個人似乎連好好説話的機會都沒有了。


有時候,珊瑚想和他好好溝通一下,他會説“我累了”“我要睡覺”等。遇上他不舒服,珊瑚關心地端水送藥,他都是淡淡地接過就算。有時甚至不領情,冷漠地對珊瑚説:“我自己來。”

放棄治療


開始的時候,珊瑚十分苦惱。她也會像個神探一樣翻他的手機和電腦,可是一無所獲。


他從來不會主動領她和孩子出去玩,偶爾在她和孩子強烈要求下的出行,他都是一副想趕快完成任務的不耐煩模樣,讓她和孩子都十分掃興。在他的人生字典裏,只有工作和他的愛好,沒有陪伴家人這一項。


後來,珊瑚學會了用刻意的冷淡去回擊他的冷漠。


慢慢地,她發現她的演技越來越好了,眼角、眉梢,都入戲地帶着輕蔑與不屑。所以,他們可以若干天相顧無言。


業餘時間,珊瑚接了很多活兒回來做。漸漸地,她有了屬於自己的一點兒私房錢,因為價廉和效率高而在圈子漸漸有了一丁點兒名氣。


手頭寬裕了,那當然要尋點兒樂趣找點兒樂子。閨蜜的聚會她更樂意出席,也學着打扮自己了。而唐野,還是白天上班,下班後就躺在牀上沉默地弄着手機。


珊瑚已經不想去追究何時開始兩人的感情變成這樣,更加不打算去想如何改變或改善。沒有人願意一輩子用自己的熱面去貼別人的冷屁股的。


悲劇要麼把一個人變得更弱,要麼把一個人變得更強。


以前屁大點兒事就多愁善感,現在即便千山萬水,她也可以應付得來。唐野的冷漠讓她覺得主動是那麼的廉價,就像掉在地上的雪糕,沒有人願意撿起那一地噁心的奶油,就讓它在烈日下繼續消融,自生自滅。


當然,珊瑚不是出家人,無法做到四大皆空。兩個人互相給的冷暴力、壓抑感始終是存在的。


每隔一段長長的日子,當珊瑚的忍受達到某個高峯時,就主導一場爭吵。爭吵結束後,兩人的感情會好那麼幾天。然後,唐野又會繼續恢復他的冷淡,珊瑚也會重複她的更冷淡。再積累,再爭吵,再和好,再冷淡。


這些年一直這樣子,可能得持續到老吧。那些日子,珊瑚總是抬起頭冷漠地掃一眼寂寞的窗外,繼續“噠噠噠”地敲擊電腦鍵盤。


對於婚姻,珊瑚決定放棄治療。唐野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她覺得。


給顏料灑水的人


你知道顏料嗎?剛一打開的時候是軟軟的水潤潤的,但是你長時間不給它噴水護理就會變硬。人心一開始也是軟的,但如果長期沒人給它呵護滋潤,變硬也是自然的。


這話是説的。他還説:“男人嘛,別看不上老婆挑的東西,自己也不過就是其中之一。”珊瑚一聽就笑了。她笑得好厲害,忍不住伸出右手捂住了嘴巴。她依然笑個不停,於是站起身對着窗外,一邊笑一邊説“不好意思啊”。直到孫一堯走過來拍拍她肩膀,把她摟進懷中。


孫一堯幫珊瑚擦掉滿手心的淚水。


“別怕,有我。以後我都會在。”


好多時間之後,珊瑚想起她被孫一堯擁入懷中的那一幕,還是會感動。以及,還有那麼一點兒懷念那個男人。


珊瑚重新拿起畫筆,練習久已生疏的油畫。


別人問她,為何總愛畫一個模糊的背影。晨霧中的背影、夜色中的背影、滂沱大雨中的背影、熙熙攘攘中的背影、孤單落寞的背影。珊瑚笑笑,沒有回答,手裏的筆卻一刻也沒有停下。


因為那個背影,是她一生中不會再遇見的背影。


像嗎?每次她收筆之時,總會久久凝視畫裏的人。孫一堯走近又走遠,重逢又告別。他總能帶給珊瑚許多冷不丁的快樂。


例如年輕時,他帶着她偷摘別人圍牆裏探出來的合歡花,拉着她的手跑了許多條巷子。只是跑着跑着,一個天南,一個地北,光陰似箭,滄海桑田。


當他們年紀再大一點兒,不能再輕易避開那些追着他們跑的大黃狗時,他依然能帶給她快樂。他告訴她,你們夫妻兩人之間的感情出現問題,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孫一堯説,我喜歡意氣風發的你,那個曾經自信和快樂的你。別把日子過成這樣。你是我曾經愛過的人,我只希望你好。

 

那是生意,需要經營


中午,唐野打電話問珊瑚,家裏的某件物品還在不在,出席某某場合他可能需要用到。掛掉電話後,珊瑚想起了若干年前和唐野一起買那件物品時的情景,想起了他們曾經一起互相扶持、同甘共苦的那段日子。


平凡人總是容易被普通的細節打動。她可以和唐野共富貴,同樣也可以和他共患難。


孫一堯在遙遠的北方,依舊一年給她發一次E-mail,説天氣的點點,談女兒的滴滴,囉裏囉嗦,沒有鋪墊,沒有主題,像一本速寫簡記的殘舊賬本。


珊瑚會給他簡單的回覆:一切很好。勿念。謝謝。


是孫一堯教會了她,婚姻就像一門生意,同樣需要好好經營。是的,一段關係不正常,肯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孫一堯走了之後,她給唐野寫了一封長長的信。信裏説了這些年來她心裏一直蹦躂着的各種不安,訴説了這段婚姻關係的不正常,説了她的感受和她的期望。把信交給唐野之後,她理智又剋制地完成了一件又一件,作為一個妻子應該為一個家庭付出的事。


她決心從自己開始,做出改變,為這段婚姻付出一點兒努力。她不願意再用以暴制暴來苟合這段婚姻,不願意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土裏就可以漠視一切危險。


倘若在努力挽留後,情況還是無法改善,那就好聚好散。暖不化他那座冰山,就讓他換一個人去暖。

迴歸


對於孫一堯的離開,珊瑚覺得可惜,但又不得不暗自慶幸。因為從來沒有得到過,所以也就談不上失去。


凡事都一樣,要得到,必要自己先付出。珊瑚邁出了第一步,就收穫了唐野的改變。


婚姻就是一本無法一一算得清的流水賬。經歷過平心靜氣的一次次溝通,經歷過磨合期,珊瑚和唐野又慢慢重新找回剛結婚的那種親密。


看來,不管是誰,不管在一起多久,我們都是婚姻的入門者,不能因時間久了而忘記當初的無障礙的溝通。


生活是安靜、温軟而暖和的。午夜的月光照在珊瑚和唐野的臉上,那是每個困在圍城裏的人,遺失了許久又找了好久的温柔。


所幸那一刻,珊瑚和唐野好像都找到了。


孫一堯説,記得要給顏料噴水。要懂得不時給它呵護和滋潤,不要讓它輕易變硬。


珊瑚覺得他説的極是。



12

親密關係小調查

就像故事中的女主角所説的,不管是誰,不管在一起多久,我們都是婚姻的入門者。每個人都需要在關係中學習和成長,一起面對關係中的問題和挑戰,共同經營。


為了更好地為大家提供方面的服務,小婚家特別推出了《中國家庭幸福成長計劃——兩性關係親密狀況問卷調查》,一起來看看你和另一半的親密關係到底處在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以及,你對兩性親密關係有哪些思考和建議。對了,問卷專門設置了男版&女版,所以,你做完後,歡迎邀請你的另一半也來填寫問卷,有機會獲得兩份大紅包呢!


點擊”調查問卷“即可作答,內有紅包喔,快來搶答!


隨機搶紅包,”三八婦樂“讓紅包飛!


點擊調查問卷,搶紅包,長知識!


本文為原創稿件,轉載請點擊這裏

投稿請發郵件:[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請QQ:810739902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