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遠赴非洲為華人看病,為防劫匪將錢放枕頭下,準備隨時奉送

乙圖江雨2018-03-15 20:36:43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在非洲安哥拉首都羅安達城郊,有一座工地醫院,四周有軍警持槍保護,還有高牆鐵絲網,猶如孤島一般,但每天卻人流如織,在安哥拉的十多萬華人患病,大多會選擇來這裏。這所醫院就是中鐵四局醫院,2008年至今已經10年時間。這十年裏,醫院接待各種常見病、非洲傳染病、外傷等病人6萬餘例,成功搶救槍擊傷等危重病人數千例。最多時,一星期接收5例槍傷患者。


夜晚,位於羅安達郊區中鐵四局駐地內的中鐵四局醫院,逐漸安靜下來。此刻門診樓的燈光已經暗淡下來。圖為現在的工地醫院已經變成三層樓。


門診樓背後是住院區,全部是板房。病房裏住院的病人不多,院子裏除了幾個值班的護士偶來來回走動,就是幾個晚飯後出來走路鍛鍊的護士。圖為一名下班的護士在鍛鍊身體。


安哥拉位於非洲大陸西海岸,瀕臨大西洋,人口2600萬,地廣人稀,物資極度匱乏。連年戰亂嚴重影響了經濟發展,基礎設施遭到嚴重破壞,使其成為世界上最落後的國家之一。2002年安哥拉動亂結束後,國外資本大量撤離,只有中國企業進入安哥拉,參與了安哥拉多項基礎設施建設。2008年,中鐵四局進入安哥拉開疆拓土。圖為護士盧一謙在給華人患者打點滴。


為保障在安哥拉的中國中鐵四局員工的健康安全,2008年中鐵四局在安哥拉組建了工地醫院,一撥醫護人員也來到安哥拉。10年後,這座只有15名醫護人員的工地醫院已經成為安哥拉第二大醫院。圖為一名中企工人受傷,一名當地黑人在陪護。


凌晨時分,一輛越野車呼嘯着進入醫院,伴隨着急促的敲門聲,一個頭部受傷的中國工人被從幾十公里外送來搶救。值班的醫生和護士緊急忙碌起來,為這名來自山東的中國工人清創縫合包紮。圖為受傷的工人在打點滴。


據悉,這名工人是一中資企業的保安,在守護工地時,發現一當地黑人在偷盜材料,制止時遭遇這名黑人襲擊,被其用鋼管砸破頭,最終被及時送來救治。圖為受傷的中國工人身上血跡斑斑。


據中鐵四局安哥拉醫院院長陳華介紹,像這種外傷前來救治的華人很多。而在外傷中,醫院開始階段處理最多的是槍傷。內戰結束之後的安哥拉失業率居高不下,治安局勢不斷惡化,在當地黑市上300美元就能買一把AK47衝鋒槍,針對中國人的搶劫綁架案件事件也常發生。陳華説,最多的時候一個星期接收槍傷患者多達5個。圖為陳華在詢問一名受傷的中國工人身體情況。


53歲的陳華從2008年開始進入安哥拉至今已經10年時間,這十年除了見證槍傷外,還有疫情的壓力。最讓他記憶深刻的是2015年底到2016年初的安哥拉黃熱病疫情。黃熱病是一種流行於熱帶地區的烈性傳染病,死亡率極高。圖為黃熱病疫情時,大量華人在醫院門口排隊接種疫苗。


陳華説,僅2016年3月24日一天,安哥拉羅安達兒童醫院就接診900多例疑似黃熱病人,25名兒童死於黃熱病。當時恐怖情緒籠罩着安哥拉民眾,也籠罩着在安哥拉工作的數十萬中國人。這期間,多名中國同胞死於黃熱病,他們生前都未曾注射黃熱病疫苗。圖為醫生在登記。


由於中鐵四局醫院是安哥拉唯一的華人醫院,大量的華人湧向醫院求助。後來國內派出專家組帶着大量疫苗進入安哥拉,將中鐵四局醫院作為基地,給華人注射疫苗,搶救治療華人黃熱病感染者。短短13天時間裏,完成了236次黃熱病檢測、529次疫苗接種,實現了在安哥拉未接種疫苗華人的全覆蓋。圖為華人排隊登記,接種黃熱病疫苗。


39歲的護士盧一謙在安哥拉中鐵四局醫院已經工作6年時間,親身經歷了這次疫情。她親眼目睹了一對華人夫妻的生死別離。盧一謙説,那時候幾乎每天都有很多華人前來排隊打疫苗。3月28日,接種開始後不久,一對夫婦來到醫院,妻子自從四天前開始,一直高燒、嘔吐,身體不適,到醫院經過檢查,確診她感染了黃熱病。圖為護士盧一謙在忙碌。


一旦感染黃熱病,如果不及時有效治療肯定生命就沒有了。醫院和專家組以及使館非常重視,第一時間跟北京聯繫轉院。但是,很快這名女患者病情加重,兩天後,還沒來得及回國,就去世了。“當時病人的愛人在醫院門前痛哭流涕的樣子,我至今還記得。”圖為醫護人員在檢測。


除了槍傷、黃熱病還有登革熱和瘧疾……如今在安哥拉,中鐵四局醫院不僅僅面對自己的員工,它已經成為華人的守護神。每天這裏都要雲集着大量的華人求醫者,而醫護人員卻只有15個。他們中,時間長的10年時間,最短的也有兩三年時間。圖為護士長黃永瓊在詢問患者情況。


在安哥拉,這些醫護人員最難受的並不是要面對槍傷和疫情,而是對安全的擔憂和對親人的思念。在醫院裏,才開始幾年,很多醫生都將錢放在枕頭下,萬一劫匪來了,就全部奉送,保證自己人身安全,還有醫生在宿舍放了木棍用來防身。圖為26歲的劉睿來自安徽滁州,是醫院最年輕的護士,到安哥拉4年時間。


此外,處於安全考慮,醫院外面有好幾道圍牆,醫生下班後唯一活動空間就是宿舍、院子和旁邊的活動室,生活極其單調。而他們一年只有一次回國探親,平時只能通過手機和家人聯繫,對親人的思念常常只能化作眼淚。圖為醫院大門外有軍警持槍守護。江雨/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閲讀原文

TAGS:陳華安哥拉醫院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