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自私”一點兒的媽媽,更幸福?

李清淺蘇小旗2018-03-13 06:09:27

圖:網絡

你這個自私的媽媽

蘇小旗 · 顛倒眾生工作室

2001年我第一次去上海。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我到我大令學校所在的小鎮上玩兒,我們兩個人走在路上,我突然説:“咱們去上海吧?”

 

我大令説好啊。

 

於是我們就在路上等車,等到了一輛又小又破的小客車,隨招隨停的那種。

 

大概路上走了三個多小時。然後兩個東北土妞兒就到了上海。

 

媽親,上海真大呀,樓真多真高啊!

 

我們站在人來人往的路上,抬頭看着那鱗次櫛比的大樓,想起了一個笑話。

 

説是一個鄉下人來到大城市,第一次見到這麼高的樓,於是開始數一共有多少層。這時候過來一個人,問他你幹啥呢?他説我數樓呢啊。那人説不讓數樓,數樓罰錢,一層一塊錢,你數幾層了?鄉下人説我數了二十層。那人説那罰二十塊錢。鄉下人把錢給他後,看着他遠去的背影説:“真是個傻子啊!還好我聰明,沒告訴他我數到了三十層。”

 

我問我大令:數樓不?我大令説:數唄。

 

然後我倆誰也沒數就逛街去了。


我喜歡抬腳就走的溜達,最好毫無目的。這樣的感覺,是在已知中藴含着無限的未知的張力,像是心中生出了無數蠢蠢欲動的小觸角,期待着好奇而温柔的碰觸。

 

如果這次旅行很美好,那麼就會從中補充到能量;如果不是那麼美好,也沒有什麼,畢竟從來沒有期待過什麼,多少賺得了一次自在遊蕩的機會。

 

並且這種旅行,除去最為親密的人外,最好是一個人。

 

這種時候,在我的生活中,不算多,也不算少。

 

比如我一個人去蘇州的平江路,突發奇想地帶女兒去北京度週末,跟好朋友到杭州逛遍江南布衣的店鋪,或者買張高鐵票去瀋陽逛一圈兒。

 

這次來廣州,從決定到訂機票,我只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並且我的直覺告訴我,我不想帶女兒,我只想一個人出去。

 

但當我按照我的心意做好一切後,又有了一種“是不是沒有為女兒考慮”的自私感。畢竟去年元旦,我是準備帶她一起去廣州的,機票都訂好了,結果臨出發前一晚,因為她突然高燒而取消了。

沒有小孩子不喜歡出去玩兒的,可以隨意吃零食,坐飛機火車,來到令他們感到新奇的城市,感受與平日生活不同的氣息,住酒店。

 

正如沒有媽媽不想帶給孩子這樣的開心一樣,我也是這樣。

 

但這次我就是不想帶她去,儘管會稍微有些愧疚,但我也不知道這種堅定來自哪裏,也許是來自我的內心深處:我想要自在的,完全輕鬆隨意的,進可入海退可蝸居的一個人的出行。

 

這次,我只想首先滿足自己的需求,因為我比孩子更需要。

 

當然,這在我媽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就在前幾天我還跟她鬧了不愉快。

 

我媽讓我放寒假帶糖小姐坐卧鋪回東北,我説不坐,二十七八個小時太折騰了,環境又差,而且浪費時間,現在有高鐵了,完全可以坐高鐵,哪怕飛機也行啊。

 

我媽説:糖糖喜歡。我説那讓她自己坐,反正我不坐。

 

我媽説:不管。

 

我媽從來都把糖小姐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的,從來都是順着她的心意,這是一個姥姥對外孫女所有的寵溺,哪怕為她受再多累,花再多錢,她也幾乎不會猶豫,只要她能做到。

 

如果説我媽能做到100%的話,我只能做到70%,也許以後還會越來越少。

我曾經反省,這是自私嗎?

 

我覺得不是。從小到大,我在把糖小姐當成一個與我平等的、獨立的人來看待的同時,隨着她越來越大,也應該明白,我也是一個與她平等的、獨立的人。

 

也就是説,在一個母親給予了孩子在生命之初最根本的身心照顧後,便應該擁有各自獨立而又彼此融洽的相處意識,那就是:很多時候,可以先滿足自己的需求,然後再滿足對方的需求。

 

如果這次我帶糖小姐一起來廣州了,結果會怎麼樣呢?

 

肯定是我陪着她到處玩兒,吃她想吃的東西,跟着她的節奏安排日程,這些我都能夠做到,但肯定也會因為自己需求沒有得到滿足而抱怨:都是因為帶了孩子,這次出行不但沒有讓我放鬆,反而更加勞累了。

 

是的,滿足他人的需求,必須是建立上自己完全心甘情願的基礎上,才不會讓自己有委屈的感受,才不會生出抱怨,否則,你邊滿足他人邊抱怨,這又有什麼價值呢?

 

那天回到家,我與女兒坦陳了想要自己去廣州的事,並且告訴她不帶她,她要留在家裏,爸爸會帶她。

 

她欣然同意了。完全沒有我擔心中的不開心,沒有。

 

與媽媽在一起出去玩兒,她是開心的;跟爸爸在一起浪,她也很開心。

 

儘管她跟爸爸在一起時,自己梳的辮子是亂的,衣服穿的是反的,但她依然十分開心。

我建議糖爸可以帶她去泡個温泉。後來糖小姐打電話給我説,爸爸的一個同事,番茄姐姐會帶她去看電影。而且這個假期所有學習班都放假了,這是屬於她的,沒有媽媽嘮叨的,完全自由隨意的假期。

 

於我來説,也是。

 

因此雖然對我來説,無論去哪一個城市,除了想見的人不同外,其實都沒有大的區別。無非是逛逛這個城市的江南布衣,找一家咖啡館寫文章。

 

或者,只是毫無目的地,在不知道名字的路上,看着不知名字的樹和花,慢慢遊蕩。

 

但請你相信我,這會讓你感受到,與平日生活不一樣的,輕微的喜悦。


PS:再隆重推薦下昨天的PPT課,講真這年頭,PPT真的蠻實用,而且99元真心不貴啊。嘻嘻。


有興趣的同學可以戳鏈接:這篇文章,送給渴望升職加薪的你

 • end • 

關於作者蘇小旗 


蘇小旗,70後單身媽媽,療愈過程中的抑鬱症患者,一個用本能與皎潔之心寫作的女人。


她是眾多情感平台的簽約寫手,《這才是男人出軌後女人最正確的做法》、《有人給我十歲的女兒發了一張色情動圖》曾刷爆朋友圈。


她始終與抑鬱症並行,與藥物與心理諮詢並行,一路在文字中行走,直至脱胎換骨。


她是自媒體界少有的“多面手”,任何內容在她筆下都以“蘇小旗的形式呈現”。


她出版了第一本記錄底層小人物一生的《平生》,廣獲好評;第二本描述清朝後宮金枝玉葉女性的書也付梓在即。



個人公眾號“蘇小旗”

小而美

質優純粹



她寫情感煙火故事


《林春的葬禮》(關注“蘇小旗”後回覆“林春”),描述了一個患有季節情感障礙的女孩兒最後通透而又無悔的選擇,令人俺卷落淚;


《殊途同歸》(關注“蘇小旗”後回覆“殊途同歸”),描述一對身處患境的男女最終得以放棄外物的拖累,奔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平靜而不驚地等待生命的終點;


《畢竟你我夫妻一場》(關注“蘇小旗”後回覆“夫妻”),描述愛人死後發現被其背叛的女人,怎樣踏上身我救贖之路,終得雲淡風輕的後半生;


《我的一個尼姑朋友》(關注“蘇小旗”後回覆“周小喜”),描述了歷經困頓與不解的女人周小喜,最終尋得令自己心安的解脱。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女死刑犯的最後一句話》關注“蘇小旗”後回覆“周桃”),《一個出軌男人的晚年》,《那年我們十八歲》等,以筆描述間男女演繹下的萬種悲歡。


長按二維碼關注蘇小旗


她寫玄幻故事、異幻故事,甚至童話


《渡劫》

《天上地下黃二郎》

《畫魚》

《孝子》

《但願來世有始有終》

《四哥的童話院子》;


  她寫男女情感


《這才是男人出軌後女人最正確的做法》

《女人 ,不要既鬆了褲帶又空了錢包》

《臨別時不加惡語,是一場恩德》

《如何在老公出軌後變主動為被動》

《在婚姻中,你是媽媽,女人,還是女孩兒》

《戀愛中究竟應該由誰來花錢》


   她寫抑鬱症


《有花開滿我前方遙遠的路途》

《我,和林奕含們,其實都活得比較艱難》

《今天的一切,是因為你別人更勇敢》

《為,比來自任何鼓勵的力量都更加強大》

《只要你肯治療,就是走在變好的路上》


她寫各種各樣的人物


陸小曼,張愛玲,蕭紅,胡因夢,林覺民與陳意映,梅蘭芳原配王明華。甚至慈安,同治之後阿魯特氏,文繡。



這個擅長獨處的女人

用更多獨處的時間

帶給你她心中的山水

對萬物的憐愛與慈悲

還有開滿山坡的花

紙短言長


她一直寫

也將一直寫下去

她不是在為等誰

在最合適的時候遇見你

就很好


長按二維碼關注“蘇小旗”


閲讀原文

TAGS:蘇小旗林春數樓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