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ei了?lei了?為什麼拼音所見非所説 | 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喋喋2018-03-08 19:55:33

 

見到a母莫放過,沒有a母找o、e

i、u並列標在後,i上標調把點抹

 

看這熟悉的口訣,是不是想起了一年級時被拼音支配的恐懼?小編記得剛剛學拼音時,經常犯“f—á—爬”這樣的錯誤,一度害怕拼音聽寫到看到語文老師就想哭的地步。



漢語拼音是每個中國學生在小學階段就能熟練掌握的技能,但會使用拼音的我們未必瞭解每條規則制定的依據是什麼。小編在後台經常收到與拼音相關的問題:為什麼拼音中的ü與j、q、x相拼時要省去頭上的兩點?為什麼同一個i在不同音節組合中讀音不同?

 

作為官方頒佈的漢字註音拉丁化方案,《漢語拼音方案》看似簡單的內容背後,其實藴含着豐富的語言學知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那些拼音中特殊的規則。

 

你説的 i 是什麼 i 


 

拼音中存在這樣的現象,同一個韻母在不同音節中代表不同的讀音。比如韻母i在“紫”“吃”“米”中分別讀作/ɿ//ʅ/ /i/。在這裏,i是一個單獨的音位,即能區別意義的最小語音單位,/ɿ//ʅ/ /i/是這個音位的條件變體(在一定條件下出現的音位變體)。

 

/ɿ/:出現在舌尖前聲母后,如“紫”[ʦɿ]“此”[ʦʰɿ]“思”[sɿ]

/ʅ/ :出現在舌尖後聲母后,如“指”[tʂʅ]“吃”[tʂʰʅ]“是”[ʂʅ]

/i/:出現在以上兩種情況以外的地方,如“比”[pi]“迪”[ti]“米”[mi]

 

這三個變體之所以能合併為一個音位,除了讀音相似外,還滿足了兩個條件:

 

對立:三個變體存在於同類的語音環境裏,都出現在聲母后並且是音節的主元音;而且這些變體互相替換後會產生意義的差別,所以它們是對立的。


互補:這些變體的分佈條件是可以互相補充的,/ɿ//ʅ/ /i/分別出現在舌尖前音、舌前後音和其他輔音後,分佈條件互不交叉又能構成完整的輔音集合。


 

同理,韻母e也有多個條件變體,雖然在拼寫時共用一個,卻代表不同的語音意義。這些變體滿足對立且互補的條件,所以被歸類為一個音位。


/e/:ei uei

/ɛ/:ie üe

/ə/:en eng

/ɤ/:單元音ê


圖自《語音學教程》 (有刪改)

每個字母代表的不是一個音,而是一類音,這體現了漢語拼音“一符多用”的特點。既解決了字母不夠用的問題,避免了另造新字母或使用加符字母。


這並不是漢語拼音的獨創,採用拉丁字母的國家很多都是採用字母變讀的辦法,讓一個字母身兼幾個讀音來解決字母不夠用的矛盾。比如英語中的i可以兼表if中的/i/和ice中的/ai/。

 

但也有人認為這種基於相似語音的合併不科學,比如/ɿ//ʅ/原本屬於開口呼,/i/屬於齊齒呼,三個音素兒化時變化方式也不同,將他們歸類為同一音位打亂了原來的四呼關係。

 

那些因為省略犯的錯



小ü小ü有禮貌

見j q x 就脱帽


《漢語拼音方案》中有這樣一條規則:韻母ü跟聲母j、q、x拼的時候,寫成ju、qu、xu,ü上兩點省略;但是跟聲母l,n拼的時候,仍然寫成lü、nü。這顯然不是因為ü會微笑。


 

按照漢語聲韻母搭配的規則,真正的u不會和j、q、x相拼,出現在j、q、x後面的“u”只可能代表ü,所以去掉ü頭上的兩點也不會影響理解。

 

除此以外,拼音中的省略還表現在韻腹的缺失上。韻腹也叫主元音,是複韻母中開口度最大、發音最響亮的元音。


iou、uei、uen同輔音聲母拼合時,會省略韻腹e寫作iu、ui、un。這一規則的出現是因為語言學家們認為,這三個韻母與輔音聲母相拼時, 韻腹發音模糊且短促,省略後的簡寫拼音更接近實際讀音,並且可以縮短拼寫形式。

 

 

但後來的研究表明,iou、uei、uen和輔音聲母相拼後其語音變化情況很複雜。在舌根音和仄聲的條件下,全拼式更接近實際語音;在舌尖音和平聲的條件下,則比全拼式更接近實際語音。

 

另外,全拼式與各自的本韻ou、ei、en 四呼對應整齊,但簡拼式因為省略了表示韻腹的字母, 在形式上就不能顯示韻母四呼相配的音韻框架。但是,簡拼式畢竟具有 書寫便捷、鍵入方便、節省版面空間等優點,所以被《方案》採用。

 

u和ü的二三事


 

《方案》中還有一些針對韻母u和ü的特殊規定,大多是出於書寫和鍵入便利的需要。

韻母表裏有ü,但在字母表中沒有規定與之對應的拉丁字母。這一缺失會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不便,比如“呂”這一姓氏會在不同證件上顯示為LV、LYU或LU。


考慮到鍵盤打字的不便,人們一般用v代替ü,但手寫時仍然使用ü。一方面是因為拼音方案考慮到用輔音字母v表示元音不符合拉丁字母的一般習慣,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漢語中音節為lü、lüe、nü、nüe的字只有三十二個,沒有必要為幾十個字特意改變。

 

另外,漢語拼音把ɑuiɑu分別寫成ɑoiɑo,造成漢語有-i、-o、-u三個元音韻尾的假象,但這個規定其實只是為了避免造成ɑuɑn、iɑuiɑn書寫和拼讀上的混淆。


同樣是為了使字形醒目、避免混淆,複韻母ung和üeng經歷了下列演變,最終成為現在方案裏規定的ong和iong:




《漢語拼音方案》從草擬起就備受社會關注和討論,即使在1958年正式頒佈後也收到大量要求修改和訂正的意見,近年來對《方案》缺陷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它不利於對外漢語教學這一點上。

 

在他的論文中舉過這樣一個例子:初學漢語的留學生在字音聽寫練習中幾乎都會把脣音聲母后面的單韻母o寫成複韻母uo,就語音而言這其實是有道理的。u介音在發音時確實存在,但因為它處在脣音聲母和圓脣元音之間,在緊密結合成整體的發音中因同化作用而變成過渡音,所以顯得模糊。



在拼寫設計時,為了追求方便實用捨去了過渡音,但這給拼與讀的轉換設置了雙重標準,增加了學習負擔,反而不利於留學生的學習。

 

《方案》的字母與語音不完全等同、拼寫形式和實際讀音不一致、一符多用等特點給拼與讀的轉化帶來了困難。對於完全沒有接觸過漢語的外國人來説,現行的拼音並不能十分簡明地幫助他們進行拉丁字母和漢字的轉寫。



另一方面,《方案》在音系表達和拼寫設計之間尋求了一個平衡點,在儘可能多地利用字母的前提下,使每個音節都有獨有的標音方式。作為面向國人的語文教學、推廣普通話的工具,已經稱得上是比較完善。


正如親歷漢語拼音制訂全過程的周有光先生説過的:“新建議中很少是在五十年代沒有仔細研究過的。”


但目前漢語拼音的適用範圍已經遠遠超過了制定時的預期,隨着新需求的產生,各種問題也開始凸現出來。漢語拼音在應用層面上亟需進一步完善化、精密化和規範化。

 


你對現行的拼音系統有什麼評價或想法,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




參考文獻

林燾,王理嘉.(2013).語音學教程.北京大學出版社.

胡裕樹主編.(1995).現代漢語.上海教育出版社.

王理嘉.(2009).漢語拼音60年的見證與前瞻.語言文字應用(04),38-47

劉振平.(2010).漢語國際推廣背景下的漢語拼音拼寫規則的改革.漢語學習(06),84-91

王一冰,陳慧.(2015).《漢語拼音方案》改革研究.湖北工業大學學報,v.30;No.139(06),75-80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