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別哭,讓彈幕替你再活五百年 | 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暴走兔2018-02-10 12:38:36

前段時間,發生一件讓很多人始料未及的事:成立於2007年6月,身為中國二次元社區鼻祖的彈幕視頻網站AcFun(以下簡稱A站)因資金問題,服務器暫停。官博2月2日一條配以大哭表情的“我想再活五百年”,進一步證實了這一消息。

  


殘酷的現實讓很多童鞋都表示悲痛不已。A站作為國內第一家彈幕視頻網站,承載了太多人的美好回憶,也影響了後來包括bilibili(以下簡稱B站)在內的許多視頻網站。


現如今,在觀看視頻時開着彈幕邊看邊吐槽,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説已經習慣成自然,但也有不少人對彈幕裏某些不良的言語行為表示反感。

   

彈幕”(barrage)一詞最早在軍事領域出現,指軍隊使用密集的火力對戰場某一區域進行轟炸,以達到將戰術目標摧毀的目的。


在專門的彈幕視頻網站中,因為網站的評論系統會使評論從屏幕飄過,看上去就像是飛行射擊的子彈,於是人們就將這種評論出現的效果也叫作“彈幕”了。

  


對於彈幕語言的解讀,可以從很多角度切入。在這裏,我們單以B站彈幕為例,試將某一視頻中的所有彈幕看作一個大的文本,運用象似性理論對其進行分析,看看它是如何做到為大家所理解和接受的。

 

語言的象似性指的是感知到的現實形式與語言成分及結構之間的相似性,也就是説,語言的形式和內容之間的聯繫有着非任意、有理據且可論證的屬性。這種理據來自各個層面,而認知語言學感興趣的是語言結構與經驗認知之間的“臨摹性”,這就是象似性的體現。


Haiman(1980)首先區分了人類自然語言裏的兩種象似符。隨後,Givón(1994)對Haiman的象似系統進行了完善,其所提出的三條象似性規則,即數量象似性(quantity iconicity)、離象似性(proximity iconicity)和順序象似性(sequence iconicity),被人們公認為“圖像象似符”的基本類型。

 

那麼,這些象似性類型的具體內容分別是什麼,其在彈幕語言中又是如何體現的?下面,就請聽小編結合具體例子為大家一一道來。(以下截圖均來源於B站視頻)

 

 


(一)數量象似性

 

在觀看視頻的過程中,大家總會通過彈幕用一長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來表示自己被某一場景戳中了笑點,類似的還有“23333”、“666666”等。


 

如是現象的出現,與其背後的數量象似性原理是密不可分的。


數量象似性指“意義越多,越不易預測,越重要,形式也越多”,它在彈幕語言中的突出表現在於詞法或句法構造的重疊(重複)。我們會發“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不是“哈哈”,正是因為“哈”字的重複給人一種笑的持續時間很長的感覺,從而突出了視頻內容極具搞笑性的特點。

 

另一個體現數量象似性的彈幕現象,是用相同的語言形式進行大面積的刷屏。在B站彈幕中,除了改變彈幕文字的顏色、大小外,簡單重複的刷屏是最容易在視覺上給人以衝擊,引發人們關注的。


這裏的刷屏可以是個人行為,如藉助大規模大數量的重複彈幕,表現自己對某個角色極度的喜愛之情:

  


也可以是羣體行為,即不同觀看者在視頻中的某處刷出一大片相同的文字。大量的文字往往能夠自帶排山倒海般的恢弘氣勢,其內容或是重複視頻中的台詞,例如:

 

 

 

或是表達共同的想法和情緒,例如:

 

 

也有對視頻內容作出的迴應。例如在幾位老先生唱出“你有沒有愛上我”之後的彈幕:

 


(想想這畫面也是很美的)

 

以上無論哪一種,都是憑藉數量取勝。通過增加同一內容的彈幕數量,對相關內容進行強調,並將自我情緒進行放大。


這樣的彈幕某種程度上就具有了狂歡的性質——通過發送相同的文字內容,人們以一種誇張的方式使自己參與到了視頻的評價體系之中,加強了自我的存在感。


但其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龐大的文字數量勢必會佔據極大的屏幕空間,這使得視頻畫面本身被嚴重遮擋,在很多人不喜歡彈幕的人看來,就是一件本末倒置的事情了。


你能説出下面截圖中厚如障壁的彈幕下是啥嗎?

 

(冒着被密恐患者打的危險放上這張圖)

 

因為這一點,還催生了“護眼小分隊”這樣的由觀眾自發形成的組織:他們會在出現恐怖或噁心畫面的同時發送大面積的彈幕對畫面進行一定的遮擋,防止其“辣”到觀者的眼睛。

 

 

 

(二)距離象似性

 

在下面視頻中圍繞着“什麼是真正的搖滾”這一主題,很多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這個時候,這些彈幕因為在內容上或是相近或是相關,其分佈也顯得較為集中,可以看作第二種象似性類型——“距離象似性”存在的例證。



距離象似性,指的是“功能上、概念上和認知上距離越近,形式上的距離也越近”。在視頻彈幕這一特殊的文本中,“距離象似性”的突出體現之一就是圍繞同一話題的彈幕之間往往是相互靠近的。

 

在下面一個視頻中,字幕組錯將“縮小50萬倍”寫成了“縮小50倍”,於是屏幕中就有許多彈幕中對其進行指出並糾正。其中有一條“50倍???”的彈幕發在了視頻的底部,與字幕中的“50倍”挨在一起。



距離的縮短讓人能夠更加輕易的認識到該彈幕是在質疑字幕中數字的準確性,在兩者之間建立起思維上的聯繫。


有的時候,還會出現向前方彈幕的發出者“喊話”的情況。


例如,下圖中的“那個合起來就是農家樂的,你出來”一句,“你”指涉的是前面不遠處發“那個合起來就是農家樂”彈幕的人。這兩條彈幕由於具有內容上的相關性,所以相隔距離一般不會很遠,否則就容易給其他觀眾造成認知上的障礙。

 

 

比較有意思的一點是,雖然從表面上看,這個“你”好像是這句話的目標聽話人,但實際上説話人並不是真的在指望得到他的迴應,更多的是因為其腦洞大開的評論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從而借虛擬的“你出來”表達自己對於對方的吐槽。


除此之外,彈幕文本為人津津樂道的一大特點——“非線性”,也為其在屏幕上的分佈提供了多種可能。它們往往如碎片一般出現在屏幕上,圍繞同一話題進行討論的彈幕可以不是傳統的前後接續,而是上下左右的更為靈活的分佈。

 

 

(三)順序象似性

 

若將視頻的所有彈幕看成一個大的文本,我們就會發現,已有的彈幕在視頻中出現的前後順序與視頻播放的時間順序是基本一致的,而與觀看者發送彈幕的時間無關。這就涉及到了第三種象似性類型——順序象似性。

 

 

順序象似性,指的是“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敍述的順序對應所描述的事件的順序”,包括顯性順序象似性(時間順序)和隱性順序象似性(範疇順序)兩種,這裏我們主要來看彈幕所體現的時間順序的象似性。

 

因為已有的彈幕在視頻中出現的前後順序與視頻播放的時間順序是基本一致的,所以在視頻進度條的某一點上,人們大多針對當前內容及與當前內容臨近或相關的內容,用彈幕進行評論。


這樣一來,彈幕就很容易給人造成一種虛假的“共時感”——無論是否真的有其他人同時在線,我都會覺得我不是一個人在觀看。



不過事實上,因為彈幕的發送具有很大的自由性和隨意性,像現實中就存在一些在視頻前半部分刷後半部分內容的“劇透黨”,這裏暫不討論這一類情況。

  

既然彈幕順序與視頻播放的內容順序基本一致,一些新興的詞彙和短語就發揮了其特有的作用。


例如“前方高能”一詞,最早可能出自《機動戰士高達》系列,後也在《EVA》、《宇宙戰艦大和號》等作品中出現,原本是用於行軍偵測領域的台詞。而在視頻彈幕中經常出現“前方高能”一類的彈幕,則是預示着接下來會迎來某些激烈的內容或畫面。


 

在一檔綜藝類節目中,我們的人民藝術家費玉清老師即將登場為大家獻上一首《愛情買賣》,於是在其演唱之前,就有很多已經看過的人發“前方高能”的彈幕,提醒剛看到這裏的注意,接下來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內容出現。



   

“前方高能”一詞出現的時間與即將到來的震撼內容出現的時間相對應,背後所隱藏的就是時間順序上的象似性。如果違背了這種時間象似性,很早就在視頻中刷進行所謂的高能預警,或者是等到高能過後才髮帶“前方高能”字樣的彈幕,這樣的“虛假高能”是無法真正起到作用的。


不過,即使是在時間控制得恰到好處的地方出現高能預警,也會有人對其抱有怨念,因為有了“前方高能”彈幕的提醒,觀看者自然會對下面的劇情格外地期待和關注,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就有了劇透之嫌。



那麼,如何才能做到既不被彈幕劇透,又能和彈幕中的大家一起吐槽,從彈幕中獲得共鳴呢?


很多人採取的方法就如前段時間微博上很火的一組漫畫一樣:正常情況下讓視頻彈幕處在關閉狀態,當看到好玩或者自己很有感觸的地方就停下來打開彈幕,看看其他人是否也有類似的心理活動,然後和彈幕一起發出“哈哈哈哈哈哈”的同款笑聲。



 

(四)語音象似性

 

最後要講的一種象似性是語音象似性。從象似性的性質上來説,語音象似性與前面分析過的三種象似類型有所不同——它是一種能指與所指直接對應的象似。


在傳統語言表達中,語音象似性的應用十分有限,主要是一些擬聲詞,如“呱呱”、“嘩嘩”等。



但是在彈幕語言中,語音象似性卻意外的大受歡迎。其中最為常見的體現就是我們通常所説的“空耳”現象。


空耳”一詞來源於日語的“そらみみ”,原本是“幻聽”的意思,後來漸漸轉義為指一種出於惡搞或雙關的目的,而將某種發音的詞句故意聽成與其相似的另一種發音的詞句的行為。

 

即使沒有看過《灌籃高手》的童鞋,也一定不止一次地聽到過名梗“教練,我想打籃球”,以及空耳歌詞“四斤大豆,三根皮帶”吧!每當這首令人熱血沸騰的歌唱到這一句的時候,大家都會很默契地把“四斤大豆,三根皮帶”刷上去。

 

 

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原本的歌詞與“四斤大豆,三根皮帶”在語義上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但是由於兩者在語音上具有極高的象似度,而“四斤大豆,三根皮帶”又帶有濃厚的搞笑色彩,於是它便藉由彈幕等形式流行開來。


再如當年紅極一時,被空耳愛好者們玩壞的“印度神曲”《我在東北玩泥巴》《Tunak Tunak Tun》:

 

 

還有這部暴露年齡的電視劇,以一句“前面的女鬼”告訴我們,只要有一顆嚮往的心,即使是用國語演唱的歌照樣空耳給你看:

 

 

 

小結

 

最後,再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本文的主要內容。本文以為,彈幕語言背後藴含有多種類型的象似性,主要包括:


① 數量象似性——通過大面積重複內容的刷屏,強調該內容的重要性;


② 距離象似性——相關彈幕之間往往靠得比較近,且存在虛擬的前後“喊話”現象;


③ 順序象似性——彈幕順序與視頻播放順序基本一致,這使得“前方高能”等詞多於特定的時間點出現;


④ 語音象似性——彈幕語言中存在大量的空耳現象。


可以説,彈幕語言背後象似性原理的存在,反映了它與人類普遍認知規律的契合,這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彈幕這種形式何以能在當下得到大眾的理解和接受。




關於彈幕語言你一定有很多想説的吧,歡迎在下方評論區留言哦~




參考文獻


付陽春. B站彈幕語言研究[D].湘潭大學,2015.

王路珊. B站彈幕語言的認知分析[D].西南科技大學,2017.

吳為善. 認知語言學與漢語研究[M].復旦大學出版社,2011.

項成東,韓煒.語篇象似性及其認知基礎[J].外語研究,2003.







閲讀原文

TAGS:象似性距離象似性數量象似性語音象似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