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走多了,總會遇見真愛】01 爛人

鬼叔蔡必貴2018-02-05 18:33:38

聽説你要結婚,説真的,我鬆了一口氣。

 

你終於決定,不再把時間,浪費在我這爛人身上。

 

我們在一起三年,三年裏,我從沒正經工作過。吃你的,住你的,你毫無怨言,還跟別人叨叨,女權嘛,男女平等,就是女性也擁有在外打拼,把男人養在家裏、無所事事的權利。

 

你還公然宣稱,男朋友,我,是一名青年作家。其實你也很清楚,我在寫作上缺乏才能,根本寫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但是偶爾,拿了點稿費,請你下館子,你開心得像小孩一樣。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敲幾個字,然後去遛狗。狗是一條撿來的串串,地包天,特別醜,我給它取名叫英俊。有一次英俊走丟了,你都快哭了,找了三天才找到。原來,是隔壁小區的一個女孩子撿走了。後來,我跟她搞上,被你發現了。

 

你求我跟她斷了,我説好,背地裏還是約了幾次。

 

還有一次,我輕信別人,把你卡里最後的幾千塊,都拿去投資了。血本無歸。我們吃了兩個月泡麪,大冬天的,暖氣都停了,差點沒凍死。

 

最可氣的是有一次,你生日,朋友同事來了很多。我送你一頂綠色的帽子,直接往你頭上套,還跟你説,是我親手織的。瞧這顏色,太——適合你了。所有人都笑,笑完一輪,你一個男同事,衝上來要打我。我踢他兩腳,跑了。

 

那天晚上,我又是跟別的女人睡的。

 

就這樣,你都原諒我,還説要跟我結婚。

 

我想,一定是你的腦子有問題。

 

這麼蠢的女人,我這輩子遇不見第二個吧。那就結婚唄。

 

好了,雙方家長都見過,婚紗照也拍了,婚禮正在籌備。到了一天晚上,你睡着了,我躺在你身旁,突然感到深深的恐懼。就像掉進深淵一樣。就像馬上要死了一樣。

 

我意識到一個問題——這輩子,我不可能給你幸福。

 

我其實一直都清楚,男人唯一怕的,是沒有責任心。有責任心的男人,哪怕現在窮,也不會窮太久;或者説,就算一直不富裕,他也能把日子過好。沒責任心的男人,比如我,無論有錢沒錢,再怎麼説,只能毀掉你一輩子。

 

所以我又跑了。我扔了手機,坐火車去了蘭州。誰能想到我會去蘭州?真的就沒人能想到。

 

總之,我在那裏呆了三個月,沒跟任何人聯繫過。

 

回來聽説,你幾次想自殺。

 

又怎樣,不還是沒死嗎?長痛不如短痛。

 

我做過最負責任的事,就是不負責任地離開你。

 

分手三年,我還是一樣混日子,沒有任何起色。女人一直不缺,字一直在寫,但寫出來的都是狗屎。基本每天都喝酒,煙也抽上了,因為身邊再沒人鼻炎。

 

有幾個共同的朋友,説你一直沒談戀愛,一直在等我。

 

我真的,就覺得——有病吧?

 

幸好,幸好,現在你終於要結婚了。未婚夫是個青年才俊,創業公司CEO,為人誠懇,非常有責任心。跟我相比的話,是如同反義詞一般的存在。

 

無論你邀不邀請,婚禮我是不可能去的。太矯情了。

 

還有兩件事,無論如何,我也不想讓你知道。

 

將要成你你丈夫,照顧你一輩子的那個男人——他公司快完蛋的時候,是我把所有錢都投給了他。不問回報,只有一個條件:絕對、絕對不能讓你知道,投錢的人是我。

 

其實,那本來就是你的錢,當年你卡里的幾千塊,我都買了比特幣。這些年升值了挺多的。我知道,直接給你的話,你肯定不會接受。所以想了這麼個法子。

 

還有一件事,特別好笑。

 

最近我才發現,原來我是個黃綠色盲。送你的那頂帽子,我一直以為是黃的。


閲讀原文

TAGS:才俊結婚女人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