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烤怪談】21·輪迴 (附解析)

鬼叔蔡必貴2018-02-03 09:14:35

今晚來講故事的,是個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髮型一絲不苟,舉手投足都非常有派頭,一看就是大公司高層。

 

沒想到高層一開口,卻很接地氣:“鬼叔,你相信輪迴啊轉世什麼的嗎?”

 

我愣了一下,斟酌道:“不太信,不過……”

 

高層笑了笑:“只要你不抗拒就好,因為我要講的,是一個關於轉世的故事。”

 

接下來,高層開始自我介紹。他説自己叫Louis,在一家大公司當副總,主要負責投資併購的業務。Louis是香港籍,有房有車,各方面條件都很好,但現在年近四十,卻依然獨身。

 

當然了,對於Louis這樣的成功男士來説,獨身並不意味着沒有性生活;他有幾個固定的炮友——模特、頭等艙空姐、畫傢什麼的,都是普通人難以企及的女神——但如果誰流露出想法,要做他女朋友,Louis就會嚴肅拒絕,從此再也不約。

 

Louis之所以會這麼做,原因很簡單——他這輩子唯一想娶的女人,已經不在了。

 

原來,他在讀大學的時候,談過一個女朋友,外號叫“開心”。開心人如其名,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就好像全天下的好運氣,都讓她一個人佔了。

 

其實開心長得不算好看,還有點嬰兒肥,但就是特別的白,怎麼曬都曬不黑;那年入學軍訓,太陽特別毒,所有人都曬成了炭,只有開心還是那麼白,像蒸籠裏冒着熱氣的饅頭。從軍訓時起,Louis就喜歡上了這個又白又愛笑的女生,追了半年,終於讓開心成了他女朋友。

 

當年兩人都是窮學生,最常去的戀愛場所,是學校的人工湖。Louis還記得,在湖邊的長椅上,他們第一次接吻之後——對兩人來説都是初吻——開心摸着他的臉,笑眯眯地説:“完了完了,你那麼喜歡我,哪天要是我死了,你可怎麼辦啊?”

 

Louis激動地發誓:“那我這、這輩子就不結婚!”

 

説完之後,兩個人又親到了一起;誰也沒有想到,開心的這句玩笑話,竟然會一語成讖。

 

開心去世以後,Louis一直堅守着他的誓言,不光沒有結婚,甚至連正經的戀愛都沒談過。十幾年來,無論家人、朋友、同事怎麼勸怎麼罵,他都從來沒動搖過。有一年中秋,他陪開心的爸爸喝酒——他一直把二老當成岳父岳母照顧——“岳父”喝多了,老淚縱橫,讓他趕緊去找個好女人結婚,別把一輩子耽誤了。

 

Louis只是笑着搖頭,不説話。

 

“岳母”也在旁邊着急:“我説小陸,你咋就不聽老人勸啊?到底什麼時候才肯結婚吶?”

 

Louis把杯里的白酒一飲而盡,真誠地説:“等我找到跟開心一模一樣的女人。”

 

岳母更着急了:“淨説胡話!世界上怎麼會有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呢?”

 

Louis哈哈一笑:“説不好,開心她放心不下我,重新投胎了來找我呢。”

 

之後,不管二老再怎麼説,Louis只管喝酒打哈哈,把話題引到別的地方去了。

 

誰都知道,世界上不可能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也不可能有投胎跟轉世;Louis是完完全全的唯物主義者,更不會相信這些。

 

誰也沒料到,明明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就這麼發生了。

 

前面説過,Louis在公司裏負責的是投資併購業務,也就是給哪個公司投錢,或者索性買下哪家公司。這樣的工作,當然經常要跟企業老總打交道。去年秋天,一家意向收購公司的老闆,請他去觀瀾湖打高爾夫。

 

那天是個週末,秋高氣爽,陽光刺眼,一場普通的業務球,卻因為一個人的出現,變得全然不同。

 

球打到一半,遠遠開過來一輛電瓶車,車上人下來的那一瞬間,Louis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時間飛速倒流,他好像回到了十幾年前,大一軍訓的那個操場;而在刺眼的陽光下,笑容滿面、白得像剛出籠饅頭、正在向他走來的女孩,就是他這輩子唯一的愛人——開心。

 

女孩走到徐老闆身邊,挽住他的手,甜甜地喊了聲:“爸爸。”

 

又笑着對Louis説:“叔叔好。”

 

徐老闆介紹道:“別喊叔叔,把他喊老了哈哈,就叫Louis吧。那個,這是我女兒小悦……Louis你怎麼了?沒事吧?”

 

Louis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結結巴巴地説:“我沒、沒事,太熱了這天。”

 

他只覺口乾舌燥,勉強笑着説:“小悦,你好呀。”

 

小悦大大方方地伸出手來:“Louis你好呀,第一次見。”

 

他遲疑着伸出手,等到兩隻手握到一起時,他又仿如觸電,渾身顫抖了一下——這個感覺,就如同十多年前,他第一次牽起了開心的手。

 

之後的時間,Louis就如同喝醉了酒,糊里糊塗,不知道剩下半場球是怎麼打完的,也不知道徐老闆跟小悦,還跟他説了些什麼。直到晚上,他一個人坐在公寓的沙發上,喝下一大杯威士忌後,才稍微清醒了些。

 

小悦跟開心,真的太像了。

 

Louis第一次見到開心時,她是19歲;今天第一次遇見的小悦,雖然只有15歲,但如今的孩子發育得好,心理也早熟,彌補了年齡上的差距。總之,兩人無論是相貌、身高、嗓音,還是笑起來的樣子,簡直都一模一樣。

 

不可能僅僅是巧合。

 

可是,如果説開心跟小悦有某種聯繫,那又會是怎樣的聯繫呢?

 

Louis非常清楚,開心家裏就她一個女兒,沒有親姐妹;她有一個堂姐、兩個表妹,但跟她長得都不像。而徐老闆的老婆,也就是小悦的媽媽,是個又黑又瘦的老女人,老家更是跟開心一南一北,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小悦不可能是開心失散多年的表妹、外甥女什麼的。

 

難道説,小悦是開心的親生女兒?可是,先不説開心絕不可能背叛Louis,光從時間上算,也能排除這個可能性。開心是在16年前意外去世的,小悦今年15歲,誰都知道,一個人絕不可能在死後一年,還順利生下一個小孩……

 

慢着。

 

Louis想了一會,給小悦發了條微信,裝作不經意的,從最近的“水逆”入手,打探她的星座。

 

小悦果然沒睡,而且很快就回復了。看着她發來的消息,Louis心裏咯噔了一下。

 

從小悦的星座,推算出她的出生月份,再算一下……沒錯,小悦出生那時,剛好是開心去世之後的十個月。

 

這也太巧了吧?難道説……小悦真的是開心投胎轉世?

 

這不可能。Louis所接受的教育、他的科學素養、唯物主義世界觀,不允許他接受這麼迷信的解釋。

 

可是,如果不是投胎轉世,又怎麼去理解這所有的一切?

 

Louis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杯里那金黃色的液體,似乎給了他勇氣,讓他揭開自己的傷疤,去回想那一段平時不敢觸碰的記憶。

 

十六年前,他經歷了人生的最低谷——在短短的一個月裏,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人。

 

那時候,他跟開心剛剛畢業,先後找到了不錯的工作,美好的新生活似乎就在眼前。可是,深夜從老家來的電話,打破了一切對未來的想象。

 

Louis的父親給車撞了,肇事車逃逸,人已經進了手術室,可是手術費還差一大截。

 

在短短的兩天時間裏,Louis跟開心幾乎變賣了一切,找了所有能借錢的人,最後仍然缺一萬;開心安慰Louis,説不要緊的,你先回老家照顧爸爸,這最後的一萬塊,等她來想辦法。

 

在離別的火車站,她笑着對Louis説:“放心啦,相信我。”

 

果然,Louis回到老家的第二天,開心的匯款就到了。

 

只可惜,湊齊了錢,手術卻迴天乏力,沒能救回他爸爸。Louis在極大的悲痛中,處理完父親的後事,便回到學校所在的城市;他在開心懷裏痛哭一場,決定接下來的日子裏,要好好掙錢,還清欠下的債。

 

Louis表示,首先要還的,是開心去借來的那一萬塊,據她所説,來自一個非常慷慨的遠房親戚。

 

開心卻笑着説:“這個不急啦。”

 

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更讓人猝不及防。一天在出租屋吃完晚飯,開心只是説肚子有點疼,早早就去睡覺了。到了半夜,她腹痛難忍,Louis趕緊把她送到了醫院。

 

談戀愛這幾年來,開心的身體一直很好,感冒都沒怎麼得過,兩人都以為沒什麼大事;確實,打了些點滴之後,開心就説自己好多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她突然想吃學校門口的煎餅果子,Louis看她沒什麼事,便坐公車回去買。

 

Lousi買完早餐,回到醫院,卻發現病牀已經空了;而當幾個小時後,開心從手術室裏出來時,白紙一樣的臉上,再也不可能有笑容。

 

開心就這樣死了,連最後一句話,都來不及跟Louis説。

 

兩個毀滅性的打擊,在短時間內接踵而至,讓Lousi痛苦得失去理智,忽略了一些本該引起重視的細節。之後的十幾年裏,Louis雖然振作了起來,並且在事業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每次回憶往事所帶來的撕裂般的疼痛,也讓那原本清晰的傷口,長出了一層層傷痂,再也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關於開心去世的謎團,Louis只記得兩點。

 

首先,開心借了一萬塊的“遠房親戚”,連她父母都不知道是誰,所以這筆錢一直沒能還上,也成了Louis的一塊心病。

 

還有,Louis回老家的那段日子,他的一個同學説,看見過開心跟一箇中年男子,在咖啡廳裏不知道聊些什麼。

 

威士忌杯的杯底,不知不覺又空了。

 

事隔多年,今天,因為小悦的出現,那些陳舊、破碎的線索,終於全部串了起來。

 

原來如此。

 

那天晚上,Louis想了很久,終於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在人生餘下的日子裏,他要照顧好小悦,這個長得跟開心一模一樣的女人。她們臉上單純美好的笑,就如同瀕臨滅絕的珍稀動物,一定要好好保護。

 

即使,中間會經歷一些波折。

 

到了這裏,我對Louis這個充滿閃回,從而變得過於跳躍、過於碎片化的故事,終於失去了耐心。

 

我打斷道:“所以,你們現在怎樣了?”

 

Louis終於從他的回憶裏清醒過來,對我笑了一下,拿出手機,展示了幾張兩人的親密合照。畫面裏的小悦,果然如他所描述,白,微胖,笑容具有治癒一切的感染力。

 

緊接着,他又給我看了一張年代久遠的照片,上面是一對年輕的大學生情侶;不用説,自然就是Louis跟已經去世的開心了。

 

其實在我這個旁人看來,開心跟小悦雖然長相、神態都頗為相似,但仔細分辨,還是會有些區別,並沒有Louis説的那麼神乎其神。

 

我還注意到一個細節,雖然合照都很親密,但是Louis摟開心的是腰,摟小悦的卻是肩。

 

我突然想到什麼,眉頭不由自主皺了起來:“不對啊,小悦今年才16,她父母也同意你們交往啊?”

 

Louis笑了一笑,輕描淡寫地説:“徐老闆呀,去年我在收購他公司的過程中,發現了他做假賬跟偷税漏税的犯罪事實,收購自然終止,我還順便向警方舉報了一下。為了這件事,小悦有好長時間都不太愛笑,還好現在恢復了過來……”

 

他笑眯眯的,視線不由自主,又回到了手機裏的照片上。

 

我想了一會,恍然大悟道:“什麼嘛,到頭來,你自己也不信啊!”

 



這篇確實比較簡單,兩句話就説完了。


當年開心通過地下途徑,賣卵子給徐老闆夫婦,由於手術感染引發的炎症,突然去世了。(網上可以搜到不少賣卵子出事的,所以也是提醒各位妹子,千萬不要動這個心思。錢不夠花咱就省點。)


小悦是開心的卵子+徐老闆的精子,在徐太太的腹中孕育的,所以長得像開心。


Louis為了報復徐老闆夫婦當年騙開心賣卵子,之後對她放任不理,造成了開心的死亡,所以順手舉報了徐老闆,並將小悦領過來當成是女兒撫養。


就是這樣。

閲讀原文

TAGS:小悦徐老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