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知章:會夸人的人最好命

十點讀書2018-02-03 08:42:46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子林朗讀音頻

  

文 | 大老振讀經典

在世人眼裏,老賀頭的命真好。


首先,他是古代詩人裏最長壽的一個。他活了86歲,比南宋時的陸游還多活了一年。


其次,他仕途一帆風順,做了近50年的官,別人都是伴君如伴虎,他卻一直都是皇帝面前的紅人,開創了“開元盛世”的有什麼事都要聽聽他的意見。


他退休時,唐玄宗帶着文武百官去送,送了一程又一程,在當時造成轟動,在中國文壇上也留下了千古佳話。


甚至在他去世後,新皇帝唐肅宗還覺得他生前的官不夠大,非要給他追封個更大的官才算是得到一點心理安慰。


還有,雖然他流傳下來的詩並不多,也就20首左右,膾炙人口的就兩首,但是他卻被後人稱為“詩狂”,和“詩仙”、“詩聖”等並列為唐詩巨擘。


他還是個書法家,草書寫得特別好,和“草聖”張旭經常在一起切磋書法,張旭被人稱做“書癲”,他被人稱作“書狂”,真是“癲狂”到一起了。


他們和當時的另外兩位名士張若虛、包融並稱“吳中四士”。


賀知章草書《孝經》局部


這些就已經夠令人眼紅的了,然而還有更令人羨慕的,一般命這麼好的人都容易遭人妒忌,誰知人家老賀頭朋友特別多,他還特別愛喝酒,喝酒吧還喝出了名,位列“飲中八仙”第一位。


大家都在猜他的命怎麼就這麼好呢?


不用猜了,答案就三個字:


會、誇、人。



會夸人不等於愛夸人,祕訣在於一個“會”字。


在夸人之前先練練手,一起看看老賀頭是怎麼誇一棵樹的。


詠柳

碧玉粧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這株柳樹,比聖誕老爺爺的那棵松樹要貴多啦!別看聖誕樹花花綠綠的,上面無非也就掛些小彩燈啊、空禮物盒子啊、假蘋果啊什麼的,這柳樹渾身上下是用玉粧扮過的,玉呀!黃金有價玉無價,那得多貴重!


枝條都是綠色的“絲絛”,絲絛是啥?用絲編織成的帶子。絲呀!那得多少隻蠶寶寶辛勤吐絲才能編織成這麼多條柳枝?


還有葉子,是用剪刀一點點地裁出來,剪成細細長長的形狀,這得要多細心的人花多大功夫來做這件事啊!


不過不用擔心,老賀頭會笑眯眯地對你説:“別當真啊,當真你就上當了,我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隨口誇誇這株柳樹而已。”


誇樹?哈,這老賀頭還是相當有童心的呀!



當然,誰生下來就是老頭兒?那不都是因為賀知章一出場就是老頭兒的形象,大家就忽略他年輕時的樣子了嘛!


年輕時的賀知章似乎並不是那麼好命。


他出生在唐高宗李治的顯慶四年(659年),和“初唐四傑”是同一時代的人。


越州永興(今浙江杭州蕭山區)是個人傑地靈的好地方,如果不是因為政權頻繁更迭,以他的聰明好學,也許他早就出名了。


所以儘管他“少以文詞知名”,但是他36歲才考中進士。出名要趁早,賀知章卻是名副其實的大器晚成。


那時的科舉考試因為政治混亂中斷好多年了,武則天一恢復考試,錄取的第一位狀元就是賀知章,他也是浙江歷史上有記載的第一位狀元。


賀知章一輩子經歷了四個皇帝,流傳下來的事蹟,主要集中在唐玄宗時期。


關於他“會夸人”這個特殊本領,從一件小事上就可以窺見一斑。


那時的南方人是要遭到一點小歧視的,這從稱呼上就可以看出來。


賀知章是浙江人,張九齡是廣東人。張九齡被罷相,別人的安慰就是那些老生常談,賀知章卻説:“這些年,多虧了您的蔭庇!”張九齡有點懵,他並沒有給賀知章什麼特殊的照顧呀。


賀知章笑道:“以前您在的時候他們都不敢叫我‘  獠’,您説我沾了您多少年的光呀!”(獠,獵也,也指中國一個古民族。這裏是指對南方人的不尊重的稱呼。)


就這樣,會夸人的賀知章在官場上一帆風順,從賀大人熬成了老賀頭。



夸人是門藝術,一定要注意場合還有火候,否則一不小心就變成了人人煩的馬屁精。


開元十三年(725年),這一年老賀頭66歲了。唐玄宗任命他做禮部侍郎兼集賢院學士,宰相在旁邊問他,這兩個官哪個好?


老賀頭是怎麼回答的呢?他説侍郎就是個充數的官位,學士可是懷先王之道經緯之文的,唐玄宗在旁邊聽了,直接為他豎起大拇指:高!實在是高!讓他去陪太子讀書吧!


這句話高明在哪裏呢?


原來三年前唐玄宗想修一部關於法律的書,起名《六典》,當時的修書使張説一定要拉老賀頭來幫忙;


唐玄宗還想編纂一部關於文史方面的書,起名叫《文纂》,宰相張九齡極力推薦老賀頭。


唐玄宗覺得這老賀頭很了不起,一邊讓他修書,一邊考察他,禮部侍郎這位置就留給他了。



老賀頭的話其實很容易遭人煩:你説你這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嗎?誰都知道這禮部侍郎就是禮部尚書的接班人,文化部的副部長將來由副轉正,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你還説那是個充數的官位,真是會拍馬屁。


如果這話換個人説,那就叫拍馬屁,可是老賀頭説,大家就覺得天經地義。


那是因為他説的是實話,他還真沒把這禮部侍郎當回事,他腦子裏想的就是把這學士當好,好好把這兩部典籍趕緊編輯完。


這就是大器晚成的好處,沒有年少輕狂亦沒有很強的功利心,人生看淡了,名利看淡了,不爭,反而得到更多。


説實話,是會説話的最高境界。


這件事發生沒多長時間,唐玄宗準備到泰山封禪,祈求天下太平,祈求大唐江山永固、百姓安居樂業。


結果在朝堂上大臣們吵得不可開交。


一派主張清明封禪,一派主張開國之日封禪。


老賀頭很會説話,他説你們別吵了,封禪之事貴在一顆為民之心,何必拘泥於時間呢?


就這一句話,既解決了問題,又誇了唐玄宗一心為民是個賢主,一舉兩得。


唐玄宗心裏非常高興,當即決定,擇日不如撞日,三天後就去泰山封禪!


這要是沒點智慧,想夸人也誇不到點子上。



夸人還要看對象,你誇的人會暴露你的智商。


老賀頭最著名的一次夸人,發生在天寶元年(742年)。那一年發洪水,洪水退去,他去終南山找玉真公主談道,他對道家很感興趣,經常閒時來山裏轉轉。


上山的時候他遇到了一箇中年男子,看上去氣度不凡,只見他腰佩寶劍、目如寒星、仙風道骨,就多看了兩眼。


那時他已經83歲了,鶴髮童顏還健步如飛,對方也多看了他兩眼。


就這樣他們攀談了起來,對方得知他就是祕書監賀知章賀大人,就把自己寫的詩拿出來恭恭敬敬地請他品評。


老賀頭看到最右邊寫着三個字:蜀道難。


這首詩的開頭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


噫籲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這氣勢!這用語!一般人誰能寫得出來!


他迫不及待地讀完了整首詩,看到左下角有三個字的落款:李太白。


老賀頭激動地拍着李白的肩膀,誇道:“你就是天上貶謫下來的仙人哪!走,我們喝酒去!”


從此後,李白“詩仙”的名號就被傳開了。


話説那次喝酒兩個人都沒有帶錢,老賀頭還把自己腰間佩戴的小金龜抵了酒錢,店主人一定會連睡覺都笑醒的,這撿了個多大的便宜呀!


儘管他們二人之間相差了四十多歲,但是依然不妨礙他們成為忘年交,李白後來還把這件事寫成了一首詩:


對酒憶賀監

四明有狂客,風流賀季真。

長安一相見,呼我謫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為松下塵。

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巾。



最終還是因為老賀頭的舉薦,李白做到了翰林待詔。直到老賀頭告老還鄉,唐玄宗才把過於狂放不羈的李白“賜金放還”,給足了老賀頭面子。


老賀頭除了誇過李白,他還誇過另外一個人,叫李泌。


在李泌還是個孩子的時候,老賀頭就曾經説過:“這小兒目若秋水,智力過人,將來一定能做卿相!”


後來唐玄宗聽説年方七歲的李泌才思敏捷、善於賦詩,就召他入宮。李泌到來時,正趕上唐玄宗和張説下棋,遂命張説試一試他的才能。張説看看前面的棋子,説道:“方若棋局,圓若棋子,動若棋生,靜若棋死。”


李泌聽後當即回答:“方若行義,圓若用智,動若聘才,靜若得意。”


其中張説所做的賦,句句見棋字,並説了一些圍棋的特徵;李泌所做的賦,雖然不涉及一個“棋”字,但句句與圍棋相關,概括出了弈者下棋時的種種活動和神態。


還別説,這李泌後來還真的位居卿相。


唐玄宗讓李泌去太子府給太子當伴讀,老賀頭就是他們倆的老師。安史之亂爆發,李泌給太子李亨出了不少主意,及時挽回了時局。安史之亂後,李泌做了唐肅宗時期的宰相,為大唐的穩定作出了巨大貢獻。


老賀頭誇李白是“詩仙”,這個名號流傳了千年;誇李泌一定能做卿相,後來預言成真。


老賀頭夸人的背後,是他看人看得準、分析判斷能力強的表現。



難道老賀頭從來就沒有出過錯誤嗎?他晚年把自己的號改為“四明狂客”,他的骨子裏一定有“狂”的一面,不然怎麼會和李白成為朋友?


還別説,他在做禮部侍郎期間,就做過一件“狂”事。


那年岐王李範逝世,他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弟弟,葬禮相當隆重。


其中有一個環節,就是在出殯的時候需要有一批十四五歲的貴族子弟牽引靈柩、唱誦輓歌,做這項任務的少年有個名字叫“”。做挽郎可是個美差,治喪完畢,挽郎的檔案就會被移交到吏部,分配具體工作,提拔使用。


所以很多王公貴族都爭相讓自己的孩子當挽郎,選拔挽郎的事就歸老賀頭管。


這可是個得罪人的活兒,即使老賀頭考慮了種種利害關係,還是做不到照顧每一個人。


結果那些落選的貴族子弟非常不滿,他們聚集起來,擁到老賀頭的侍郎府去討要説法。


老賀頭見勢不妙,也不敢貿然開門。他命人在牆邊架上梯子,趴在牆頭上,給一幫天不怕地不怕的公子們做起了安撫工作。


黃永玉作品


想想這畫面,就覺得很有意思。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更有意思了,這位德高望重白髮蒼蒼的老人對那些少年不知道説了句什麼,他們很快就散去了。


原來老賀頭説的是:“聽説寧王李憲也快不行了,你們先回去,下次還有機會啊!”


暈!哪有這樣勸人的!難道不怕這話傳到皇帝耳朵裏嗎?


事實上,老賀頭“攀梯勸退少年郎”的事情一夜之間就傳遍了長安的大街小巷,唐玄宗不聽説才怪!


奇怪的是,唐玄宗不僅沒有怪罪老賀頭,反而覺得這個活兒太為難他,不久就把他調任為工部侍郎了。


唉,沒辦法,老賀頭在唐玄宗心目中的形象太好,就算是出格一回,皇帝也會視而不見!


你們説他的命好不好?


然而背後的事實是,老賀頭早已名聲在外:善談笑,當時賢達皆羨慕之。


別人説這話,那是要掉腦袋的,可是老賀頭本來就是個愛開玩笑的人,沒事就愛喝兩杯小酒,又是四朝元老,誰去追究他的一句玩笑話呢?


杜甫在《飲中八仙歌》是這樣描繪他的: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喝多了酒騎馬就像乘船一樣,一不小心掉到井裏,乾脆就在水裏面睡着了!估計這口井不會很深吧?


這可愛的老頭兒!


天寶三年(744年),祕書監賀知章上書朝廷,欲告老還鄉,回吳中故鄉頤養天年。他一提交辭職報告,唐玄宗的眼圈都要紅了,實在是捨不得讓他走。


不僅親率文武百官去送,而且還送了他一大片地,他的房子賜名叫“千秋觀”,一定要讓他風風光光、衣錦還鄉。


回到了闊別五十年的家鄉,老賀頭感慨萬千,故鄉的山啊故鄉的水,只是再不見故鄉的那些人。



看見有小孩子蹦蹦跳跳從眼前經過,老賀頭用家鄉話和他交談,孩子歪着小腦袋看着這位老人,奇怪地問:“您是從哪裏來的呀?”


老賀頭心緒萬千,一首詩從心頭流淌出來:


《回鄉偶書》其一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可惜的是,老賀頭僅回鄉一年,就染病去世了。


然而從中國人傳統的角度來説,他這也是葉落歸根,比死後葬在異鄉的人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


賀知章的《回鄉偶書》寫了兩首,第二首不及第一首流傳那麼廣,然而人生易老,世事滄桑,這首詩中所包含的那種感慨、惆悵,以及淡淡的説不清道不明的哀傷,都會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想。


《回鄉偶書》其二

離別家鄉歲月多,近來人事半消磨。

惟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


當年我獨自離開家鄉,歸來時已是兒孫滿堂。常常想起年輕的時光,那時我挑着扁擔走在彎彎曲曲的河邊小路上。


一頭兒厚厚的書裝滿籮筐,母親坐在另一頭兒笑成了花的模樣。而現在,只有門前這鏡湖的水還在靜靜流淌,一陣春風吹來水波盪漾。


依稀看見梳着牛角辮的小男孩兒,咧着缺了兩顆門牙的嘴巴笑啊笑,唯獨不見了,母親亮亮的黑眼睛,像星星般鑲嵌在夜空上……


成長圖書館
 


“這樣溝通,才能避開職場潛規則。”


免費開放,感謝你我的相遇

音頻領讀,讓閲讀不孤單

10天陪你聽本書,一年比別人多讀36本

長按識別二維碼,免費聽書《非暴力溝通》

好好説話,做高情商的溝通達人!

-背景音樂-

王俊雄《山野幽居》

-作者-

大老振,《讀者》微信專欄作家,簡書優秀作者,出版《一本書讀懂經典古詩人》。一個喜歡和孩子們一起玩一起瘋的語文老師,一個白天教書晚上寫字的人,希望她的文字能在某一刻温暖你的心靈。微信公眾號:dalaozhen18。十點讀書經授權發佈,轉載請聯繫作者。

-主播-

子林,十點讀書籤約主播,主持人,記者,原創作者,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關注親子、育兒、女性成長,遇見我,遇見十年後的自己。公眾號:子林的小屋(ID:jc8276)。


長按下圖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點擊閲讀原文購買【高顏值保温杯】

喜歡就點個讚唄~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