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勿用】七、八

鬼叔蔡必貴2018-01-28 19:25:06

【七】祝白

 

傍晚時分,山中一個院落裏,方桌旁坐着三個人。

 

“吃飯。”

 

師父往他碗裏挾了片水煮魚。

 

“小白,吃飯。”

 

師孃一邊説,一邊給他舀了勺麻婆豆腐。

 

“嗯。”

 

祝白髮愁地看着桌子上的飯碗,裏面的飯菜疊得跟寶塔一樣高。

 

師孃歎了口氣:“都二十三了,還不知道好好吃飯。”

 

師父哼了一聲:“可不是,這兩天都瘦了。”

 

師孃不住搖頭:“你明天就出發去永樂,怎麼教人放心?”

 

祝白端起飯碗,嘴角抽動了兩下。沒錯,他這兩天是瘦了,要是再瘦下去,恐怕就不夠兩百斤了。

 

他往嘴裏扒了一大口飯菜,報仇似地用力咀嚼。師父、師孃、連同自己,都是兩百多斤的大胖子,這絕對要怪師父從小逼他多吃飯,師孃做的飯菜又太好吃。

 

九月底,天氣已近深秋,這蜀山上的道觀裏,終於有了幾分涼意。不過一頓飯下來,三人還是吃得滿頭大汗,師父甚至連褂子都脱了,亮出一個圓溜溜的大肚子,如同熟透了的西瓜。

 

師孃一邊收拾碗筷,一邊關切地問:“小白,行囊都收拾好了?”

 

祝白打着飽嗝,點頭道:“收拾好了。”

 

師孃歎了口氣:“不行,我得再放包辣子進去。出了嶺東,就沒有辣椒吃了。沒有辣椒,還怎麼吃飯喲。”

 

東陸四面環海,沿海地區自是飲食清淡,就連內陸州郡,百姓也不喜食辣。唯有在嶺東郡,山高林深,水霧濃重,日常飲食中多加辣椒,藉以祛除體內的濕氣。不過,這都是祝白聽師父説的,他自幼在道觀里長大,連眉州沒去過幾次,更何況嶺東郡之外。

 

師孃端着碗筷進了廚房,師父拍打着圓圓的大肚子:“你師孃有辣子送你,師父卻也有點東西,給你路上帶着。”

 

他顫巍巍地起身來,進了卧房,再出來時,手中拿着粗布包裹的一條長物。

 

祝白暗自吃了一驚,該不會是……

 

師父笑嘻嘻的,如同彌勒佛般,把粗布解了開來。

 

正是那一把木劍。

 

這木劍樣式簡單,劍身黯淡無光,劍柄包裹着破破爛爛的布條。相比之下,祝白平日所用的那把降妖劍,卻是用火桃木製成,通體油亮,雕刻精細,比這把破木劍,要好看個一萬倍。

 

但是,一萬把好看的桃木劍,也比不上這把灰溜溜的破木劍。

 

破木劍看上去其貌不揚,扔在路邊也沒人撿,來頭卻是大得嚇人。按照師父的説法,此劍是在一千年前,取了上古仙木的樹芯,費時三年削制而成;這把劍的質地堪比金鐵,更重要的是極其耐火,哪怕用三昧真火也燒不壞。

 

師父雙手託着破木劍,朗聲道:“這把赤霄,就傳給你了。”

 

祝白也沒有推辭,咚地一聲跪倒在地,低頭舉起雙手:“謝謝師父,弟子定當遵循師父教誨,斬除奸佞,救黎明於水火。”

 

師父將劍放在他手上,後退兩步:“你起來。”

 

祝白站起身來,藉着夕陽的餘光,仔細端詳手中這把赤霄。劍柄處,破布條之間的縫隙裏,露出的卻是一枚赤色星紋。

 

師父收斂了臉上的笑,正色道:“耍套劍法給為師看看。”

 

祝白點頭道:“遵命。”

 

左手持劍,劍柄緊貼小臂,劍刃筆直向前。一股熱力從雙顳迸發,一路融匯到劍柄,然後便是砰的一聲,地上的塵土被震得飛散;以他腳下為圓心,露出了一丈見圓的青石地面。

 

火從劍刃燃起,瞬間遍佈劍身,温度之高,讓周遭的空氣都為之扭曲。

 

祝白站於圓圈之中,手持赤霄寶劍,與平日判若兩人。他不再是那個兩百多斤的胖子,而是一個體態輕盈、手段高超的劍客,或是風流倜儻的詩人。

 

他從五歲開始練劍,十八年所學,皆在這一盞茶功夫裏,淋漓盡致地揮灑出來。

 

師孃也站在師父身旁,看着祝白舞劍,一邊低聲道:“老頭子,你真忍心讓他去?小白平日連雞都不敢殺,這一去永樂,怕是要殺不少人。”

 

師父搖了搖頭,責怪道:“頭髮長見識短,什麼忍不忍心,能去斬奸除惡,重振道門,乃是他的造化。”

 

他越過道觀的瓦頂,望向東北方:“我等了四十年也沒等到,倒是這小子,哼,運氣不錯。”

 

祝白舞完劍,用右手中食二指,抹去劍身上的火焰;他氣喘吁吁地站在當地,不住地擦着額頭的汗:“師、師父,怎樣?”

 

師父滿意地點點頭:“還行,沒給我丟人。”

 

師孃還在一邊嘮嘮叨叨:“劍法好又有什麼用,能當飯吃?我家小白都二十三了,還沒跟哪家姑娘好過,以後怎麼能娶上媳婦啊?這一去了永樂都,人生地不熟的,就更不用指望了……”

 

祝白擦了一臉油汗,心中卻是無可奈何,暗道:“師孃把我喂得如此胖,哪家姑娘看得上,現在倒來怪我?”

 

師父正色道:“祝白,我來問你,還記得此行目的嗎?”

 

祝白點點頭,臉上汗津津的,卻是一片肅殺之氣:“弟子當然記得。”

 

他緊握手中赤霄,咬牙切齒道:“青衞門道宗,姬原。”



【八】力耶

 

力耶全身赤裸,佇立於豹房中央,任由兩名東陸女子,在他身上塗抹羊脂。

 

他的身高,在崑崙奴中亦算是高大,普通的東陸男子,通常只及其肩;更別提這兩名女僕,站直了身子,也只到他的胸口。

 

力耶全身塗了油的筋肉,塊狀分明,黝黑閃光。他突然抓向一名女僕的腰間,如同東陸小兒對待布偶般,將其高高舉起;另一隻巨掌,粗魯地去剝那女僕的衣服。女僕年近三十歲,體態豐腴,似是早已習慣,所以只是口中説不,卻並未當真抵抗。

 

這巨塔般的黑人,將手中女僕的衣物剝到一半,卻又重新放於地上。他厭惡地揮了揮手,兩名奴僕鞠了個躬,轉身退出了豹房。

 

不知為何,力耶有些心神不寧。

 

今日乃是十月十五,他在虎苑內的第三十場廝殺,也將是最後一場。這一場廝殺結束後,他就可以解除奴隸身份,成為一個自由人。從此以後,他可以選擇在永樂都、或者大晟的任何一個州郡生活,反正他這幾年攢下的青銀,足夠花好幾輩子。

 

更何況,早有幾個公卿大臣的未亡人,渴望將這健壯的崑崙奴,納入房中。從此錦衣玉食自不待言,他還可以擁有幾名東陸奴婢,或是與他同樣的崑崙奴。

 

如果不想呆在東陸的話,他也可以回崑崙島。

 

自從七歲那年,他從象母手中被奪走,賣到東陸後,便從沒回過那瀛海上的大島;這是因為,這二十年來,主人不准他離開虎苑半步。

 

大晟朝户部的崑崙司,早有明文規定,崑崙奴不得違背主人意願,亦不得擅自離開主人;一個獨自走在街上的崑崙奴,是人人都可以殺的崑崙奴,殺完之後,還能到崑崙司領二十兩賞錢。

 

白羊將軍力耶,此刻站在豹房中央,閉上眼睛,回想兒時象母的容貌。如同往日一樣,那張臉隱藏在煙霧中,難以分辨。

 

已經過了二十年,不知島上的象母,如今是死是活?

 

崑崙奴的風俗與東陸大為不同,把生身父親稱為猿父,母親稱為象母。早在一千多年前,從崑崙島東渡而來的崑崙人,憑藉操縱巨猿和金象的能力,在大陸的東部沿海,建立了盛極一時的金象王朝。那個時候,東陸哪有什麼大晟、大舜,那些只懂耕種的部落,全都屈服於金象王朝的統治下。

 

那時候,崑崙人才是東陸的主宰。

 

再後來,周武和姬無意揭竿而起,率領神農、蚩尤、祝融、洪夷、伏羲五部,聯合其它小部落,斬盡了所有巨猿和金象,滅亡了曾經輝煌的崑崙王國。從那以後,曾經高貴的崑崙人,就淪為了奴隸的存在,到現在已是八百多年。

 

力耶知道,有一名姬無意的後人,每場都坐於西邊的樓台,並且每場都買他輸。所以每次殺了老虎,力耶便有意往樓台上看去,那青衞侯失魂落魄的模樣,便是對他的另一種獎賞。

 

如今大部分的崑崙奴,對往日金象王朝的榮光,完全一無所知;他們生而為奴,畢生志願是做一個出色的奴僕,得到主人的賞識;如能遇到一個不常鞭打、能給飽飯吃的東陸主人,就是他們畢生最大的幸運。這些崑崙奴們,從未想過自由為何物。

 

力耶卻是不同。

 

他本也不知道金象王國,是被賣到虎苑之後,一名好姓陸的好心力士告訴他的;不過這一名東陸的力士,技不如人,早在十幾年前便死於虎爪之下。陸力士也是虎苑內最後一批東陸人,近十年來,活躍於鬥獸場上,殺虎的、被虎殺的,全都是下賤的崑崙奴。

 

陸力士死的時候,力耶還沒開始第一場角鬥,更沒有得到“白羊將軍”這個美稱。轉眼十幾年過去,如今他即將迎來虎苑裏的最後一場廝殺,結束之後,他便能踏出虎苑,以自由人的身份,活在這天地間。

 

以前胡思亂想的事情,到了現在,似乎可以認真考慮了。

 

力耶雖然不記得象母的面容,卻依稀記得幼年時,曾在島上見過殘存的巨猿,雖非傳説中的六耳,但亦體型巨大,足有棕櫚樹那麼高。

 

如果他獲得自由身之後,放棄永樂都內窮奢極侈的生活,返回那酷熱的崑崙島,有沒有可能——他重新找到驅使猿象之力,喚起崑崙人沉睡的血性,將那崑崙島都護府內的東陸官兵,盡數殺光。這樣一來,崑崙島便能脱離大晟的統治,重新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而他白羊將軍,作為崑崙人的王,自然會賜島上所有人自由,這種他廝殺了三十場才終於獲得的、天地間最寶貴的自由。

 

從他以後,世世代代的崑崙人,永不為奴。

 

“白羊將軍,時辰到了。”

 

一名虎苑內的管事,站在豹房門口,臉上盡是諂媚的笑容。

 

力耶甕聲甕氣道:“知道了。”

 

在虎苑內住了二十年,他的永樂官話比一般崑崙奴好,但也只能表達簡單的意思。

 

他從架上拿起長矛和盾牌,這兩樣武器看上去平平無奇,實際卻大有來頭。盾牌是用不知什麼木頭製成,背後有雕刻有一枚古怪的圖案;長矛的尖刺,乃是極北之地的千年寒鐵,上面還塗抹了鈎吻草的毒液,刺入老虎的體內後,能讓其身體麻木,先是使不出力氣,繼而動彈不得。

 

有這兩樣法寶在手,再加上本場乃是退役之戰,虎苑安排了一隻未及三歲的幼虎,來保證萬無一失。

 

力耶手執一矛一盾,出了豹房,走過長長的通道,如同往日一般,站在了那鬥獸場內。他將手中矛盾用力相擊,發出巨大的聲響,引得高台上的觀眾們一陣歡呼雷動。

 

白羊將軍仰頭看去,今日的四面大觀台上,人數比以往還要多上一半,足有一萬五。這些人彙集自五湖四海,都是為他而來,為這經典的最後一役而來,但求親眼目睹盛況,日後好跟子孫們吹噓。

 

力耶看見,大觀台上亦有不少崑崙奴,侍力於主人身旁;他不禁想到,待他成功立國,這些同族們會是他的子民,處於他的保護下,再也不必擔心主人的皮鞭。

 

就在此時,鬥獸場中央的機關緩緩打開,今次對決的猛獸,便出現在白羊將軍眼前。大觀台上的觀眾,看見了這不足五百斤的老虎,不由發出了一陣噓聲。所有人都知道此次崑崙奴必勝,所以那輸贏的相差,竟然達到了一兩賠一兩二,以及一兩賠十兩之巨。但是,虎苑竟然堂而皇之地安排了一隻瘦弱老虎出場,仍然讓觀眾們感到不悦。

 

但是,力耶永不掉以輕心。這也是他從前面二十九場廝殺中,成功活下來的祕訣。對老虎脱了褲子挑釁,或是在台上同夥的配合下,假裝大意,不過是練習了無數次的表演。在鬥獸場上,白羊將軍比一頭真正的白羊,還要更加警惕。

 

他凝神去看那老虎,卻覺得有些眼熟。這身上的斑紋,似乎在哪裏見過。

 

不待他出手挑逗,這瘦弱的未成年雄虎,便自己跳下了機關,朝他緩緩走來。

 

力耶看着它那扁扁的肚子,不由得心生疑惑;按照常理,每一次廝殺前,老虎都會被喂得過飽,以降低它的攻擊性。

 

未及想太多,那雄虎已經躍至眼前,悍然出爪。

 

白羊將軍舉盾擋格,卻聽見啪的一聲——那上古神木所製成的盾牌,竟然裂開了一道小小的縫隙。他再仔細看時,卻發現盾牌後的奇怪圖案,與往日略有不同。

 

那年輕雄虎發出一聲怒吼,猛地撲將過來,被力耶輕輕躲開;與此同時,搏虎力士還用手中長矛,刺中了老虎肋下。

 

一人一虎你來我往,那盾牌上的裂痕越來越大,不過雄虎身上,也被長矛刺中了十幾下。力耶心中漸漸鬆了下來,那老虎體內的鈎吻毒,很快就要發揮效果,待那畜生動作變慢,上前去解決它便可。為保萬全,這次也不玩被撲倒再捅匕首的把戲……

 

不對。

 

那老虎拍打撕咬的力度,不但未見減弱,反而越加瘋狂;力耶此時也認了出來,年輕雄虎身上那奇特的斑紋,與三年之前,他所殺掉的第一隻年邁雌虎,卻是一模一樣。原來,這隻老虎,卻是來為他母親報仇的。

 

雄虎張嘴咬來,力耶舉盾去擋,沒想到那木頭盾牌,竟然碎成了片片渣滓!

 

力耶右手被老虎咬中,頓時鮮血直流,痛徹心扉;他情急之下,長矛往老虎的眼睛刺去,卻被老虎一爪輕輕打掉。

 

再接下來,那猛獸叼着力耶的右臂,往後一拖,同時右掌往他臉上一抓——只聽咯噔一聲,便是力耶頸骨折斷的聲響。

 

殺虎之人,終被虎所殺。或許“白羊將軍”這個名號便起得不好,天地間自有其規則——白羊終將入虎口

 

這勝了二十九場的搏虎力士,便在最後的廝殺中,功虧一簣。奴隸沒有得到渴望已久的自由,那些痴心妄想的白日夢,更在這一瞬間離他遠去;與此同時,幕後操縱一切的尊貴主人,和那些早知道結果的客人們,卻賺得盆滿缽滿。

 

所犧牲的,無非是一條崑崙奴的賤命,又有什麼要緊;老的死了,再買新的便是。

 

在那彌留的力士耳中,大觀台上的驚呼,以及青石板上的馬蹄,轉眼變得虛無縹緲。

 

死亡的降臨,比想象中更快。

 

被老虎啃食大腿時,力耶的頭顱,恰好對着西邊的樓閣。映在他空洞的眸子裏,那青衞侯慣常所坐的位置,今日卻是空空如也。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