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神醫走進大都市...

鬼叔糹糹2018-01-25 17:55:51

咳咳,上次的推薦出了點小問題!咱們來重新安利一次,還是那本輕鬆風趣的書,咱們看鬼叔寫的太燒腦了,根本就猜不透!可以換這個來休息一下,大家來嚐嚐看啊~


第1章 混世小魔王

“老頭,我來了!”

哐!

葉小白一頭衝進了小木屋,眼睛登時一亮,嘴角掀起了一抹壞笑,一下子竄到了葉咲的面前,“老頭,丫丫的,你的手裏,是嘛東西?”

“沒什麼。”

葉咲將手從懷裏飛快的抽了出來,目光閃爍,有些心虛的説道。

“説吧,找我幹嘛呢!”

葉小白的目光在老頭的胸前掃了一眼,繼而一屁股坐在了一木凳上,翹起二郎腿。

“準備讓你去中海一趟,我有一位故人快病死了,你去看看是否還有救。”

見葉小白沒追究自己懷裏的東西,葉咲暗暗鬆了一口氣,順手拉了一條板凳坐下,繼而從腰間掏出一杆煙槍,點上火,吧唧吧唧的抽了起來。

“不去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超過咱們小羊村十公里的範圍,我是不會出診的,中海也太遠了吧!聽説還要坐火車呢!”葉小白連忙擺手道。

“我那位故人,有個孫女,自己開了家公司,做了女總裁,最重要的是還很漂亮……”

葉咲緩緩的吐出了一口煙霧,續道。

“等等,你説啥漂亮?”葉小白精神一振。

“當然是我那位故人的孫女漂亮咯,按照我年輕時候泡妞無數的閲歷來看,那個女孩,絕對的大美女一個,怎麼樣,有興趣跑這一趟不?”

葉咲的眼中,飛快的掠過了一道狡黠之光。

“切,我怎麼知道你説的是不是真的。”

葉小白撇了撇嘴,就你也能泡妞無數,你砸不吹上天呢!

“當然是真的,我還指望你這一趟,順帶搞定那個女孩,我也好早日抱孫子。”葉咲一副正兒八經的口吻。

“呃……你不是抱過我了嗎?”

葉小白暗暗汗顏,難道我不是孫子?

“咳咳,那就抱重孫,這是那女孩去年的照片,背面有她家的住址信息。”

葉咲老臉微微一紅,連忙從懷裏,將一張照片遞了過來。

“啊……這個女孩……除了可愛,還真沒看出來哪裏漂亮了。”

葉小白接過了照片,頓時眼睛瞪大,尼瑪的,竟然是一個嬰孩的照片。

就算是去年的照片,現在也還穿開襠褲吧!葉小白在風中凌亂了。

“噢,的確是這個女孩,不過那是她小時候的照片,這張才是。”

葉咲看到葉小白手中的照片,差點沒嗆了一口煙,連忙換了一張照片。

葉小白眼睛陡然一亮,擦!極品啊!

照片上的女孩,模樣應該在二十歲出頭,不低於一米六五的身高,身腿比例極佳,典型的黃金比例。腰肢纖細。她的臉蛋更是漂亮得不像話,皮膚白皙,細眉大眼,只看照片,都能感受得到,這女孩的一種嫵媚高貴的風情。

“既然你不願意去,那就留在家裏吧!這一趟我親自去。”

葉咲將照片從葉小白的手裏抽了回來。

“誰説我不去的,為了老頭你早日抱重孫,所以我決定做一個偉大的犧牲,離開我最捨不得的家鄉,好了,別説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再説我跟你急。”葉小白連忙搶回了照片。

“嗯,那好吧,你就去吧!還有,十天後,中海市有一場中醫交流會,你順便代替我去參加。”

葉咲暗暗高興,這個小羊村的混世小魔王,終於肯離開小羊村了啊,再不離開,老子活着還有個屁的意思。

對於葉小白這個孫子,葉咲那是又愛又恨,愛的是,這小子天賦極高,學什麼都是一學就會,短短十幾年,就把自己一身絕學,全部學會,教無可教。

這小子超級喜歡整人,這幾年,葉咲被整得幾近瘋狂。

而這一年,葉咲想盡了各種辦法,都沒能讓這小子離開小羊村,難得這小子鬆口答應出遠門,葉咲能不高興才怪,要不是葉小白在現場,他都想大哭一場,來表達自己心中的喜悦之情。

“時間不等人,我這就先出發了。”

“嗯,去吧去吧!”

等葉小白的身影徹底的從視線中消失,葉咲忍不住奸笑起來,一副為老不尊的樣子,“終於把這小子給送走了,老子終於自由了,終於不擔心被人整了,哈哈……今晚可以去王寡婦家串門咯,嘿嘿!”

高興之餘,葉咲順手摸了摸胸口,臉上的笑容忽然凝固,連忙衝出門,喊道,“臭小子,快把我的東西給還回來。”

然而,哪裏還能看得見葉小白的身影,沒想到,這小子臨走了,還要擺自己一道,只氣得葉咲吹鬍子瞪眼睛。

飛奔在鄉村的山路上,直到確定老爺子無法追上之後,葉小白才放緩了腳步,繼而從口袋裏,摸出了一個用牛津布縫的包包,賊賊笑了起來,“瑪蛋,竟然敢騙我,説沒啥,讓我看看你這包裏藏着什麼好東西,摸着挺厚實的嘛!嘎嘎!”

當這牛津包包打開之後,只有幾張衞生紙,只見衞生紙裏面,竟然還夾着一個……一個……嗯,一個安全套。

葉小白忍不住爆了句粗:卧槽!

……

一列名為和諧號的白色動車,飛快的穿梭在崇山峻嶺之中。

葉小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雙漆黑的眼珠子,只在眼眶中,滴溜溜亂轉。

他的目光大膽的在那些身材火爆的動姐身上掃過,充滿彈性的翹臀,潔白的玉腿,只讓這小子連連暗吞口水,心中暗忖:他奶奶的,這火車上的妹子,竟然穿那麼短的裙子,比小羊村裏的那些婆娘奔放得多了啊!

“喂,那個……那個服務員……”

葉小白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什麼,便是對剛走過去的那名身材窈窕的動姐,大聲喊道。

而他這麼一聲吆喝,便是引來了數十道目光,一看是個土鼈小子,有人就忍不住皺眉低聲道:鄉下人就是沒素質!

“你是在叫我嗎?”那身穿紫色短裙工作服的女孩,轉過臉來,望向葉小白,聲音很是温柔。

“對對對,就是叫你。”

這貨目光,在對方那雙套着黑絲的大腿上,狠狠的剮了一眼。


第2章 最美動姐

葉小白的這一番話,只讓周圍的人皆是無語。

“人家叫動姐,不叫服務員好嗎?真是個土包子啊!”有人在心裏吐槽道。

對於葉小白叫自己服務員,動姐雖然不悦,黛眉微微一皺之後,她還是很禮貌的説道,“這位先生,有事,您請説。”

“那個,這車廂裏太熱,能不能將這車窗打開,讓我吹吹風。”

葉小白的目光,順着對方的大腿,一路往上,真是波濤洶湧,秀色可餐。

“先生,這是動車,車窗是全封閉的,不能打開,再説,這車裏開着空調的,不熱吧!”

動姐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是哪個山旮旯裏跑出來的極品呀!

周圍的乘客,則是被葉小白這番話,雷得裏嫩外焦。

不過,很快大家都明白了過來,這小子是用這種方式搭訕那位動姐呢!看來是想泡妞啊!

的確,這位動姐在這趟列車中,那是身材最好,臉蛋最漂亮的一位,乃是這趟火車的動花,名叫林詩詩。

很多人,選擇這輛列車,都是為了看一眼她,當然更希望有機會邂逅認識一番。

“噢!那好吧!沒事了,謝謝你啊!”葉小白撇了撇嘴巴。

“嗯,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叫我們。”

動姐禮貌性的微微一笑,轉身便走。

“喂,小兄弟,我看你也不熱呀!是想搭訕那個動姐吧!可是,我不明白,為啥你不要個號碼了?”

坐在葉小白身邊的一個戴眼鏡的斯文男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其他人也豎起了耳朵,他們的確不明白,這小子都搭訕成功了,為什麼連對方的QQ號,微信,手機號碼都沒有要,都猜中了開頭,卻沒看懂結局。

“呃,我沒有要搭訕她呀!你搞錯了吧!”

葉小白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道。

“沒搭訕?你還真的是想吹風呀!”

眼鏡男的麪皮微微一抽,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嘿嘿,告訴你也無妨,我其實是想這風吹大點,把她的裙子吹開來我瞧瞧。”

葉小白壓低了聲音,一臉壞笑的説道。

“噗……你……這想法還真是夠猥瑣的,哈哈,不過我喜歡,小兄弟,叫什麼名字,你這個朋友我交了,我叫李家豪。”

眼鏡男旋即伸出了手,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知己難尋的味道。

“葉小白。”

嘿嘿一笑,葉小白也伸出了手,與之握了一下。

周圍的乘客,均是被葉小白的思維帶動,他們的腦海中,很快自動的腦補了一下動姐裙子被吹開的畫面,嗯,的確是挺讓人嚮往的啊!

而一些女乘客則是羞紅了臉蛋,望向葉小白的眼神中,充滿了鄙夷和警惕。

“哎唷!”

一個嬌滴滴,令人怦然心動的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的目光不由得朝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看見林詩詩跌坐在走道上,另外一名年紀稍大的動姐同事連忙跑過來,將其扶起,“詩詩你沒事吧!”

“我……我的腳斷了,站不起來了……”

林詩詩面色酡紅,額頭上,滲出密集稀罕,因為疼痛,使得她咬了咬那性感的薄脣。

這個動作,只讓在場的男同胞,我見猶憐的同時,眼睛也變得火熱起來,不得不説,此時林詩詩的那副姿態,當真是媚態萬千,顛倒眾生。

“什麼?斷了,別亂動,讓我來看看,我是醫生。”

葉小白率先反應過來,如同離弦之箭,從座位上彈射了過去,那速度,快得驚人。

而葉小白的這番動作,就像是一個根火柴,丟進了炸藥庫,轟然炸響,讓在場的男同胞們都反應了過來。

卧槽,這也行?

然後,無比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我是醫生,讓我來。”

“我也是醫生,別和我搶,誰搶我和誰急!”

“……”

數十名男同胞,瞬間化身醫生,爭先恐後的衝了過去。

這一幕,將林詩詩,以及她的同事都嚇了一跳。

一個個,急得像是來投胎。

“小子,不許你動她。”

看到葉小白第一個衝到了林詩詩的跟前,就要蹲下去摸林詩詩的腿,後面來到的一個胖子,連忙大聲喝止道。

“你丫的有病吧!”

葉小白皺了皺眉,在小羊村,還沒人敢和老子這麼説話呢!

“哼哼,林詩詩小姐,我給你説,這個小子,就是個混蛋,他不是什麼醫生,你別相信他,他這是想趁機佔你便宜呢!”

胖子義憤填膺的説道,搞得自己像是俠義的化身,並不是來佔便宜似地。

林詩詩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葉小白,又看了看大家,她並不傻,知道這些衝過來的男的,大部分都對自己有想法。

似乎為了更有説服力,胖子又繼續開口説道,“林詩詩小姐,你可知道,剛才這小子,為什麼要説他熱,想要開車窗嗎?”

腳腕傳來的疼痛,讓林詩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但她的眼中,還是掠過了一道好奇之光,莫非這小子還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他剛才偷偷的説出來,他其實是想打開車窗,讓風吹開你的裙子,你説他齷蹉不齷蹉?”

胖子説完這番話,洋洋得意的望着葉小白。

“就是,我們可以作證,我們都聽見了。”

緊接着,其他男同胞,也紛紛吆喝起來。

此時的葉小白,儼然成為了大眾情敵。

林詩詩的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本來酡紅的臉蛋,顯得更加的紅潤,更是嬌豔欲滴,誘人無比。

與此同時,林詩詩的雙腿不由得微微併攏,裙襬剛好蓋住大腿,似乎擔心葉小白會忽然掀開自己的裙子似地。

“哼,簡直就是個小色鬼。”

一旁的女同事,狠狠的瞪了一眼葉小白。

“林詩詩小姐,在下是一名醫生,讓我來為你看看腳。”

胖子大步向前,蹲下來,準備給林詩詩看腳,眼看着那雙美足,就在眼前,這貨的眼神中,不由得熾熱起來,女神的腳啊,老子終於可以摸一下了。

“我們也是醫生,讓我們來……”

眼看那胖子就要碰到林詩詩的美足,身後的一羣男同胞,嗷嗷直叫,似乎胖子敢碰一下,就會將他撕成碎片。


第3章 我是神醫

“哼哼,你們是醫生,你們不吹牛,會死人嗎?”

胖子似乎感應到了大眾敵意,站起身來,哼哼説道。

“艹,你這個死胖子,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都能是醫生,老子為什麼就不能是醫生了?”

一個青年很不爽的説道,接着,眾人附和,此時的胖子,成了葉小白之後的另外一個公敵。

“我是醫生,我是有行醫資格證的,你們有嗎?”

胖子的臉上充滿自信,然後從褲兜裏,將一本行醫資格證拿了出來,在眾人的眼前一晃。

而這麼一晃,本來猶如菜市場般吵鬧的動車車廂,變得鴉雀無聲。

一個個都不敢説話了,因為他們沒有行醫資格證,只是看見葉小白説自己是醫生,以為葉小白是在冒充醫生,目的是為了接近林詩詩這個大美女,所以一個個都紛紛效仿葉小白,衝了過來。

哪裏知道,這個胖子,竟然真的是醫生。

“你們這些都是色狼,不是醫生,卻冒充醫生,簡直是不要臉。”

林詩詩的女同事,似乎也明白了什麼,不客氣的説道。

“林詩詩小姐,現在我可以給你看看腳嗎?”

胖子露出了一抹自認為和藹可親,超級有魅力的微笑,卻不知,這臉上的肥肉,堆了起來,卻很噁心。

“嗯!那就麻煩醫生了。”

林詩詩站不起來,只能這麼坐在地上,見對方是有行醫資格證的,所以點了點頭,同意了。

聽見林詩詩那温柔的聲音,胖子心花怒放。

而那些男同胞,則是不甘的望着胖子,媽的,醫生了不起呀!

此時,大家怎麼看胖子都不順眼。

真是好菜都讓豬給拱了,這個胖子,長得比豬還磕磣,簡直是有辱林詩詩這樣的大美女呀!

就在胖子,想要再次去抓林詩詩的腳的時候,一個冷淡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她的腳不是斷了,而是嚴重脱臼,而且錯位得很厲害,你如果不會接骨,就不要亂碰,否則,這位林小姐要是因為這樣終身殘疾,你承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説話的正是葉小白,他本來不知道林詩詩的名字,但剛才人家都喊出了名字,若是還不知道,那就太傻比了。

胖子的手距離林詩詩的腳,只有一公分,聽見葉小白這麼一説,手指頭微微一抖。

被葉小白這麼一説,林詩詩小心的問道,“醫生,你會接骨嗎?”

“這個……我不是骨科醫生。”

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他很想吹個大牛皮,但卻不敢吹,因為,一吹就破,這臉就丟大了。

“切,不是骨科醫生,你裝什麼大尾巴狼呀!”

有人忍不住嘲笑起來,眾人見胖子吃了個癟,一個個的心中、莫名高興起來。

“哼,我就算不會接骨,你搞得像你會一樣。”

胖子沒敢動手,摸不成美女的腳,將一切罪過都歸結在葉小白的身上,他恨啊!

“我當然會。”葉小白淡淡笑道。

“吹牛,誰不會?”胖子醫生嗤笑一聲。

“我可以表演給你看看。”

葉小白忽然抓住了胖子的手腕,暗勁一吐,便是“咔”的一聲脆響。

“啊!”

胖子爆發出一聲猶如殺豬般的慘叫,看着自己的手腕,竟然被葉小白一把給掰斷了,不,確切的説,是弄脱臼了。

“看好了。”

葉小白閃電般出手,又是“咔”的一聲,胖子的手又復了原。

而這一幕,就像是變魔術似地,給人一種極為不真實的感覺。

接下來,葉小白正眼都不瞧胖子一眼,轉過頭,望着林詩詩,開口説道,“林小姐,需要我的幫助嗎?”

“那……就麻煩你了。”

抿了抿嘴巴,林詩詩點了點頭,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真有點本事呢!

“喂,小子,你接骨是接骨,可別亂看,亂摸啊,否則,我就叫乘警將你抓起來,當色狼處理。”

一旁的女同事連忙開口提醒道。

葉小白只是淡淡一笑,繼而抓起了林詩詩的左腳,雖然被絲襪包裹,但握在手裏,依然是温潤如玉,那手感,簡直無法用筆墨形容。

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而這麼一雙美腿,就在眼前,葉小白不由得心神一蕩。

看到葉小白抓起了那隻美足,在場的人,無不是羨慕嫉妒恨,暗暗捶胸頓足,早知道,就應該去學習接骨,今天抓着美人足的人,就是老子了呀!

“可能會有點疼,你忍着點。”

葉小白將心中升騰起來綺念壓了下去,有些口乾舌燥的説道。

“嗯!”

林詩詩粉嫩的下巴,輕輕的點了點。

“咔!”

葉小白手一抖,一聲脆響,林詩詩的腳便是復了位,但那一瞬間的疼痛,卻是讓林詩詩緊緊的咬住了嘴巴,香汗淋漓。

“復位了。”

葉小白很不捨的將那隻美足輕輕的放在了地上。

“多謝了。”林詩詩忍痛説道,而她的女同事,則是趕緊將她扶起來,但她卻又哎喲一聲,“疼,我我還是站不起來。”

“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林小姐,最近應該是為了保持身材,節食,所以營養不是很跟得上,缺鈣有些嚴重,加上穿了這麼高的高跟鞋,不小心崴一下,就很容易嚴重性脱臼,所以復位之後,需要幾天的時間來恢復,疼痛在所難免。”

葉小白這番話一出口,林詩詩的眼中掠過了一抹訝色,這傢伙,竟然連這個都知道,神了。

“我想,你一定也是一位醫生吧!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林詩詩望向葉小白的眼神,很温柔。

“不,我不是醫生。”葉小白搖頭。

“切,我記得剛才你衝過來的時候,就説自己是醫生了,現在,卻又説自己不是,你裝什麼逼呀!”

胖子很不爽林詩詩對葉小白的態度,他也不去追問,葉小白是否有行醫資格證。對方會接骨,而自己不會,一個有行醫資格證的,還不如一個沒有的?追問對方行醫資格證的話,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啊!他還沒腦殘到如此地步。

“呵,剛才我説錯了不可以?我不是醫生,但我是神醫!”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皆是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你小子的確有點本事,但竟然一點都不謙虛啊!


第4章 響屁連連

“哈哈……會接一下骨,就自稱神醫,這臉皮簡直比城牆還厚。”

胖子一怔之後,大笑起來。

“你小時候摔斷過腿吧!現在,只要遇到天氣變化,冷熱交替,就會犯疼,還有,你早上起牀的時候,剛拉了肚子。”

葉小白説完這番話之後,懶得搭理胖子那震驚的表情,目光再度落在了漂亮動姐林詩詩的身上,“林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為你按摩一下你的腳,最多半個小時,你的腳就不會再疼痛。”

“這……”林詩詩猶豫了一下,“暫時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

在女同事的攙扶下,林詩詩朝休息室走去,離開了大眾的視線。

“嘖嘖,葉兄弟,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會接骨啊!厲害!”

回到了座位,李家豪豎起了大拇指,剛才大家都去冒充醫生,藉機親近動車女神的時候,李家豪其實也想跟着去,但自持身份,加上人太多,衝過去,也只能在眾人的屁股後面折騰,所以,他就呆在了座位上,但車廂內發生的事情,卻是看了個清楚明白。

“不止會接骨,也不止這麼厲害。”

葉小白嘿嘿一笑,老子不是驕傲,那叫自信。

“那你看看我,有沒有什麼毛病?”

李家豪雖然誇獎葉小白,但心裏還是覺得葉小白會接骨就自稱神醫,有點吹牛皮了,所以打算考一考。

“你?腎虛,而且經常頭疼,腎虛是因為少年時代,擼得太多,傷了本元之氣,所以現在常常力不從心,雖然看過不少醫生,吃了不少的藥,但都沒啥效果。至於頭疼,應該是用腦過度,平時壓力太大。”葉小白撇了一眼李家豪,繼而開口説道。

“我擦!這也太神了吧!都不用把脈,就能夠看得出來。”

李家豪一臉的震撼,他終於明白,剛才那胖子為啥忽然不説話了,看來剛才葉小白這小子説的都是真的啊!

“你以為我這神醫是吹出來的嗎?”葉小白呵呵一笑。

“那你能幫我治療一下嗎?”

是男人都愛美女,李家豪自然不例外,但他的身體不行,有幾次約了個炮,結果上牀之後,就被美女鄙視了,這一直是他心裏的痛。

“這個,沒問題。”葉小白單手一翻,變戲法似地,手中多了幾根銀光閃閃,長短不一的銀針,“我給你扎幾針就好。”

“需要脱衣服嗎?”

“這個,如果你是漂亮妹子,就需要,但我不搞基,所以就不用了。”

“哈哈,我就喜歡你這股子猥瑣氣息。”

接下來,葉小白開始為李家豪扎針。

十分鐘之後,李家豪發現,自己的腦袋猶如被清洗了一道,十分舒服,而下面也蠢蠢欲動,似乎恢復了活力,立竿見影的效果,讓李家豪徹底的服了葉小白,這傢伙的醫術,要比那些所謂的專家,牛掰多了啊!

“雖然我治好了你的毛病,但身體還是需要你自己保養,尤其是腎,在十天內,不可以有房事,而且要多補補。”葉小白將銀針收了起來,吩咐道。

“那十天之後,是不是就可以啪啪啪了?”

李家豪躍躍欲試,媽的,等十天之後,一定要找上次鄙視老子的那個妹子來試試,讓她體驗下哥爆表的戰鬥力。

“那是當然。”葉小白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謝謝,謝謝葉神醫,哈哈!老子終於可以挺起來做男人了,葉神醫,這診費,你算一下多少,我給你。”李家豪激動的説道。

“診費?”葉小白一愣,“這個,不要診費吧!”

在小羊村,葉小白出診,從來沒收到過什麼診費,大部分村民,不是送幾個雞蛋,就是幾個玉米棒子,番薯,土豆之類的,所以李家豪提及診費的時候,葉小白就有些懵逼,給人看個病,還興收診費?

“葉神醫,果然夠朋友,夠義氣,咱們談錢,傷感情。”

李家豪當然不知道葉小白在村裏的情況,還以為,葉小白這是講義氣,當自己是朋友,是兄弟。

“不可能,這不可能……”

此時,那胖子也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嘴裏不斷的重複嘀咕,因為他始終不肯相信,葉小白竟然只是看一眼自己,就能夠將自己的毛病説出來,這他媽也太神了吧!如果換做別人,他一定會説別人是葉小白的託,但自己總不能是託吧!

咕……

卻在這個時候,胖子放了一個屁,這屁聲,大得不像話,猶如放了一顆炮仗。

周圍的乘客,無不皺眉,但人都有三急,放個屁,也很正常,只是這傢伙,放這麼響的屁,也太不雅了點。

本來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但沒想到,胖子接着,又是“噗”的一聲,一個響屁又放了出來。

胖子的臉也微微一紅,他也不想啊,但就是憋不住。

周圍的乘客,面色開始不好看起來,一個個都用手捂着鼻子。

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胖子好像是放屁上了癮,竟然接二連三的,響屁連連,每一個響屁間隔的時間,都在十秒左右。

一時間,這車廂,臭屁熏天。

“你這個死胖子,要放屁滾遠點放。”

“就是,你怎麼這不要臉了,放一兩個就算了,這麼一直放下去,是想幹嘛呢!”

“滾遠點放。”

車廂內的乘客,開始不滿起來。

葉小白的嘴角,則是掀起了一抹戲虐性的微笑,那抹微笑,帶着惡魔的味道。

“我……我也不想啊……”

胖子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放屁竟然放個沒完沒了,簡直是……

“噗!”

“你還放!”

“老子受不了了。”

一個青年捂着鼻子,衝上來,就是一腳,不打不爽啊!

有人帶了頭,其他幾個不爽的男子,也衝了上來,接下來,悲劇的胖子,被羣毆了。

説來也奇怪,胖子在被羣毆的時候,竟然就不放屁了。

幾分鐘後,胖子就被打成了豬頭,青一塊紫一塊,看起來非常的悽慘。

因為放屁,引起大眾不滿,而被揍,胖子可謂是開創了史上先河,也是沒誰了。


第5章 美女有請

“大家住手吧!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現在這胖子也不放屁了。”眼看打得差不多了,有人建議道。

“媽的個蛋,這個死胖子,非得要被打一頓,才肯消停。”眾人這才罵罵咧咧的停下手來。

胖子的心裏那個委屈啊!尼瑪的,放屁也捱揍,還有沒有天理了。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胖子鼻子一歪,竟然哭了起來。

不過,還沒哭得兩聲,胖子的臉色變成了豬肝色,憋了一下,道,“我……我又要放屁了。”

噗!

一個響屁,再度響起。

車廂內的人,無語了!

尼瑪的,簡直就是個屁王啊!

“你們……別……別打我……”胖子見眾人的面色,又開始難看起來,一臉苦逼相的求道。

胖子也知道,今天自己在這火車上,臉已經完全丟盡,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看到胖子那可憐樣,眾人除了憤怒,也不太忍心再繼續揍他。

“胖子,放屁通氣是好事,但你這麼一直放個不停,我看是有病吧!”

“就是,你這情況不正常,你自己是醫生,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有人想到了什麼,忽然開口。

“我……我不知道啊!”

胖子也表示不知道,這是啥情況,一般吃黃豆,或者燒烤番薯之類的東西太多,就會屁多,但再多的屁,也不會出現這麼連串如同鞭炮的屁呀!但他畢竟也是個醫生,所以知道,自己的身體一定是出了問題。

“狗屁的行醫資格證,連放個屁,都找不到原因,好意思説自己是醫生,我看就是個庸醫。”

一個男子不滿的説道。

“我又不是神醫……”胖子苦逼的説道,但説到神醫的時候,他不由得朝葉小白的方向望去,此時也顧不上那麼多,強硬的憋着即將要放出來的屁,跑到了葉小白的面前,“神醫……我這……情況,你能治療嗎?”

“剛才你不是説我臉皮厚嗎?怎麼現在知道我是神醫啦?”葉小白似笑非笑的望着胖子。

“剛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説錯了話,我向你道歉,只求你出手。對了,我這裏有五千塊錢,全都給你當治療費了。”

胖子連忙從口袋裏,摸出了一踏鈔票。

“……”葉小白眼睛一亮,卧槽,看個病,竟然有人捨得出這麼多錢,原來給人治病,並不是沒有前途啊!

“不夠嗎?我這裏還有兩千,再多就沒有了。”

胖子以為葉小白嫌錢少,又掏出了兩千大洋,捏在手裏,眼巴巴的望着葉小白。

其實從葉小白説出他的身體情況的時候,他的內心就已經認可了葉小白擁有高明的醫術,或許不認可神醫那兩個字,但起碼是自己見過的醫生中,最牛掰的一個。

“好,成交。”

葉小白擔心胖子反悔,一把將錢抓了過來,不客氣的揣入了口袋裏面,一下子就是七千大洋啊,發財咯,嘎嘎!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呢!

“快點……啊,我要放了……”

胖子實在憋不住了,就在他準備蹦一個響屁出來的時候,葉小白的一根銀針,便是插入在了他的小腹,而那股氣,旋即消失不見,那個響屁也化解於無形。

“好了。”葉小白旋即將銀針抽了出來,隨便扎一針就是七千塊錢,這錢真好賺。

胖子微微錯愕,隨便扎一針就完事了?就解決問題了?

然後他感受了一下身體,竟然沒有一丁點兒的屁意,渾身輕鬆。

“謝謝。”

這一聲道謝,胖子説得極為真誠,心裏面對葉小白的醫術,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只覺這傢伙的手段,當真是神乎其技。

而周圍的乘客,也對葉小白由衷的佩服起來,這個小子,醫術手段果然高明。

……

和諧動車,休息室。

“詩詩,你的腳不能走路,組長説,讓你好好休息,可以不用去工作了。”

“王姐,麻煩你幫我個忙唄!”

“説嘛,咱們兩姐妹,別那麼見外。”

“你去把剛才那個給我接骨的小夥子,叫進來一下,我想讓他給我揉揉,這腳要疼好幾天,太受罪了。”

“他會接骨不假,但説什麼揉半個小時就好了,肯定是吹牛的,想佔你便宜而已,你沒聽那個胖子醫生説嗎?他想開窗吹你裙子呢!那小子思想齷蹉得很,我可不放心他進來給你揉腳。”

“但我相信他不是那樣的人。”

“何以見得,別説你喜歡上人家了。”

“其實你要仔細回想一下,剛才那胖子醫生説他的時候,他什麼都不解釋,你不覺得奇怪嗎?我想,他是不屑於解釋,從這裏看得出來,那胖子是在詆譭他,接骨之後,也並沒有找很多借口來故意親近於我,和其他的男人,完全不一樣。”

“你這麼説,也有道理,那我去叫他過來吧!看看是不是半小時能夠揉好,如果揉不好,説明他就是居心叵測。”

“謝謝王姐。”

……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被林詩詩稱呼為王姐的女同事,來到了葉小白的面前。

“醫生,我們的林詩詩小姐,請你過去一趟。”

“哦,好的。”

葉小白站起身來,跟在了王姐的身後,朝休息室走去。

看到這一幕,車廂內的男同胞們,再度湧現出了羨慕嫉妒恨的神情,剛才人家都不要揉了,現在卻叫過去,而且是在私人空間單獨相處,説不定他們等會就在車廂裏啪啪啪,天啊!這種豔福,為啥就沒發生在我身上了?這小子的運氣,也太好了吧!

“我們的林大美女,就在裏面,你自己進去吧!”

王姐將葉小白領到了門口,指了指門,示意葉小白自己進去。

“好的!”

葉小白點了點頭,手掌貼在門上,輕輕一推。

門緩緩打開,一股清香撲鼻而來,葉小白感覺自己的靈魂都有些發飄,只見林詩詩躺在牀鋪上,婀娜的體態,曲線畢露,尤其是那雙被紫裙半遮半掩的黑絲大腿,更是釋放出無比誘人的氣息。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