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臘八!快跟孩子一起品讀名家筆下的“臘八粥”,過節也要長知識!

家庭教育之聲2018-01-24 13:35:59

請點擊上方“家庭教育之聲"關注中國教育報家庭教育週刊官方微信,一起共同尋找家庭教育真智慧!


今天是臘八節,俗話説“過了臘八就是年”,臘八一到,年的味道就開始蔓延開來了。


一谷一粟,濃縮一年的生活味道;一粥一餐,香氣中氤氲新年期待。桌上擺滿了大米、糯米、薏仁、紅豆、綠豆、蓮子、紅棗等等食材,孩子們跑進跑出蹦蹦跳跳,大人們忙着煮米熬粥,彙集八方食材和米共煮一鍋,有“合聚萬物,調和千靈”的吉利之意。將新一年的祝福心意都融入一碗香噴噴的臘八粥中,分到每個人的手裏,臉上洋溢着過節的喜悦。


讓我們跟孩子一起舀上一碗熱騰騰的臘八粥,坐下來品一品名家筆下的臘八佳作,充實過臘八!


老舍:粥裏有各種豆 像“農業展覽會”

老舍(1899-1966),小説家、文學家、戲劇家

老舍在《北京的春節》一文中這樣寫道:


按照北京的老規矩,過農曆的新年,差不多在臘月的初旬就開頭了。“臘七臘八,凍死寒鴉”,這是一年裏最冷的時候。可是,到了嚴冬,不久便是春天,所以人們並不因為寒冷而減少過年與迎春的熱情。在臘八那天,人家裏,寺觀裏,都熬臘八粥。這種特製的粥是祭祖祭神的,可是細一想,它倒是農業社會的一種自傲的表現。這種粥是用所有的各種的米,各種的豆,與各種的乾果——杏仁、核桃仁、瓜子、荔枝肉、蓮子、花生米、葡萄乾、菱角米等熬成的。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農業展覽會。


品讀此文,老北京人過臘八的熱鬧場景,便浮現於眼前。



冰心:藴含對母親最深的懷念


冰心(1900-1999)詩人,作家、翻譯家

 

冰心在《臘八粥》一文中詳細生動地描述了煮臘八粥的情節:


從我能記事的日子起,我就記得每年農曆十二月初八,母親給我們煮臘八粥。這臘八粥是用糯米、紅糖和十八種乾果摻在一起煮成的。乾果裏大的有紅棗、桂圓、核桃、白果、杏仁、栗子、花生、葡萄乾等等,小的有各種豆子和芝麻之類,吃起來十分香甜可口。母親每年都是煮一大鍋,不但合家大小都吃到了,有多的還分送給鄰居和親友。

母親説:“這臘八粥本來是佛教寺煮來供佛的——十八種乾果象徵着十八羅漢。後來這風俗便在民間通行,因為藉此機會,清理櫥櫃,把這些剩餘雜果,煮給孩子吃,也是節約的好辦法。”

最後,她歎一口氣説:“我的母親是臘八這一天逝世的,那時我只有十四歲。我伏在她身上痛哭之後,趕忙到廚房去給父親和哥哥做早飯,還看見灶上擺着一小鍋她昨天煮好的臘八粥。現在我每年還煮這臘八粥,不是為了供佛,而是為了紀念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是1930年1月7日逝世的,正巧那天也是農曆臘八!那時我已有了自己的家,為了紀念我的母親,我也每年在這一天煮臘八粥。雖然我湊不上十八種乾果,但是孩子們也還是愛吃的。


這篇文章,質樸而感人。原來,最深的懷念,就是平實地講述,字字珠璣,貼切恰當。


沈從文:聞到香味 就得咽三口以上的唾沫

沈從文(1902年-1988年)作家、歷史文物研究者

 

沈從文在《臘八粥》中寫道:


初學喊爸爸的小孩子,會出門叫洋車了的大孩子,嘴巴上長了許多白鬍胡的老孩子,提到臘八粥,誰不口上就立時生一種甜甜的膩膩的感覺呢。把小米,飯豆,棗,慄,白糖,花生仁兒合併攏來糊糊塗塗煮成一鍋,讓它在鍋中歎氣似的沸騰着,單看它那歎氣樣兒,聞聞那種香味,就夠咽三口以上的唾沫了,何況是,大碗大碗地裝着,大匙大匙朝口裏塞灌呢!鍋中的栗子會已稀爛到認不清楚了罷,花生仁兒吃來總已是面了!棗子必大了三四倍—要是真的乾紅棗也有那麼大,那就妙極了!糖若多了,它會起鍋巴……


在這篇文章中,天真爛漫的孩子們,高高興興喝臘八粥的樣子,躍然紙上。



梁實秋:祈求團圓 家家熬粥送親友

梁實秋(1903-1987),散文家、文學批評家、翻譯家


臘八節的內涵,在梁實秋筆下是祈求團圓的心願。他在《粥》中寫道:


小時候喝臘八粥是一件大事。午夜才過,我的二舅爹爹(我父親的二舅父)就開始作業,搬出擦得鋥光大亮的大小銅鍋兩個,大的高一尺開外,口徑約一尺。然後把預先分別泡過的五穀雜糧如小米、紅豆、老雞頭、薏仁米,以及粥果如白果、栗子、紅棗、桂圓肉之類,開始熬煮,不住的用長柄大勺攪動,防黏鍋底。兩鍋內容不太一樣,大的粗糙些,小的細緻些,以粥果多少為別。此外尚有額外精緻粥果另裝一盤,如瓜子仁、杏仁、葡萄乾、紅絲青絲、松子、蜜餞之類,準備臨時放在粥面上的。等到臘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儘量加紅糖,稀里呼嚕的喝個盡興。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給親友,東一碗來,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舉。剩下的粥,倒在大綠釉瓦盆裏,自然凝凍,留到年底也不會壞。自從喪亂,年年過臘八,年年有粥喝,興致未減,材料難求,因陋就簡,虛應故事而已。


周紹良:温暖滋補 甜鹹粥各具特色


周紹良(1917-2005),紅學家、敦煌學家


作家周紹良在《記臘八粥》中説:


有的地方,只認為吃了臘八粥,也就是説春節將臨,農事已完,帶有慶豐收的意思。有的地方,用白果、花生、蓮子、紅棗、板栗諸般果實,和上薑桂調味品,摻在米中煮成,謂其温暖滋補,可以祛寒。而南方某些地方,在臘八這天,除了燒煮甜臘八粥外,還有用青菜、胡蘿蔔、豆腐、雪裏蕻、黃花、木耳切絲炒熟合於白米煮成了的粥中,謂之鹹臘八粥。


周紹良這裏,臘八粥不再只是一味食品,裏面還藴藏着濃厚的文化內涵呢。



王蒙:兼收幷蓄來者不拒 是粥中之王

簡介:王蒙(1934- ),當代作家、學者


王蒙在《我愛喝稀粥》中寫道:


每年農曆臘月初八北方農村普遍熬製的“臘八粥”,竊以為那是粥中之王,是粥之集大成者。諺曰:“誰家的煙囱先冒煙,誰家的糧食堆成尖”。是故,到了臘八這一天,家家起五更熬臘八粥。臘八粥兼收幷蓄,來者不拒,凡大米小米糯米黑米紫米黍米(又稱黃米,似小米而粒略大、性黏者也)雞頭米薏仁米高糧米赤豆芸豆綠豆江豆花生豆板栗核桃仁小棗大棗葡萄乾瓜果脯杏杜蓮子以及其他等等,均溶匯於一鍋之中,敖制時已是滿室的温暖芬芳,入口時則生天下糧食乾果盡入吾粥,萬物皆備於我之樂,喝下去舒舒服服、順順當當、飽飽滿滿,真能啟發一點重農愛農思農之心。


莫言:臘八是盼年第一站


簡介:莫言(1955- ),著名作家


莫言在《過去的年》一文中生動地描述了自己小時候對臘八節的盼望:


熬到臘月初八,是盼年的第一站。這天的早晨要熬一鍋粥,粥裏要有八樣糧食——其實只需七樣,不可缺少的大棗算一樣。據説在解放前的臘月初八凌晨,廟裏或是慈善的大户都會在街上支起大鍋施粥,叫花子和窮人們都可以免費喝。我曾經十分地嚮往着這種施粥的盛典,想想那些巨大無比的鍋,支設在露天裏,成麻袋的米豆倒進去,黏稠的粥在鍋裏翻滾着,鼓起無數的氣泡,濃濃的香氣瀰漫在凌晨清冷的空氣裏。一羣手捧着大碗的孩子們排着隊焦急地等待着,他們的臉凍得通紅,鼻尖上掛着清鼻涕。為了抵抗寒冷,他們不停地蹦跳着,喊叫着。我經常幻想着我就在等待着領粥的隊伍裏,雖然飢餓,雖然寒冷,但心中充滿了歡樂。後來我在作品中,數次描寫了我想象中的施粥場面,但寫出來的遠不如想象中的輝煌。


這種童年記憶中的滋味,始終留存在他的心中,難以忘懷。



 “過了臘八就是年”,一句諺語道出過臘八節的喜悦和對新年的期盼。讀着一篇篇優美的名家寫臘八,喝着熱乎軟糯的臘八粥,粥的滋味更添了一份香甜呢!

這份臘八節的“特別美味”,您和孩子喜歡嗎?

 

--------------------------------------------

文章來源:中國教育報微信(Zhongguojiaoyubao)

圖片來源:網絡

編輯:青檸

責任編輯:顏熙

--------------------------------------------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