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第一大忌 知戰方能止戰(一)

刀口談兵瀚海狼山2018-01-11 05:58:36


軍迷朋友們請點擊⬆️⬆️"刀口談兵"的藍色字關注我們,並歡迎大家轉發朋友圈,傳播正能量!

商務、投稿專用微信號:dktbmsz  歡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百家爭鳴,百花齊放。


作者:瀚海狼山


羅馬帝國興起於今天意大利亞平寧半島,從一個小小的羅馬城邦開始不斷擴張,到公元前後的凱撒——屋大維時代,羅馬已經成為一個超級帝國,地中海成為帝國的內湖,甚至今天的英倫三島、阿爾卑斯山以北地區也被羅馬人征服,整個中西歐空前絕後的被“統一”。

羅馬人的征服,靠的是他們先進的羅馬方陣!一個羅馬方陣由數百甚至上千經過長期訓練的羅馬職業軍人組成,方陣的外緣和頂部,有巨大的盾牌遮擋飛來的箭雨和標槍,而從方陣的內部,可以伸出長矛、投出標槍殺傷敵人。

整個方陣紀律嚴明,在指揮官的統一號令下,緩緩移動,進可攻,退可守。對羅馬的那些還處在只會“打羣架”階段的蠻族對手來説,在這樣高度組織化的戰爭機器面前,只有被不斷碾壓的份,這也是羅馬帝國能征服四方的根本手段。

在帝國北境的萊茵河和易北河之間,生活着彪悍的日耳曼蠻族,也暫時屈服於帝國的強大武力之下。屋大維在日耳曼地區設置了日耳曼尼亞省。到了公元9年,屋大維已經70歲了,被元老院授予“奧古斯都”的榮譽也已經過去了三十六年。帝國內部到處繁榮昌盛,歌舞昇平。

屋大維突然覺得自己多年來,對日耳曼人的統治似乎過於嚴酷,決定換一個總督,來改善一下和日耳曼貴族的緊張關係。換誰呢?屋大維想起了敍利亞總督瓦盧斯。

瓦盧斯文采很好,口若懸河,頗有學者的風範。屋大維天真的認為,這樣一個新總督,可以改善和日耳曼人之間的緊張關係。

而瓦盧斯走馬上任後,也確實沒有讓領導“失望”。當時羅馬帝國為了震懾日耳曼人,在當地佈防了三個最精鋭的羅馬軍團。瓦盧斯的到來,讓一貫嚴肅艱苦的軍營生活,立即熱鬧起來!

很快,就在軍營的周邊,就聚集了大批的商販做軍人的生意。瓦盧斯生活作風腐化,居然公然把妓女招進軍營享樂!上行下效,羅馬軍營周邊又很快出現了大批的妓院,夜夜笙歌,好不快活。

瓦盧斯的行為,立即引起了日耳曼人的強烈反感,認為羅馬人的醜行,嚴重污染了日耳曼的土地。他們從羅馬人的不斷放縱享樂中,也看到了反叛獨立的希望。

日耳曼貴族經過精心策劃,先讓北部的一個部落故意反叛,引誘瓦盧斯出兵鎮壓。瓦盧斯果然上當,出動所有的三個軍團,大約兩萬人向北“征討”。

但出兵後的隊伍,卻有三四萬人之多,因為平時在軍營周邊做生意的商販和妓女們,全都跟着“出征”了,頓時鶯歌燕語,車水馬龍,熱鬧非凡。這次不像是遠征,到像是愉快無比的郊遊。

而日耳曼人卻全民動員,早在條頓的黑森林佈下了天羅地網。幾天之後,瓦盧斯的隊伍果然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包圍圈。日耳曼貴族一聲令下,箭雨和飛石鋪天蓋地一般向羅馬士兵飛來。好在這三個羅馬軍團,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他們想立即收縮,組成方陣進行防禦,怎奈在茂密狹窄的黑森林裏根本無法佈陣。

瓦盧斯想引軍後退,但後路早被商販和妓女們的大批民用車輛堵的水泄不通,一步也挪不動。無法後退,只好硬着頭皮往前衝,希望能找個開闊地再佈陣。羅馬軍人在不斷的傷亡之下,好歹移動到一個稍微開闊點的山谷。但又發現前面的路被砍倒的大樹完全堵住了。進退兩難的瓦盧斯下了最後一道命令:讓士兵們到軍糧車上每人取三天的軍糧,準備輕裝徒步突圍。

但剛下完命令,瓦盧斯就後悔了,他看到情景是,2萬羅馬軍人沒有像過去一樣,嚴格按照軍令有秩序的奔向運糧車,而是一窩蜂一樣的奔向隊伍最後面的民間車輛,因為他們幾乎人人都有大量私財存放在這些車輛上!隊伍頓時一片大亂,曾經讓敵人聞風喪膽的羅馬軍陣蕩然無存!日耳曼人看準時機,立即發起了總攻!

潰不成軍的羅馬軍人在單打獨鬥中,根本不是高大彪悍的日耳曼戰士的對手,頓時被殺的屍橫遍野!瓦盧斯也戰死在亂軍之中。

三個最精鋭的軍團在黑森林全軍覆沒!消息傳到羅馬城,奧古斯都捶胸頓足!這三個軍團可是他起家的老本!冷靜下來後,屋大維突然發現,在整個帝國內部,居然再沒有一個軍團可以調配,若此時日耳曼人越過阿爾卑斯山,直搗黃龍,那麼整個帝國只有立即投降!

奧古斯都下達了緊急徵兵命令,徵招15歲以上羅馬青壯年男性公民緊急參軍。但讓他想不到的是,命令下達了三天,居然沒有徵到一名新兵!

帝國已經承平了三十多年,羅馬男性自由民,每日都在浴室和妓院享樂,誰會蠢到自動參軍送死!奧古斯都大怒之下,下令處死了一批拒絕服兵役的公民,但即使這樣的嚴令下,仍然沒有人主動參軍。奧古斯都心急如焚!

好在這時候,屋大維的養子,也就是日後成為羅馬帝國第二位皇帝的提比略緊急趕了回來,出重金招募退役的老兵為骨幹,再解放一批奴隸緊急充入軍中,才勉強湊成兩個新軍團防衞羅馬城。

值得慶幸的是,大勝後的日爾曼人並沒有從北方立即殺過來。可能他們並不瞭解當時羅馬城的虛實,對奧古斯都和提比略仍心存敬畏。更重要的是,日耳曼人很快陷入了殘酷的內鬥,無暇南顧。若他們敢大膽的乘勝進軍,那麼羅馬帝國恐怕就不是四百年後再滅亡了。

但這次大敗,讓羅馬帝國的領土擴張到此為止,以後的四百年,都是在努力守成。羅馬人始終未能再重新徵服桀驁不馴日耳曼人,奧古斯都死後,提比略將羅馬的國境線,最終確定在萊茵河。

“和平積習”是指軍隊長期處於和平環境,使一些部隊養成了懶散習慣,導致戰備意識淡漠,打仗思想弱化,訓練脱離實戰,演習成了“演戲”等的現象。“和平積習”是軍隊戰鬥力最致命的腐蝕劑,是和平環境下軍事鬥爭準備的頭號大敵,必須堅決予以清除。

還有更多的中外戰例,來説明這個問題。(未完待續)


閲讀原文

TAGS:瓦盧斯羅馬日耳曼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