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代宮斗大戲 —— 班農的背叛

刀口談兵唐如鬆2018-01-08 02:29:41


軍迷朋友們請點擊⬆️⬆️"
刀口談兵"的藍色字關注我們,並歡迎大家轉發朋友圈,傳播正能量!

商務、投稿專用微信號:dktbmsz  歡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百家爭鳴,百花齊放。


作者: 唐如鬆

美國宮心計之班農的背叛

“不行,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整死這個老東西”有點歇斯底里。這一年多來在公眾面前保持的優雅形象此時蕩然無存,活脱脱一個潑婦的模樣。

在自己的老爹面前,伊萬卡一向不會做出淑女樣子。此時,她的老公庫什納剛剛度完聖誕假期,再一次跑去以色列,去完成他的特使任務。伊萬卡照例留在白宮幫助自己的老爹處理事務。

特朗普習慣性的晃了晃他滿頭的金髮。心裏有些不耐煩了。這閨女人前一個樣,人後一個樣子,自打入住白宮以來,她和她的那個小白臉老公就從來沒有掩飾過對於白宮權力的控制慾。這雖然讓特朗普很是不爽,可是自己現在已經和女兒女婿的命運捆綁在一起,甚至可以説是和以色列的命運捆綁在一起。所以,對於女兒在白宮大耍公主脾氣,以及竭盡所能的排除異己,也是無可奈何。

從弗林到班農,再到斯派塞,自己之前的親密戰友一個個離他而去,並且都有着倒戈相向的跡象。弗林前不久在國會作證證實特朗普家族的通俄事實,就在前天,班農也突然發力,不僅僅指出了特朗普對於子女通俄是知情的,還直接指出了伊萬卡在白宮裏的種種不軌行為,更説出伊萬卡是個蠢女人,就像一塊磚頭。

伊萬卡對於班農的其他指責倒是不以為意,但班農説她很蠢,這讓她難以忍受,自己長的美,可這並不代表自己就很蠢啊。。這也就是她當着自己的爹大光其火的主要原因了。

“整死他?”特朗普搖搖頭。對着不修邊幅的伊萬卡説“閨女,你知道整死他我們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嗎?”

“什麼代價,他離開白宮,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老東西罷了,現在沒有日子過,靠着出賣白宮的隱私來換取自己的生存,他已經瘋了,對於一個瘋子,整死他還需要理由嗎?”伊萬卡還是那樣的無所畏懼。在她看來,一切都要用雷霆般的手段來進行打擊,現在他們家掌握着美國的大部分政治資源,此時不用,難道還要等着束手就擒?伊萬卡知道,通俄門的背後就是自己老公庫什納和以色列人的絕密隱私,如果任憑班農這樣的叛徒來肆意攻擊,遲早這些絕密隱私都會被曝光於天下,到那時,就是想用雷霆手段也只怕沒有機會了。

“閨女啊,只怕你想得太簡單了。你以為班農揭我們的黑幕就是為了那點錢?你又不是不知道,班農之所以把矛頭指向你,還不是因為你和你老公的政策指向違背了我當初和班農的共同誓言?”特朗普覺得自己的閨女恐怕不是蠢,而是女大外向,心思都放在了自己老公身上,至於自己的爹,僅僅也就是利用而已罷了。

“共同的誓言?什麼誓言?”伊萬卡也不知道是不解,還是故作不知。

“嗨,當年班農之所以全力支持我,是想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而我提出的治國理念恰好和他的政治理想契合,所以我們才走到一起。而我們的政治理想是創造一個真正的美國至上的世界,為此我們會斷絕和歐洲的親密關係,割捨和中國的貿易往來,擯棄對北美的貿易優惠,重談和日韓的貿易關係。這樣我們就會重新打造一個製造業昌盛的美國,讓美國從孤立主義中再一次獲得力量。這就是我們的誓言。”特朗普也沒有見怪這閨女的裝糊塗。因為他現在已經和庫什納走上了同一條路,再回頭,已經不大可能了。

“您現在不是正這樣做了嗎?”伊萬卡覺得自己的老爹糊塗了,目前特朗普採取的一系列政策不正是如此嗎?怎麼反而説自己違背了當初的誓言了呢?

“嘿嘿。。。。的確,我們在對外貿易上的確是這麼做了。,但我們當初的誓言是盡心盡責走好這一條路。而不是節外生枝的和以色列的猶太人弄太多的糾葛。你要知道,我和班農當初的設計,就是這條路走通之後,再一舉拿下國內的,徹底扭轉美國的發展方向。讓金融為主的美國經濟走上製造為主的美國經濟之路。這才是我們最終的夢想,可是,如今我們對於中東的佈局過於龐大,以至於根本無法集中精力來處理之前的計劃,更加無法扳倒建制派,甚至還給了建制派攻擊我們的更多借口和動力。”特朗普説出心裏話。

是的,特朗普上台以後,立刻展開對沙特和以色列的外交攻勢,促使阿盟內部分裂,並一味的為以色列站台,讓中東的局勢陡然升級,這勢必會引發中東動盪,那麼美國之前在亞太的佈局就難以為繼。雖然半島局勢看上去轟轟烈烈,可是一旦中東混戰爆發,東北亞局勢再不可控,那麼美國真的有能力打贏兩場戰爭?中東是俄羅斯的虎視眈眈,東亞是中國的嚴陣以待,美國真的就此要同時直面這世界上最可怕的兩大對手?特朗普深深知道,自己和建制派的深層分歧就在於這裏。同時直面中俄,那是必輸無疑,拋棄亞太戰略,必然不會被建制派所容,而繼續鏖戰中東,這個小布什當年輸得連褲衩都差點沒了的局,特朗普就能打贏?一系列的問題不僅僅是特朗普和建制派之間的矛盾,最後也變成了特朗普和班農之間理念的異同。最後,班農不得不和特朗普分道揚鑣。

班農是帶着極度失望的心情離開白宮的。他本來認為自己和特朗普的理念如此相融,一定可以幹出一番豐功偉業,可是到了白宮才知道,自己不過是為庫什納這個猶太小子做了嫁衣裳。是可忍,孰不可忍、那麼就此來站吧。於是,繼弗林的背叛後,班農也側身進入到建制派的陣營。要知道,建制派再糜爛,那也是美國的建制派,而此時的特朗普似乎已經成了以色列的一份子。孰輕孰重,班農自然知道怎麼選擇。

班農的選擇對於特朗普無疑是致命的。他本來以為這個老傢伙走出白宮後,給點錢讓他安度晚年就可以了,沒想到這傢伙的愛國理念居然如此頑固,對於自己女兒女婿的怨念是如此的刻毒。班農知道的事情太多了,雖然他並沒有摸到自己和以色列合作的真正把柄,但憑藉這他所知道的信息,那些民主黨的高級政客們可不是吃乾飯的,遲早他們會順藤摸瓜,把一個叛國罪的大帽子扣在特朗普的頭上。這才是特朗普急的如熱鍋上螞蟻的原因所在。

伊萬卡此時已經明白了特朗普的心情,不免也是有些着急。她看着自己的老爹,美麗的頭顱裏此時真的就像一塊磚頭,難以運轉。一時之間,她竟然被嚇得有些想哭。她非常明白,一旦班農真的要和建制派聯手,自己在白宮玩的那些排擠班農的宮心計,在老謀深算的建制派政客眼裏,都是不值一提,他們才是真正的宮心計高手,之所以到現在一直還處於下風,只不過是自己的老公以及以色列的政客們也有着自己的精明。還有一條就是建制派手裏一直沒有什麼真正的證據,對於白宮家庭很是無可奈何。現在,班農正準備把這些證據送給他們,那麼自己和老公以及眼前這個俗不可耐的老爹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了。突然,她如磚塊一般的美麗腦袋靈光一閃,想到了庫什納臨走之前交代的一句話

“有困難,打電話。”於是趕緊衝了一杯咖啡給老爹定定神,自己則走進了一間私密的房間。十分鐘後,伊萬卡再次出現在特朗普的面前,此時的特朗普還捧着那杯咖啡呆呆的出神。似乎有所想,似乎又是神遊天外。

“爹,我有辦法了。”伊萬卡喜孜孜的説。

“哼,你又是找那個小白臉討主意去了吧?”特朗普知道,伊萬卡一定是去聯絡庫什納了。自己的女兒的腦子雖然不是板磚,那也是一團漿糊。絕對不會這麼快想出辦法的。

“哎呀,爹,你到底是聽還是不聽?只要能幫我們逃過這一劫,還能反敗為勝,你管是誰的主意呢?”伊萬卡撒嬌道。這一次,她的確有了扭轉局面的辦法。但需要特朗普的點頭首肯。

“聽,當然聽,不聽就只有等死的份了。”特朗普沒有好氣,儘管他知道來自於以色列猶太人的主意一定是狠毒且有效的,但此時的他已經無路可走。他也很好奇,以色列人能有什麼辦法反敗為勝,把班農那個老小子的陰謀挫敗。

“要知道,爹,班農一個人是掀不起來什麼大浪的,他肚子裏雖然裝着一點祕密,可是這種祕密要是不經過建制派的深入調查和分析,對我們也傷害不了。所以,我們最大的對手不是班農,而是那些建制派政客,這些政客裏,最為我們所忌憚的就是克林頓家族了。特別是克林頓那個老傢伙,比起她那個老婆的本事可大多了。我們只要把這對夫妻弄垮,那麼一切都是高枕無憂了。”伊萬卡分析道。

這些分析特朗普當然知道有理,自己競選前後也一直想把這對夫妻弄得萬劫不復,可是人家在美國的體制內根深葉茂,什麼郵件門之類的事情都弄得那麼大,可還是被他們輕輕巧巧的避開了。即便是最後敗選,那也不是因為郵件門事件,而是自己的大嘴巴以及班農的炒作幫了自己,當然,還有美國的選舉機制。可以這麼説,對這樣一對夫妻,自己還真的沒有什麼好辦法。當初自己發誓一旦當選就要把希拉里送進監獄,可是人家至今還是好好的活着,並在幕後對自己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擊,自己卻毫無辦法。不知道這次自己的女婿又有什麼好辦法。於是他説道

“這一對老狐狸,做事滴水不漏,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弄到他們什麼違規的真憑實據,要是有,我早就把他們弄進監獄了。你説説,你的那個小鮮肉給你什麼好主意了、”

“其實我們都知道,他們夫婦自己的手裏一定掌握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祕密,但這些祕密都被他們緊緊的保護着,不要説外人,就是他們夫婦自己只怕也是相互都留了一手。所以,這些祕密很難獲得。但你女婿現在有了一個好辦法,據摩薩德【以色列情報機構】情報,本次克林頓夫婦回紐約過聖誕節的時候,在紐約呆了很長一段時間。那麼他們一定也把各自的祕密藏在了他們紐約的家中。據情報顯示,他們的祕密目前還藏在紐約的家中。我們只要想辦法拿到這些祕密,就可以一舉把克林頓夫婦拿下。那麼以後的事情就很簡單了。”伊萬卡娓娓道來

“哦,情報可靠嗎?”特朗普問過之後,突然後悔,摩薩德的情報能力那是毋庸置疑的,比之於中央情報局那是不遑多讓,只可惜現在中情局和聯調局等國內情報機構都不是十分牢靠的掌握在自己手裏,自己也根本不敢讓這幫人去調查克林頓夫婦。那麼現在也只有相信摩薩德的情報了、

“情報絕對可靠,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把這些祕密拿到手中,這樣的話,如果克林頓夫婦識相,就會不再與我們糾纏,不識相,我們就來個先發制人,把他們倆送進監獄。到時候我們的威脅自然也就解除了。”

“這。。。。能有什麼辦法?我可不能動用我的總統權力來做這件事,一旦曝光,那我們可就再也沒有翻身之日了。”特朗普心裏有些激動,知道自己的女婿一定會有辦法。但他還是不放心,怕牽扯到自己身上。

“這個你放心,我親愛的庫什納已經在安排了,您就放心吧,等着在推特上發表你的譴責文書。哈,老爹,我真是愛死了你的推特。”有了主意的伊萬卡此時特別的活潑。

“什麼辦法呢?要知道,克林頓的家那可是總統級別的安保,別偷雞不成蝕把米。”特朗普還是不放心。

“再好的房子也會有電線老化的那一天,也會有不慎失火的時候。咱們摩薩德的消防隊已經整裝待發,一定會把克林頓夫婦的熊熊烈火給撲滅的。”伊萬卡嘻嘻一笑。

翌日,傳來新聞,克林頓夫婦在紐約的住所突遭火災,紐約消防隊神勇滅火。

看到這條新聞,特朗普不由得心頭一鬆。哎,今晚或許可以睡個安生覺了。好長時間沒有撫慰梅拉尼亞了。特朗普感覺自己有些對不起她。。。。。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