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廳長不當廳長修文物

優酷2017-12-22 07:04:59


自從《人民的名義》大火之後,很多人表示不論在什麼場合看到許亞軍,總覺得是“祁廳長”來視察了。

 

而離開了政壇的“祁同偉”,最近轉而俯首躬身去做文化的事情了。


11月21日起在優酷上線的文化紀實節目《百心百匠》中,許亞軍作為嘉賓,跟隨著名媒體人孫冕來到宮廷地毯匠人處拜師,以“人民的名義”身體力行地關注非遺匠人及傳統工藝。


許亞軍在掛滿宮毯的院子裏

 

許亞軍小學時期便在北京一所重點文藝學校就讀,8歲參演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電視劇,16歲就從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了,後來被分配到了中國兒童藝術劇院。這番履歷可以説是典型的童星加天才的成長模式。

 

這樣的經歷,也讓許亞軍自帶一種從容的翩翩公子氣質。這與貴氣十足、充滿皇家宮廷範兒的宮毯之間,達成了某種契合。


許亞軍(右)在跟師父周小寒學習古法染色

 

許亞軍學習了用周老師的植物染色法,燒柴架鍋親自動手染制十斤羊毛線。在宮毯匠人周小寒指導下了解植物染色工藝下各種可食用食材、藥材配比碰撞出地毯染色原料的神奇之處。

 

在跟宮毯技藝傳承人周小寒拜師學藝的時候,他深深地被周老的專注和對於宮毯的熱情所打動。在這一點上,許亞軍似乎和師父之間有着某種共通之處。

 

圖必有意,意必吉祥

古代皇帝都會繞着走的地毯

 

宮毯對於大多數人來説,比較陌生。因為,中國宮廷的老地毯能在世界範圍內保存到現在的,不超過兩千條,其中還有一千多條,沒有得到完善的修復。

 

宮毯是富有北京地域特色和宮廷特色的手工藝製品,起源於寧夏,因其織結堅牢,毯面柔軟,深得皇家權貴的青睞,自元代起,就成為皇宮的御用品,宮毯也就由此得名。編織地毯在我國已有兩幹多年的歷史,早在18世紀中國地毯作為工藝品出口,震撼世界。


盤金毯局部


本期許亞軍跟隨的師父周小寒,是北京宮毯守護者,年過花甲的周先生曾花費數十年還原了瀕臨失傳的植物染色技術。


在從事地毯織造、研究的三十餘年裏,他不僅改進老地毯織造技術獲得國內外收藏名家認可,還奔走各地研究、修復各個年代的老地毯。現在在博物館看到的許多原樣復刻的清代皇室地毯都來自於他的手工製作。

    

孫冕則找到北京宮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王國英,跟她學習宮毯中最頂尖的技藝——盤金毯。


孫冕(左)跟王國英老師學習盤金毯的編織

 

王國英老師是北京宮毯第五代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師承國家美術工藝大師、宮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康玉生老先生。2003年與康老師一起作為主要工匠參與“搶救”盤金毯技術項目,歷時2年織造出繼民國以後的第一塊盤金毯,獲得包括北京第二屆工藝美術展金獎在內的多項大獎。

 

而這裏説到的“盤金毯”在古代的皇家宮廷,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寶。皇帝也只是會在隆重的慶典時,才捨得拿出來使用。也有了“皇帝都捨不得踩的地毯”之稱。


充滿敬畏

心疼匠人每一點滴的勞動


純手工織造的宮毯,一個非常熟練的技師,一天的時間只能大概編織一平方英尺左右大小的一塊。

 

長年累月機械的重複,極其枯燥乏味。但是,手工製作的地毯有着機器代替不了的優點。僅僅在紡線這一步,人工的傳統紡織法,就解決了機器梳理中存在的纖維損耗問題。


許亞軍在學習手工紡線

 

許亞軍覺得每一塊手工毯都充滿生命力。給地毯刷毛本是一個正常的地毯製作整理工序,但是,從一開始就參與織造的許亞軍,體會到了每一份毛線中飽含的心血,所以一直覺得很心疼。

 

“刷到那個毛以後,我覺得那種心疼。那麼辛苦把它做出一塊毯子,我覺得每刷一下,都會刷掉一些工人師傅精心編織的這個東西,真的會心疼。”



但是周老告訴他,這是必須做的一道工序,織造宮毯的匠人,把它交到主人手裏的時候,就應該是乾乾淨淨的、平平整整的。

 

點擊閲讀原文,觀看許亞軍與宮毯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