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問題是美元”

刀口談兵超級潛龍2017-12-13 22:40:17


軍迷朋友們請點擊⬆️⬆️"刀口談兵"的藍色字關注我們,並歡迎大家轉發朋友圈,傳播正能量!

商務、投稿專用微信號:dktbmsz  歡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百家爭鳴,百花齊放。


作者:超級潛龍

 

最近,最熱的國際新聞,莫過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將由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這一舉動,無異於在巴以之間引爆了一顆政治核彈,在中東乃至世界範圍內掀起滔天巨浪。

美國駐聯合國全權大使黑莉,在安理會“舌戰羣儒”,以一敵十四,為特朗普的決定辯護,並痛斥聯合國敵視以色列,指責國際社會試圖對美國説教。

顯然,特朗普的決定並非他本人的心血來潮,更不是其無厘頭的玩笑,而是美國政府深思熟慮後的決策,是美國的戰略性抉擇。

那麼,美國為何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在世界這樣一個多事之秋,再點上一把火,突然作出令世界愕然的舉動,讓本已動盪的國際局勢,更加捉摸不定和混亂不堪呢?

美國此舉在中東點燃火藥桶,絕不是從以色列的福祉出發,更不是為了巴以和平,而是一切為了美國的利益。

説到底,它是為了拯救美元,拯救美元也就是拯救美國。

要理解特朗普或者美國執政當局的思路,我們還要從歷史上尋找答案。

毫無疑問,美國是一個霸權國家,離開了霸權,美國什麼也不是。而撐起美國霸權體系的關鍵支柱有兩個,一個是軍事實力,另一個則是美元。兩者正像美國這輛豪華戰車上的左右輪,在世界上縱橫馳騁,所向披靡。

只可惜,今非昔比,美國的這兩個驅動輪均已不堪重負,再也馱不動“貪吃蛇”龐大的胃口,特別是美國的美元金融霸權,已然病入膏肓,瀕臨崩潰。

美國政府窮兵黷武,揮霍無度,債台高築;美聯儲為了轉移金融危機,靠的是不斷QE,印錢、印錢、再印錢,美元信用的根基早就被美國人掏空。

特朗普上台以來,他所祭出的一系列舉措,貌似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如退出TPP,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廢除奧巴馬醫保法案,逼迫跨國公司到美國投資,以強硬手段平衡國際貿易降低美國的逆差,推出以降低企業所得税為重點的税改法案等,在不合常理當中又有着相同的邏輯關係,指向都是為了修復和鞏固岌岌可危的美元金融實力的基礎。即使美國財政在捉襟見肘的窘境中,仍撥出創紀錄的7000億美元的年度軍事預算,其目的也是為了搶更多的美元,以彌補金融窟窿。

長遠看,特朗普帶有流氓特色的手法,對美國經濟的恢復大有裨益。但是,這些舉措,對於急火攻心的美國來説,治標不治本,遠水不解近渴,療效太慢,而且相對巨大的財政虧空,所得猶如杯水車薪,於事無補。

於是,尋求更激烈、更有效的手段,以解除自己迫在眉睫的危機,也就成了特朗普和美國政府的必然選擇。由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美國在遠離其本土的地方製造地緣政治危機了!而激化巴以矛盾、挑起中東衝突,則是美國手中最廉價、最現成,也是最高效的的籌碼。

回顧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歷史,美元擺脱第一次信用危機,就是有效利用了中東的矛盾,在阿以的激烈衝突中,它成功化險為夷。

1960年代後期,美國深陷越南戰爭的泥潭,財政赤字巨大,國際收支惡化。至1971年8月,尼克松宣佈“新經濟政策”時,美國的黃金儲備只剩下102億美元,而短期外債達520億美元,黃金儲備只相當於短債的1/5。美元大量流出美國,導致“美元過剩”,1973年底,遊蕩在各國金融市場上的“美元”就達1000多億。美國再也沒有維持黃金官價的能力,美元危機隨之爆發。美元停止兑換黃金和固定匯率制的垮台,標誌着二戰後以美元為中心的佈雷頓森林貨幣體系徹底瓦解。

恰在此時,1973年10月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以阿拉伯國家為主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為了打擊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國家,宣佈石油禁運,暫停出口,造成油價大幅上漲。當時原油價格從每桶不到3美元飛漲到超過13美元,翻了兩番還多,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

美國失信世界,將美元與黃金脱鈎,美元氾濫,美元信用基礎崩潰。但由於石油危機的爆發,石油短缺和價格高企,而當時美元作為世界唯一儲備貨幣,讓本來嚴重過剩的美元,卻一下子也短缺起來。美國抓住機會,把石油與美元綁定,從此,石油取代黃金成了美元的貨幣錨。

假如沒有當年的中東戰爭和石油危機,或許美元早就成了歷史名詞,最多不過是美國人的美元,而不是世界的美元了!中東衝突帶給當地人民的是鮮血和苦難,而給美國和美元的卻是百年機遇。別管是主動而為也好,還是被動所得也好,的確是中東危機救了美元!

這次,為了再一次挽救更加嚴重的美元信用危機,美國故伎重演。特朗普在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上的取向,如果從拯救美元的角度看,一點也不意外。

回過頭來,我們再來細思去年美國大選,就可以更清楚,為什麼不是政治老手的希拉里,而是口無遮攔的政治素人“不靠譜”(特朗普)入主白宮了。

1992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年輕的克林頓憑着“笨蛋,問題是經濟”這一句名言,戰勝因剛剛打贏了第一次海灣戰爭而如日中天的老布什,成功地殺入了白宮,並在後來的執政道路上,憑藉出色解決了美國經濟問題而贏得的超高人氣,闖過了拉鍊門”性醜聞關。

24年之後的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這次換成了人氣正旺的克林頓的夫人希拉里,對決毫無從政經驗的“大嘴”特朗普。志在必得的希拉里,卻意外敗給了特朗普,讓世界眼鏡碎了一地。

希婆躊躇滿志,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對敗選的結果她氣急敗壞,據傳在得知輸了之後,曾與奧巴馬抱頭痛哭(哈哈,好像是好事者杜撰的漫畫幽默)。我們看到,一年多過去了,希拉里團隊除了糾結於特朗普的“通俄門”和黑客攻擊,至今也不明白到底敗在了哪裏?

其實,特朗普這匹黑馬之所以夠黑,正是用了當年克林頓對付老布什的那個絕招,正所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在整個競選過程中,或明或暗一再告訴希拉里和美國選民:“笨蛋,問題是美元”。

美國“民主”這隻看不見的手,之所以選擇了二愣子般的特朗普出任總統,而不是政客出身的希拉里,看中的就是他或許可以拯救美元。

今天,既然特朗普和美國的殺手鐗已經放出,可以預見,中東在IS銷聲匿跡後,新的流血衝突將曠日持久;為了對衝嚴重過剩的美元,新一輪的石油危機和價格攀升,必將隨着中東的動盪而接踵而至。

美國的這着歪棋,看似輕描淡寫,卻充滿殺氣。它的眼裏除了瞄着石油和美元,還瞄着中國,可謂一石數鳥。混亂的中東,既可以阻斷中國的一帶一路的延伸,又可以通過推高油價,狙擊人民幣石油期貨,打亂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

美國的組合拳裏決不僅有中東這一招。在對付中國上,美國手裏還有朝核牌和台灣牌可打。它既然已經打出了自己手中的王牌,絕無可能就此罷手,必定尋找時機,把它能用的十八般兵器全使出來。

對於美國的叫牌,中國哪裏能被牽着鼻子走!肯定會跳出美國的圈套,主動出擊。一場世界範圍的合縱連橫的博弈大戲,已經拉開序幕。

我等吃瓜羣眾,該看戲看戲,該吶喊吶喊,該助威助威,該喝彩喝彩,只要做個明白人,不拖國家後腿就行。

 

若喜歡本文

歡迎長按二維碼識別,打賞作者!

謝謝!



閲讀原文

TAGS:特朗普美國中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