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幾!小腦斧!梅發怒!——你説你也讀得懂「塑料普通話」?丨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想學弗蘭發的2017-12-11 17:52:03

最近小編在微博上發現了一顆新的中國語言文化的……呃……珍寶?


動物園裏有什麼?你能看懂幾個?


嚇得小編馬上百度了一下——原來這是湖南人(嘗試着)説普通話的神奇產物,被自嘲為“塑料普通話”。


由於受湖南話的影響,就連當地的播音員、主持人也沒能逃出塑料普通話的“魔爪”,汪涵就是會巧妙利用塑料普通話的主持人之一。


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mREWUCUYjQ


作為一個被小雞燉蘑菇喂大的東北人,小編驚喜地發現自己還能看懂大部分塑料普通話的意思。如果讀者朋友們和小編一樣沾沾自喜——別急,語言學能解釋為什麼我們能無師自通讀懂“塑料普通話”。



首先我們來探尋一下“塑料普通話”的本質——“塑料普通話”究竟能不能被稱作是一門語言呢?亦或是一門方言?一種獨特的口音?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我們要祈願全世界的語言學家們儘早在“什麼才是一門語言”這個問題上達成一致。



雖然“塑料普通話”是不是一門語言暫時還取決於每個語言學家對語言的不同定義,但我們可以客觀説的是,“塑料普通話”是母語為湖南方言的人們在説普通話時語言遷移(language transfer)的產物,它繼承了湘語和普通話的不同特徵,具有自己獨特的音韻規律和音調特點。


從這方面來看,“塑料普通話”更像是一個中介語(interlanguage),指在第二語言習得過程中,不同於第一語言或第二語言的一個不斷變化着的語言系統。


所以説湖南人民們已經很努力了。



那麼“塑料普通話”都有哪些地方受到了影響呢?這要先從“塑料普通話”的音韻説起:


1. 舌尖中音:“你”和“裏”

2. 前後鼻音:“賓”和“兵”

3. 輕擦音:“花”和“發”


這和大多數中國南方方言一樣,由於在本地語中沒有語素的分別,這些方言的使用者們喪失了分辨使用某些音素的能力。


當然了,不是“塑料普通話”中一切與普通話不同的地方都來源於音韻規律。在語言習得理論中,有些語言學家提出雙通路理論(dual route theory),理論提出在人們在説話時一部分是由語法規律生成,而有一部分是直接來自於詞彙提取(lexical retreival)


例如英文的過去式:


walk—>walked 來自於語法規律

sing—>sang 來自於詞彙提取


在“塑料普通話”中,除了由音韻規律導致的這些不同之外,還有很多受詞彙提取影響與普通話不一致的地方:


1. 詞形相同:例如“口水”在長沙話中指“口才”,然而由於在普通話中也有“口水”這個詞,長沙人常誤以為普通話中“口水”可以當作“口才”用。


2. 詞義相同:例如“小衣”在湖南方言中指“褲子”。


3. 普通話沒有對應詞:例如量詞“只[tsa]”的泛用,“一隻人”;或“不得脱符”指“收不了場”。


這些只是對“塑料普通話”的基本解析,在“塑料普通話”背後還有很多學問值得我們探討。


然而這裏問題來了:我們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是怎麼讀懂塑料普通話的呢?


這就要有請我們的特邀嘉賓——國際音標表來給我們解釋了:



對國際音標表熟悉的朋友們都知道,國際音標表是語言學家發明的用來記錄全世界所有語言發音的語音書寫系統。也就是説,學會了這個表上的所有符號,你就可以用筆寫下人類能發出的所有聲音。下次課上傳紙條就不怕老師看懂了。——除非你上的是語言學課。小編建議你好好聽講。


大家可以看到,這個表從左到右由發音部位排序,而從上到下由發音方式排序。也就是説,在表上離得近的音素,理論上來講比較相似,反之亦然。


那麼來看看“塑料普通話”動物園中的“大西幾”這個例子:


西幾[ɕi ʑi]—> 獅子[ʂɨ zɨ]


首先我們來找找這對元音在國際音標表中的對應位置:



是不是有點靠近?


然後我們再來找一找這兩對輔音:


(由於普通話拼音中x和j這兩個輔音比較稀有,所以語言學家們在畫表的時候沒有把它們放進大表中,但它們倆按照發音位置來説應該在箭頭指的位置)



這些音素不光在語音學上相似,音系學也對它們的相似性有所解釋。下面的這個表格叫做音系特徵表,標明瞭每一個音素所帶有的不同特徵。



請大家放心,小編不會帶着大家一點一點看這個表。小編自己也不怎麼太想看這個表。為了大家從這個表中找到了例子中音素的音系特徵——


還是從元音説起:


[i]的特徵包括[+front, +high, -round]

[ɨ]的特徵包括[-front, +high, -round]


所以從特徵上來講,他們只相差於[front]。


還是因為普通話輔音的稀有,這張表中並沒有包含[ɕ] [ʑ] [ʂ]的音系特徵,但它們都具有[+coronal, +contiual, +sibilant]等共同特徵。


這也就是為什麼,就算我們對湖南方言沒有任何瞭解,我們的大腦也能通過這些類似的特徵對於我們所熟悉的詞語進行關聯,從而找到“塑料普通話”的普通話“翻譯”。


寫到這裏,小編目前的特徵大概是[+想吃飯 +想睡覺 +希望洛杉磯的山火不要燒到家裏來]。可是小編在結束這篇文章之前還想問大家一句話——


小福泥到底是什麼???




參考文獻:


“塑料普通話”,互動百科,http://www.baike.com/wiki/塑料普通話

“湘語”,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湘語#韻母

田皓,地方普通話常見詞語失誤分析——以湖南腔普通話為例,湖南人文科技學院學報

鄧敏,李迪 (2013),湖南籍大學生普通話水平及情況調查分析,《文教資料》,2013年第36期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17), https://www.internationalphoneticassociation.org/content/full-ipa-chart

Selinker, L. (1972), Interlanguage.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 10, 209–231.









閲讀原文

TAGS:塑料普通話國際音標表普通話音系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