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快樂,叫8個月後重新站在全馬賽道上

呆呆咖啡館呆呆2017-11-16 00:20:45


孤獨的路上並不孤單,

你看,28000人和我在一起,

我們有着相同的歡樂。

文丨 呆呆  圖丨呆呆+網絡

在人羣中遇見,是種緣分。

何況,我們是在28000人的賽道上遇見。

所以,每次遇見,都應是馬拉松路上的小確幸。

也因為遇見,上海馬拉松才變得更美好。


寫了那麼多次馬拉松比賽,這一次,我只想寫一路上遇到的男人和女人,感謝“呆呆咖啡館”這幾個字,讓我有如此奇妙的遇見。

(衣服上無意寫的幾個字增加了好多跑馬樂趣。)


 

原本以為就是一場同樣孤獨的奔跑

很多馬拉松比賽,從頭到尾可能都是孤獨的一個人,去年上馬就是,本來以為這次也是一樣。因為開始都是相同的,雖然不跑友參加了比賽,但我還是一個人坐飛機、一個人去領裝備、然後去酒店,一路都沒有遇到我的跑友朋友們。


比賽當日凌晨4點30起牀,5點40分,一個人出發。進酒店電梯,滿滿一電梯都是去跑上馬的人,沒有一個人認識,出電梯後看到他們呼朋喚友,我默默的直接往起點外灘走去。


走出酒店,天空剛剛有了光亮,路上已全是往起點走去的跑友。天氣稍涼,我把衣服扣緊,低頭往前快走。快到存包的地方,看到有個跑團在做熱身操,站那看了兩秒,我就把揹包和手機放地上,跟在後面蹭着做熱身,陸續有人跟我一樣的舉動,管它呢,反正沒人認識我。


那個時候,會有點孤單,但是同時又有種説不清楚的歡愉,在萬千陌生的人羣中,這麼自由,這麼放鬆,就算要在冷風中大喊一聲也最多引來驚訝一瞥。


今年的起跑區是C區,比去年的D區靠前,我走進去,就被淹沒在一片橙色的海洋裏了,周圍湧動的都是陌生面孔,大部分的人彼此都不認識,不少人跟着主持人的節奏在搖擺。在這樣的人堆裏,很有安全感。跑馬就是一項體驗孤獨的運動,重要是同時你內心又是歡愉的。我知道很多跑友分別在A區、D區和F區起跑,整個過程中我們可能都不會有見面的機會,但是有什麼關係呢,我的內心如此安靜,我只想按照自己的節奏跑。


對的,這是一個馬拉松跑者跑前的日常,大部分時候,並不是你們想象的呼朋喚友,我已然習慣。

(每次都會例行讓人拍一張起跑前照片)


 

馬拉松是對自己的一場深情告白

開跑前兩天才知道這次參加上海全馬的有28000人,有一刻是慌張的,因為去年,起跑後很久很久,我都沒辦法從人羣中突圍出去,人太多強者更多我個子又少,完全沒優勢。


所以,以下的聊天內容是我當時真實想法。

我:“今年上馬28000人全馬,好可怕,祈禱明天不要被踩到。”

跑友:“又不是被大象踩。”

我:“去年開跑的時候,感覺我就是奔跑象羣裏的小螞蟻。”


裝了好多的忐忑,一直到跑前一晚,睡前看冊子,才發現我今年起跑區是C區,頓時覺得好幸福,B區的跑者大多是精英選手,C區出發和前面的人不會造成重疊,跑起來應該順暢很多。


事實也是,今年起跑比去年舒服,很快就超過了430兔子,但因提前上了次廁所,回到跑道上就落後了,追了幾分鐘才看到500的兔子,心裏有些煩躁,繼續埋頭追趕,跑得呼吸不勻有點急躁。這個時候,有人拍拍我的肩膀説,“呆呆咖啡館,你是那個愛馬士羣裏的吧。”我扭頭一看,有個美女好面熟,雖然沒見過,但是照片已經看過無數次,是我們羣裏的美女nikky。這時我想起,她為啥能背後認出我了,因為前一天領裝備的時候,看到有個女孩在跑步T上印了幾個銀色的字,真好看。我就拿了跑步衫過去,一時想不到要寫什麼字,就在背後印了“呆呆咖啡館 寫下温暖與美好”,原本是好玩,沒有想到被Nikky從背後認出來,製造了一個小驚喜。


Nikky跟我説了句“加油”,然後就繼續往前了,我跟着她的步伐,跑了幾分鐘,心情一好,居然就呼吸順暢起來。後面的20多公里,我都跑得比較輕鬆,天氣太給力,而我知道自己不能PB但是也不會比去年差,就按照自己的節奏跑。


這一路上,我也開始留意很多跑者在背後印下的字:

有個媽媽在背上印了:XX,媽媽為你而跑。

有個爸爸把孩子可愛的照片也印在背上,上面寫着:我的寶貝一週歲了。

有個漂亮的女生印的是:別跑,我會追上你的。

有個老爺爺寫的是:跑步可以抗癌,我就是的。

還有個男孩寫了一堆名字,什麼“健健 樂樂 XX,我愛你們”。

……

馬拉松,有時候是對自己的一場深情告白,有時候,是對別人的單純表白,不管如何,這些都是充滿了深情,有些還會讓人感動。一路上就這樣看着看着,不知不覺就跑過了30公里。

(上馬只有後半程才有可能被拍到,那時感覺不輕鬆。)


 

三個被我超過的男人帶給我的開心

因為背後的那幾個字,35公里後,還陸續遇到了四個跑友,其中一個和我打招呼後絕塵而去,另外三個都陪跑了一段,在最艱難的35公里後,我覺得這種短暫的陪跑給了我更多的力量。這些年,跑馬過程中目前印象最深的一個跑友,是不曾認識的陌生人,今年鵬馬28公里的時候,我跑不動了,他過來給我加油,並帶着我跑了幾公里,雖然34公里後我讓他自己先跑了,但是當時他已經陪我跑過了最艱難的一段,那次鵬馬也跑出了我第三好的馬拉松成績。有時候跑馬路上遇到的一些小細節,真的就可以幫我們堅持到最後。


今年的速度變慢大概是35公里後,這時遇到一個深圳的跑友,準確説,他還當過我三個月的老闆,趕上的時候,發現他腳步明顯有些變慢。我和他打了個招呼往前,他追上來,一邊聊天一邊往前跑了一公里多。在一個補給站的時候,我停下來,再出發時候已經不見他。跑馬就是這樣,最好按照自己的節奏,路上不會刻意去等,走了就走了。


38公里後,我遇到peter大哥,他已經在和另外一個跑友開走,就招呼了一句。他上週剛跑完紐約馬拉松,上馬最後幾公里不想盡力了,我跑過的時候,他説陪我跑一段,沒兩百米就不見了,我沒有回頭,不久聽到有人在後面大聲喊,“呆呆咖啡館,加油!”轉頭一看,是peter大哥在給我錄小視頻。錄完我繼續往前了,他重新慢下來,但好感謝peter大哥留下了我在上馬奔跑的視頻。


意外的是第三次遇見,那個時候大概已經快40公里,我速度還比較均勻,超了一些已經跑崩的人。這個時候,聽到有人和我招呼,轉頭看到一張面熟的臉。他説,“我是旭輝戈壁賽的戈友,旭輝公司在業主隊的。”我立馬想了起來,當時我們兩個隊伍實力相當,最後兩天很多時間都在一起行走。能有這樣的遇見,真的很開心,雖然彼此不知道名字,卻因為呆呆咖啡館又見面了(戈壁賽後我用這個公眾號寫過文章,很多旭輝人都看過)。人生是個漫長的旅程,有時候一些小小的巧遇都會讓人開心很久。


聊天中得知他前段有傷,賽前沒怎麼訓練,一起跑了一會,他停了下來,讓我先跑。那時我就剩下最後的兩公里,一般人都會重新燃起內心的小宇宙,直到進入讓人熱血沸騰的終點——8萬人上海體育館,我當然也是,一鼓作氣就跑到了終點。

(又完成了一個馬拉松,開心。)

 

放棄或者走到終點都是對自己的負責

聽説這次28000的上馬,有22000完賽了,也就是説,有幾千人因為各種原因退賽了。


上馬是個強者雲集的馬拉松,4小時23分完成,跑完看到女子1300名的成績會覺得很不爽,但是事實就是這樣,誰讓它是跑者都愛的馬拉松呢,何況,我覺得能夠正確的認識自己才是馬拉松精神。


後半段那三個跟我跑過的跑友,最後幾公里都是走跑結合的,深圳的前老闆後來説,因為感冒了,所以最後幾公里基本歡樂跑,吃東西,喝水,拍照,看風景,怎麼享受怎麼來;那位偶遇的戈友,他説最近三個月因為受傷,沒怎麼跑了,所以跑崩了。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後面説的,他説,跑馬拉松,是最需要堅持的,因為你一旦偷懶,身體就會告訴你,然後你就可能跑不完全程。


他説的是大實話,馬拉松就是這樣的,不管你跑了多少年,重要的是一直堅持,一旦你停下一個月甚至更久,你再開始跑的時候,都要重新練,練習不夠,最後都可能跑崩。就如我在路上經過一個走路的跑者時候,聽到他邊走邊大聲在講電話,“我k,現在才34km,我居然就跑崩了,以前從來沒有過。”


其實沒有那麼多“為什麼”,跑馬路上跑崩都是正常的事情,很多高手都會跑崩,會抽筋,這樣的時候,停下來走比跑要好,終點也就幾公里了,走得再慢,也可以在關門前抵達,有什麼關係呢?普通的跑者,安全的完成和享受整個過程才是有意義的,何況上馬路上有那麼多豐富的私人補給。


跑了這麼多年馬拉松後,看到確實有些人放棄有些人一直堅持,也許馬拉松真的沒那麼好,但有什麼關係呢,這是我至今堅持得最好的一個愛好,感謝我有那麼多堅持得更好的榜樣。


終點也許一無所有,但跑完就是給自己最好的安慰。因為,我已經好久沒跑過一個全馬了,有種快樂,叫8個月後重新站在全馬的賽道上。

(它證明我在上海的大街小巷穿越過,奔跑過。)

呆呆咖啡館

城市冰冷

樓市瘋狂

地產圈喧囂

而我只想寫下温暖與美好

微信號:daidaicafe

閲讀原文

TAGS:呆呆咖啡館跑友跑崩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