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名家畫奇石:姿態萬千,賞心悦目!

壹號收藏2017-10-20 20:09:08

陳洪綬 《米芾拜石圖》 設色絹本 上海工美2007春拍 成交價836萬元


“石奇含天地,趣雅意雋永”。

奇石是大自然散落的美,

是無聲的詩,是不朽的畫。

中國曆代文人墨客對奇石情有獨鍾,

敬石、供石、賞石、寫石、畫石、

藏石之風更是層出不窮,

千百年來在我國形成了獨特的石文化。


中國曆代向有愛石之人,而以石入畫者亦層出不窮,古之趙佶、米芾、陳洪綬,近之任伯年、溥心畬、吳昌碩等皆有專畫奇石佳作傳世。


【五代】



【宋代】


宋代是中國古代賞石文化的鼎盛時期,北宋徽宗舉“花石綱”,成為全國最大的藏石家。由於皇帝的倡導,達官貴族、紳商士子爭相效尤。於是朝野上下,搜求奇石以供賞玩,一度成為宋代國人的時尚。這一時期不僅出現瞭如米芾、蘇軾等賞石大家,司馬光、歐陽修、王安石等文壇、政界名流都成了當時頗有影響的收藏、品評、欣賞奇石的積極參與者。




宋微宗能書善畫,尤其喜愛翰墨、花、石;他大興土木,在皇城東北處隅築萬壽艮嶽,《艮嶽記》雲:”石以土地之殊,風氣之異,悉生長成,養於雕欄曲檻”。除了徵用民間的庭苑花石來築艮嶽,還廣徵天下奇珍異石,選得六十五塊,親自一一予以封爵題寫銘文並刻於石背,定名為“宣和六十五石”。



宋代大書畫家米芾是聞名古今的第一石痴,他舉止顛狂,人稱“米顛”,他玩石如醉如痴,最有名的就是“米芾拜石”的故事。宋人葉夢得《石林燕語》記載,米芾初入州廨,見奇石便“呼為兄弟”,見之三拜九叩,“米顛拜石”一直傳為美談。他曾在漣水為官,因當地毗鄰美石產地靈壁縣,因而米芾藏石很多,上佳石子,他一一品題其名,藏於雅齋,“入玩則終日不出”。遇有石中珍品,他便藏於袖中,隨時取出觀賞,謂之“握遊”。而且在相石方面,還創立了一套理論原則,即長期為後世所沿用的“瘦、透、漏、皺”四字訣。



賞石、玩石的胸襟與其性情一樣闊達磊落,他仕途坎坷,顛沛流離,所到之處廣泛收集奇石,得意失意,奇石總成知己,還寫了許多詠石詩文。舉凡山水景石、抽象石、紋理石、彩石等等,都是隨興所至,無甚拘束。以為“園無石不秀,齋無石不雅”,並首創以水圩供養、觀賞紋理石。蘇東坡多次提出以盤供石而不可將山水景石隨意放置,此外還有“石文而醜”的論點。


一次,他在揚州獲得兩塊奇石,一塊為綠色,一塊為玉白,石上山巒迤邐,有云穿于山脊,他十分珍愛,就借杜甫“萬古仇池穴,潛通小有天”詩句命名為“仇池石”。他將這雙石置於案頭,每日都要玩賞一番。蘇東坡的這塊仇池石,後來被好友、當朝駙馬王詵看中,借走不還,蘇東坡不讓步,便提出王詵以大畫家韓幹所畫二馬交換,為了這件事,當朝幾位名人都捲了進去。




【元代】


元代中國經濟、文化的發展均處低潮,賞石雅事當然也不例外。書畫大家趙孟頫是當時賞石名家之一,曾與道士張秋泉真人善,對張所藏“水岱研山”一石十分傾倒。面對“千巖萬壑來几上,中有絕澗橫天河”的一拳奇石,他感歎“人間奇物不易得,一見大呼爭摩娑。米公平生好奇者,大書深刻無差訛。”這一時期,在賞石理論上無大建樹,多半承襲了宋代的審美,元代很多書畫大家在他們的繪畫作品中都有經典的賞石題材。










【明代】


明清兩朝是中國古代賞石文化從恢復到大發展的全盛時期。在這數百年間,中國古典園林從實踐到理論都已逐漸發展到成熟階段。明代著名造園大師計成(字無否)的開山專著《園冶》;明代天年間王象晉的《羣芳譜》;明代李漁的《閒情偶記》;明代文震亨的《長物志》等相繼問世。



明代大書法家米萬鍾也是個石迷,他的詩畫名噪一時,在六合縣當縣令時,“自懸高賞”蒐購雨花石。他家中貯石眾多,公務之餘,常於“衙齋孤賞,自品題,終日不倦”。他藏有18枚絕巧的奇石,分別以詩句命名,如“三山半落青天外”、“門對寒流雪滿山”等,還請畫家吳文仲作成《靈巖石圖》,請胥子勉寫成序文《靈山石子圖説》,這是有攝影以前,中國最早的關於玩石的圖片記載之一。他每請人觀賞這些石子,都要“拭幾焚香,授簡命賦”,才叫書童捧上奇石,繼而把客引至石齋,端出上乘美石,最後才從袖中亮出極品,可謂鄭重其事。



















【清代】


發展到明清時代,賞石活動一進入繁盛期,賞石家層出不窮。這個時期的賞石理論研究也不一般,石譜、石志有如紛紛問世。清朝的《觀石錄》和《後觀石錄》;蒲松林的《聊齋志異》中寫的“石清虛”等;鄭板橋愛石,畫石,提出了石頭醜而雄、醜而秀,發展了賞石理論……


陳洪綬 米顛拜石圖 嘉德2010秋拍 成交價1176萬元


米芾愛石,見奇者輙拜,此幀即寫其顛狀。人物長面豐頤,相貌奇古,躬背作揖,神情虔敬。衣紋屈筆勁勾,鋒芒畢露,與石皴雖粗細有別,而峻嶒遒勁之趣一致。二小童一前趨,一後瞻,使畫面又多了一重變化。陳老蓮入住青藤書屋,已是四十多歲以後,故此圖為其盛年所作無疑。曾多次出版,可稱名品。


陳洪綬 米芾拜石圖 設色絹本 上海工美2007春拍 成交價836萬元


《米芾拜石圖》,陳洪綬以米芾為主人公所創作的一件歷史人物故事作品,在表現上獨樹一幟,具有鮮明的個性面貌。畫面上方嶒崚玲瓏不可名狀的奇石下,米芾烏帽紅袍,手持長笏,神色端莊,恭敬虔誠地對石拜揖。待從三人二背一正,恭手而立,肅然起敬的表情,增添了畫面靜穆肅然的氣氛。將“米顛”狂放、戲謔精神世界表露無遺,全圖體現出一種脱俗磊落的格局和氣質。


《米芾拜石圖》品相完整,保存良好,明朝的絹地,包漿散發出的時代氣息,古色古香,令人神往。可以稱為陳洪綬傳世的繪畫作品中的精作佳構,著名畫家,鑑賞家的謝稚柳先生珍藏之品,並鈐有三方謝氏收藏印章,彌足珍貴。



鄭燮,鄭板橋。“揚州八怪”之一,藏石、畫石,且論石。他完善了宋人的賞石觀,進而闡明:石醜,當“醜崦雄、醜崦秀”方臻佳品,“醜字則石之拮態萬狀皆從此出”。由此看來,米元章的四字奇石觀,是很好的概括,蘇東坡的“醜石觀”進一步豐富了這一賞石理論,而鄭板橋對蘇東坡觀點的肯定和詮釋,則使之更加明確和深刻。




清 任頤 《奇石圖 》116×50 cm


       任頤(1840—1896),即任伯年,清末著名畫家,“海派四傑”之一。


清 任頤 《奇石圖 》局部


本幅《奇石圖》作於1873年,為任伯年藝術創作盛期寫奇石之佳作。作品寫奇石一尊,並有長題於其上。題中言明黃昏之時,畫家傾酒豪飲,突記起友人來箋索畫,遂乘酒興寫成一詩一畫,便是此幅。奇石以逸筆寫出形態結構,筆墨疏朗柔韌,用線疏密、淺淡皆有法有度。石之皴法不宗任何一家,以逸筆散鋒隨興掃之,呈大度灑脱之勢。又用濃淡水墨區分石之陰陽向背,頗有明暗光線映照於石頭表面上的光影轉折之感。


清 任頤 《奇石圖 》局部


畫中長題以行草書體為之,筆法嫻熟,內勁外剛,又見飄逸沉着。行筆迅捷而險峻,卻無一絲虛浮驕縱之氣,可謂清雋古雅,不激不厲。題末又説“似覺稍有逸緻耳”顯為謙語,從其中我們不難體會出畫家自得意滿之情。


清 任頤 《奇石圖 》局部


題識:

       幼讀丹青引,略襲前人跡。胸襟貴磊落,夙有煙霞癖。萍水訂知交,分箋來相索。昏黃傾罇酒,憑空已籌畫。酩酊任揮豪,不日成一石。縱無巖穴泉,滴出玲瓏隙。屹立示堅貞,獨具真骨格。弗染纖塵埃,奚事莓菭碧。歷久質不渝,視今猶視昔。潑墨溢天機,持贈莫予責。餘性有嗜好,終宵秉燭,遣興豪端。味青無癖,共論詩畫。暢譚永夕,當亦受益良多。寒夜大醉,一詩一畫,獲成此幅。似覺稍有逸緻耳。有識者其諒之。時同治昭陽作噩涂月六日燈下。伯年頤並記於滬寓。





















【近代】


到了近代,張大千、沈鈞儒等人都是賞石名家、賞石大家。從沈鈞儒的曾祖父到沈鈞儒的曾孫,上下綿延的七代人都愛石藏石,堪稱世界收藏史上罕見的藏石世家。沈鈞儒還曾把書房稱為“與石居”,並題詩云:“唔生尤好石,謂是取其堅。至小莫能破,至剛塞天淵。深積無苟同,涉跡漸戔戔”。吳昌碩、張大千等人也將石頭入畫,創作出不少奇石作品。



梅石圖



乙卯(1915)年作 蒼松竹石 立軸 水墨紙本



乙未(1895)年作 蘭石圖 立軸 紙本設色



享譽世界畫壇的現代畫家張大千也酷愛收藏奇石,他客居美國洛杉磯時,曾在海灘上發現一塊宛若一幅台灣地圖的巨石,張大千視為珍寶,題名“梅丘”。1978年,大千移居台灣,友人將這塊巨石運到台灣大千“摩耶精舍”,置放在“聽寒亭”和“翼然亭”之間。而在他的故鄉四川青城山,也有“聽寒”和“翼然”兩亭,其間也有塊“梅丘”石。晚年,幾經周折又得了一件瀘州空石,令大師喜之不盡,張大千逝世後,人們將他安葬於“梅丘”巨石之下,這正如他生前所吟:“獨自成千古,悠然寄一丘”。


1943年 米芾拜石 立軸 設色紙本



癸酉(1933年)作 梅石水仙 立軸 設色紙本


竹石牡丹 鏡心


1966年作 梅石高士


1960年作 竹石圖 立軸 設色紙本


丙戌(1946年)作 水仙壽石 立軸 設色紙本


1932年作 梅石圖 鏡心 設色紙本


1976年作 拜石圖 鏡心 設色紙本


責任編輯:子曰


推薦閲讀:

中式庭院PK西式庭院,你更喜歡哪個?

中國四大名玉,謙謙君子,温潤如玉!

絕色小楷,美了千年!

【智慧】聆聽大師慧語,紀念南懷瑾辭世五週年!

【健康】秋後必喝的10道養生湯,千萬別錯過!

【美圖】毛線做的盆景,可愛又養眼!


壹號收藏官方合作電話:400-60-51580

客服☞ 微信號/QQ:250955904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壹號收藏官方微店”,更多精彩等着您!

閲讀原文

TAGS:陳洪綬賞石賞石理論梅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