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執行異議之訴典型判例(一)

小甘讀判例整理:甘國明2017-10-19 13:06:38

1.銀行以承兑匯票的方式發放貸款,但不是承兑匯票業務,不存在承兑匯票問題,銀行無法主張對涉案存單享有質權,不能阻卻對涉案存單的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民生銀行主張涉案存單為《銀行承兑協議》的保證金與事實不符。其一,涉案《銀行承兑協議》是《綜合授信協議》項下的合同,實際是以承兑匯票的方式發放貸款,而不是承兑匯票業務。本案並非承兑匯票業務,故不存在承兑匯票保證金問題。


其二,涉案存單不應認定為《銀行承兑協議》項下保證金。《銀行承兑協議》的擔保方式中,保證金格式條款、權利質押格式條款均加蓋空白印章,不存在保證金擔保。根據法律規定及民生銀行內部規定,保證金需以專户的方式予以特定化。民生銀行舉證的放款通知書上記載的關聯零餘額保證金賬號為33×××50,而涉案存單的賬號為50×××52,該存款並未儲存於銀行承兑匯票所關聯的保證金賬號中。原審判決認定涉案存單並非保證金合法有據。


涉案《擔保合同》的簽訂日期載明為2013年8月12日,而《銀行承兑協議》的簽訂日期載明為2014年8月12日,涉案存單的存入日期為2014年8月12日,《擔保合同》的簽訂時間遠早於《銀行承兑協議》與涉案存單的存入時間,不符合常理。而《擔保合同》本身並未記載以涉案存單作為擔保方式,涉案存單僅以手寫方式記載於《權利質押清單》中,不合常理。由此,涉案存單與《擔保合同》之間關聯性不足。


案例索引: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長春分行與鍾首巖等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申2129號;合議庭法官:張能寶、王連祥、李桂順;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


2.在質權人處開户並存入保證金即完成了該特定化金錢的交付,質權人完成了對該特定化的金錢實際控制並佔有,對提供擔保的債務範圍內對賬户內資金享有質權,在主債務消滅之前,法院不得因其他無優先權的債務扣劃該賬户內資金。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金錢質押作為特殊的動產質押,不同於一般的動產質押,也不同於不動產抵押和權利質押,由於其本身的特殊性質,應當符合將金錢進行特定化並將該特定化的金錢移交債權人佔有兩個要件,以使該特定化之後的金錢既不與出質人其他財產相混同,又能獨立於質權人的財產。


首先,建行達旗支行與鑫源房地產公司簽訂保證金質押合同,約定了保證金專用賬户及賬號,該賬户內金錢即已經完成金錢特定化。


其次,該賬户是設立在質權人建行達旗支行營業部,且雙方約定“非經乙方(建行達旗支行)同意,甲方不得對保證金專户內資金進行支用、劃轉或做其他任何處分”,在質權人處開户並存入保證金即完成了該特定化金錢的交付,而享有對該賬户內保證金的控制權的約定則質權人完成了對該特定化的金錢實際控制並佔有的條件,因此建行達旗支行依法對該賬户內的保證金享有質權。


再次,保證金質押的賬户名稱是專門的保證金賬户還是出質人自己的賬户不影響質權的成立。


最後,保證金質權的成立並不以查封、凍結、登記、特別標記等為前提。


綜上,該賬户名稱雖然是出質人鑫源房地產公司名稱且並未進行查封、凍結或者特別標記為保證金專户,並不影響建行達旗支行依法享有對該賬户內保證金的質權成立。建行達旗支行在鑫源房地產公司提供擔保的債務範圍內對賬户內資金享有質權,在主債務消滅之前,法院不得因其他無優先權的債務扣劃該賬户內資金。


案例索引:張珂與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達拉特旗支行等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申1829號;合議庭法官:王東敏、吳景麗、張小潔;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3.保證金以專户形式的特定化並不等於固定化,質權人並非當然對該賬户內的所有資金均享有優先受償權,其優先受償權的範圍應與擔保債務額度相對應。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案涉1004賬户系與共贏公司依約為出質的金錢開立的保證金賬户,實行專項儲存,專户管理。該賬户設立後,賬户內款項的存入和釋放均須城南支行審批同意,城南支行已實際取得對該賬户的佔有控制權,符合金錢特定化和移交債權人佔有的要求。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的解釋》第八十五條的規定,同時參照最高人民法院第54號指導性案例的裁判要點,可以認定城南支行依法享有案涉質權。


但保證金以專户形式的特定化並不等於固定化。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約定保證金總額與貸款總額實行1:4動態管理,保證金額度會因貸款額度變化及借款歸還等原因而隨之變化。故,雖1004賬户為保證金賬户,但城南支行並非當然對該賬户內的所有資金均享有優先受償權,其優先受償權的範圍應與擔保債務額度相對應。


就城南支行對該賬户中的450萬元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問題,涉及保證合同記載的承兑協議編號和承兑匯票記載的承兑協議編號不一致時擔保範圍的認定。同一筆對外承兑匯票業務使用兩種編號缺乏相關依據,尤其此種情形涉及保證金賬户質押這一擔保物權是否有效設定及其擔保範圍的認定問題,如予採信,將有違物權法上的公示公信原則,不利於對其他債權人合法利益的公平保護。原判決有關城南支行對該450萬元款項不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認定,並無不當。


劉玲依據生效仲裁裁決向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該院於2012年12月7日劃撥共贏公司在城南支行1004賬户的1275萬元,並於2013年1月28日向城南支行發出協助凍結存款通知書,城南支行對劉玲已就該筆款項主張權利系屬明知。故城南支行於凍結期限屆滿第二日即2013年4月28日,未徵得執行法院同意徑行扣劃該筆款項,主觀上難謂善意。且城南支行對該賬户中450萬元款項並不享有優先受償權,其扣劃行為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案例索引: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淮安城南支行與劉玲等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申430號;合議庭法官:王展飛、毛宜全、張愛珍;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4. 申請執行人主張被執行人與他人以房屋買賣的形式掩蓋借款的實質,該應為無效合同的,應提供有效證據證明該合同為借款合同而非房屋買賣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從合同內容看,該合同名為《房屋買賣合同》,約定了房屋的基本情況、房屋價款及付款期限、房屋交付方式及期限,專門約定購房款用來清償天津農村商業銀行貸款、辦理註銷他項權登記手續,並於其後辦理房屋過户手續,此屬於典型的房屋買賣合同,而非借款合同。該合同特別約定,購房款不能用作他途,留100萬餘款待過户後支付,明顯與借款合同的性質不符。


從合同履行情況看,周金來依約支付1400萬元,海洋公司辦理了他項權註銷登記手續,之後與周金來辦理了房屋交接,雙方履行了合同約定的義務。關於再審申請人林軍主張該房屋買賣合同虛假,屬於以房屋買賣的形式掩蓋借款的實質,應為無效合同的問題,因再審申請人未提交有效證據證明該合同為借款合同而非房屋買賣合同,且未經房管局的資金監管並不必然影響房屋買賣合同的效力。


案例索引:洋高新技術開發區進出口有限公司與聶利峯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申728號;合議庭法官:何東寧、葛洪濤、邵長茂;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


5. 公司股東以房屋買賣形式將公司名下涉案房產分配給自己的子女,使公司的責任財產減少,公司償債能力下降,可能有損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與子女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不足以排除強制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條第一款規定,公司是企業法人,有獨立的法人財產,享有法人財產權。公司以其全部財產對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公司對外承擔責任以其公司資產為基礎。涉案房產系寶泉公司開發建設而成,屬於公司財產。


寶泉公司雖與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但雙方並無商品房買賣的事實,實際是寶泉公司股東以房屋買賣形式將公司名下財產作為家庭財產分配給劉依軒。寶泉公司股東將涉案房產分配給自己的子女,使得寶泉公司的責任財產減少,公司償債能力下降,可能有損寶泉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劉依軒通過上述方式取得涉案房產,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複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九條所規定的排除強制執行的法定條件。


案例索引:劉依軒與江蘇長安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等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申1259號;合議庭法官:張能寶、董華、李桂順;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長按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