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下雨天打不到出租車?不僅僅是打車的人多了……

人神共奮人神共奮的李剛2017-10-18 04:10:31

首發於“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微信公眾號

每週二原創:職場學習類乾貨

每週五原創:解讀經典,笑看職場



很多自律的人生,都在期待放縱的那一刻……


1/5

出租車司機為什麼放棄賺錢的機會?


人生真是艱難,晴天出租車滿大街瞎跑, 一到下雨天,連個鬼影子都見不着。


你肯定以為是雨天打車的人太多了,可今年的諾貝爾獎獲得者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教授並不這麼認為。


行為經濟學是經濟學中的叛逆者,塞勒也是個非主流的教授,不喜歡在家裏寫論文、列模型,反而對生活現象更感興趣,喜歡出門東逛逛、西瞧瞧。


有一陣子,他忽然對紐約的出租車產生了興趣,他發現,出租車司機們都喜歡自己給自己定指標,比如説我每天的目標是跑500美元——這就是把大目標分解成每天的小目標,非常棒的目標管理


問題是,出租車司機拉多少客不是司機説了算,歸老天爺管,今天心情好,來一天的雨,車上的客人根本停不下來;如果老天爺今天心情不好,來個風和日麗,一天的生意可就“泡湯”了。


有人要説了,這算什麼發現啊,坐在家裏也能想到啊。


是的,但坐在書桌前,能想到的也就是這些了,生活的複雜性,有時一定要親自體驗幾次,才能體會。


按理説,雨天收成好,陰天生意差,説明雨天的賺錢效率高,相應的,閒暇成本就高,更適合用來賺錢。


相反,晴天的時間賺錢效率低,閒暇成本相應也低,更適合休息。


也就是説,作為一個經濟學上的理性人,應該是雨天多幹幾個小時,晴天就給自己放個小假。既解決了賺錢問題,又讓市場恢復供需平衡。


可扭了個腰的出租車司機剛好相反,雨天一完成目標,司機立刻頭也不回的打道回府,對雨中苦苦等待的乘客視而不見,而晴天則一趟趟地載着空車,為了完成自已心中的指標,加班加點。



當然,後來的研究者指出,出租車下雨天不出車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雨天路滑,易堵車行駛慢,但因為完成目標而缺乏工作動力,仍然是很重要的原因。


2/5

目標管理的重大缺陷


有人説我把國外的案例生搬硬套到中國。好,我承認我國出租車司機最勤勞,下雨天生意好,多載客,猛賺錢。但如果你僅僅止步於中美兩國勞動人民的差異,那就錯過了一個改造自己人性弱點的好機會。


目標管理是我們最常用的手段,習慣好的人,前一天晚上就計劃好,今天要寫完那份報告,再打五個客户電話,等等。


假如你今天效率奇高,到下午四點就完成了全天的目標。此時,你雖然如釋重負,但理性尚存,腦中好像有一個小人在説:下班還早,不如把明天的任務也完成一部分吧。


但立刻就有另一個小人跳出來:明天的事急什麼,好不容易提前完成工作,要注意勞逸結合啊。


雖然有一點不安,你還是開啟了“假性上班”模式,看看微博,逛逛知乎,一個多小時飛也似地過去了。


目標管理的本意是讓我們更好地控制任務完成情況,但此時,它反而犧牲了效率。


我們上班雖然不像出租車司機完全看天吃飯,但也有個手順期和手背期。


如果我們是理性經濟人,我們完全應該在效率高的時候多做一點,效率低的時候多多休息,用相同的時間完成更多的工作,或者相同的工作量用更少的時間完成。


有時還不僅僅是個時間分配的問題,心理學上有一個叫“巔峯體驗” 也叫“心流”的狀態,通常出現在高效率地持續工作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後,忽然進入物我兩忘的沉浸式工作學習之中,此時非常適合從事創造性的工作。


很多人從未體進入過“心流”狀態,往往是因為工作效率高時的狀態,因為低目標值而被打斷,就好像剛踩油門就剎車。


沒有目標,我們會盲目,有了目標管理,又打斷了工作的流暢性。怎麼辦呢?


有人説,這麼簡單的事,那麼多廢話幹嘛,強行規定自己,提前完成目標的情況下,繼續幹下去,不就行了?


但事情並沒那麼簡單。你想想,在完成目標之前,我們還是個嚴於律已的人,可轉眼間就本性畢露。我們的內心到底發生了什麼神奇的化學反應,讓我們再也不肯往前多走一步了呢?


如果不弄清楚這一點,我們是戰勝不了自己的。


幸好,行為經濟學家為我們找到了答案。



3/5

賺錢機會VS.閒暇時光


上週我在《花錢時千萬別心痛,這是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告訴你的》中提到了“損失厭惡”的理論,大意是説,失去100元對你造成的心理損失,大於得到100元的滿足感;明明有更好的人在追你,卻總是下不了決心與現任分手。


這個行為經濟學中最重要的概念揭示了人性的一個普遍現象:即便我們明知風險小於收益,也仍然不願意放棄現有的東西,選擇未到手的東西。


損失厭惡有一個重要的前提——你擁有的東西。塞勒教授認為,它不僅僅指你現有所有的,還指“你認為將會擁有的東西”,比如説,即將完成的目標。


什麼意思呢?出租車司機給自己定了個晚上十點下班前做500美元生意的小目標,沒想到老天有雨,六點就完成了,這就相當於司機認為自己已經獲得了四個小時的閒暇時間。


如果他決定趁勢繼續做下去,他將失去他“已經獲得”的閒暇時間。根據損失厭惡的理論,他賺到的錢也無法彌補這個損失。


那有人要問了,為什麼他不去厭惡“失去四個小時賺錢的機會”呢,這也是一種損失厭惡啊。


原因在於,從他確定自己肯定能提前完成任務的那一刻起,他就一心想着下班後,找個酒吧喝好好兩杯。一旦產生了這種心態,他“擁有”的東西就變成了即將到來的閒暇,而不是“四個小時賺錢的機會”。


你靈機一動説,如果此前,有一個有錢的遊客,要求坐着出租車逛幾個小時的紐約,那他不就擁有“賺錢的機會”而不是“閒暇的時光”了嗎?


一點沒錯,只要你不去想閒暇這件事,你就不會“擁有”閒暇時間,你就不會對繼續工作下去產生強烈的厭惡心理,你就能把時間用在最有效率的地方。


所以扭了個腰的司機一完成任務就回家的現象,很少出現了中國的出租車司機中,因為我們“好勞惡逸”的中國人,一到雨雪天,滿腦子想的都是多賺幾個錢,而不是提前收工喝一杯。


就像彩票廣告的訴求永遠是中彩之後的生活,就好像你真的即將擁有一樣,讓你忽略了它極低的中彩概率。



4/5

解決目標管理弊端的兩個方法


聽完了上面的例題,我們就可以一起解決目標管理的弊端——提前完成任務時,因為“損失厭惡”不想繼續工作的不理性心態了。


假如我今天定了一個目標,下班六點之前完成PPT的第一部分。因為今天效率高,四點就完成了。剩下的兩個小時,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上上知乎刷刷朋友圈,多收穫了閒睱時光。


第二個選擇是趁今天效率高,繼續做第二部分,萬一明天效率低,剛好休息。前面説過,如果我們是理性人,我們就應該這麼選。


通過對出租車司機的分析,我們已經知道讓我們失去理智做出第一個選擇的原因,並不是我們貪玩,而是在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一心想着“今天居然提前完成任務”這件事,就在不知不覺中,把下班前享受二個小時“磨洋工”的閒暇,看成是已“擁有”的收益,從而厭惡失去它。


知道了這個原理,我們就可以“將計就計”,設計出一系列方法,誘導自己繼續幹活。


方法一:在預計今天會提前完成任務時,暫停第一部分的收尾工作,直接開始第二部分。


通常,只要不是流水線或計件工作,必然存在工作規劃。規劃是對未來工作成果的想像,在想像的過程中,下一部分工作就成了你“擁有”的東西,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任何停止工作的念頭,都會成為一種損失,讓你厭惡。


方法二:在更早一些的時候,發現自己今天工作狀態奇佳時,立刻為自己上難度,挑戰一下平時不敢嘗試的方法。比如,學習一下更快捷的操作方式,或者再深入理解事物更深層的聯繫,或者為自己補充一些論據,等等。


説不定就進入了寶貴的“心流”狀態。


方法一立足於未雨綢繆,合理分配時間資源;方法二立足於挑戰個人極限,完成未知領域的突破,都是目標管理的重要補充。


二個方法有一個共同點:讓“損失厭惡”的非理性心態和資源配置的理性選擇,產生方向上的一致。



5/5

理性小人與非理性小人


可以説,幾乎所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律障礙,通常我們只是把它當成意志薄弱的結果,傳統經濟學家則將其視為非理性的短視行為,並認為它會在長期的博弈中,自行消除。


事實上,人類的不理性行為沒那麼容易消滅,我們絕大部分的自律行為,不過是為了之後能好好放縱一把。好逸惡勞、急功近利、因循守舊,這些弱點伴隨了人類幾十萬年,相信還將繼續下去。


理查德•塞勒認為,人的內心潛藏着兩個小人,一個是理性小人,負責計劃,一個是非理性小人,負責行動。


我們必須讓他們配合起來,在決策之前,發動理性小人,規劃好未來的路線,一旦決定,立刻退居二線,任由非理性小人橫衝直撞。


總之,我們的理性必須要好好設計一下,如何與非理性配合默契。


比如今天的文章寫得真順,居然提前了一個小時。剩下的時間,我該刷兩集美劇呢?還是繼續研究一下非理性行為呢?


真是一個既明顯又困難的選擇啊。


與目標管理相關的其他文章


我們應該“活在當下”,還是好好“規劃人生”?

扎克伯格:有目標感的人,天生具有影響力,哪怕你是一個新人

如果可以預知未來,你還會繼續努力嗎?

人神

共奮

每週兩篇原創

顛覆你對職場的看法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閲讀原文

TAGS:提前完成任務出租車司機目標管理損失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