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脱樂視羈絆的易到,正走在無路可走的路上

互聯網圈內事小內2017-09-21 04:12:53


在易到人看來,老東家樂視害了易到,易到是樂視“城門失火”後被殃及的“池魚”,但,獲得新東家支持,易到似乎並沒有迎來預期的局面,甚至仍然麻煩叢生。


組團去討債,説明欠債方太可惡了,但這裏説的不是樂視,而是新生的易到。


據鳳凰科技報道,目前已經38個老易到人開始了維權討債之路,這38人此前和易到簽訂了員工持股計劃,根據協議,工作滿一年後,他們手裏的制性股權能轉換普通股。但是易到就是不認賬,已經拖了好幾個月。


有小道消息説,易到的CFO告訴他們:“公司沒有期權池了。”我沒錢,給不了,口氣還是樂視的口氣。


另據已經離職的易到聯合創始人楊芸説,“易到賣身樂視時,承諾每年拿出一部分股權分給團隊,但一直沒有兑現,她甚至説,“樂視就想吞了這部分股權。


那麼,轉過頭看,難道易到也想吞老員工的那點股權?


不僅如此,易到新生快三個月了,現在看來,仍然還未得到救贖。


1


6月30日,韜藴資本向易到注入首批資金,用以解決老大難問題:車主問題。


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易到許久,從年初出現提現問題,到今年5月,易到一直拖着。最後導致易到和樂視的決裂。


韜藴入主易到前,易到宣佈提現的時間是6月29日,或許是韜藴的緣故,易到又延遲了一天,6月29日,易到高調宣佈:全面開放線上提現日期為6月30月14時。


6月30日,易到總算沒有再拖延。此後,提現日期定為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根據易到7月初透露的數據:超過40萬司機已完成提現。


不過,這不是結局。7月28日,易到公司大門一紙公告:因韜藴正在對易到進行盡職調查,提現由原定的7月28日被迫延後至8月25日。


易到此前拿不到錢,或許情有可原,但擺脱樂視後還出現這一情況,不免讓人懷疑。


目前雙方股權交易並未完成,所以一直是韜藴藉錢給易到,9月的提現日子快到了,不知道還會不會出事?


提現問題沒有完全解決,易到目前的服務也出現很大問題。


5月初,中消協約談易到,易到主要存在打車難、退款難、溝通難等問題。但如今這些問題依然沒有解決,甚至愈演愈烈。


或許是司機減少的原因,乘客叫車常常加價,但加價還是叫不到車。


更關鍵的是,用户退不了款,易到不僅沒有對接普通消費者的電話客服,而且還有一條“充值3天后不接受退款”的霸王條款,似乎存心不給退款。


顯然,眼下的易到還留有樂視的烙印。


在公開聲明中,易到和韜藴反覆強調易到的核心資本:超過4000萬用户和600萬平台車主。


但是,車主和用户的耐心是有限的。更何況,中國的網約車平台不止易到一家。


2



從今年以來,在關於易到的所有消息,唯一稱得上好消息的是:易到拿到網約車牌照。


5月初,正處於風口浪尖上的易到拿到北京地區的網約車牌照,真正開啟合法化運營之路。


當時,易到COO馮全林在朋友圈裏説了一句話:撥開雲霧見天日,守得雲開見月明。


顯然,在易到看來,這張牌照就是度過難關,甚至逆襲的保障,外界也把牌照解讀為易到能夠拿到融資的保障。


似乎也是因為如此,5月底,韜藴資本宣佈接盤易到,易到終於擺脱樂視的枷鎖,走上新生的道路。


隨後,易到迅速收割各大城市的牌照。截止目前為止,易到拿到北京、成都、瀋陽、南京、福州、珠海等重要城市的18張牌照。


這又被當成易到的神奇之處,在易到最為困難的時候,拿牌效率如此之高,的確不可思議。


牌照是好東西,只要易到拿到錢,然後往這些城市一撒,易到平台的司機和乘客就會大幅增加,短時間內易到就能恢復盈利。


但是,放在大環境裏看,這一核心競爭力的份量到底有多大呢?


還是不得不強調,市場上不只是易到一家網約車公司,在牌照方面,易到非常順利,但其他平台又何嘗不是呢?


首先,易到是繼神州、首汽、曹操專車、滴滴之後,第五家獲得網約車資格的公司。從時間上看,易到離最早拿到牌照的神州整整晚了三個月。


而在此期間,神州拿到15個城市的牌照,首汽拿到11個城市的牌照,滴滴拿到六個城市的牌照,曹操專車拿到一個城市的牌照。


截至目前為止,神州拿到40張牌照,佔據國內網約車市場90%以上份額的一二線城市的牌照基本被它拿全了。另外,截至8月中旬,首汽也拿到了31張牌照。


所以,易到拿牌效率再高,在時間上早已落後其他網約車公司,易到的融資能力再強,也很難跟上其他網約車公司。


易到的競爭力正因為其他公司的高歌猛進而不斷弱化。


9月初,周航接受採訪,反思了易到的問題。其中關鍵的一點便是:易到最初在計價模式過於追求完美,沒有直接採用移動支付,以至於被滴滴們迅速趕超。


回顧易到的發展歷程,這一問題一直存在:當滴滴和快的價格戰打得不可開交時,易到選擇性忽視。當滴滴吞掉快的,樂視入主易到後,才開始大幅降價和補貼。結果呢,市場沒燒出來,資金鍊卻斷了。


甩掉樂視,易到就能活好嗎?易到或許應該找到周航的反思好好揣摩一番,易到不止缺錢,更缺遠見。


3


我們或許本可以期待韜藴資本,期待它為易到帶去新的局面,但這可能嗎?


9月初,韜藴資本陷入一場借款合同糾紛,案值在1億左右。2016年,韜藴資本從上海漢唐企業手裏“接盤”上海國際皮革廠,隨後韜藴進行大規模改造,但很快出現問題,工程停止。按照韜藴的説法是,自己看走眼被騙,這家企業財務報表造假、企業實際已資不抵債。最後,韜藴被告上了法庭。


這是一件羅生門事件,但韜藴的投資眼光值得懷疑。


此外,韜藴還捲入另一起訴訟案件,其投資控股的北京溢生灃農業投資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萬元,也被起訴。


眾所周知,韜藴資本與樂視關係密切,在樂視移動(20000萬)、樂視體育(32000萬)、樂視影業(未披露)、樂視汽車(33400萬)等樂視非上市體系公司均有較大的投資。


但目前來看,投資失敗的可能性很大。


不妨再覆盤一下韜藴拿下易到的過程。


6月28,易到微博聲明已經產生新的控股股東。但是,按照正常程序,半個月後的7月13日,易到股東大會後,協議才算達成。


易到急不可耐,而韜藴資本也是急性子,從6月26日第一次開會討論接手易到到真正達成協議,前後也是半個月時間。


而且,韜藴幾乎是自己突然跳出來的,此前和易到並沒有什麼交集,周航就説自己並不熟悉它。


僅僅是“一面之緣”,韜藴資本為此投入了數億元乃至10億元(一種説法是韜藴用5億美元拿到易到67%的股權),按照韜藴CEO温曉東的説法:自己的投資邏輯就是便宜就進。


此外温曉東還曾説,未來易到估計還需要投入二三十億。不得不説,易到還需要更強大的資本做靠山。


種種跡象表明,韜藴和易到的結合,更像是湊攏班子,難以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功效。


如果韜藴算不上易到的最佳合夥人,其他小股東就更算不上了。


8月21日,樂視移動用6.13%的易到股份償還了供應商銀禧科技3.25億的債權。


當時,銀禧科技給易到的估值只有區區53億,和當時外界盛傳的400億估值差了一大截。


銀禧科技和易到業務並沒有互補性,其董祕鄭桂華當時接受採訪時説:“主要是把錢拿回來。如果有意向受讓方,我們很樂意轉賣所持易到股份。”


看來,人家小股東也並不看好易到股份的升值潛力。


內外交困,易到正走在一條無路可走的路上。


只期望易到能夠用心處理好司機提現、用户退款、員工股權的問題,否則就成了自己厭惡的樂視的模樣了。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