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悲觀的人反而更幽默|提升幽默感的五種方法

人神共奮人神共奮的李剛2017-08-26 04:34:07

首發於“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微信公眾號

每週二原創:職場學習類乾貨

每週五原創:解讀經典,笑看職場

互推及廣告通常安排在週一或週四


人神共奮讀紅樓系列之24:

為什麼林黛玉能打敗王熙鳳和劉姥姥,成為《紅樓夢》裏的“段子王”?


1/4

《紅樓夢》裏的三個段子手


《紅樓夢》裏有三個段子手,前兩個大家都能猜到:王熙鳳和劉姥姥。

 

但王熙鳳就像我們有些同事,説笑話的能力,只有領導在場時,才願意發揮出來;而劉姥姥呢的笑話,明顯都是在討好大家,更像是個喜劇演員。

 

這兩位都是把説段子當成工具,而書中真正在談吐之間自帶段子手氣質的,還要數這一位——林黛玉。

 

什麼?就是那位動不動就哭鼻子的小主?難道段子手不都是那種天生樂觀的人嗎?

 

正是這個偏見,讓我們無法成為一個有幽默感的人


2/4

段子王的爆發


黛玉的段子手氣質,在《紅樓夢》的前半本只是偶爾霸氣側漏,一直到第四十二回後半章,才集中爆發,晉升為《紅樓夢的“段子王”

 

事情是這樣的:劉姥姥來大觀園,又是裝傻,又是扮愣,大家都明白她此行的目的,只有黛玉的總結最為精妙,三個字:母蝗蟲。

 

不要小看這三個字,你就説不出來。

 

寶釵有一番分析,直接把黛玉和王熙鳳的段子比較:王熙鳳是高級段子手,“世上的話,到了鳳丫頭嘴裏也就盡了”;但林黛玉直接用這三個字奠定了她“段子王”的地位,為什麼呢? 



王熙鳳講段子的特點是“俗”,“不認得字,不大通,不過一概是市俗取笑”,但林黛玉用的是“春秋筆法”,“市俗的粗話,撮其要,刪其繁,再加潤色比方出來”,“這‘母蝗蟲’三字,把昨日那些形景都現出來了”。

 

這就是段子手的最基本的素質:語言天賦

 

然而,這才僅僅是個暖場。

 

接下了,該講正事了。惜春被賈母叫去畫大觀園,所以不能有一段時間不能參加詩社的活動,大家要商量一下,該給她放多久的假。

 

“段子王”黛玉又上場了,下面這一段對話,值得所有想當段子手的人好好揣摩,我特意完整的摘錄下來:

 

(前面在討論,惜春要多久才能畫好)

黛玉道:“論理一年也不多。這園子蓋才蓋了一年,如今要畫,自然得二年的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筆,又要鋪紙,又要着顏色,又要……”

 


剛説到這裏,眾人知道他是取笑惜春,便都笑問説“還要怎樣?” 

黛玉也自己掌不住笑道:“又要照着這樣兒慢慢的畫,可不得二年的工夫! " 

眾人聽了,都拍手笑個不住。

 

我們花點兒時間來分析一下,這裏有哪些講段子的技巧

 

很多人都有講段子失敗的經驗:明明是個好笑話,為什麼聽的人就是覺得不好笑呢?

 

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節奏把握得不好,包袱抖得過早,別人還沒理解;或者包袱抖得過遲,別人早就猜到了。

 

黛玉的第一段話,聽上去很長,很囉嗦,這其實用了相聲中的一個技巧,叫“三翻四抖”,意思是説,説笑話不能急,前面鋪墊的話要反覆説三遍,把觀眾的情緒帶到頂點,再抖包袱,“笑”果才好。

 

這段話的包袱是“惜春的性子太慢”,這是個老梗了,所以黛玉先用“蓋才蓋了一年,如今要畫,自然得二年的工夫呢”,這個很突兀的對比,引起大家的興趣;再故意放慢敍述節奏“又要研墨,又要蘸筆,又要鋪紙,又要着顏色,又要……”

 

此時,大家都已快要猜到這個梗了,黛玉再把這個包袱抖了來:“可不得二年的工夫”。

 

“三翻四抖”只能算是職業段子手的入門基本功,接下去,才是體現段子才華的部分。


只見大家笑得前仰後合,黛玉卻正經起來,不動聲色地“系包袱”,問:“我且問你,還是單畫這園子呢,還是連我們眾人都畫在上頭呢?”


惜春慢慢上了鈎,説自己不會畫工筆,好煩啊。 


黛玉開始“解包袱”了:“人物還容易,你草蟲上能不能?” (就是問能不能畫草蟲)

 

大家正在糊塗,這什麼意思啊,黛玉忽然把包袱抖了出來:“別的草蟲兒不畫罷了,昨兒的‘母蝗蟲’不畫,豈不缺典(遺憾的意思)!”

 


黛玉殺了個回馬槍,把前面説過的梗,又重説了一遍,這就是段子手的高級技巧了,黃西稱之為“call back”(扣題)。怎麼兜圈子,怎麼再“call back”來回,火候非常難掌握

 

看見這個梗的“笑”果出乎意料的好,黛玉臨時加戲:“你快畫罷,我連題跋都有了,起個名字,就叫作《攜蝗大嚼圖》。”

 

這更是一個天才的喜劇演員的修養——臨場發揮能力

 

很多人會寫段子,但講不好;很多人説話有技巧,但內容貧乏,翻來覆去就那麼兩句;而黛玉,才是難得的“創作和表演的雙料段子王”

 

説到大家應該不會懷疑這個“段子王”的稱號了,但為什麼是偏偏是這個來人間“還眼淚”的林妹妹呢?


3/4

段子王的修煉


《哈佛幸福課》裏有一集講“幽默與幸福”的關係,其中有一部分分析了什麼樣的人,才具有段子手的氣質

 


上一節講的是“幽默的談吐”,側重於語言天賦(段子手的第一種成份)。


而《哈佛幸福課》認為,人之所以覺得笑話好笑,是因為常規的思路讓人活得很累,而好的笑話一定是在打破正常思維,去釋放你心中的壓抑,這才是你開心的原因。

 

所以擁有幽默感的第一要決就是:打破常規的思路(段子手的第二種成份)

 

還是這一回,大家繼續討論畫畫的事,寶釵開始準備列畫畫材料,這份清單很長,開始還很正常:“頭號排筆四支,二號排筆四支,……”

 

可説着説着就清單上就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東西:“生薑二兩,醬半斤……”

 

黛玉反應不是一般的快,立刻接上:“鐵鍋一口,鍋鏟一個。”

 

大家都奇怪畫畫為什麼要用“生薑、醬”,但由此立刻聯繫到“鐵鍋、鍋鏟”,這就是“段子手意識”了:永遠在對抗平庸的思路,對抗日常的對話規則。

 

接着,黛玉又在寶釵的清單找到了一個梗:“瞧!畫畫兒又要這樣水缸箱子來了。想必他糊塗了,他把他的嫁粧單子也寫出來了。”

 

嫁粧是紅樓夢裏姐妹間開玩笑常用的梗,但在“畫畫清單”中找出來,絕對算是“腦洞清奇”

 

不要和別人用同樣的思維説話,就可以拿到50分了,再加上反應快(段子手的第三種成份),這就達到了段子手的及格分。

 

接下來20分,是“多讀書”給的(段子手的第四種成份)

 

成立詩社時,大家都要給自己起雅號,探春説她最喜歡芭蕉,就自稱“蕉下客”,黛玉立刻笑道:“你們快牽了他去,燉了脯子吃酒。”

 

這就是個高段位的段子了,黛玉解釋:“古人曾雲‘蕉葉覆鹿’。他自稱‘蕉下客’,可不是一隻鹿了?快做了鹿脯來。”

 


讀不讀書,這是優秀段子手的第一道分水嶺,過不了這關,你不過就是個酒桌上的“開心果”

 

成為一個80分的段子手,靠的是天賦加練習,但從80分到100分的距離,那就要比拼人生閲歷(段子手的第五種成份)


4/4

段子王的蝶變


四十二回是黛玉段子王大爆發,之前她只是偶爾説兩句笑話而已,還常常被批評為尖酸刻薄,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嗎?

 

還真是。

 

四十二回的回目叫“蘅蕪君蘭言解疑癖 瀟湘子雅謔補餘香”,前半回,講的正是導致黛玉對寶釵的事:“黛釵和解”。

 


我在《“我想發火,硬忍下去了”“這有用嗎?”》中講過林黛玉的心態變化,一般讀者印象中那個“悽悽慘慘慼戚”的林黛玉,是因為黛玉對自己的命運始終有一種悲觀的預見,讓她對別人的一言一行非常敏感,對生活的坎坷有更多感悟,而這一切,恰恰是成為一個段子手,必不可少的東西。


只是“釵黛和解”讓她感受到競爭對手的善意,她也更願意用這種善意去對待他人,她的諷刺才華,也尖酸刻薄變得温和無害,真正完成了一個“段子王”的蝶變


段子手的人生態度未必樂觀積極,很多喜劇演員都有嚴重的抑鬱症。


但幽默的人習慣用反常的角度去解構悲劇人生,使身邊的人、使屏幕前的觀眾,暫時忘記了外部世界壓力。


這就是他們自己想不開,卻總能給他人帶來歡樂的原因。


附錄:提升幽默感的五種方法

 

《哈佛幸福課》裏“幽默與幸福”一集,還總結了普通人“刻意練習”幽默感的五種方法

 

第一種方法:寫日記。回憶起這一天,寫下這一天發生的事情,然後拿它發揮,給它變形,改變它的方向,直到你從中發現一些幽默,就好像自制的新聞脱口秀。

 

這種方法目的是讓大腦養成一種“自動尋找並生成生活段子”的模式。

 

第二種方法:觀察幽默的人。就算你學會了一百種段子結構,你也未必能寫出一個好段子來,但如果你總是注意觀察模仿那些段子手,時間長了,你自然有幽默的氣質。

 

第三種方法:不斷問自己兩個問題:為什麼我這麼幽默?為什麼別人沒有發現我很幽默?

 

這是一種很有效心理暗示法,在思考“為什麼”這個詞時,我們就在不停地發掘自己的潛力。不僅僅是“幽默感”,任何你想獲得的品質,都可以通過這種心理暗示訓練獲得。

 

第四種方法:自嘲。敢於嘲笑自已、自揭傷疤,並把那些負面的情緒用笑話的方式講出來。

 

第五種方法:打破習慣模式。任何事情,不要急於迴應,想一想,有沒有更出人意料、更有趣的表達方法。


近期熱文


一個有修養的人,如何對待一個賤人的求助?(之一)

樂觀不是一種性格,而是一種習慣(之17)

世界上最流行的中文原創歌曲,它的作者命運竟如此傳奇








人神

共奮

每週兩篇原創

顛覆你對職場的看法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閲讀原文

TAGS:黛玉林黛玉王熙鳳段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