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國企改革 權力與資本的盛宴

清風明月逍遙客2017-08-23 01:22:10

十里洋場,林立的租界,繁華的外灘,晚清上海不僅孕育了中國最早的民族工業,也誕生了中國最初的國有企業。從官辦到官督商辦,再到商辦,在晚清國企的改革中,上演了一場權力與資本的盛宴。 

晚清中興名臣、的伯樂

官商結合 亦官亦商 

第二次鴉片戰爭後,西方經濟侵略加深,洋輪遍及沿海、長江流域,擔負清政府支柱漕糧北運的沙船業受到致命打擊,原本3,000餘艘的沙船僅餘四五百。為了維護清政府的統治,同時也為了從洋人手中奪回利權,為軍工企業提供資金、配套,洋務派開始推動民用工業的發展,1873年1月新式航運企業輪船在上海成立。 

李鴻章最初委派出身沙船世家的三品銜道員、浙江候補知府、浙江漕運局總辦朱其昂為招商局總辦,採用官商合辦的模式,以商股為主,不足部分官股補齊。但朱其昂堅持“官辦”方針,領取20萬兩白銀官款後,到上海創辦了“輪船招商公局”,以漕運為主要業務。 

據當時的商人吳南記計算,只要獲得三成漕糧的運輸“商本即不致虧折”,獲得漕糧運輸專營權的輪船招商公局穩賺不賠。然而,不到半年輪船招商公局就陷入了經營危機,商股也僅募集到1萬兩白銀,就連紅頂商人胡雪巖都婉言拒絕入股。 

官辦失敗後,李鴻章採納幕僚盛宣懷的“商辦”方針,改革輪船招商局,引入民間資本。在盛宣懷推薦下,李鴻章委任買辦唐廷樞為總辦、徐潤為會辦。唐徐兩人將買辦資本引入招商局,“兩月間入股近百萬”。在第一期100萬兩股本中,僅徐潤一人就入股24萬兩,唐廷樞據推測也有10萬兩,買辦資本佔控股地位。 

盛宣懷擬訂的招商局章程規定,漕運仍歸商人,“水腳耗米均照江浙沙寧船章程”,享有與外商同等的税收優惠,即除關税外“其籌防落地等捐概行免繳”。官商合作共贏,於官解決了漕運問題,商人依靠官方的庇佑,獲得與外資同等競爭的機會。 

1877年,在清政府貸款100萬兩白銀後,僅11艘輪船、資本75萬兩白銀的輪船招商局斥資220萬兩白銀並收購了美資旗昌公司,一舉成為擁有29艘輪船的中國航運業舉足輕重的巨頭。 

由此,唐廷樞、徐潤代表買辦資本,盛宣懷代表李鴻章亦官亦商,買辦資本與國家權力相結合,憑藉專營特權、税收優惠,招商局在與外商競爭中獲利頗豐。

中國航運運費也因招商局加入競爭而大幅下降,這對中國新興工商業來説算是一件好事。 

權力與資本的盛宴 

有了利益,就會出現分化,盛宣懷為謀奪招商局控制權,屢次在李鴻章面前攻訐唐徐兩人。

1883年,上海發生金融風潮,銀根收緊,招商局經營困難,徐潤挪用公款炒股虧損16萬兩曝光,盛宣懷乘機“堅請督辦”——官督商辦。 

1885年,李鴻章委任盛宣懷為輪船招商局督辦,輪船招商局落入買辦化官僚盛宣懷之手,實際上的官商合作為官督商辦代替,無論是買辦資本還是中小股東都失去了話語權。 

盛宣懷治下的招商局,完全淪為清政府、李鴻章及他本人的提款機。

1890年“報效”江浙“賑捐”20,000兩,1894年慈禧太后生日“報效”55,000兩,據台灣中研院劉廣京院士統計1884年至1911年招商局和電報局共計“報效”約350萬兩;李鴻章一度挪借招商局超過190萬兩用於開辦洋務企業,盛宣懷也上行下效,借雞生蛋。 

晚清時期的滿族貴族生活

以招商局為起點,盛宣懷金錢開道、權力保駕,挾權力壓制資本,又以資本維護權力,迅速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為開辦中國通商銀行,打通同鄉帝師翁同龢的關係後,盛宣懷又向三位王爺及幾位官員送禮3萬兩白銀。

李鴻章去世後,盛宣懷又先後通過行賄打通了與大太監李蓮英、慶親王奕劻等的關係,又通過李蓮英進獻禮物討得慈禧太后寵信。 

儘管繼任北洋大臣、直隸總督的袁世凱與盛宣懷不合,奪取了盛宣懷掌控的幾家企業,但迫於慈禧的壓力也不得不放棄到手的利益。

1911年清政府“皇族內閣”出爐時,盛宣懷出任郵傳部大臣,是內閣僅有的4位漢族閣員之一,執掌全國鐵路、航運等,是漢族閣員中唯一的實權人物。 

1909年,招商局實行政商分開,改製為股份制公司,此時貴為郵傳部侍郎的盛宣懷經過幾十年的“經營”已經成為招商局最大的股東。以招商局為根基,通過一系列運作,盛宣懷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權貴資本集團,一度把持清王朝的交通、金融、礦業、航運和紡織業。 

這些企業幾乎所有的重要職務都由他的親戚、門徒和同鄉把持,盛宣懷的叔叔是華盛紡織廠股東,並經營輪船招商局和寧波電報局,弟弟則管理過廣州電報局,最後死在華盛紡織廠經理任上。這種裙帶關係又為盛宣懷的資本挪騰提供了便利,徐潤曾指責盛宣懷接手煙台繅絲局後“有強權無公理”,但也只能“無可如何,只可隨眾而已”。 

辛亥革命後,盛宣懷遭到民國政府通緝逃亡日本,為換取新政府的諒解,他一次就“報效”了500萬兩白銀。

1916年盛宣懷去世後,其家產花費了兩年半時間才基本理清。除了常州老宅、上海租界的不動產,盛宣懷在江蘇各地擁有十數家當鋪,加上招商局、紡織廠等企業的股份,總計白銀1,160萬兩,堪稱鉅富。 

只不過,依靠權力得來的財富,一旦失去權力的庇護,也不過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肥肉。當新的權貴集團崛起,1928年輪船招商局被收歸國有,1930年代中國通商銀行被“官商合辦”,落入“四大家族”之手。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