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裏的“社會大哥”

三聲李星2017-08-11 05:29:25



作者 | 李星

轉自 | 靠譜的(ID:lixingo2o)


在自媒體的內容創業潮流中,胸大美女在直播間跳舞,腦大的叫獸在吆喝賣專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大哥。儘管“社會我大哥、人狠話不多”是一時金句,但人設是“大哥”的網紅與咪蒙、papi醬、辦公室小野等女網紅相比,媒體的曝光是有些“陰盛陽衰”。


網絡的世界魚龍混雜,精英和騙子游曳其中,滋生無數套路、騙術、灰產,小白很難不中招,比如在租房媒體上的黑中介、附近的人的花心渣男、Boss直聘上傳銷公司等,有的被騙金額太小報警不足以立案,有的是騙子利用人性貪財好色的弱點讓人吃啞巴虧,有的是受害者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忍了。此時滿腹委屈的你是否渴望有個“大哥”為你挺身而出,打抱不平?

“大哥”題材,

被忽視的自媒體流量口子


知乎有個問題是“怎麼扮像?”,網友孫先生給出一個精彩回答,意思大概是:那些禿頭光膀子露紋身打耳朵眼,戴假金鍊子、張口罵人夾個小包煙不離手是傻X;真正社會大哥是穿西裝打領帶或是一身乾淨的唐裝,手裏拿着佛珠,平時聞個香,品個茶,還能人五人六的説一套勵志警句,温文爾雅,舉止得體。


阿星最近發現了幾個符合上述對“社會大哥”描述的自媒體大V——“”、“老王搞事”、“濤哥有料”、“龍哥快跑”等,流量非常恐怖,公眾號10萬+、點贊數萬是常態,似也不需要外界的關注和解讀,而是什麼樣內容如此生猛? 


(“社會大哥”自媒體:炮爺、老王、龍哥)

(看得我瘮得慌,如果説“情緒即流量”,咪蒙也不過如此)


這些原創短視頻直擊大眾G點,帶入感十足,比如痴情男被拜金女劈腿,大哥用豪車測試、狠狠教訓一把;渣男利用QQ、陌陌等約炮少女,大哥接到粉絲投訴用美女助理為誘餌,帶兄弟教訓一番;漂亮女友跟健身教練、酒吧歌手、攝影師好上了,戴綠帽子的粉絲找大哥訴苦;家庭清貧的父親在大哥面臨老淚縱橫,讀初中的叛逆子女和無業遊民廝混在一起;街邊倒賣蘋果手機的騙子被大哥將計就計;開着寶馬的職業乞丐被大哥跟拍識破等等。


名校大學生、一線城市白領、知乎精英一定很不屑這樣的草根內容,但對很多人來説是灼傷人的現實,從前對此無能為力,這回大哥替你把騙子“搞了下”,是不是很解氣? 短視頻的拍攝一般是針孔攝像頭或私家偵探的探祕視角,受害者和“壞蛋”的臉上打了馬賽克等,對騙子制服做到給點顏色、就範即收,短視頻末了加上大哥箴言作為警醒,並號召粉絲轉發傳遞更多“正能量”。

社會大哥的“風險”,

以及他們的盈利模式


無論是“炮爺出擊,只為正義”、“濤哥有料,給你好看”、“老王搞事,只搞真實”,他們常常遇到一些好奇粉絲的問題,你們是真幹?甚至有人自告奮勇加入他們的隊伍,“大哥”對此保持緘默。


(開場時龍哥接受“受害粉絲”投訴、濤哥有料的中插形象宣傳片、片尾老王和一起搞事的小弟們,大體能看出其風格套路)


“社會大哥”並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只是扮演大哥的“自媒體”,但細心朋友不難發現“擺拍”痕跡。比如“炮爺出擊”最開始的“炮爺”是個白麪帥哥,在第三期時換成了痞氣更man的現任炮爺;一些距離很遠的偷拍的對話很清晰,應是後期錄製;比如濤哥的武漢口音、炮爺的青島口音,拍攝侷限於當地,但那些粉絲不可能總是本地人;“大哥”們的公眾號認證大多是XX文化傳播公司等等。


如果不是在演,大哥帶着眾小弟打擊奸佞、大快人心,但是多逃不過“以暴制暴”,稍有不慎就會陷入動用私刑或聚眾鬥毆的法律爭議之中。只有一切在攝像機的安排之下,場面和結局才能做到可控,畢竟真騙子還得靠警察叔叔去收拾,你可以理解為短視頻版的“武俠小説”,或者是用“網絡惡搞視頻”形式去裝“水滸”的內容,而在“反暴力”管制之下,他們也隨時有被和諧的風險,怎麼把握好“尺度”,成為箇中學問。


現階段這些團隊遭遇的最大瓶頸在於原創力較弱,比如老王搞事、濤哥有料、炮爺出擊均拍過制服酒託女及黑店敲詐的短視頻,為被騙(男)網友出口“惡氣”,橋段取自活生生的案例。


(看來網友都比較恨“酒託女”)


在《陳翔六點半》、@董新堯等對整蠱渣男、拜金女題材消費過度之後,一些“三觀不正”令人憤怒的社會新聞和現象成為“大哥”工作室的創作源泉,比如“裸貸事件”受害大學生向大哥求助,被高利貸和黑社會逼債的老實人找大哥救助等等;法制新聞及媒體曝光騙局也為這些自媒體人提供了再創作的主題。當前國內早期惡搞視頻團隊“潮人小羅”也轉型“大哥”題材,改造為更彪悍的東北風格,一些突擊行動由“關姐”率隊,在打破大哥為唯一主演方面做了突破。


大哥整天路見不平靠什麼生活呢?阿星關注“潮人小羅”、“炮爺出擊”、“老王搞事”、“濤哥有料”、“龍哥快跑”等流量大號,發現他們的共同是“遊戲金榜”導量。粉絲可用微信直接登陸《龍城霸業》、《仙劍客棧》、《武道至尊》、《超人守衞》等玩H5遊戲,讓各自的大哥帶粉絲繼續在虛擬世界中“除暴安良”,這些公眾號鏈接均加入了“人人直播”導流鏈接(應該是按CPC點擊收費)。


英雄夢+美女是草根屌絲永恆夢想,如果大哥不能靠着賺到足夠的流量收入的話,工作室就沒有錢請小弟和羣演了。

短視頻風口能否

“帶大哥裝逼帶大哥飛”?


自從騰訊今年3月份以3.5億美金戰略投資快手之後,大家才完全緩個神來,原來移動視頻的風口已經從直播換到了“短視頻”的頻道上了。去年今日頭條中短視頻(現在改名為“西瓜視頻”)就比“火山直播”有着更好流量位置可算是風向標之一。


實際上直播被短視頻取代是必然趨勢?直播的嗨點是衣着暴露的性感美女秀場,幾乎所有的UGC平台都被夜總會模式綁架,其他類型很難與美女的注意力相提並論,毋寧説網絡視頻一種歷史倒退,早期優酷就靠扶持多個民間視頻工作室(我記得有鄭雲工作室等)而在流量上戰勝土豆。短視頻屬於“錄播”,具備了網絡視頻提前編導、選場地、演員,後期能做音效、剪輯等優勢,並且短視頻拍攝難度更低,為多元化內容降低門檻,平台也不會被單一風格佔據所有流量位,從而吸引不同興趣口味的圈層粉絲。


各種“社會大哥”的工作室也正好是近兩年短視頻興起之後,才大量湧現,大哥題材的受追捧也表明短視頻創作產業鏈走向成熟。


要想把短視頻發在公眾號上就必須上傳到“騰訊視頻”,而要想為公眾號帶來更多新粉絲,就必須走多渠道分發路線。類似今日頭條、秒拍平台對這類江湖氣息醇厚又三觀正確的PNC(專業內容)給予了很高的流量推薦,單集點擊量在百萬+非常輕鬆。


據今年獲得天使輪融資的“潮人小羅”的主創羅睿稱,目前各個平台的運營權重是:微信>微博(秒拍)>今日頭條(西瓜視頻)>快手>美拍等,儘管自媒體普遍擔心“公眾號是不是沒救了?”對於正在崛起的自媒體來説,微信的賬户價值和粉絲粘性依然遠遠高於其他平台。


(這張數據表忽視了網絡視頻平台也在扶持短視頻內容,尤其是與公眾號及其視頻內容池“騰訊視頻”)


“社會大哥”題材要想和性感美女並駕齊驅還為時過早,為了規避風險,類似短視頻中,“大哥”往往是把羣演壞蛋按到在地或者扭送派出所了事,避免入戲太深發生激烈衝突;甚至他們也自知這種“鬥狠”並不能真正讓騙子從良,更多隻是替老實人出氣,但只要生活中還有狗血和不公,就一定有街坊大哥在虛擬世界裏主持公道的生存土壤。


阿星在他們的公眾號裏也查到多條招聘啟示,招聘的當然不是招打手,而是工資較高的新媒體編輯、視頻剪輯師及App程序員,看來,老百姓的“江湖夢”是都市白領們編織的,什麼時候不是呢?


結語


講真,阿星還是很欣賞那些講義氣的民間大哥,見到“關二爺”神像也主動上柱香。不過,“武俠熱”往往誕生於法紀鬆散的動態時期如魏晉南北朝、民國時期,人們在作品宣泄現實的壓抑,完成情緒的自愈。大哥題材的重出江湖,從側面映襯底層在多元價值觀如布朗運動般混亂時,渴望傳統“道義”及個人英雄主義的迴歸,還有人們對躲避陰暗角里離奇騙術的傷害和好奇,在如今的昌明社會,但願“社會大哥”只是短視頻滋生的暫時產物,成為不了主流……



點擊關鍵詞 更多精彩文章


TMP | 楊洋 | 戰狼 | 網大 | 豆瓣 | 視頻社交 | 悟空傳 | B站 | 劇組 | 米未 | 王微 | 迷你KTV | 華蓋 | 快看漫畫 | 歡瑞世紀 | 跑男 | 漫威 | Honey CC | 魏明| 三次元咖啡館 |  嘻哈 | 西部世界 | 香港 | 知識付費 | 樂視影業張昭 | 專訪俞永福 | 異形 | 精釀啤酒 | A站 | 檸萌影業蘇曉 | 深夜食堂 |  音樂節 | 企鵝影視 | 中國第一天團 | 芒果TV | 爵士樂,即自由 | “第三梯隊”院線 | 知識付費 | 摔跤吧,爸爸 | 周健工 | 私人影院 | 直播監管 | 喪茶 | 賈躍亭 | 仙劍 | 馬東談狼人殺 | 博納 | 快手 | 大悦城 | 樊登讀書會 | 網吧復活 AVG | 青島影都 | 速8 陳可辛 | 娃娃機 | 微博短視頻 | 電影巨頭業績對比 | 奇葩説 | 騰訊影業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