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前看不起的人,後來都活成什麼樣了?

玩轉大學小萌2017-08-05 13:38:17

全宇宙只有不到 1 % 的學生關注了玩轉大學

你真是個特別的人


"永遠不要自己看不起自己"

高中的時候我有一個同學天天不好好學習,每天上課的時候就在書桌裏藏一本萌芽,或者小説書看。


每天中午休息的時候就跑到圖書館看書。


他對他的媽媽説以後想吃作家這口飯,他媽媽説你天天看的是什麼小人書,學習不好好學,以後你做作家飯都吃不起。然後一次次的把他買的書撕得稀巴爛。


語文老師因為他的作文時常寫一些莫名其妙的議論文,或者乾脆在作文紙上寫小説,譏笑他寫的是什麼東西,估計自己都看不懂。語文試卷得分這麼低,還天天看那些莫名其妙的書。


同學們都拿他當笑話,説你在天天看書不好好學習就會和xxx一個樣子。


那個同學被當作異類天天過的很苦逼,有時候也想不看那些書了。


但最後卻因為感到自己的孤獨以及不被理解,反而開始看更多更多的書。


高二的時候他收到萌芽雜誌的一封信,告訴他他被新概念作文大賽入圍了,要去現場比賽。


最後他拿了二等獎。


在某次的升旗儀式上他拿着學校給他的榮譽證書説:你們可以因為一個人的品行不端正等看不起一個人,但永遠不能因為一個人堅持你不理解的夢想而看不起人。


那個人就是我。


知乎作者:修長的鼻孔君
已獲原作者授權

如需轉載請自行聯繫原作者




"命運有些時候真的不公平"

老家有一流浪漢,身材矮小,面相醜陋,頭髮常年不洗已經混雜着泥灰結成了塊狀;他常常在附近幾個村子轉悠,揹着一個破舊的化肥袋,翻翻垃圾溝,撿撿塑料瓶,身後總跟着一個痴傻的女人。


從小時候記事起,這對“傻子”組合就常常被家長拿來嚇唬不聽話的小孩——


“吃不吃飯?不吃就把你送給傻子夫妻養!”


我小時候皮,沒少聽這句話,甚至有一次我爸抱着我往傻子夫妻哪裏走,説這次一定要把我扔給他們養,我嚇得大哭,從此對這對傻子夫妻恨之入骨,每次看到那男的揹着化肥袋走過來我都會衝他吐口水,後面那個痴傻的女人被我嚇得不敢動,只會一個勁地從喉嚨裏憋出奇怪的喊聲,跟剛出生沒奶喝的牲口一樣。


後來長大了些,再遇到傻子夫妻的時候我有了些好奇心,我問我奶奶,他們是誰?


奶奶回答,那男的從小死了爹孃,那時候窮,沒人願意再多張嘴搶飯吃所以沒有人收留他,他就一直流浪着,靠撿垃圾賣廢品過命,那女人是他從垃圾堆裏撿來的。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村裏的人經常會調笑他“呦,好福氣呦,撿到個不要錢的媳婦!快生個娃娃吧!”。


雖然心裏有些可憐他,但是更多的依然是厭惡;
他身上好臭!那女人傻笑流口水的樣子真噁心!


我曾發過誓,如果哪天我過成了這樣子,我會毫不猶豫選擇自殺。


再後來,上了初中,一星期回家一次,見這倆人見的少了,但是這倆人依然是我們小夥伴之間罵人的大招,比如這樣“劉xx,你以後的媳婦就是那個傻女人!哈哈哈哈哈哈”。


一提到那對傻子夫妻,腦海裏的形象就是:男的蓬頭垢面邋遢得不成樣子,女的只會一臉痴傻呆笑,口水都流到褲子上了。


沒人願意跟他們扯上關係。


後來有一次,村裏小叔家結婚,張燈掛彩,炮仗放了足足三千響,紅色的紙屑鋪滿了整個大院子,襯着門上貼的大紅“囍”字,更顯得格外喜慶;


新娘子出來的時候,一身潔白婚紗,粧容精緻,小叔穿着西裝挽着新娘,郎才女貌引得人羣湧動,把我們一羣孩子都給擠到了外圍,余光中,我看到了那對傻子夫妻也來了;男的撿了個煙頭蹲在不遠處的小土堆上抽,那女人就圍着他;


我看到,那女人撿了一個紅色的小紙花,在胸口比劃了兩下,又放到頭上擺弄了幾下,始終沒有佩戴上,有點生氣似的把小紙花給扔了,那男人把煙頭掐滅,把小紙花撿了起來,吹了吹上面的土,覺得不行又在自己的衣服上蹭了兩下,然後捏了一撮女人的頭髮,將小紙花繫了上去,又從裝垃圾的袋子裏翻出來半瓶礦泉水,替女人擦了擦臉上的灰,女人摸着頭髮上的小紙花,興奮得像個孩子,手舞足蹈了好一陣;那男人也一臉寵溺的笑,又撿起了一個煙頭準備點上時他發現了我的目光,不知道是因為尷尬還是什麼,他有點害羞一樣撓了撓頭衝我也笑了一下。


院子裏一片人聲鼎沸,祝福聲大笑聲不絕於耳,新郎新娘幸福得成了神仙一般,然而不遠處這簡單又心酸的一幕,可能只有我一個人看到了。


那年我初二,人生第一次有了愧疚感,鼻子也酸酸的。


後來我問我媽,那傻子夫妻當時結婚了麼?


我媽説,結了,沒有酒席,沒有親戚捧場,沒有婚紗,只有鄰里送的幾個饃當嫁粧,還有那男人用破窗簾親手做的頭紗。跟老天爺磕了幾個頭,就算成了。


後來又聽奶奶講,那男人挺有責任心的,他説既然她跟了我,不能委屈她,婚禮必須有!也好給她個名聲!


再長大一些,比較成熟了,每次看到他倆都會有些愧疚,小時候背地裏罵過這麼多次,跟小夥伴一起欺負過那傻女人;現在想想,心裏挺堵的,然而每次遇到他倆的時候,那男的看到我都會衝我一笑,那女人則會順着男人的眼光也向我看過來,給我做個鬼臉,就像完全不記得小時候我衝她吐口水罵她是瘋子一樣。


後來啊,高中考到了市裏最好的學校,全封閉式的,又因為距離遠,常常是好幾個月才能回家一趟。


已經一年多沒見過那對傻子夫妻了;也沒有放在心上。


有一次,放假回來跟一位發小出來約馬路,東扯西扯,突然想起來了傻子夫妻,我調笑着説:“哎 那對傻子夫妻有孩子了嗎?哈哈哈我感覺還是不要生比較好!”


發小沉默了一會,説那男的死了,淹死的。


我瞬間覺得像是生吞了一塊帶有稜角的石頭,在我身體裏不停翻滾,渾身不舒服;説不清的感覺。


我追問到底怎麼回事?


發小説那男的四處撿垃圾正好路過一塊地,那地中央是被挖掘機給挖出來的大深坑,地下水湧上來把那個大坑給填滿了,沒人知道那坑到底有多深,隔壁村民利用這個坑養魚,有幾個孩子調皮去釣魚,不小心滑倒掉水裏了,那男人連化肥袋都沒來得及扔開就往水裏跳,但是坑太深了,不僅孩子沒救上來,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發小給了我一根煙,點上後深抽了一口,我説那那個女的呢?


發小説那女的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像瘋了一樣在路邊直跳,嗚哇亂叫引來了人,但是別人也沒辦法,那女的就在那個大坑邊上獨自徘徊了好幾天,手裏一直攥着一個小紙花。

後來屍體打撈上來後,那女人已經不知去向了,現在已經快三個多月了,你説一個傻女人……


發小搖了搖頭,把煙掐滅了,後半句他沒説出來,我也不敢往下想。

村子裏再也沒有了傻子夫妻;

大人們嚇唬小孩時也經常會
——“吃不吃飯?不吃就把你送到傻子夫妻……”
突然楞住,然後不再言語,低低一聲歎息。

以前我最看不起那些要飯的流浪漢,有手有腳,年輕力壯,出去打工最起碼一個月也有個兩三千塊錢,填飽肚子足夠了,但是偏偏要乞討;我厭惡他們懶惰、髒、臭。


現在,我也算長大了,才發現這世界確實是身不由己的,不是每個人都能想當然地去做事,現實比我們想象得要殘酷得多;它只要盯上一個人,逃不掉的。


知乎作者:古耐
已獲原作者授權

如需轉載請自行聯繫原作者



"成年的人生活裏沒有容易二字"

有個表姐,超級摳門,摳到令人髮指


説説表姐的經歷

表姐是二姑的女兒,二姑過的也不是很好
表姐嫁給她丈夫,兩個人把所有的錢都用來買房結婚了,手裏就幾百塊錢過日子

後來兩人條件好一點了,表姐又想換個大房子,又欠了銀行很多錢
表姐性格要強,存了幾年就全還給銀行了


剛剛還了房貸,手裏一分錢沒有,就買了車,不到十萬,問三姑借的首付,又開始按揭,姐姐又繼續存錢


不到一年吧,車的錢就還清了
不出仨月姐姐就盤下來一個門臉做髮廊
她把房子車子都抵押了還是缺錢,又問大夥借


後來髮廊做的不錯,做了三四年吧
借的錢還的七七八八了
姐姐又把髮廊兑了出去,又問親戚借了一筆錢
給姐夫開了個裝修公司
公司挺小的,算姐夫七八個工人,表姐管賬
人不夠了,表姐還得幫着搬個門,裝地腳線
他們家的女人都像男人一樣幹活
男人都像兩個男人一樣幹活

這麼看,姐姐過的忙碌又充實

十年,有房有車有公司,有孩子,還有債


可這十年來她對二姑説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

“等我還完了這筆賬就給您買衣服。”

二姑過生日,姐姐花十塊錢買了幾塊桃酥去給二姑祝壽

還把二姑自己買的的蛋糕拿回了家


有一次二姑在姐姐家吃飯,姐姐説沒醬油了

給二姑四塊錢叫二姑去買,二姑回家就吃飯

大家都吃完了飯姐姐問二姑

“醬油三塊五,剩下的五毛錢呢?”

姐姐小氣的令我討厭
這麼大的人了,十塊八塊的至於嗎?
孩子買個五塊錢的冰棍都不心疼了
我個讀大學的,一千兩千都不在乎了
給我氣的不行
我覺得她的世界只有錢,沒有人際

後來裝修公司果然漸漸變好了起來
姐姐再也不用搬門了,只是每天開着車收賬


她真的給二姑買了好多衣服
會給每個曾借她錢的人送禮物
姐姐活得越來越體面
有人問她
“紅啊,咋不折騰了?”
姐姐就説
“要多少是多啊?行了,夠過日子了。”


而我,實習了
每個月1700的工資,房租800
每天都只敢帶十塊錢出門
有的時候想想,現在的日子也挺苦的
想借酒澆愁,去樓下買點酒喝
看見標價,我又放了回去
拿個兩塊錢的二鍋頭,回家兑水喝


給媽媽爸爸打電話,假裝高興的説:
“我可好啦,工資不到三千,還有酒喝。”
買碗麻辣燙,總多要點湯,回家分成兩碗
一份中午,一份晚上,就着饅頭吃
我現在也不敢亂花錢,甚至是一塊錢
原來一塊錢可以做那麼多的事……
自己苦點到也沒什麼
我就是怕我沒能力去愛別人
有些事情如鯁在喉


原來詩和遠方只是騙局
我恨不能拿着自己的一切奔向你


知乎作者:七萬
已獲原作者授權

如需轉載請自行聯繫原作者


"靠自己雙手生活的都很了不起"

我以前很看不起我那些窮親戚

對,而且都是血緣很親又很窮的親戚

有多窮呢,廢品回收聽過吧?

大部分都是幹這個起家的


在我幾歲開始有虛榮心的時候就看不起他們

簡陋的出租房,髒亂差的衣服,黝黑的皮膚

大嗓門,鄉里音,撿破爛,坐貨車

鳳凰傳奇的手機鈴聲,快穿爛的工人服

出門永遠都帶個大草帽,拿個布袋子大塑料水瓶

乾的都是又髒又累的體力活

我覺得他們特別沒有能力特別沒用才會活成這樣

反正就是哪哪都看不上眼,哪哪都嫌棄

在很小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的東西髒聲音大

人多時會避免跟他們走在一起會裝看不見他們


直到我長大成人開始有了自己的認知

才發現這些長輩真的特別不容易

沒文化,沒背景,想要在社會上立足

除了拼命幹這些體力活養家餬口養後代別無他法

從十幾歲從農村出來打工,為自己努力

到結婚生子,為晚輩努力

從不嫌髒,不覺累

每一天都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勞動着

但是就是我這些窮親戚

沒有一個拿低保

沒有一個好吃懶做

沒有一個怨天怨地

沒有一個做過犯法害人的事情

有多麼底層多麼卑微

而且遇到身邊有病重的有難的

能幫的絕對都會伸手幫忙

他們樸實、善良、安分、腳踏實地

他們感謝生活、熱愛生活、愛國愛黨

其實回收廢品幹苦力又如何

他們靠的是自己勞動吃飯

反而覺得他們比很多人

活的更有骨氣更有力量更應該值得被尊重


就算幹了一輩子

他們還是幹着最髒最累的活,也沒有怨氣

只是現在駝背了,病痛多了,老了,幹不動了

反正覺得閒得慌

不過託他們的福現在兒孫都長大了

也找到了自己的出路

有的上了大學,有的開了店,有的也發了財

建了新房子,有了車子

慢慢的生活都越來越好了


如果你問我現在還看不起他們嗎?

我會説“現在在我眼裏他們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知乎作者:業一子木
已獲原作者授權

如需轉載請自行聯繫原作者


-End-

閲讀原文

TAGS:傻子夫妻沒有二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