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功與名:這400多家民營企業默默參與造航母去了

財經國家週刊2017-08-04 09:11:32

財經決策第一號ENNweekly«長按可複製)

來源:央視新聞、中國新聞網、巨浪軍事點、全球企業動態、《解放軍報》、《大眾證券報》、紅學堂、硝煙等


在2017年4月26日剛剛下水的首艘國產航空母艦,也一直是社會各界關注的熱點,這是我國國防裝備建設的一個重大里程碑,也是我國全國協作軍民融合的重大成果。首艘國產航母研製總指揮胡問鳴表示,目前航母建造進展順利,並已經開始了動力系統的測試。

胡問鳴透露,我國首艘國產航母研製工作涉及532家配套單位。而這532家單位裏,非軍工的社會配套單位達412家。“我們算一下如果是按照412家除以532,應該是達到了77.4%。我們國家,軍工不是完全靠自己,也靠整個社會整個國家整個國民經濟,整個國家工業體系的配套,充分在航母上體現。”


“以你們的造船實力,造軍艦也沒有問題”

民營軍工企業具備成長性高、響應速度快、售後服務好、價格成本低等優勢,是現有軍工生產體系的重要補充。2016年,《解放軍報》就發表了《民企“小兄弟”拿下軍用艦船大訂單》文章,文章中指出:

在民企參軍隊伍中,黃海造船有限公司只是一名“新兵”。資歷淺——他們2016年剛邁進軍品承製“門檻”;無人脈——參與競標,他們連海軍相關部門的大門朝南朝北都不知道;缺經驗——對於軍用艦船的設計和建造,這是他們的“首秀”。然而,在競標擂台上,他們PK掉了國字號企業,拿下了軍用艦船建造大訂單。

民企參軍,是我軍裝備領域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窗口”。透視這一鮮活樣本,可以清晰觀察到:近年來我軍裝備部門大力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所付出的積極努力和取得的顯著成績。相信不久的將來,隨着相關制度進一步完善,“民企拿下軍用大訂單”將不再是新聞。

民企“小兄弟”拿下軍用艦船大訂單》中有這樣一句話:部隊領導參觀黃海造船有限公司的產品後説了一句話,“以你們的造船實力,造軍艦也沒有問題”。

黃海造船廠首頁圖片,為海警製造的海巡公務船

排水量3.6萬噸的“渤海翠珠”號軍民通用滾裝船就是黃海造船廠的產品


近日,《解放軍報》又報道了“122家優勢民企參加戰機修理”,其文章中指出:

一家軍工企業為某型直升機配套生產的槳轂可靠性指標不達標,安徽一家民企研製的槳轂經地面試驗驗證完全符合規定要求。某型發動機大修備件渦輪葉片一直供應緊張,江蘇一家企業具備生產能力。

——2017年4月,空裝工廠管理局組織空軍修理工廠,赴長三角、珠三角地區調研,類似的驚喜發現接連不斷。

“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源泉。”站在國家戰略的高度看問題謀思路,空裝機關對長江經濟帶有了一次嶄新的“再發現”:

以長三角地區為例,各地出台多項政策措施,建立了一批軍民融合產業基地,推動了近1000家企業參與軍品研製生產;有的民企以世界航空科技前沿為起點,已發展成為國內某一專業領域的“單打冠軍”或“開路先鋒”。

與28家優勢民企進一步接觸,空裝系統從上到下愈發強烈感到:借力長江經濟帶建設這一國家戰略,軍民融合大有可為。


民企參軍可能在實力和自身價值上超越“洛克希德·馬丁


然而,相比世界,我國民營軍工企業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

公眾號“全球企業動態”轉載美國《防務新聞》(Defense News)發佈的《2016世界最大100家防務公司》(2016 Top 100)排行榜中,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仍穩居第一,2015年該公司防務領域收入406億美元。梳理榜單可以發現,排名前十位的均為私營企業,而中國無一家公司進入前30名。

公號“巨浪軍事點”介紹,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全稱洛克希德·馬丁空間系統公司(英語:Lockheed Martin Space Systems Company)前身是洛克西德公司(Lockheed Corporation),創建於1912年,是一家美國航空航天製造商。公司在1995年與馬丁·瑪麗埃塔合併,並更名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洛克希德·馬丁在營業額上是全世界最大的國防工業承包商。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總部位於馬里蘭州貝塞斯達,是一家全球性的安全和航天公司,在全球擁有約97000名員工,主要從事先進技術系統,產品和服務的研究,設計,開發,製造,集成和維護。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大部分業務是與美國國防部和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合作。此外,西科斯基(2015年被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收購:編者注)為美國武裝部隊的所有五個部門以及40個國家的軍事服務和商業運營商提供軍用和旋轉翼飛機。

長期研究國防經濟的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研究員王沙騁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表示,從全球背景來看,民企參與武器研發也是各主要經濟體的通用做法。

“二戰以來,美國一直推行的是先軍後民,以軍帶民的政策,這就形成了軍工和民用兩個幾乎完全分離的市場。不過,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為了更快、更好地利用民用科學技術為國防建設服務,英美等軍事大國都掀起了民企參與武器研發的浪潮,同時出台了多項法律法規,包括設立裝箱扶植計劃、促進技術信息交流、簡化項目採辦程序等。”王沙騁介紹説。

根據界面新聞旗下公眾號“硝煙”梳理,1993年3月,美國克林頓政府出台了《國防轉軌戰略》,明確提出促進國防工業由軍民“兩張皮”向軍民一體化轉軌,並對在冷戰期間積蓄起來的龐大國防工業基礎進行縮減和調整。

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雅克·甘斯勒曾估計,實行軍民一體化後,美國國防部每年能節省幾百億美元的國防開支,這相當於國防部採辦費總額的20%以上。在此之前,美國國防採辦過程中,有15萬以上的政府採辦人員,另外還有30萬其他政府保障人員,每年用於這部分人員的費用超過180億美元。

日本的“軍民一體化”進程遠遠早於美國。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日本的民營企業就接受了這個島國的所有軍火研發與貿易。日本防衞省曾指出,發展軍民兩用技術能夠減少國家投資的風險、降低武器裝備的成本並有利於軍工企業自身的穩定發展。

在軍工產品的生產上,即使有來自日本國防部門的大量投資,在項目中起領導作用的仍是民營企業。“日本主要軍工產品的生產都在民間。”《南方週末》曾援引復旦大學歷史學系主任馮瑋的話稱。

而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這為民營企業提升實力媲美世界級軍工企業創造了條件。

《證券市場紅週刊》旗下公眾號“紅學堂”梳理我國民營軍工企業的價值,將其稱為大國軍工的“特種尖兵”。

《解放軍報》在評論員文章中指出,軍民融合,關乎大國崛起的前途命運。2015年《中國軍民融合發展報告》顯示:我國的軍民融合度只有約30%。差距,顯而易見。我們應站在富國強軍的制高點上考慮問題,找準國家、軍隊、企業利益的契合點,以制度創新為途徑,在解決制約軍民融合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和政策性問題上取得實質性突破,調動軍地各方積極性,實現互利共贏。

據新華社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4日下午就推進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重塑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進行第四十二次集體學習。

6月20日,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指出要加快形成多維一體、協同推進、跨越發展的新興領域軍民融合發展格局。

2017年將是軍民融合從淺度到深度融合的過渡期,頂層設計已經搭建,細化文件和地方文件將持續催化。2016年3月,《2016年國防科工局軍民融合專項行動計劃》發佈,制定了軍民融合政策方向,軍民融合具體支持方向共計32條;2016年7月軍民融合頂層文件《關於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印發,確定了軍民融合的目標和基本原則;2017年6月20日,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召開,隨後國家國防科工局發佈 《2017年國防科工局軍民融合專項行動計劃》,明確了6個方面30項年度工作任務,軍民融合戰略進入細化落實階段。

頂層設計方面,國防工業軍民融合指導意見和軍民融合“十三五”規劃也有望在年內發佈。據悉,2017年有關部門將出台一攬子政策加速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設立軍民融合產業基金,加快培育若干民參軍骨幹企業也在論證當中。

在税收、“軍工四證”發放等方面給“民參軍”企業諸多政策。而民營軍工研發能力、生產能力、配套能力的釋放,會緩解國有軍工部分生產能力不足,也能在部分領域引入更好的競爭機制。同時,在部分領域,民營企業擁有的部分領先高科技技術完全可以轉化到軍工領域。全社會資源的高效協同配置會加速我國軍工行業快速發展。以最典型的“軍工四證”為例,門檻很高。而沒有“軍工四證”就無法完整參與到軍工體系的研發與生產。據中國新聞網報道,截至2016年已有1000多家民營企業獲得“軍工四證”,最近五年數量增長一倍多。(“軍工四證”即為“武器裝備質量管理體系證書【國軍標認證】”“武器裝備科研生產保密資格證書【保密認證】”“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許可證書【許可證認證】”“裝備承製單位資格證書【名錄認證】”:編者注)

隨着軍民融合國家戰略的實施,“新民兵”發展空間已經打開。“紅學堂”指出,第一,融資空間,大力支持國有軍工融合民營軍工企業,大力支持民營軍工資產證券化,大力支持社會資本融入民營軍工。第二,技術空間。有了資本支持,利用民企的先天身份優勢,積極吸引國外先進技術,積極突破原有技術天花板。第三,市場空間,“紅學堂”認為,如果中國國防預算預計以每年7%-8%增速穩定增長,三年內我國軍費規模將達到1.3萬億元左右,武器裝備費用佔比1/3,民參軍佔比提升到30%,三年後年“民參軍”市場規模將達到1300億元左右。空間巨大。

投資機會在等你:民參軍+軍轉民
 

安信證券認為,軍民融合的投資機會,主要從“民參軍”和“軍轉民”兩條主線展開尋找。

民參軍:看好軍事信息化。民參軍,即民營資本進入軍工行業。主要有四層含義:一是進入軍工產品和技術市場,參與軍品的研製和生產;二是進入軍工資本市場,參與國有軍工企業的股份制改造,或合資合作組建新的股份制項目公司;三是進入軍工人才市場,軍工企業應聘各類民營科技和經營管理人才;四是進入軍工銷售市場,拓展競爭性軍品的國際銷售業務。

隨着軍民融合戰略深入推進,民參軍門檻正逐步降低,裝備採購中公開招標越來越多,軍民融合基金、越來越多的IPO和上市公司併購帶來有利的資本支持,民參軍優質企業將受益明顯。重點關注我軍現代化需求很大並且民用技術頗有優勢的信息化領域。

軍轉民:即軍事技術進入民用市場。主要由三層含義:一是進入民用產品生產和研製領域;二是進入民間銷售市場,開創並拓展其競爭性民用品的銷售業務;三是推動民用技術標準的制定和技術創新。軍轉民的三個階段是:共享軍事科研成果;利用民間市場資源推動軍品可持續發展;擴大生產科研能力,以備戰時之需。

北斗產業鏈方面,北斗系統預計將於2018年率先覆蓋“一帶一路”國家並提供基礎服務,2020年前後全面建設覆蓋全球的服務能力,進一步拓寬北斗的市場空間。

通用航空方面,通用航空領域一直是軍民融合的前線陣地,部分軍用機場開始半軍半民使用,如無錫碩放機場等,C919首飛成功產業鏈涵蓋中國大部分軍機制造廠商等,都是以民帶軍,以民養軍的典範。

————我是發福利的分割線————


向原創作者致敬

任何事宜請後台留言

或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喜歡的朋友請多多分享

長按指紋自動識別二維碼即刻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