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面子,是中國人的頭等大事

十點讀書2017-07-30 15:47:45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戴傑朗讀音頻

  

文 | 魯迅

“面子”,是我們在談話裏常常聽到的,因為好像一聽就懂,所以細想的人大約不很多。

 

但近來從外國人的嘴裏,有時也聽到這兩個音,他們似乎在研究。他們以為這一件事情,很不容易懂,然而是中國精神的綱領,只要抓住這個,就像二十四年前的拔住了辮子一樣,全身都跟着走動了。


相傳前清時候,洋人到總理衙門去要求利益,一通威嚇,嚇得大官們滿口答應,但臨走時,卻被從邊門送出去。不給他走正門,就是他沒有面子;他既然沒有了面子,自然就是中國有了面子,也就是佔了上風了。這是不是事實,我斷不定,但這故事,“中外人士”中是頗有些人知道的。

 

因此,我頗疑心他們想專將“面子”給我們。


但“面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不想還好,一想可就覺得胡塗。它像是很有好幾種的,每一種身價,就有一種“面子”,也就是所謂“臉”。


這“臉”有一條界線,如果落到這線的下面去了,即失了面子,也叫作“丟臉”。不怕“丟臉”,便是“不要臉”。但倘使做了超出這線以上的事,就“有面子”,或曰“露臉”。


而“丟臉”之道,則因人而不同,例如車伕坐在路邊赤膊捉蝨子,並不算什麼,富家姑爺坐在路邊赤膊捉蝨子,才成為“丟臉”。但車伕也並非沒有“臉”,不過這時不算“丟”,要給老婆踢了一腳,就躺倒哭起來,這才成為他的“丟臉”。


這一條“丟臉”律,是也適用於上等人的。這樣看來,“丟臉”的機會,似乎上等人比較的多,但也不一定。


例如車伕偷一個錢袋,被人發見,是失了面子的,而上等人大撈一批金珠珍玩,卻彷彿也不見得怎樣“丟臉”,況且還有“出洋考察”,是改頭換面的良方。



誰都要“面子”,當然也可以説是好事情,但“面子”這東西,卻實在有些怪。 


九月三十日的《申報》就告訴我們一條新聞:滬西有業木匠大包作頭之羅立鴻,為其母出殯,邀開“貰器店之夫婦幫忙,因來賓眾多,所備白衣,不敷分配。其時,適有名王道才,綽號三喜子,亦到來送殯,白衣不遂,以為有失體面,心中懷恨,……邀集徒黨數十人,各執鐵棍,據説尚有持手槍者多人,將王樹寶家人亂打。一時雙方有劇烈之戰爭,頭破血流,多人受有重傷。……”


白衣是親族有服者所穿的,現在必須“爭穿”而又“不遂”,足見並非親族,但竟以為“有失體面”,演成這樣的大戰了。這時候,好像只要和普通有些不同便是“有面子”,而自己成了什麼,卻可以完全不管。


這類脾氣,是“紳商”也不免發露的:袁世凱將要稱帝的時候,有人以列名於勸進表中為“有面子”;有一國從青島撤兵的時候,有人以列名於萬民傘上為“有面子”。

 

所以,要“面子”也可以説並不一定是好事情──但我並非説,人應該“不要臉”。現在説話難,如果主張“非孝”,就有人會説你在煽動打父母,主張男女平等,就有人會説你在提倡亂交──這聲明是萬不可少的。


況且,“要面子”和“不要臉”實在也可以有很難分辨的時候。



不是有一個笑話麼?


一個紳士有錢有勢,我假定他叫四大人罷,人們都以能夠和他扳談為榮。有一個專愛誇耀的小癟三,一天高興的告訴別人道:“四大人和我講過話了!”人問他:“説什麼呢?”答道:“我站在他門口,四大人出來了,對我説:‘滾開去!


當然,這是笑話,是形容這人的“不要臉”,但在他本人,是以為“有面子”的,如此的人一多,也就真成為“有面子”了。別的許多人,不是四大人連“滾開去”也不對他説麼?

 

在上海,“吃外國火腿”雖然還不是“有面子”,卻也不算怎麼“丟臉”了,然而比起被一個本國的下等人所踢來,又彷彿近於“有面子”。

 

中國人要“面子”,是好的,可惜的是這“面子”是“圓機活法”,善於變化,於是就和“不要臉”混起來了。


長谷川如是閒説“盜泉”雲:“古之君子,惡其名而不飲,今之君子,改其名而飲之。”也説穿了“今之君子”的“面子”的祕密。


點擊下方“十點好物”小程序
立即擁有能提升生活品質的好物

-背景音樂-

久石譲《Legend不靠譜組合《我不喜歡

-作者-

魯迅,原名周樹人,著名文學家、思想家,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重要參與者,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代表作有《狂人日記》《阿Q正傳》。本文原標題《説“面子”》。

-主播-

戴傑,十點讀書籤約主播,廣州電台MYFM880主持人,用聲傳情,分享美文,想聽更多節目在網易雲音樂上搜索【音樂、咖啡館】,新浪微博:MYFM戴傑,微信公眾號:DJ2dai。


長按下圖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回覆“晚安”,十點君送你一張晚安心語

↓點擊閲讀原文購買【兒童情緒管理書】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