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公交色狼竟有個“頂友羣”!他們愛找"老實的""騷的""穿裙的"下手

南方都市報2017-07-19 02:38:23


本文選自微信公眾號:北京時間新聞(btimenews)

南都君獲授權轉載


近期,北京警方開展打“狼”行動,從6月16日至今抓獲20餘名涉嫌猥褻的嫌疑人。大量的曝光也將原本生活在隱祕處的“”羣體推至人們面前,成為關注的焦點。


24歲的(化名)是一個“滄桑中不失霸氣”的程序員,下班後的他是

是一個有着“特殊愛好”的QQ羣主。


據王樂介紹,這個羣是個“頂友羣”,“頂”便是他的愛好,所謂“頂”,就是指男性用性器官或手對女性進行騷擾。羣友們在這裏或曬“成果”,或交流經驗。


14號線,有男子對前方女性做出猥褻動作


王樂説這個QQ羣在短時間內,人數便很快飆升到300多人,幾乎每天都有新人加入。他很清楚,網警在時刻關注着他們這一羣人,因此,王樂雖作為羣主,但很少在羣內説話,因為他怕哪天被警察抓進去。


現在,除了自己的羣,王樂已經退掉了所有的頂友羣。甚至,頂友的稱呼也讓他覺得尷尬,畢竟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


擁擠在地鐵中的“情非得已”


隨着近期“地鐵色狼”頻繁被警方和網友曝光,這些生活在隱祕處的羣體被推人們面前,成為關注的焦點。他們存在於社會的各個階層。在人潮洶湧的早晚高峯地鐵裏,他們也和普通人一樣。


但他們有屬於自己的標籤——“頂族”


他們出沒於一些人多擁擠的地方,比如地鐵、公交等交通工具或者商場等人羣密集的場所,通過故意摩擦女性身體獲得快感。他們其實是一羣有摩擦癖的心理疾病患者,而摩擦癖是一種性變態


他們在QQ等社交平台都有自己的“組織”。據調查,QQ上存在着多個頂族羣,這些羣大多以“公交 地鐵”為關鍵詞,歸入在“興趣愛好”或者“運動”的類別裏。有的羣需要付費才能入羣。


每天,全國各地的網友在羣裏展示“戰果”,分享信息,交流“頂”的經驗。


頂友羣截圖


2015年,大學剛剛畢業的王樂來到北京工作,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一個頂友。他將這“特殊愛好”歸罪於北京地鐵的擁擠。


的確,北京的地鐵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鐵系統之一。2015年,北京地鐵曾發佈10個換乘流量最大的站點,呼家樓排在第四位,換乘量最高的西直門站,日換乘量達到24.1萬人次。2016年,北京市軌道交通客運總量為36.6億人次,日均客運量達999.8萬人次。


王樂告訴記者6號線是他的主戰場,王樂自稱,從家到呼家樓,他單程要坐三四十分鐘的地鐵。


▶ 他已經記不清騷擾過多少女性,只是不斷強調:

“有時候真的是車擠,避免不了”。


客觀的擁擠,對於王樂來講是天然的屏障,也是他性騷擾女性的藉口,“遇到人蹭你,説沒反應那是假的,讓我避開我做不到,有時候就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就這樣,他開始進入頂友的世界,他坦言,覺得陌生人比較刺激。


和王樂一樣,馮剛的頂友生涯也是從擁擠中開始的,他的“情非得已”發生在五年前,他還在讀大學的時候。


▶ 馮剛告訴

“週末回學校的車很少,那女的穿短裙,屁股就頂着我的下體,貼的很近,車裏還沒空調,出了好多汗。她的後背貼着我的胸口,屁股貼着我褲襠,客觀條件就那樣了,然後荷爾蒙就分泌了,就頂起來了”。


李亮看來,很多頂友的第一次都是從無意中開始的,他自己也一樣。同樣是因為車上人太多,一時的“舒服”造成他後來沒事就想碰別人一下的衝動。但畢竟“被抓了不好看,必須要多學習下這方面的知識”。


“頂就是性騷擾”


據瞭解,那些頂友羣,是“頂族們”學習“知識”的場所。面對網警的監管,這些頂友羣也在舉報、新建、舉報中不斷循環。


記者經過調查瞭解到,就在一個月前,在QQ中用“公交 頂”、“地鐵 頂”等為關鍵詞直接搜索的話,還能找到100多個羣。羣名也非常直接,多以“地點+頂(被頂、頂友)”的形式命名,羣簡介中能看到“男女”、“曖昧”這樣的字眼,甚至有寫為“在擁擠狹窄的空間裏,享受身體摩擦的樂趣”。


一個月前,以“地鐵 頂”為關鍵詞搜到的QQ羣


但一個月後,這些羣或被封、或禁言。但頂友的溝通從未停止,打着各種名號的頂友羣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只不過羣名變成了“風花雪月”、“勇敢者的遊戲”,他們不再那麼明目張膽。


王樂告訴記者,他從別的頂友羣裏聽説,曾經有一個羣,幾個頂友在約頂一位羣裏的“女生”,到達約好的地點之後,頂友們才知道,他們約出來的是最不願意見到的警察,最後這幾個頂友的命運,就是全部被帶走。


▶ 王樂向北京時間記者坦言,自己只有一個想法:

“別被抓進去就行。”


▶ 王樂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常莎律師表示:

除了被抓現行外,“QQ羣內分享的經驗若涉及刑事犯罪,對女性進行猥褻、侮辱的,可能構成傳授犯罪方法罪”,根據《刑法》,迎接傳授人的可能是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所有裙子男人都愛”

“玩的就是心跳”


儘管有被拘的風險,但羣裏的討論卻從未停止。尤其是在早晚高峯,這既是頂友出動的時刻,也是羣內最沸騰的時刻。


“頂友“羣截圖


類似上圖這樣的對話每天在頂友羣裏重複,頂友習慣將自己一天的“成果”或以圖片、或以視頻的方式發在羣裏。


他們在公交、地鐵上,偷摸、偷拍、偷頂,但在羣裏,他們光明正大,甚至被推崇、誇讚。但絕大多數頂友,並不敢直接拍攝女性的面部。


有一次,一名叫“天煞孤單”網友一反常態,在羣裏發送了一張女性照片,原因很簡單,這個女性讓他在地鐵裏出了醜。


儘管如此,頂友們並未嘲笑他,反而覺得他“內功太強大,奸氣側漏”,“天煞孤單”以一個開心大笑的表情回覆。


這樣的出醜,在王樂看來,是每個頂友進階的必修課,但他們也怕進局子。


特別是隨着北京警方“打狼行動”的開展,頂友們開始在羣裏互相提醒,不可妄動,要注意安全。


不過,也有頂友對此並不在意,他們認為自己的技巧經驗可以避開風險。在頂友的世界裏,誰的頂齡長、誰的技巧豐富、誰得手的多,誰就更牛。


除了“老司機”的言傳身教,在頂友羣裏還流傳着一份“頂友入門指南”,在這份指南中,將女性劃為三類:一碰就跑型、幹頂不動型、主動配合型,每一個類別都有特徵的細分。


▶ 從交通工具上,頂友更傾向於在地鐵下手

“公交上有攝像頭,地鐵上的攝像頭啥都看不見”,很難留下證據;從位置上,門口、正對門口的扶手處,都是他們喜歡的地方,“人員流動大,被抓後能及時逃脱。”


“老實的”、“騷的”是他們的主要目標,頂友會“先用腿、或屁股、或胳膊蹭”,如果對方不吭聲、不反抗,他們便會更加過分。而穿着清涼,衣服布料柔軟的女性更可能是他們下手的對象,“所有裙子男人都愛”。


儘管頂友們都有一套自己的經驗,但“只要女性瞪一眼,絕大多數人就不敢了”,王樂説,但如果不啃聲或者沒反應,頂友就會越來越囂張


然而,即使是頂友自身,有時候也猜不透大家的心理。


▶ 一名叫劉路的“頂友”告訴記者:

“玩的人還挺多的,現在人的心理,猜不透。”


▶ 但在王樂看來,並不難懂:

“從我的角度來説,只是覺得陌生人比較刺激。”


這一點,馮剛也認可,“能頂能摸”。他不認為頂友做的事情多麼傷天害理,反而當成是興趣愛好交流,“人多才刺激”、“跟蹦極差不多,刺激就對了”、“反正玩的就是心跳”。


但是,這種“刺激”總是有代價的。


據瞭解,從6月16日開始,北京公安局開始“打狼”,行動為期三個月。截至目前,警方已至少抓獲23人,其中7人已得到法律制裁。


北京時間 隋雯雯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


南都君特選(戳下方標題)

一把火燒掉上千萬!放火燒燬櫃員機和9輛車,精神分裂男子獲刑4年


飛機還能逃票?首都機場一沒買票小孩坐上飛機,所有乘客下機重新安檢晚點5小時


最新發布!杭州保姆縱火案嫌犯稱將書點燃扔沙發上,作案前頻繁搜索如何放火


我們在預備導盲犬身上綁了個相機,原來它們眼中的世界是這樣的……


小心“頂族”出沒!遇到色狼,機智反抗求助,別讓他們得寸進尺!get到的戳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