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江為何贊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制度:有益 有利 有理 有據 有度!

標準同行劉三江2017-07-08 04:50:35

新聞

深度

專業

輕鬆

揭祕


國家標準制度改革引起社會高度關注,多數支持,少數質疑,也有非議。避開喧囂紛擾,冷靜理性思考,我認為這項改革很好很給力,應當為之點贊。



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制度好在有益。改革是否正確,首先要作價值判斷,即改革讓誰受益。顯然,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全社會將共同受益,共享改革紅利。標準是人類實踐經驗和科技成果的結晶,標準化的根本目的就在於傳播共享人類文明進步的成果,在一定範圍內實現最佳秩序和最佳共同效益。


公開國家標準,其內含的信息、經驗、知識、技術將在更大範圍更加順暢地傳播、推廣、應用、共享,有利於減少信息不完全或不對稱,減少風險和不確定性,減少全社會的學習成本、生產成本、交易成本,一方面深化社會分工與專業化,一方面增進社會協調與合作,從而促進生產效率、貿易便利、產業發展、科技進步、質量提升等等,推動人類社會發展進步,社會全體成員均將從中受益。


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制度好在有利。改革是否合算,還要權衡成本收益、利弊得失。在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公益性國家標準是一種具有很強正外部性的公共產品,屬於市場機制失靈、由政府主導供給的產品,它作為一種基礎性的技術制度,具有投入少、成本低、收益高、受益廣的特性。這個成本收益賬雖然難以精確計量,卻有不少的例證,如美國國防部曾經估算,在製造弗吉尼亞級核潛艇過程中,僅2700萬美元的零部件標準化投入就節約了7.89億美元成本,投入產出比為1∶29,這還不包括提早10年交付艦艇等間接效益。政府花少量的經費投入,所形成的標準成果免費公開,產生更大的經濟社會效益,不失為一筆合算的買賣,也是公共財政效益最大化的應有之義。



弗吉尼亞級核潛艇


同時,免費公開不會損害參與的權益,也不妨礙標準出版機構享有的專有出版權,這與法律類似,立法機關公開法律信息,不影響符合條件的出版社出版發行法律文本。國家標準免費公開,社會廣泛受益,符合帕累託改進原則,是較優的決策。


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制度好在有理。改革是否科學,必須符合基本邏輯。此項改革的關鍵點在於免費公開與版權保護的關係,質疑者和反對者也主要糾結於此。其實,免費公開與版權保護雖有聯繫,但根本上是兩碼事。


公開,只是國家標準文本、題錄信息和制修訂信息公開,供公眾快捷獲取和在線閲讀,並未允許隨意下載、編輯、修改、複製、出版、發行等等,本質上不影響標準制定者和出版者享有的權利;免費,只是公開信息環節不收費,並不像有質疑者理解的那樣標準免費,信息公開免費不等於標準免費,獲取正式出版的標準當然需要付費。進一步分析,標準版權包括人身權和財產權,即使免費公開乃至今後可能的標準免費,也僅僅是版權所有者為增進社會公共利益自願放棄部分財產權而已,這不影響其仍然享有標準版權,包括署名權等人身權及其他財產權。至於可能影響標準出版者利益的問題,這屬於作為版權所有者的與經其許可行使複製發行權的出版機構之間的內部法律關係,可協商妥善解決。出版機構當自我革新,從標準深加工和技術服務等方面拓展新業務,而不是固守現有格局。


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制度好在有據。改革是否合規,須於法有據。從免費公開看,不同於國外的民間機構,我國國家標準制定機構為政府所屬機構,標準制修訂經費來自公共財政投入,公共行政所形成的標準信息原則上予以免費公開,符合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原則和要求。


從版權保護看,關於國家標準版權問題長期以來存在一些爭議,我國標準化法和著作權法對標準版權尚未有明確的規定,但標準受版權保護已是普遍共識。按照國際慣例和著作權法的一般原則,標準版權歸屬於標準制定機構,而標準發表權是標準版權的內容之一,標準信息免費公開應當視為版權所有者對發表權的一種處置,這種處置是合法合理的。國家標準免費公開,符合法理,於法有據。


國家標準免費公開制度好在有度。改革是否可行,需要系統周詳設計,把握好推進的次序、節奏和力度。從國家標準公開方案看,公開範圍限於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和地方標準參照執行,涉及採標的則強調遵守相應標準組織的版權政策,特別是不包括團體標準和企業標準,很好地把握和處理了公與私、國內外、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關係;公開方式限於官方網站公佈、在線免費閲讀,是有所保留和受控的,妥善處理了標準信息公開與版權保護的關係;公開步驟分階段進行,分步實施,循序漸進。可見,改革措施是有節有度、穩妥審慎的。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