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見到有人在用微軟 Window Phone 是什麼時候?

軟一典Edison2017-07-08 02:39:33


“我收到了關於 Microsoft Pix 應用支持 iOS 的郵件,但為什麼不是 Windows Phone?”

“我每天用 Windows Phone 超過 18 個小時,聽説正在放棄移動市場,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移動計劃?”

這是 11 月的最後一天,在西雅圖召開的微軟年度股東大會上,拋給微軟 CEO 納德拉先生眾多問題中的兩個,關於微軟的 Windows Phone 和微軟移動業務。


面對這些難得與 CEO 一見的普通股民,納德拉先生給出的回答是:“我們對‘移動’這個詞的定義是廣泛的。換句話説,我們關注的是人類在所有設備之間的移動,而不是單獨一個設備的移動。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將拋棄移動設備這塊業務。”

或許在這樣的場合微軟有既定的公關策略,以至於在面對普通股東的時候,納德拉先生只是重複了一遍微軟使命中,對於移動部分內容中的闡述。

這一回應並沒幾周前那麼直接,11 月中旬在澳大利亞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納德拉先生直接了當的説:“微軟不會被市場領導者牽着鼻子走,我們將繼續在努力,但是目前唯一我們要做的,就是的推出。”


微軟的“終極”移動設備

這裏的“終極移動設備”,普遍理解就是微軟討論了 3 年的 Surface Phone。而“Ultimate”這個詞是微軟第二次説,上一次是推出 Surface Book 的時候談到 “The Ultimate Laptop”。這個詞放國內來可能都不符合廣告法的規定,不過倒是符合微軟在智能手機上的“最後一搏”。

而現在大多數關於 Surface Phone 的傳言都是虛無縹緲,大致總結下有三種:

  1. Surface Phone 明年年中上市。

  2. 3 種不同配置版本,最高內存可達 500 GB。

  3. 採用 X86,能夠兼容 iOS 和 Android 應用。

這些不靠譜傳言看上充滿吸引力,再配合《微軟革命性終極手機!》、《智能手機市場要變天》這樣的標題,在朋友圈又可以再次收割一波智商税波。

3 年前我們在談 Surface Phone 的時候,每次也説 Surface Phone 明年上市。而明眼人都能看出,兼容 iOS 與 Android 應用更是無稽之談。

反倒是潛藏在這些傳聞之外的另一個消息鮮有人關注。

11 月底,ZDnet 的 Mary Jo  Foley 通過她的消息源瞭解到,微軟現在正在推進一個名為“Cobalt”的項目,主要內容是通過 x86 模擬器,讓 Windows 10 上的 Win32 應用能夠在 ARM 64 架構的處理器上運行。


我詢問的 Mary Jo  Foley,她告訴我目前這個項目計劃在“Redstone 3”推出,該項目主要還是面對商務。如果消息屬實,那麼將有助於推動基於 ARM 64 架構的 Windows 10 手機/平板,獲得更多企業用户的青睞。

Lumia 950 XL、HP Elite x3 用户或許知道,Windows 10 Mobile 所提供的 Continuum 功能,在連接外接顯示器之後,只能夠運行 Windows 應用商店中的 UWP 應用,支持的應用數量少的可憐,特別是在企業辦公領域。

若是“Cobalt”項目成真,這將能夠擴展商業領域的應用,企業未來採購 Surface Phone 的理由也變得更加充分。值得一提的是,“Cobalt”這個代號與“Redstone”一樣,同樣來自微軟收購的遊戲公司 MOJANG 旗下的一款遊戲。

這最符合納德拉先生口中的“差異化”需求,看上去微軟仍在圖謀移動市場,並希望在商用領域找到微軟移動突圍的可能性。


不得不面對的現狀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從一開始就遲到移動市場的 Windows Phone,到目前為止市場份額沒有絲毫起色。對市場而言,Windows Phone 已經可以歸類到 Android 與 iOS 之外的 Other 類別中。

根據獨立調研機構 IDC 公佈的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最新預測:到 2016 年底,Windows Phone 的出貨量將下降 79.1%,全球市場份額將僅有 0.4%。此外在 IDC 的預測中,2020 年 Windows Phone 的市場份額將僅剩 0.1%。


(多少人當初為了“不跟隨”?)

其實 Windows Phone 的底子不算差,很多人都曾想象過微軟 Windows Phone 的壯大。畢竟在封閉的蘋果和開放的谷歌之外,還要有第三種選擇。就像是在桌面上,Windows 之外也有 Mac OS 與 Linux。

在 2012 年底,諾基亞在中國正式發佈 Lumia 920 之後到 2013 年年中,中國市場 Windows Phone 最高市場份額曾達到 3.2% 。

2012 年 6 月,IDC 還大膽預測 Windows Phone 將在 2016 年成為市場主流平台,全球市場份額將會達到 19.2%。或許這是 IDC 最看走眼的一次。

但與以往不同關於 Surface Phone 的傳言,倒顯得微軟有股子在移動時代的尾巴還不服輸的勁頭。


用户信任的缺失

對微軟和 Surface Phone 最致命的,可能是用户信任的缺失。究竟還有多少人,會如文章開頭兩位提問者那樣忠誠於 Windows Phone,甚至放棄自己原本應該輕而易舉獲得“美好”體驗?

用户對於 Windows Phone 的初始期待值如果有 10 分,現在或許可能只剩下 2 分,這 2 分是靠 Surface 品牌掙來的,一部分人還想看看 Surface Phone 能帶來什麼不同。

而被扣掉的 8 分,我分別將它算在了:Windows Phone 8、收購諾基亞、應用生態和 Windows 10 Mobile 上。


(Lumia 800 與 Lumia 900,誰還記得 Zune 更新與斷網大法?)

Windows Phone 8 的斷崖式拋棄,是對 Windows Phone 用户最大的傷害。2012 年 6 月,微軟表示此前 Windows Phone 7.5 的用户手中的設備,將無法更新升級到 Windows Phone 8,同時微軟在 Windows Phone 8 上也將操作系統內核從 Windows CE 更新為 Windows NT。

在這一決定中,微軟等於是將過去 2 年,在全球市場建立的用户羣體、市場口碑、品牌理念,全部推倒重來。

那些手握“不跟隨”的 Lumia 800 與 Lumia 900 用户,雖然能夠理解微軟從 Windows Phone 7 到 Windows Phone 8 更新內核的重要性,但是免不了看着手中諾基亞的誠意之作,罵一聲:“微軟,你混蛋。”。

(被譽為 Windows Phone 出鏡最多的照片,現在多少微軟員工還在堅持使用 Windows Phone?)

毫不誇張的説,Windows Phone 與諾基亞在最壞的處境下,擁有一羣最好的用户。2013 年,微軟與諾基亞之間 72 億美元的手機業務交易,曾讓這羣用户展開無限的遐想,二者軟硬件的結合,帶來的可能會是“史上最強的 Windows Phone。”

但讓人遺憾的是,微軟與諾基亞收購的背後充滿了恩怨情仇,更多的注意力圍繞在鮑爾默、埃洛普、席拉斯瑪甚至納德拉之間,對於產品本身確缺少足夠的投入。這一收購直接促使了鮑爾默先生的離開,在納德拉成為微軟新 CEO 之後,圍繞這一收購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持續不斷地裁員和淡化 Nokia 品牌。

就在 2015 年 7 月,納德拉先生在新財年的開年信中宣佈,微軟因手機業務減記 76 億美元,並於今年 5 月將原屬諾基亞的功能及業務,出售給 FIH Mobile(富士康旗下)和 HMD(前諾基亞員工構成)。

那些因為諾基亞而選擇 Windows Phone 的用户,選擇了離開。

而更多用户的離開,是因為在 Windows Phone 上根本無法獲得“健全”的智能移動體驗。

這一問題無須多説,自 Windows Phone 誕生之日起,微軟就從來沒解決過這個問題。以至於當我身邊一位使用 Windows Phone 多年的用户在更換 iPhone 之後,不禁感慨原來應用體驗是這樣的。

從早期的 Windows應用商店中充斥着粗製濫造的應用,到支付寶、嘀嘀打車等 Hero App 在 Windows 應用商店中僅處於“有”的狀態,用户在 Windows Phone 上的應用體驗根本無法保證。

(用户在支付寶微博下方的留言)

在我看來,微軟總是樂衷於公佈應用商店中應用的數量,並且宣佈又有多少開發商加入 UWP 應用的開發。但僅在支付寶這一事情上,需要用户和支付寶產品經理打賭才能推動產品更新——“微軟,你混蛋!”。

而 Windows 10 發佈後,用户們曾以為微軟會搞定一切,但這次卻是讓人更加堅定的讓人和 Windows Phone 道別。

又是一次設備無法升級,512 MB RAM 的設備無法更新 Windows 10 Mobile 最新版,Reddit 論壇上有人説微軟背信棄義,有人説要找微軟賠錢。

(無法更新 Windows 10 Mobile 的設備中,包括了銷量較高的 Lumia 1020、Lumia 925、Lumia 920)

與此同時,Continuum 這樣隔靴搔癢的功能,完全無法調動起用户的興趣,Windows Hello 與 Cortana 如果是在 iOS 或者是 Android 上或許會錦上添花,但在基本應用體驗都無法保證的 Windows 10 Mobile 上,更顯得可有可無。

對於 Surface Phone 的期待,只是更多人在湊熱鬧而已。

畢竟 Windows 10 Mobile 的體驗並不符合消費市場的口味;而應用生態的構建,也不是一夜之間就能完成的,ARM 對於 Win32 的支持更多的是適應企業市場需求。

硬件的成功通常與軟件服務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Surface 品牌也是如此。做出花來的 Surface Phone,缺少了軟件服務和應用生態的支持,也很難與另外兩位比你早到智能手機市場、還更用功、並同樣來自富碩家庭的 iOS 和 Android 相抗衡。

但我是真希望 Surface Phone 能夠成功。


“你上次見到有人在用 Window Phone 是什麼時候?”

“我好像在北京地鐵十號線見到他,他用手持一台黑色手機穿插在人羣中,他的手機很流暢,我只看到上面有不同顏色的大方塊,如果知道他是誰的話,麻煩你們跟他説一聲,禮拜一晚,我會在世貿天街等他。”


“知道微軟為何執着於智能手機嗎?”

“因為他們能賺更多錢?”

“不。微軟執着於智能手機是因為他們努力追逐夢想。”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