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夫妻一方的債務加入應否屬夫妻共同債務

小甘讀判例甘國明整理2017-07-08 00:37:52

審查要點:夫妻一方是否應對另一方債務加入產生的債務承擔共同償還責任,需要審查夫妻一方加入的債務是否與另一方有關,是否屬於夫妻關係存續期間的生產經營活動,是否用於等。如果符合上述特徵,即使是夫妻一方的債務加入行為,該債務仍應認定為

與華偉明等民間借貸糾紛案案

案例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1516號


合議庭法官:虞政平、汪軍、王展飛


裁判日期: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一日


裁判理由:最高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根據《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於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夫妻對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


本案中,承諾德金公司的債務由其負責清償,系其加入到德金公司對華偉明的債務中來,許洪標成為華偉明的債務人。此時許洪標與徐靜娟仍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因此許洪標對德金公司的債務屬於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的債務。


從現有證據來看,華偉明與許洪標並未明確約定該債務系許洪標個人債務,雙方亦不存在惡意串通、違法犯罪或明知約定財產等情形因此,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許洪標對華偉明的債務為其與徐靜娟的夫妻共同債務。


徐靜娟主張許洪標系債務加入人,並未直接向華偉明借款,因此對華偉明的舉債其並未受益,該款項亦未用於夫妻共同生活,故不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但本案中許洪標並非債務擔保行為,且主債務人德金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許逸文為許洪標女兒,該公司與許洪標、徐靜娟均有密切關係。華偉明與德金公司最初的《合作協議》即由許洪標代表簽字,許洪標實際參與德金公司的經營活動,且徐靜娟自稱家庭經濟事宜均由許洪標包辦,因此,華偉明的債務並非與許洪標、徐靜娟無關,許洪標在德金公司經營過程中的行為是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的生產經營活動,由此可見對於華偉明的舉債已用於許洪標、徐靜娟夫妻共同生活,該債務應當作為許洪標與徐靜娟的夫妻共同債務,原審法院認定由徐靜娟承擔共同償還責任正確,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畫作者:吳冠中

臨江仙·寒柳

納蘭性德(清)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疏疏一樹五更寒。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絲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湔裙夢斷續應難。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長按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