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B級片導演錢人豪:《京城81號2》帶着股凜冽暴力感 | 電影人説

三聲秦泉2017-06-30 15:04:06


2014年上映影片《京城81號》票房4億多,導演在幾年後接下了續集的執導工作,面對前作高票房帶來的壓力,這位以血腥暴力見長的導演又做了哪些改變和努力?


作者 | 秦泉


導演錢人豪接到《京城81號2》這部戲的執導邀請時,覺得有些意外,但他沒有絲毫猶豫就接下了這項工作。

 

三年前,《京城81號》取得了4億多的票房,直到今天依然是內地驚悚片最高票房紀錄,被恆業影業(片方)選中執導續集讓他多少有些意外。

 

錢人豪認為這是一個機會,他有信心讓內地觀眾有一次不一樣的驚悚體驗。他在裏設計了很多“小機關”,例如房子是會動的,聲音的效果也極“佳”。此外,敍事也不是慣常的模式。


導演錢人豪(中)在片場


事實上,一般觀眾對錢人豪的認知度並不高。但對於那些港台B級片的愛好者,他已經是一個準大神人物了。當年的暗黑系兩部作品《鈕釦人》和《屍城》都在小圈子裏被廣泛叫好。


錢人豪有着10年的導演經歷,時間不長但頗為“奇幻”。他的第一部公映作品《鈕釦人》,是一個黑社會收屍人的故事,《屍城》則是一部絕望系的喪屍片。

 

錢人豪的風格在圈內頗具爭議,例如他沒有被邀請去台灣的金馬奇幻影展,因為評審們覺得這還不夠奇幻。2015年《南都週刊》曾寫過一篇標題為“金馬奇幻影展沒有請錢人豪就是最大的笑話”的報道,錢人豪對《三聲》説,“這個標題害苦我了,雖然是實話,但是不能講”。

 

事實上,作為台灣本土導演的錢人豪一直被排斥在主流電影圈之外。台灣電影的“風潮”多是文藝片和小清新青春片,拍暗黑系B級片的錢人豪被稱為一個異類。

 

不過在錢人豪看來,他對台灣電影發展還是有貢獻的。九把刀在拍攝《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前拍了部《愛到底》的片子,其中分為四個部分,分別由方文山、九把刀、黃子佼和錢人豪執導。

 

這其中九把刀部分的拍攝就是錢人豪幫着找來的兩個執行導演,這之後其中一位執行導演江金霖,2016年拍攝出作品《等一個人咖啡》。

 

作為一個台灣導演,錢人豪認為這是他的幸運。因為台灣地區的導演相對來人數較少,很容易被人注意到,這也是他為什麼能夠在內地拍攝電影的機會。

 

《京城81號2》在錢人豪看來也是自己被更多的人以及這個市場“記住”的一次機會。



電影《京城81號2》即將在7月6日全國上映,在電影上映之前,《三聲》找到錢人豪,聽他解讀《京城81號2》裏的驚悚感。

 

這位擁有“血腥、暴力”標籤的導演,錢人豪説自己某種程度上要“收一下”,更多的是追求“凜冽暴力”的感覺。

 

“那次,我們在台北的KTV一幫朋友唱歌,我們按鈴找服務員,服務員進來後,我們就全都走掉了。”錢人豪説,“那個服務員是從房間內廁所走進來的,據説上個月在這間KTV發生了槍戰,有個服務員死在了這間KTV的廁所內……”


“人性的驚悚不可能用來呈現”



三聲:你和恆業的合作讓人很意外,你們是如何接觸的?

 

錢人豪:第一次是接到恆業老總陳輝的微信,他問我有沒有興趣拍《京城81號2》,我當時毫不猶豫地回覆,當然有興趣了。

 

《京城81號2》對我來説是很好的一個機會,所以想着要好好地拍。我希望不要辜負這個電影的IP,不要辜負它能夠帶來的期許。

 

這個市場很大,但過去的一兩年沒有特別賣座的驚悚片,所以我覺得這部片子還是站在一個很好的起點上。

 

 

三聲:看《京城81號》時,感覺第一部影片怎麼樣? 

 

錢人豪:對我來説比較像愛情片。當時因為我畢竟要接這部戲,所以去看第一集是什麼樣子。

 

那我就覺得第一部其實比較偏愛情,驚悚的愛情。然後包裝得很好,我覺得以內地當時的風氣跟格局來講,能有這樣的片子已經很難得了。然後票房也是令我訝異的,其實我接拍以後,我承受到的聲音就很多了,因為這是一個很主流的一個IP,最後是我來拍。

 

三聲:如果《81號》是一個愛情驚悚片,那麼第二部會是一個什麼風格的電影?

 

錢人豪:第二部還是有愛情做基礎的,它是圍繞情感的一個東方式的驚悚片。

 

我是一個B級片愛好者,很喜歡美國恐怖故事那些片子,所以這部片子有很多是過去國產電影都沒有做的地方。

 

比如説我拍的房子是活的,它是有記憶的,牆壁是有聲音的。

 

 

三聲:這部電影中的情感關係是怎樣的?

 

錢人豪:這是一個兩代輪迴的故事,裏面的人物角色衝突時比較大的。不會像有些片子女主在上一輩子是被欺負的,這輩子還是一個被欺負的,我覺得每個人都是有救贖的。

 

《京城81號2》裏的大宅子其實就是一個封閉的世界。這個大宅子像紅樓夢一樣,有利害關係、有鬥爭、有為了利益互相出賣,你會被最信任的人出賣。人性,人比鬼可怕。



三聲:這部影片中有哪些驚悚元素?

 

錢人豪:嬰兒是裏面的一個驚悚元素。因為以前講究無後為大,太太如果生不出孩子,男人就要去找小三的,那麼太太在家裏的地位就會降低。

 

嬰兒是這個故事的一個元素,再加上紫河車,紫河車就是胎盤,很多人搶胎盤來延年益壽,認為可以懷孕生子,其實紫河車是一個很殘忍的宮中藥物,它就是孩子的胎盤。

 

以前慈禧太后的時候,要養顏美容就用很多孕婦的新鮮的胎盤。但是當時的那個時候,你想想看100個活生生的孕婦,很殘忍的把它破開,因為一旦患病的時候一定要新鮮胎盤才有用,生了孩子就沒有用。開膛取紫河車也在這部電影裏有表現。

 

三聲:你以前也擅長拍恐怖血腥的內容。《京城81號2》裏的心理驚悚部分會更多嗎?

 

錢人豪:是,我們現在就是期望將心理驚悚做好。我之前拍B級片,就是要強調視覺暴力,但這部電影更多的是心理驚悚。

 

這部影片裏還有一個人性的驚悚,我就沒有辦法用那種血腥、視覺暴力去呈現,我這次想用那種冷列的恐怖感去侵襲。

 

比如説影片裏聲音的處理,有時候你會在家裏聽到的那種彈珠的聲音。到底在幹嘛?我要的是這種從遠到近的把故事帶給你,不是要突然而來的恐怖聲音,我要的是那種你以為會怎麼樣的時候卻沒怎麼樣,你以為不會怎麼樣的時候又會發生一些什麼。


人性太可怕,所謂結局只是狂風暴雨後的片刻寧靜



三聲:《81號2》在最初策劃的時候如何選擇方向,最後為什麼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錢人豪:剛開始時確實有非常多的線去發展這個故事,這部戲的監製有陳嘉上,編劇有蔡駿和譚廣源,剛開始有很多的拉鋸,每個人都會寫自己的版本。

 

這就有很多脈絡,包括上一代的恩怨情仇,還是要搞成悲情版的朱麗葉,還是人鬼戀,還是因為孩子來索命,一直有,千絲萬縷的。但是後來陳嘉上説,我們不能太貪心。最後主線就是在最危機的時刻到底選擇犧牲別人還是自己,最後的結局是狂風暴雨之後片刻的寧靜。

 

 

三聲:這個結局的風格會是怎樣的?

 

錢人豪:儘量在狂風暴雨之後獲得片刻的寧靜。

 

但肯定也是有伏筆的,因為王子跟公主既然結婚了,他們也會老啊,我覺得至少最後是好的,可是有沒有伏筆,有什麼東西去讓觀眾去體會,但中間你可能失去很多,得到很多,它畢竟還是娛樂,98分鐘的驚悚片。但是我覺得人還是比較可怕,人性還是比較可怕。

 

三聲:你如何處理VR部分?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技術控嗎?

 

錢人豪:我很在乎技術,這部片子有3D、VR等多種元素呈現。我們做了很多功課,包括拍攝的時候其實用了很多手法,因為必須考慮轉換到3D時要有的空間感。

 

有一場戲,應該是大結局,拍了好幾百個鏡頭,有很多的特效,很多的綠幕,很多的動作,包括爆破,整個房子還有變化,光是同一場畫面就要拍好幾次,有人的沒人的,有道具的沒道具的,有綠幕的沒綠幕的,一直在重複拍。

 

特效部分也是反覆修改,有很多特效我一直推翻,因為做得太真了,真到像特效。我要的是感覺就是真的,是屬於是大宅的一部分,因為本質上面我們不是一個特效片。

 

VR是360度的取景,會有做一些身臨其境的影片的嘗試的感覺,在我們的主境場景裏面,我也很期待最後的成片。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點擊關鍵詞 更多精彩文章


知識付費 | 樂視影業張昭 | 專訪俞永福 | 異形 | 精釀啤酒 | A站 | 檸萌影業蘇曉 | 深夜食堂 |  音樂節 | 企鵝影視 | 中國第一天團 | 芒果TV | 爵士樂,即自由 | “第三梯隊”院線 | 知識付費 | 摔跤吧,爸爸 | 周健工 | 私人影院 | 直播監管 | 喪茶 | 賈躍亭 | 仙劍 | 馬東談狼人殺 | 博納 | 快手 | 大悦城 | 樊登讀書會 | 網吧復活AVG | 青島影都 | 速8 陳可辛 | 娃娃機 | 微博短視頻 | 電影巨頭業績對比 | 奇葩説 | 騰訊影業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