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李清淺李清淺2017-06-15 01:22:33

這是一個超級接地氣的公號

01

昨天下午正在寫稿,一個姐姐突然跳出來和我説話:“在嗎?”

我發個微笑的表情過去,表示我在呢。

她説想和我説幾句心裏話:“是這樣的,這幾天發生了一點小變故,我説出來你別笑,前段時間我發現乳房上有個小硬塊,我決定去醫院檢查一下,雖然老公一直安慰我是良性的,我其實還是蠻忐忑的。”

我忙插了一句:“沒什麼事吧?”

她説:“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沒事,但在檢查前,我並不知道情況會怎麼樣。我提前休了年假,回老家陪了父母幾天。回來後,又和好多關係不錯的朋友了一下,關係比較親密的能約出來的就見了一面,當然,我沒説自己生病的事。”

我怔住了,前幾天她也約我喝茶了,當時我忙得焦頭爛額,就問能否過段時間再聚。説實話,我有點不好意思,幸好她沒事,否則以她的性格,估計有事也不會告訴我,那真是遺憾終身。

她繼續説自己的故事:因為這次偶然事件,她就把很要好的朋友列了個單子,她驀然發現,很多曾經非常要好的朋友,已經很久沒有聯繫了,有的是因為人在外地,有的雖然就在本市,但聯繫也並不多,有的甚至中斷了聯繫。

最讓她遺憾的是大學室友的電話竟打不通,她們兩個人曾經要好得換着穿衣服,擠在一個鋪上睡過覺,在一個飯盒裏吃過方便麪,一起翹過課,還曾因為失戀抱頭痛哭過。

可是好友換了號碼了卻沒有通知她:“説實話我挺失落的,如果想聯繫,我還是能聯繫上她的,我也絕對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因為我也好久沒有主動聯繫她了。”

“總之,我挺傷感的,好好的朋友,怎麼走着走着就散了呢?”她喟歎道。

好好的朋友,怎麼走着走就散了?我其實也發過類似的感慨,因為這一路走來,我也弄丟了不少朋友。

02

昨天我還和小富女説,曾經關係很要好的一個文友,不知道為什麼,越走越遠了。有一段時間,我們每天一起商量寫什麼,怎麼漲粉,怎麼讓大號轉載,還曾絞盡腦汁幫對方想簡介。

可是猛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們已經好久沒説話了,細思之下,好像也並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雖然她依然在我的微信裏,可如果主動找她説話,好像除了寒暄,也並不知道要聊什麼。

我一個身上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她有個十多年的老友,大學剛畢業那會兒,她們曾一起租房,最窮的時候,她們曾掏出身上最後的錢,湊錢買葱花牛肉餅,然後你一半,我一半,一起幸福地吃完。

然而這幾年,她們的聯繫卻漸漸少了。有一次她路過好友家,便買了好友愛吃的冰激淋,打算拐到她家去坐坐,開門的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兒,她十分好奇,問朋友在不在。

小夥兒説,噢,房東啊,她現在住XX小區。好友又買了一套房子的事情她是知道的,然而,好友搬家竟然沒有通知自己。我這個閨蜜非常傷感,她是什麼時候從好友的大事件通知名單中出局的?

她提着朋友最愛吃的冰激淋下樓,心口只覺得發堵,最後終於坐在馬路邊,像個孩子一樣哭出了聲。

03

記得一首歌裏唱到,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很多過客,大多數人只能伴你一程,有些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走散了,就是走散了

陳奕迅也曾在《最佳損友》裏唱到:“一直躲避的藉口,非什麼大仇。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可好好的朋友,走着走着就散了,任誰都會傷感吧?但是,必須明白的是,我們身邊能容納的人原本就不多。沒有一個人,可以擁有10個以上十分親密的朋友,如果有人説自己有很多閨蜜,那麼只能説她對閨蜜的定義,標準太寬泛了。

失去朋友傷心再所難免,可是,也會有新的人、新的朋友重新照亮你的生命。

幸運的是,也有些老友,雖然多年沒見,再次重逢,儘管你們已經沒有太多共同話語,心底卻依然盪漾着老友重逢的欣喜。

是的,親切依舊,彷彿昨日重現。

既然有可能會失散,那麼不妨珍惜現在吧,珍惜每一個還在你生命裏的人。

至於從前,就像蔡琴的歌裏唱得那樣:難以開口道再見,就讓一切走遠,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卻都沒有哭泣,讓它淡淡的來,讓它好好的去到如今年復一年,我不能停止懷念,懷念你懷念從前,但願那海風再起,只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温柔。

是的,雖然你我已經走散,但我還清晰地記得,你曾經給過我的那些温暖,記得我們無話不談的美好時光。

祝福每一個曾温暖過我,聯繫卻越來越少的朋友。

作者簡介

,自由寫作者。古道熱腸的俠氣姐姐,善解心事的知性閨蜜。每天跑5公里/書寫2000字/親子共讀1小時的忠實踐行者。即使生活給了我一地雞毛,我也要把它紮成漂亮的雞毛撣子。個人原創公號:李清淺(ID:wliqingqian)。微博@清淺李。



講故事|聊情感|話家常


長按二維碼關注温暖勵志的李清淺



蘋果用户,可長按二維碼打賞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