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光,將照亮你一生

央視新聞2017-06-13 04:32:34

他們來自祖國各地,平均年齡72.3歲;他們和共和國一起成長,從青絲到白髮。最近,他們登上《出彩人》的舞台,一首《我愛你中國》,唱出了為祖國奉獻的青春,唱出了對祖國的愛,讓現場觀眾和評委感動落淚。今晚,我們走近這一代人,傾聽他們的愛國故事,感受濃濃的愛國情懷。

△演奏:陳蓉暉


愛國·歌唱

6月10日的《出彩中國人》尤其出彩,男士黑色西裝、女士白色長裙,在簡約大氣的氛圍中,在老人們滿頭銀絲的映襯下,一首氣宇軒昂的《我愛你,中國》,顯得格外直擊人心。

不僅合唱部分激情澎湃,藝術團的伴奏也精彩絕倫,這些七八十歲的人,熟練地拉着小提琴,手指翻飛,在鋼琴前展露非凡琴藝,飛揚的旋律響徹全場,衝擊着觀眾的情緒,激發着愛國的情懷。

舞台上表演的,是清華大學上海校友會藝術團的老人們。他們中有運-10飛機的副總設計師、有為核試驗奉獻一生的將軍......為了祖國的建設,他們在最美好的青春年華,援疆援藏,去往雲貴川、陝甘寧。總之,祖國哪裏有需要,他們就在哪裏奉獻,用脊樑扛起了新中國的建設。如今,他們都退休在上海,用自己的歌聲,再次唱出了對祖國的愛。


△老人藝術團登台《出彩中國人》演唱《我愛你中國》。


愛國·奉獻

歌聲中,是對祖國的深情、對青春歲月的無悔,和對未來中國的期望。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給了祖國最需要的地方。那段無比艱辛的歲月,他們用自己心中的赤子之光,照亮自己一生,照亮了祖國前程。

  87歲  195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航空工程系



新中國成立不久,國家成立了航空工業局。畢業後程不時就走上了航空工業的道路。1958年殲教-1首飛成功,程不時是總體設計師,這標誌着中國航空正式邁入噴氣式時代。八十年代,程不時被抽調到上海,成為國產第一代大飛機運-10的副總設計師。

△中國第一架自行研製的噴氣式飛機殲教-1(1958年)右三為程不時。

此外,程不時還是C919的專家組成員,親眼目睹了國產大型客機C919首飛成功,成為偉大時刻的見證者。他的一生,都在國產大飛機的追夢路上。


  1965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工程化學系


張利興稱自己是中國核試驗基地的一名老兵。1965年畢業後,他毅然奔赴戈壁,來到新彊馬蘭核試驗基地。那時候,戈壁的生活艱苦簡陋,他和妻子就自己養雞、種菜;工作開展遇到困難,他們就坐一天汽車和三天四夜的火車趕去北京查閲資料。

△年輕時的張利興夫婦。

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張利興靠着“幹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的信念,把一生奉獻給了祖國的國防事業。去年,張利興夫婦才退休返回老家上海。


  1963年本科畢業於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


現在的劉西拉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還是國家攀登計劃土木、水利工程基礎研究的首席科學家。劉西拉曾經參與過十三陵水庫工程的建設,他回憶説,在建設過程中,因為太疲勞,甚至走路的時候都會睡着,但他心中堅定一個信念:祖國哪裏需要,就去哪裏作貢獻。

△劉西拉的夫人陳陳也畢業於清華大學,在藝術團中是鋼琴演奏。

如今,劉西拉教授白髮蒼蒼仍堅守講台,他説,正像歌詞中所唱的,“不需要你知道我,不渴望你記得我,我把青春獻給祖國的山河,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國不會忘記我,這是大家的心聲。”



愛國·迴響

愛國是中華民族精神的核心。戰爭年代,愛國是犧牲。古時就“千古離騷”的屈原、“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笑談渴飲匈奴血”的岳飛......和平年代,愛國是奉獻,是勇挑重擔、不辱使命的高風亮節,是為國爭光、舍家報國的志向。

《我愛這片土地

作者/艾青

假如我是一隻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着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着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颳着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温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裏面。
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着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

作者/舒婷

我是你河邊上破舊的老水車,數百年來紡着疲憊的歌;

我是你額上燻黑的礦燈,照你在歷史的隧洞裏蝸行摸索;

我是乾癟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灘上的駁船,把纖繩深深勒進你的肩膊。

——祖國啊!

我是貧困,我是悲哀,我是你祖祖輩輩痛苦的希望啊!

是“飛天”袖間千百年來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祖國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剛從神話的蛛網裏掙脱;

我是你雪被下古蓮的胚芽;我是你掛着眼淚的笑窩;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線;是緋紅的黎明正在噴薄!

——祖國啊!

我是你十億分之一,是你九百六十萬平方的總和,你以傷痕累累的乳房,餵養了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騰的我。

那就從我的血肉之軀上去取得你的富饒,你的榮光,你的自由!

——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


《我用殘損的手掌

作者/戴望舒

我用殘損的手掌,摸索這廣大的土地:

這一角已變成灰燼,那一角只是血和泥;這一片湖該是我的家鄉,春天,堤上繁花如錦幛,嫩柳枝折斷有奇異的芬芳,我觸到荇藻和水的微涼;

這長白山的雪峯冷到徹骨,這黃河的水夾泥沙在指間滑出;江南的水田,你當年新生的禾草,那麼細,那麼軟……現在只有蓬蒿;嶺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盡那邊,我蘸着南海沒有漁船的苦水……

無形的手掌掠過無限的江山,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陰暗,只有那遼遠的一角依然完整,温暖,明朗,堅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殘損的手掌輕撫,像戀人的柔發,嬰孩手中乳。我把全部的力量運在手掌,貼在上面,寄與愛和一切希望,因為只有那裏是太陽,是春,將驅逐陰暗,帶來蘇生,因為只有那裏我們不像牲口一樣活,螻蟻一樣死……那裏,永恆的中國!


資料/央視新聞綜合   圖/視覺中國


在你心中,愛國是什麼?

點擊「寫留言」分享你的想法

猜你喜歡

  • 超燃 ! 中國空軍又一宣傳片曝光 你可能從未見過

  • 評論 | “世界史不是歷史學” 的背後不僅僅是教條和荒謬……

  • 20家銀行暫停房貸?未來將大面積停貸?真相是…

  • 這個島公投要作美國“第51個州” 美國啥態度?

  • 醫療垃圾流入市場!骯髒輸液袋、尿袋被再加工

  • 電動自行車充電器9成不合格 部分安全隱患幾毛錢就能解決......

  • 集體“拉黑”卡塔爾 特朗普:我參與策劃的

  • 5項權益、6種補貼,送給步入職場的你



覺得不錯請點贊

本期監製/楊繼紅  主編/李浙  編輯/文雅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