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大明、大清三朝亡國原因的奇葩解讀,很值得看看

史記2017-05-27 19:10:38

❀王陽明是歷史上唯一爭議的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聖人,是曾國藩、毛澤東、蔣介石、稻盛和夫等共同的心靈導師。歡迎掃碼關注【明代大儒王陽明】


一、大宋:敵人太牛,千年不遇


宋朝的滅亡,是由於碰見“逢之必亡其國”,在蒙古人面前,誰人不遭殃,哪國不滅亡?


強大如大金,如西夏,如西遼,都是當世一等一的強國,俗話説得好,強盜相逢勇者勝,與之陪葬的中亞東歐等40國,玲琅滿目,或為文明古邦,或乃軍事強國,有的是地方一霸,有的是天朝上國,碰上蒙古大軍,無論昔日如何了不起的大帝國,都像千年的羅馬柱般轟然倒塌。


南宋是因為國力雄厚,和地緣優勢才勉力支持到最後。所以,南宋滅亡,是完全因為蒙古大軍牛逼哄哄的到來,沒有宋朝本身什麼事。強金強遼猶不在,雅稱弱宋自然亡。


還有一點,兩宋的制度和明清不同,君主基本是垂拱而治,文有樞密,武有招討,除了用人授權之外,治國打仗,皇帝一般不會直接干預。


因此説到北宋靖康之難,我漢人的元首被虜去敵國,無故虐待,自今憶起猶使人悲憤浩歎,但如今的憤青們對徽欽二帝的遭遇,大多都是幸災樂禍,很少有人去指責當時的國軍護主不力,以及金國女真同胞的野蠻殘暴。


所幸千年以前,我皇宋子民和如今之蠢笨憤青不同,人人深明大義,個個從容赴死,慷慨赴國難,不負少年頭,十萬軍民隨少帝,崖山投海同日死,壯哉我宋,壯哉我宋,嗚呼哀哉,大宋竟亡。



二、大明:親戚太摳,曠代少有


明朝滅亡,是因為大明帝國其中一個畸形的尊親制度所造成的,這個曠代所無的極其昂貴,驕傲得不甚合理,與前代大為迥異,不但勞民傷財,而且弱國貧君,明朝皇帝與他的百萬皇族分起家來,可以説是歷代最窮的皇帝。


明朝的財政税收比例本為歷代最高,大約是元朝的九倍,清朝的四倍,宋朝的三倍,大明税收不可謂不算多,本來足以維持整個帝國的各項軍費支出,也足以應付不時的天災人禍。


但是,這個國家百分之七八十的地方收入都用於供養各地皇族,土地後期的高度兼併,集中所有,根子上也是這個原因導致的,有些省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土地,居然是在這些個皇族的手裏。


如果沒有重八爺爺創立的這個王室恩養制度,明朝不會被財政拖垮,也不會被軍隊拖垮,明末三十年自然災害雖然不全是神話,但也不至於被天災拖垮,更不會民不聊生,最後也肯定不會被百姓推翻。


其實中國的封建制度,到了明朝,其本身已經被總結到了極為完善的狀態。説實話明朝不這樣亂養宗室,明朝即便天災,也不會人禍,內憂不起,外患可除,明朝更不會滅亡。



三、大清:輿論太急,憤青誤國


清朝之所以滅亡,是因為被中國曆代都沒有的“近現代輿論”所勾魂。清末庶政公諸輿論,放棄了千年以來的愚民政策,開啟近代民智,造就了一大批新時代的清朝憤青。


那時,我們的那幾位“公知們“,一天到晚都在唱,“快亡國了,再不改革就亡國了”,憤青們也跟着嚷,“眼看就要亡國了,還不改革。”


來自四面八方的輿論壓力,使得清王朝加速全方位的深化改革,那時已不再是”一艘破爛不堪的頭等戰艦“,而是猶如一匹脱韁的野馬,一輛沒有剎車的火車頭,矇頭蒙腦,兩眼一黑,遇山撞山,遇牆撞牆,逢革必改,逢改必革。


甚至不惜自廢武功,廢除科舉,導致士心盡失。士心失則民心失,本來擁護天朝聖主的知識分子和廣大士紳們,都感到讀書做官,從此無門,功名富貴,從新分配,只得紛紛倒向本來只有一小撮人的革命派一邊。


清朝的公知和憤青首度聯合,禍國殃民,起到了亡國推進器的作用。因此,清朝是亡於改革失控,亡於統治者對舊有的封建馭民體制的自我摧毀。



版權聲明:文章源於網絡,如侵權請聯繫責編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歡迎您原創投稿)

責任編輯:忍冬(微信號:cn13714009507)

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

四書五經賞析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薦語:四書之名始於宋,五經始於漢武帝,朱熹合為“四書五經”,堪稱曠代經典!

史記

 

薦語:司馬遷以一支史家之筆,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上古風騷,秦漢故事,一起領略吧!

諸子百家解密

 

薦語:仰春秋學術,慕戰國謀略。這裏有最激揚的思辨,這裏有最純正的智慧,先秦諸子,百家爭鳴!

青梅煮酒待知音,點擊『閲讀原文邀您説文論史!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