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最美先生,93歲依舊氣質超凡,這個女人值得我們所有人為她刷屏

十點讀書2017-05-14 07:40:15


  

文 | 環球旅行

對於很多人來説,或許只是小時候的學習課程,真正熱愛詩詞一生,並且把畢生心血都放進詩詞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但在近期的《朗讀者》舞台上,我們卻看到這樣一位詩詞老人,93歲的她氣質卓越,文采斐然,被董卿親切的稱一聲:“先生”。


她是白髮的先生,她是詩詞的,她是中國古典文化的繼承和傳播者,她就是中國少有的詩詞大家:



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舞台上的葉嘉瑩,雖然已有93歲的高齡,但舉手投足間皆文人的儒雅,看着她不禁讓我們想起這樣一句話:若有詩書藏在心,歲月從不敗美人。



她的一生,是詩詞的一生,更是不幸的一生,少年喪母,晚年喪女,中年喪失感情和婚姻,似乎在整個生命歷程裏,全部都是生離死別,苦痛心酸。



但所有的不幸,在葉嘉瑩先生的臉上,完全看不出半點痕跡,她始終都是風輕雲淡,平靜得令人難以想象。


她説:我的人生不幸,一生命運多舛,但從詩詞裏,我就能得到慰藉和力量,有了詩詞,便有了一切。



出生於書香世家的她,家教甚嚴。從小便開始讀書作詞,伴着詩詞長大的她,性情敏感脆弱但卻不失韌性。


“幾度驚飛欲起難,晚風翻怯舞衣單。三秋一覺莊生夢,滿地新霜月乍寒”。這首詩是她15歲那年所寫,完全沒有花季少女的活潑和喜悦,反而有着説不出的孤獨和悲涼。



少年的她,沒有玩伴,只有詩詞,她説:所有女孩子玩的遊戲,跳皮筋,扔沙包,她全都不會,因為家裏人只想讓她學詩,後來她自己也不想出去,只想與書為伴。



這樣沒有童年的日子,她過得孤獨但也不覺得苦,只是生存境況卻愈加悽慘,遭遇七七事變,戰火紛飛之後,父親於戰亂失蹤,母親帶着一家人顛沛流離,勉強求生。



在這樣的生存情況下,她學會了堅強,幫着母親照顧弟弟妹妹,一家人吞着酸臭的混合面,互相扶持。


只是沒過多久,母親終於抵不過長年的辛苦和勞累,因病逝世,這一年葉嘉瑩才17歲,少年喪母的她,悲痛欲絕,幾度奔潰。



看着母親的棺材被釘子釘上,她知道這是和母親永遠的離別,人生在世,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生離死別,於是她將自己的絕望和悲痛全部寫進八首《哭母詩》。



窗前雨滴梧桐碎,獨對寒燈哭母時。


瞻衣猶是舊容顏,喚母千回總不還。


早知一別成千古, 悔不當初伴母行。


字字泣血,她的悲痛無法化解,只得藉助於詩歌得到慰藉,喪母之後,她更加熱愛詩歌,時時刻刻都在詩歌中撫慰自己受傷的心靈和靈魂。



中年之時,在每個女人享受愛情的年紀,她卻説自己沒有男朋友,自己的先生是老師介紹的,她沒有選擇。


婚後不久,由於時局動盪,她和丈夫逃到了台灣,自此顛沛流離,她離開了故鄉。



如果只是奔波勞累倒也罷了,但不幸又一次降臨了這個家庭,在女兒剛出世四個月時,丈夫突然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抓捕,留下她們母女二人漂泊無依。



她沒有辦法,只有帶着女兒去投奔丈夫的姐姐,可是親戚的家裏的境況同樣慘敗不堪,她只能在晚上抱着女兒睡在別人家的長廊上,一條破毛毯就是她和女兒抵禦寒冷的全部家當。



寄人籬下,為了女兒,她告訴自己不能垮,這時候,她把自己悲慘的經歷,全部化為一首首詩詞,描寫之真,現在讀起來都能感受到當時的困頓和悲苦。



  • 一句“轉蓬辭故土,離亂斷鄉根”,寫自己的漂泊流離。


  • 一句“覆盆天莫問,落井世誰援”,寫自己遭遇的人禍和無助。


  • 一句“剩撫懷中女,深宵忍淚吞”,寫自己寄人籬下的隱忍和絕望。



就這樣,她一邊帶着女兒尋找機會教學求生,一邊打探着丈夫的消息,三年之後,丈夫終於平安返還,只是歸來之後的團聚,再一次給她帶來苦痛。



她本以為和丈夫家庭團聚之後,一家人就能平安過日子,沒想到三年的牢獄生活,讓丈夫性情大變,一改從前模樣。


當年那個温文爾雅的丈夫變成殘暴的魔鬼,輕則謾罵,重則家暴,打得她渾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



尤其令她寒心的是,當她生下第二個女兒之後,丈夫對她更為冷漠,沒看一眼便離家出走。


這樣的境況讓她幾度想帶着女兒結束生命,她再也受不了這個世界的無情和殘酷,只是每當她拿起詩詞,古人的詩作和經歷總會給她些許安慰,讓她有了力量和這個世界對抗。



“鵬飛誰與話雲程,失所今悲匍地行。北海南溟俱往事,一枝聊此託餘生。”她原本也想像詩裏寫的那樣,苟活一生,直到在42歲那年,她終於有了出國教書的轉機。



由於她從小學詩,胸中文墨頗深,所以很多大學願意請她去做教師,而她也説自己天生就是個教書的,只要往講台上一站,詩詞歌賦信手拈來,她便沉浸在詩詞的世界裏,忘卻了所有煩惱。



這樣教書的生活,是她最快樂的日子,她有喜愛的詩詞,有教師的工作,有喜歡她的學生,她以為從此這便是一生,但沒想到,不幸再一次降臨到她的身上。



她的大女兒和女婿在外出時,不幸遭遇車禍,雙雙而亡,52歲的她白髮人送黑髮人,她這一生,實在是太多的生離死別了,17歲那年她寫了悽絕的《哭母詩》,現在她又絕望地寫下《哭女詩》。



她把自己關進小屋裏,不説話也不哭泣,淚水早已流盡,悲痛化為無聲,她只能把心中對女兒的惋惜和留念寫成一行行詩句。


結褵猶未經三載,忍見雙飛比翼亡。


檢點嫁衣隨火葬,阿孃空有淚千行。



她一直説,自己的一生,真的是經歷了百般不幸,各種生離死別,悲歡離合,好像都嚐了一遍,有時候也感覺老天真是不公平。



但即使是這樣,她也熬過去了。她説自己時常想起恩師顧隨的一句話:極大的悲哀和痛苦,會讓你對人生有另外一種體會。


而她的體會,就是要把餘生所有的經歷放進祖國的詩歌,讓中國的詩歌文化發揚光大。



於是,她放棄了國外哈佛大學優異的教師待遇,依然的回到南開,又連續擔任多個大學的教學工作,她讓自己忙碌的像個機器一樣,爭取利用一切機會讓更多的人瞭解中國的詩歌文化。



她的付出不是沒有回報,每次她的課堂總是學生爆滿,看着講台上這個白髮蒼蒼依然充滿激情教課的老奶奶,無數學生感動的淚流滿面,也發自內心的喜歡上了中國的詩詞。



她這樣不計功名利祿的拼命工作,有人問她:“到底詩歌有什麼用?她堅定地説:詩歌,可以讓人心不死。


是啊,她就是靠着詩歌滋養着內心,正是有了詩歌,才讓她忘記傷痛,也忘了歲月和不幸。



她説:“桑蠶老去應無憾,要見天孫織錦成。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倒在講台,讓詩歌走進更多人的心靈。


對於葉嘉瑩先生的一生,或許再多的敬佩之詞也是蒼白無力,她不用説話,手裏一本詩詞,站在園中,即使90多歲也依舊是中國最美的女先生。



她不僅讓我們看到什麼是腹有詩書氣自華,更讓我們懂得:若有詩書藏於心,歲月從不敗美人!


-作者-

環球旅行(ID:Viphuanqiu)。十點讀書經授權發佈本文,轉載請聯繫作者。


長按下圖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也歡迎把十點讀書推薦給你的家人好友

回覆“晚安”,十點君送你一張晚安心語

↓點擊閲讀原文購買【陪伴孩子一生的禮物】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