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敗商越高的姑娘越好命

李清淺花拉拉2017-05-13 20:09:29


連寫了幾天,累了,休息一天,推薦兩篇好友的文章。


1

如果你累了一天躺在牀上想睡個好覺,卻在凌晨4點半醒了再也睡不着,會是什麼心情?

 

要是我,肯定要瘋。

 

可是自從見了林藍版的失眠,我才知道太容易被小事打倒有多low,而面對同樣的遭遇有些人真的可以變廢為寶、扭虧為贏。

 

林藍是我的大學同學。有一回我們一羣人穿越秦嶺,夜宿太白山我和她住一間房,爬了一天山累死了,一倒下就開始呼呼呼。凌晨5點我起牀上廁所,卻發現她早已穿戴整齊,正坐在台燈前看書。

 

我迷迷瞪瞪地問她為什麼不睡?她開心地説四點半就醒了竟再沒睡意,於是為這忽然多出的幾個小時的人生感到高興,乾脆起牀、點燈、泡咖啡、邊等我們睡醒邊看書。

 

哇塞,這是什麼心境,頓時開始喜歡她。

 

後來我們修了一門心理學的課程,老師提到一個辭藻——挫敗商,我馬上對號入座,林藍就是那位挫敗商高的姑娘啊。

 

這個世界有智商、情商、睡商,當然也有挫敗商,字面翻譯過來是人們遇到打擊和挫折時處理問題的能力。

 

拿林藍做正面案例:在飯館吃出一根頭髮、出門踩了一坨狗屎這種會影響一般姑娘好幾天心情的破事,在她那都能立刻隨風。

 

她會輕描淡寫地告訴你來這家店吃飯是因為味道好,一碗髒了,重叫一碗就好;若是踩了狗屎,她甚至能一邊在青草地上蹭鞋底,一邊與狗主人歡樂地聊一聊狗狗的品種和年齡。

 

與這樣的她相處,大家都很高興。與之相應的是她很快樂,像個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擁有着頑強的生命力,每天都樂呵呵的,好像什麼打擊也不能佔領她的上風。

 

重要的是,漸漸的大家發現她似乎越來越幸運、越來越好命。

 

2

她是我們這羣同齡中人最早升職的。

 

在公司的核心部門銷售部效力兩年後,她的頂頭上司升遷,公司給了3個人競崗的機會。除了她,還有一位與她同進公司的男孩以及一位已經為公司服務了十幾年、戰功赫赫的大叔。

 

男孩一看大叔的人脈和資歷就棄權了,他還勸林藍一起撤,省得使出吃奶的勁做陪練最後丟臉地還是輸。

 

林藍當然知道大叔強,尤其是做銷售這一行,人脈和資源直接與業績掛鈎,無論她如何努力,兩年間積累的資源也無法與大叔十幾年積累的資源相比。但是她的想法與男孩不同,反正閒着也是閒着,電視上那麼成名的大咖還參加選秀呢,自己啥也不是,為啥要在意麪子和結果的輸贏?

 

當然,既然決定競爭她還是拿出了12分的努力的。每天6點半起牀晨跑,讓運動為一整天繁重的工作做一個開場白,也為夜晚的加班儲存體力;在交報表前將所有的數據核實三遍以上,決不在細節上栽跟頭;她還悉心對待每一個客户,資源雖然少,卻在增加,很多客户聽説她在拼業績都主動為她轉介紹新客户。

 

三個月考核期下來,讓她驚訝的是她與大叔的業績竟只差了一點點,更讓人驚訝的是領導竟然無視了那一點點相差的業績,破例平行提拔了他們兩個人,一個銷售部分為了AB兩組,相互競爭,相互制衡,而他倆的薪水都得到了雙倍的提升。

 

全公司的人都為這件事感到震驚,尤其最初放棄PK的那位男孩,他非常後悔退出當初的角逐,林藍的勝出漂亮到讓他動容。

 

作為閨蜜我們為林藍慶功,紛紛賀她好命。她卻一笑了之,淡淡地説:“啥好命啊?我要是像那個男孩一樣臉皮薄,覺得努力半天敗了沒面子,也早放棄了。説到底,不過是臉皮厚,耐摔打耐挫折。”

 

這句話讓我很觸動,這個世界很多人珍重自己的面子,怕輸所以不比賽,怕失落所以求穩妥,我們狹隘地愛着自己,把自己囿於安穩寧靜的生活,卻忘記每一個勇敢的開始,都有成敗兩種可能性。

 

3

朋友中有人説,儘管林藍不承認,其實她還是好命!因為不是誰拼死拼活努力一把都能有好結果,而她似乎常勝。

 

這句話讓我笑了大半天。我太瞭解林藍了,大二那年她忽然夢想做一名蛋糕師,於是花了200塊錢買了一個小烤箱,藏在宿舍牀底下,跟着網上的視頻做蛋糕。一個學期做了20次戚風,有19次都是失敗的,不是塌窩就是烤糊,第20次終於做得非常好,她正沉醉,樓管阿姨聞香而至,連烤箱帶蛋糕全部收走。

 

大四那年她喜歡上外系一個男生,人家明明對她不來電,她卻每天給人家帶早餐,幫人家在自習室搶座位,約人家吃晚飯,後來男生急眼了,胳膊上跨着個姑娘來見她,她這才死心。就這,她畢業後還明裏暗裏喜歡了人家一年,直到Mr Right出現,才結束了那段艱辛的愛情。

 

這個世界其實充滿了善意,一個人成功了,很多人都能看得見;一個人失敗了,大家都默默地選擇忽視並打開屏蔽模板。而一個挫敗商高的姑娘並不是比常人多了多少幸運和天賦,而是敢於放手把自己交給失敗。類如向死而生,她們明瞭最壞的結果是失敗,並虛懷若谷地藐視它,無形中便多給了自己幾次機會去成功。

 

這就是林藍的好命!

4

 

説到這,不得不提我在寫作班上課的事。

 

每個週三我在一個寫作班的網課上做點評老師。即使我總強調過稿和斃稿是兵家常事,但還是有學生幽怨地問:“為什麼我發稿很難?別人發稿卻好輕鬆?”

 

有一回我忍無可忍,反問對方:“人家不過稿會告訴你嗎?人家寫了多少篇稿子、聯繫了多少個編輯會向你彙報嗎?為什麼你只看到了自己的挫敗、別人的成功?”

 

現實生活中有太多人選擇在挫敗中隕落,失戀一次就自殺;經歷一次不如意的考試就罹患抑鬱症,而有一種真誠的友善是罵醒。

 

作為一個從小被母親嚴格管教、圈養在框架裏、性格怯弱的人,其實很長時間我也像那個幽怨的學生一樣,最喜歡説的話是:“這個太難,我不行。”

 

可是當有一天我清醒地看到林藍越來越好命——狀態陽光、家庭美滿、薪水像坐了火箭蹭蹭蹭……我願意像她看齊,願意精神飽滿地學習她常用的一個句式:“這個很難,我得試試才行。”

 

我也開始為自己創造很多接觸失敗的機會。一把年紀想學琴就學琴,雖然彈得不如隔壁的小學生,但欣喜的是叮叮咚咚幾個月後,對着琴譜也可以彈一首《送別》;最喜歡吃地三鮮,做得不好,隔幾天就再試試,現在炒得也色香俱佳,比一般廚師做得還行。

 

美國作家奧爾珂德説:“眼因多流淚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飽經憂患而愈益温厚。”一個人接觸挫折的次數多了,心境真的會有所不同。漸漸的,我習慣用積極的心態去看待那些挫敗,工作上暫時不順,會當作有價值的磨合;感冒了,會當成該鍛鍊身體的一次善意的提醒;偶爾遭遇無道理的差評,也不會像當初那樣氣急敗壞,而是淡然處之、一笑隨風。

 

我沒有多進步,但我開始喜歡把自己交給風雨。因為我知道挫敗商高的姑娘都有一種神奇的能力,那就是越挫越勇!愈挫敗愈好命!


-作者簡介-

花拉拉,深度宅女,迷戀温暖,向陽生長,感恩善意,微信公眾平台:花拉拉(hualala324)。已出版小説集《女人,培養你的戀愛力》、長篇小説《閨蜜時代》。青春故事集《有你在,多久都不算漫長》噹噹網、淘寶網均有售。


講故事|聊情感|話家常


長按二維碼即可關注“李清淺

閲讀原文

TAGS:林藍挫敗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