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幹通信行不行?

網優僱傭軍通信2017-04-29 05:18:11


不幹通信行不行?


每次出差外地,和兒子通完電話後,我會走到酒店窗前,望着星空下陌生的城市,默默的問自己。


不幹通信行不行?


每次割接熬夜後,虛火上衝,疲憊無力,就像大病一場。不禁遙想當年膚如凝脂吹彈可破,熬夜一晚打個盹就能恢復活蹦亂跳。廉頗當真老矣?通信路上我還能走幾年?


不幹通信行不行?


從2G到3G,從4G到5G,從SDH到PTN,從波分到OTN... 技術日新月異,曾經挑燈鑽研的技術,幾年後就棄如敝履。技術飛速碾壓,我卻越發老態龍鍾,只有招架之功,已無還手之力。


不幹通信行不行?


掙着賣白菜的錢,操着賣白粉的心。記不得從何時開始,這句話在通信圈廣為流傳。此話一針見血,入木三分,令廣大通信汪不吐不快。然而,但凡經歷過通信業輝煌時期的老司機,每每唸叨此句時,一箇中年男人內心的傷感憂戚,誰能體會?


一個身邊的真實故事。


40歲,通信技術男,當年某市的高考狀元。領導要派他去印度出差,此君堅決不同意。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肚子都是牽掛,誰願意跑這麼遠打拼?然後,各種被穿小鞋,被差評,這位曾經的技術專家被搞得體無完膚、慘不忍睹。


士可殺,不可辱。離職。找


獵頭推薦他去一家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對方答覆:我們要的是上手就能用的一線開發人員啊,我想這位朋友還是比較適合做通信。


獵頭不理解。看簡歷,可是知名通信企業出來的啊,況且都是搞ICT技術的,為啥人家不要呢?


於是,又把他推薦給了一些IT公司。畢竟當下流行的什麼AR/VR、可穿戴、智能硬件都和,往這些公司上靠一定沒錯。


可是,這次輪到這位朋友不願意了。因為一看人家的招聘需求,要的幾乎都是碼農,儘管當年自己的C語言還學得不錯,工作中也偶爾編點宏提高一下工作效率,但這些年來,主要是在工程上摸爬滾打,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寫報告、爭KPI排名、協調、開會、發郵件... 如今大把年紀,要從頭學編程,實在是比去印度還難受。


看來不做通信是行不通的。要跳出這個圈子,確實太難。


退而求次,獵頭乾脆把他推薦給了一家通信工程公司,就是搞通信安裝維護工作的。對方一看簡歷,連連擺手:我們這小池子可養不了大魚,話説每個月幾千塊的苦逼活,人家肯定也不會來。


不幹通信行不行?


如果你做過通信,一定對這樣的場景不會陌生:


一羣受過高等教育的理工男,揹着電腦包,圍坐在路邊攤上擼着串,喝着啤酒,聊着路人完全聽不懂的網絡參數、指標,聊着我們踏遍世界的足跡,不時還蹦出幾個英文單詞,惹得路人甚是豔羨,這是一羣國際範的高端人才啊!


可酒過三巡,畫風突轉。先是各種吐槽,最後齊聲高呼一個共同的偉大理想——


過幾年回家開個士多店,或者小麪館。


士多店,或者小麪館,看似灰頭土臉的轉身,可在很多通信人眼裏,這才是最務實的再就業之路。因為離開了通信,我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幹什麼。


我們花了數十年編織了世界上最偉大的網絡,像蜘蛛一樣不停爬啊爬啊,最終自己卻被這個蜘蛛網纏得動彈不得。通信與通信工作完全是兩碼事,通信太泛,信息社會裏幾乎萬事萬物都與通信相關。可是,通信工作太窄,通信人不過是這個龐大的系統裏的一個不知疲倦的齒輪,離開了平台,什麼都不是。


不幹通信真的不行嗎?


怎麼可能?憑着通信人頑強堅韌、吃苦耐勞的精神,從頭再來又有什麼不可能?通信我都能幹,還有什麼其他行業不能幹?


幾天前,和一羣兄弟聊天,我們也是這樣反問自己的。當我們在談到行不行的問題時,也就自然談到了猛不猛的問題。我們的結論是:今天的不行,都是因為當年用力過猛啊。


曾經,我們在通信這條狹窄的山路上埋頭爬啊爬啊,絕不左顧右盼,一心向上,絕不遲疑,毫不動搖。我們用力太猛,太過專注,幾乎放棄了生活,甚至是身體。然而,看似單純而執着,實則意味着我們並不擅長生存之道,要麼贏得全部,要麼滿盤皆輸。從一開始我們就伴隨着這樣的危險。


當終於筋疲力盡的爬上山頂時,回頭一看,媽蛋,山在崩塌,人在下沉。此時想換個山頭重新爬一次,可卻完全找不到路牌,沒有方向,兩眼一抹黑。


這就像騎單車,保持平衡才能走得更遠。埋頭苦騎,不看前方不行。工作、生活、學習、身體無法保持平衡,就可能往失控的方向走。


通信只是工作,不是全部。可怕的是,我們用力過猛。更可怕的是,這是一種自上而下的用力過猛,系統性的用力過猛。虛偽的KPI,華而不實的PPT,徒勞無止盡的加班…把通信人個個變成了與世隔絕的苦行僧。


不幹通信行不行?


外面的世界並非都精彩,我為什麼不幹通信?相信每一個通信人都或多或少的深愛着自己的行業。每一個離開了的通信人,都一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也許是錢少了,我想更多的是心累了。那些用力過猛的東西正日益嚴重地透支着通信人的健康、家庭和生活,透支着我們對行業的忠誠,更讓我們陷入逃無可逃的怪圈。也透支着整個行業,如池中抽水,直至乾枯。


不是不幹通信不行,是用力過猛,疼得不行。願天下通信人,幹通信,行!不幹通信,也行!永遠生猛!


網優僱傭軍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

通信路上,一起走!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