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俠”馬斯克的弟弟:我哥心繫火星,我則在餐桌上籌劃人類的未來

虎嗅網BackChannel2017-04-25 18:59:59


虎嗅注:硅谷的名門望族中,一家是數一數二的。所謂“龍生九子”,長子埃隆·馬斯克自不必説,那是我輩花幾輩子也未必能理解的人;小妹托斯卡·馬斯克也是巾幗不讓鬚眉,年紀輕輕就成了知名電影製片人。至於次子·馬斯克,他似乎是站在人羣背後的那一位。很久了,很少有人知道或者注意到他在忙什麼。可是當他轉過身來,拍掉手上的泥土和糞肥時,你大概就知道了——原來,他要以自己的方式顛覆人類的餐桌。
 
以下內容原載於 BackChannel,原標題為 Kimbal Musk’s Tech Revolution Starts With Mustard Greens,作者 Steven Levy,虎嗅編譯(有所刪減和重組)。

沒人能解釋這種差異的緣由——哥哥仰望着浩瀚星空,弟弟則貓腰盯着方寸大小的餐桌,決心把橫行了上百年的精加工食品趕出這片領地,把食物拉回到“才下田頭、便上灶頭”的日子——同樣是鬧革命,哥哥要鬧到天上,弟弟卻要鬧到肚子裏。
 
或許這和金博的成長經歷有關。用金博自己的話説就是:
 


“我這個孩子是在灶台旁長大的。我用自己做的飯把父母、兄妹和爺爺奶奶都拉到一張餐桌旁,再説我真的很喜歡那些現摘的菜,嚼起來嘎嘣蹦脆……”


 
金博的起步始於一家餐廳。2004 年,主打“新鮮直供”的 The Kitchen 在美國博爾德市開張,不過由於定價不菲而始終乏人問津;六年後,新餐館 The Next Door 在孟菲斯落地生根,四五美元的超低價讓顧客趨之若鶩。至此,金博算是給美國人撬開了一扇窗——原來,你只需要花十多美元,就能讓一個三口之家吃飽吃好:

在 Next Door,四五美元一份的菜品甚至套餐橫陳整間餐館,整個加工過程全在現場完成,顧客絕對找不到第三方提供的肉塊、餅胚、速成湯料或調味包等。金博推特賬號。

之後金博一發不可收拾,不但餐廳越開越多,還斥資與美國多家學校合作建立了“學農園”項目,發動下一代從小親近土地。短短5年內,他就在全美建立了 260 多個學農園,為 120 萬名學生提供了接觸自然、瞭解食物來源的機會。
 
而現在,金博又有大動作了。

一個集裝箱=十二畝地的產量
 
Square Roots,你應該沒聽過這個奇怪的名字。實際上,它是一個加速器項目,其服務對象就是那些有志進軍健康飲食界卻缺乏扶持的年輕人。2016 年,金博攜摯友 Tobias Peggs 共同推出這一項目,然後從 500 位申請者中選出了 10 位幸運兒,幫助他們從種植開始,自給自足地發展自己的事業。不過,種植需要土地,辦公需要場地,這些都打哪兒來呢?
 
答案是:廢棄的化學制藥廠+停車場+集裝箱。
 
金博他們將紐約市某貧民區一家已廢棄的化學制藥廠改造成了聯合辦公空間,平時 10 位及其手下就在此地辦公。同時,他們的“試驗田”就設在附近的停車場裏——Square Roots 蒐羅了 10 個貨真價實的集裝箱,花了數十萬美元給它們裝上了傳感器、特殊照明燈、排水灌溉管、懸壁培植皿以及温控系統等金貴玩意兒,然後將它們統統安插在停車場內。平日裏,蔬菜們就在這些智能温室裏吃了睡睡了長,根本不知春夏秋冬,不但風不打頭霜不打臉,而且連捧土都不要。
 
那天,我有幸近距離觀察了這些幸運的蔬菜。當 Peggs 升起集裝箱的滑門後,我看見莙薘菜、芝麻菜、羅勒、羽衣甘藍等成員,它們井然有序地“貼”在垂直於地面的培養壁上,沐浴着充滿異域情調的、粉灼灼的燈光,讓人似乎置身與科幻電影中。Peggs 解釋説,選擇這種特殊燈光是因為,植物的光合作用主要是依靠光譜中的紅光和藍紫光。接着他又告訴我,從種到收,期間大部分操作都可通過一部安裝了雲端服務的 iPhone 搞定。如果一切正常,一個集裝箱就能拿出相當於 2 英畝(合 12 畝)地的產量,並且用時會大大縮短。

集裝箱外部 圖片來自 BackChannel

正在照顧蔬菜的某創客 圖片來自 BackChannel

吃了睡睡了長的蔬菜 圖片來自 BackChannel

白菜賣出了魚子醬的價
 
目前出自 Square Roots 的蔬菜很是好賣,不少高檔餐館都可見到它們的身影。之所以如此緊俏,是因為這些蔬菜除了健康無公害外,還獨具另一優勢:口味可定製。因為 Square Roots 的集裝箱可以實現對光照、温度、濕度等的極精確控制,所以,如果你清楚某種食材生長的地域、成熟的時間等條件,那麼理論上説,Square Roots 都能給你複製出來。
 
正因為此,這裏的蔬菜全都“價高有理”,有些甚至讓陳列在 Whole Foods 裏的蔬菜貴族都自歎弗如。即便如此,“就認這一口”的人還是趨之若鶩。除了高級餐館外,不少白領都願意嘗試來自 Square Roots 的新鮮外賣(譬如沙拉)。此外隔三差五地, Square Roots 還會把位於紐約法拉盛大道的總部開放出來,或者在打烊時段租下某些餐館,給那 10 名創客當“快閃賣場”用。
 
今年年初的一天,金博驅車來到 Square Roots 與這 10 位年輕人共進午餐。席間他問了一句:“大家都賺到錢了嗎?” 結果他得到了如下回答:印度姑娘 Nabeela Lakhani 説,用她種植的芥辣味蔬菜口味多樣且款款獨一無二,顧客們都“掉了魂兒”了;提供高端沙拉的 Electra Jarvis 説,她配送的菜品 2.5 盎司就能賣到 7 美元(相當於 100 美元/公斤)。不過單做個人生意恐怕還是太不過癮,所以最近,這 10 位創客發起了一項名為“Farmer2Office”的集團配餐項目,日前已有 40 位企業客户與他們簽了單。這筆生意做成後,預計到今年年底,有些創客即可完成 10 萬美元的年銷售額。

嚼得了玻璃渣的人才能創業
 
總而言之,Square Roots 自開張後一直順風順水。但這並非其當初設立的初衷。按照金博和 Peggs 的説法:設立 Square Roots 的最終目的,一不是純粹為了賺錢,二不是為了發展農業科技,而是為了:一、現代人已經與土地分離、與食物分離、與種田人分離,而通過將農田設立在城市之中,Square Roots 向人們提供了“淺嘗式迴歸”的機會。儘管 Square Roots 的農田無土無陽光,從中也看不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身影,但到底,它打響了“趕跑精加工食品”的第一槍;二、Square Roots 不但是一塊試驗田,它還是一個起點,一個“能源站”。受它扶持的人在此不但要學會如何種地,還要學會如何營銷、如何盈利,以便將來成為健康食品界的企業家。
 


“入選者至少應具備兩大特質:一、激情;二、勇氣,至於是不是種田老手,這並不重要……在集裝箱裏種田並不是 Square Roots 的獨創,因此並不複雜,真正困難的是:如何在集裝箱裏培養出一位企業家。”
——金博·馬斯克


 
那天的餐桌上擺滿了摘自自家菜園的“土產”,創客們難得地見到了一個大快朵頤的金博。他們知道馬斯克家族的這位成員與其哥哥在脾氣性格上迥然不同,所以他們深以為與他共餐是一種特殊待遇,直到他説出了這番話:
 


“創業是份苦差事,整個過程就像嚼玻璃渣。如果你咽不下去,現在就停手吧。”


 
飯桌上的咀嚼聲停止了。刀叉紛紛凝固在半空中,那 10 個人愣怔怔地望着金博,只聽他繼續道:“記住:命運是自己選擇的,你身邊將聚集哪些人,也是你自己選擇的。”

金博面訓:創業就像嚼玻璃渣 圖片來自 BackChannel

室內農業是未來大勢所趨
 
與 Square Roots 志同道合的企業為數不少。其合作伙伴、智能農企 Plenty 的 CEO  Matt Barnard 就認為:因為可用土地將日益減少,發展室內農業將成為保障人類温飽的必選項。目前諸多創企業已涉足這一領域,不過大部分尚處試點階段,小打小敲而已。真要解決數十億人的吃飯問題,這些企業就要想辦法規模化,進化成沃爾瑪、亞馬遜之類的巨頭,同時在所有人口密集的都市落地開花,並且距離人們的餐桌要“一踩油門就能到”,這樣才能保證大多數人,無論貧富,都能吃得起遠離農藥、化肥和土壤污染的蔬果。
 
這當然也是 Square Roots 的願景。在金博看來,將來從 Square Roots 這個孵化器裏將走出一批農業企業家。這些人將集結起來,帶領越來越多的人回到“才下田頭,便上灶頭”的時代。今年是隻是首個孵化年,只要 Square Roots 再“抱幾次窩”,金博就能拉起一個連了。


“怎麼種不是難題,難的是怎麼把果實送到每家每户的餐桌上。Square Roots 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但是從這裏出去的人,前途不可限量。不要做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Whole Foods,要做食品界的亞馬遜。你們當中總有人能做到。總有人。”


 
金博説完這番話後,那 10 位年輕人的眼睛都亮了。刀叉繼續揮舞着,嗯,這頓出自停車場的新鮮沙拉,還真是讓人沒齒難忘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