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誼兄弟上市八年首虧

南方人物週刊2017-04-14 09:30:00

 


企業可以喘氣的,人也有病的時候。



有許多有趣的詞語描述經濟社會現象之間可能存在的關聯,比如“口紅效應”,講的是每當經濟不景氣時,口紅的銷量反而會上升;比如“行走速度指數”,指的是市民步行速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個城市的經濟發展水平。


如果要給這些非學院派經濟指數再添一個,或許還可以有一個“CEO出鏡指數”,即CEO出現在各種媒體上的頻繁程度跟一個企業所處局面的相關性,這種局面可能是重大機遇期,也可能是異常艱難期,在這樣的特殊時期,往往需要一個企業的領導人親力親為、衝鋒陷陣。


對於去年過得並不順遂的華誼兄弟來説,無疑是雙期疊加。近日,在發佈2016年財報後,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華誼兄弟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王中磊罕見地同時出現在華誼兄弟2017 年投資者交流會上。


這是一份不太漂亮的財報,其中多項重要財務數據,包括2016年營業收入、營業利潤、淨利潤同比2015年分別下滑9.55%、15.21%、17.21%,同時代表公司主營業務收支狀況的扣非淨利潤(注:即“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呈負數,為“-4018.28萬元”,這是華誼兄弟在創業板上市八年以來的首次。


在交流會上,王中磊將業績的“不理想”解釋為,“主要也是受到了電影業務的業績表現拖累。無論是單片票房還是市場佔有率華誼兄弟都有明顯退步。”據悉,2016年度,華誼兄弟參與投資發行的10部影片總票房約31億元(計算至2016年12月31日),其中四部未能突破億元大關,《老炮兒》、《我不是潘金蓮》、《羅曼蒂克消亡史》這三部被寄予厚望的重頭戲,票房同樣未達預期。相比之下,光線傳媒公佈的未經審計的2016年度業績預告顯示,其參與投資、發行並計入2016年票房收入的15部影片,總票房為64.2億元。


王中磊認為問題主要出在發行和營銷環節。一個典型的案例是由華誼兄弟和華誼兄弟控股子公司美拉傳媒等共同出品的《我不是潘金蓮》,作為導演的馮小剛是美拉傳媒的創始人。公開數據顯示,該片在萬達院線排片率為10.7%,遠低於38.9%的全國院線平均值。為此,馮小剛在微博上公開致信王健林直指萬達院線壟斷,觸發了與萬達董事、王健林之子王思聰的微博“互撕”。然而《我不是潘金蓮》並不是孤本,雖然坊間對此傳言議論頗多,但背後無疑暴露了華誼作為產業鏈中的供應方在終端市場話語權的式微。


早在2006年馬雲正式入股華誼,第一次參加董事大會的他就直言,“華誼要做一家百年老店,不要好年景就多賺點,年頭不好就少賺一點,讓大家看不起。”這些年,華誼從未停止探索那些現金流更加穩定的業務,試圖平衡主營業務業績波動的風險。


事實上,在剛剛公佈的2016年的財報中,利潤的主要來源即是華誼兄弟出售所持掌趣科技的部分股權而套現的投資收益10.16億元,會上王中磊還宣佈自2017 年開始,公司將正式確立“貢獻了非常重要利潤組成”的產業投資為第四個重要板塊,納入公司發展戰略。


同時,王中軍則指出,他覺得更具想象空間的還是早已納入華誼戰略的實景娛樂板塊,他甚至在交流會上拋出了下一輪擴張願景:“作為絕對版權持有者,華誼兄弟的未來有二十多個文化小鎮……如果有100個,我們堅持商標屬權,每個1億元就是100億元的收入,如果三五年能爆發,我相信這個數字不是夢想。”但正如他自己所説,特色小鎮、遊戲等等變現的基礎是知識產權的積累,而華誼兄弟要真正發力仍需儘快扭轉主業的頹勢。


對於業績虧損,王中磊在會上稱,“我覺得去年的利潤下滑給我們的企業領導者一個説法,就是企業可以喘氣的,人也有病的時候,華誼未來在2018、2019有很好的機會。”然而要讓四駕馬車真的跑起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電影市場回落甚至泡沫逐漸消散的大環境下,曾經的優等生第一次跌出了榜單,而留給他喘氣的時間並不多。


文 陳洋

編輯 孫凌宇 [email protected]

閲讀原文

TAGS:王中磊華誼兄弟馮小剛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