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金影后惠英紅|旁觀娛樂

南方人物週刊2017-04-12 11:37:06


她從沒想過要退出這一行,對於曾經在拳腳和刀光劍影中討生活的女明星來説,現在拍的戲並不需要體力,而以她的經驗和閲歷,駕馭角色也容易多了,因此未來的時間,她還會繼續奉獻給電影工作。



關於惠英紅,有兩個故事非常幽渺。


一是她在1993年電視劇《戲説乾隆2》中扮演了一個護送媽祖祭品的乩童,先是扮小男孩,換上女裝之後講自己的名字是邱罔市。福建女子叫這個名字的特別多,方言裏,“罔市”是隨隨便便養的意思,當然隨便養的女主角肯定有着不隨便的美貌和愛情,比如她遇到了風流倜儻的乾隆。


另外就是一個流傳甚廣、不知出處的段子,她講自己十幾歲時常去灣仔向外國水兵兜售口香糖,某一天其中一位向她學了一句廣東話的“我愛你”,臨別之際説給她聽。“如果有天他回來,一定,要他再講一次。”



《心魔》劇照


這兩個形象都非常惠英紅,江湖兒女的英姿颯爽,轉瞬浮現於面上的極致滄桑與落寞。香港影壇自她之後,就再也沒有這麼美麗而悽楚的面孔了。這位金像獎第一任影后連同女配角在內的小金人已經有了四座,但是動作片女星拿影后,她之後也不再有了。


2010年她憑藉小成本的《心魔》強勢迴歸影壇,戰勝兩岸三地眾多實力女星獲得金像影后,在4月8日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仍然是非常本土的小成本電影《幸運是我》,讓惠英紅拿下了第三個金像影后。


林家棟惠英紅分獲金像獎影帝、影后


去年8月,《幸運是我》曾在內地院線上映過,口碑尚好,票房卻未過百萬。片中惠英紅刻意扮老,染白了頭髮,完全無粧,佝僂着身子步履蹣跚,甚至塞一個假肚子在衣服裏,飾演一位有認知障礙的老人。這對於一生愛漂亮的惠英紅來説實在不容易。


57歲的惠英紅至今未婚,這部電影她説是為長年患認知障礙的母親所拍,可惜的是,今年1月母親過世,沒能夠親眼看到女兒得獎。走向領獎台的惠英紅差點摔跤,獎盃在手她又一次哭成了淚人,“希望媽媽能跟我説一句以我為榮,我沒丟惠家人的臉”。


惠英紅親歷了香港電影從全員拍打戲到文藝片風光再到直線跌墮而小片慢慢復甦的整個階段,從最紅的動作片女星到被人認為不會演電影,她也付出了10年抑鬱症和一次自殺未遂的代價,最終,還是在家人朋友的幫助下,她重返娛樂圈,從頭做起,“那時候許鞍華導演第一個來敲我的門”,她至今仍然在採訪中反覆提及那些幫助過她的人,還有她動作片時代的恩師張徹、李翰祥和劉家良。


《幸運是我》劇照


並沒有愛情的惠英紅也不是故意要塑造自己離羣索居的形象,她常和身邊年輕的工作人員談論愛情,他們叫她“小紅姐”。但他們會小心翼翼刻意避開她的哥哥、同樣也是打星的惠天賜,幾年前這位在當年TVB《射鵰英雄傳》中扮演過少俠陸冠英的英俊小生猝死家中,數日之後才被發現,這件事讓惠英紅幾近崩潰。


如今惠英紅和同樣單身的妹妹一起住。她從沒想過要退出這一行,對於曾經在拳腳和刀光劍影中討生活的女明星來説,現在拍的戲並不需要體力,而以她的經驗和閲歷,駕馭角色也容易多了,因此未來的時間,她還會繼續奉獻給電影工作。


香港電影圈裏這一類女性還有很多,這次拿了最佳女配角的金燕玲,一直保持水準拍片的許鞍華,她們專注而柔和、勤奮又灑脱,她們是真正的香江明珠,閃閃發亮。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文 柏小蓮

編輯 翁倩 [email protected]

閲讀原文

TAGS:惠英紅香港電影電影金像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