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義:省委基站,手機定位,NB-IoT… 就是一部通信大劇!

網優僱傭軍2017-04-12 04:04:25

通信狗註定是沒有時間追劇的,只能週末花了兩天看完原小説《人民的名義》。


劇情跌宕起伏,但我這個通信宅覺悟有限,腦海裏並未編織出一張反腐的大網,而是聚焦於三個點上:


•省委大院的


•月牙湖治污要靠NB-IoT


省委大院的基站



劇情一開始就給讀者留下了懸念。


當那位憨厚如農民的趙處長因鉅額貪腐被捕後,牽連出H省京州市副市長。不幸的是,在抓捕丁義珍時,因省委決定會議上出現了內鬼,泄露了消息,讓丁義珍逃之夭夭。


在省委會議上,究竟是誰打電話泄露了風聲?省委大院的基站成了破案的關鍵點。


辦案人員對那個時段從省委大院打出的一千多個電話進行了篩查,並發現了一個從省委基站打給高小琴的電話,這電話號碼很奇怪,只用過一次再沒用過。


讀到這裏,我立馬想到一張圖...



這是市委大院的基站。這些年來,基站輻射謠言升温,個別人羣對基站建設產生抵觸情緒。一些政府大院帶頭向移動通信基站開放建設,用實際行動消除公眾疑慮。


為此,我深感於此劇的科學進步性,而且短短的時間內就有一千多個電話打出,顯然,這個省委大院的基站是個大基站。


劇情再發展下去,這個省委大院的基站其實也為破案起到了重要作用...


這個從省委大院基站打出的電話號碼非常關鍵,至少開始對高小琴產生了懷疑。


看到這裏,我其實以為這案子有戲了。不過很可惜,劇情並沒有按照一個通信汪的設想發展下去。


港真,如果這時多動用點通信和大數據技術,估計這案子就可以告破了...


首先,任何一部手機都有一個IMEI號,這相當於每部手機的身份證號,這個號碼與手機卡號(MSISDN)是綁定的,且兩者可以相互查詢。


也就是説,運營商是可以登錄交換系統,查到手機的IMEI號碼以及當前手機所在基站信息的(如下圖)。



那麼,設想一下,嫌疑人在給高小琴打電話時,換上新的SIM卡,打完之後,即使將這張SIM卡扔進馬桶裏沖走,我們仍然可以找出嫌疑人。


因為手機的IMEI號是不變的,且和手機卡號(MSISDN)是綁定的。那麼,當嫌疑人打完電話,取出扔掉那張新SIM卡後,只要再重新插入自己原用的SIM卡,我們就可以通過IMEI號反向查詢,知道這個電話的主人了。


不過,考慮嫌疑人反偵查能力很強。也許他身上有兩部手機呢?使用的既是新SIM卡,也是新手機,怎麼辦?


我們可以動用大數據。由於每一部手機的IMEI號是唯一的,而每一台手機的售出都是有記錄的,那麼我們可以通過網絡銷售渠道的訂購人、郵寄地址,門店銷售渠道的監控視頻等來逐一排查嫌疑人。


可惜啊,劇情沒按照我的思路發展下去啊!不過,省委的大院值得肯定,值得點贊。


手機定位追蹤


在本劇裏,多次提到通過手機定位追蹤嫌疑人。



丁義珍在逃跑的時候,故意將手機開機靜音放在車上,讓司機開着空車回自己的老家,而自己暗度陳倉直奔機場逃跑。顯然,這人反偵查能力極強,他知道檢察院會通過手機定位追蹤自己行蹤,誤導侯亮平等人以為他在車上,使之撲了個空。


陸亦可和張華華到橋頭縣法院接回兩位關鍵證人時,為了避開被對手追蹤,季昌明檢察長特意要求她們關掉手機。



這個手機定位追蹤是個什麼鬼呢?


目前的手機定位技術主要有:基站定位技術,GPS定位技術和A-GNSS輔助衞星定位技術。


1)基站定位技術


基站定位技術就是利用基站與手機間的信號傳播來實現定位。



移動通信網絡由分佈密集的基站組成,每個基站位置固定。手機在與基站通信時要上報TA(手機信號到達基站的傳播時間)、服務基站的信號強度、鄰居基站的信號強度等信息。


我們可以通過這些信息來計算出手機的大致位置。比如,TA計算出基站與手機的距離,再通過手機中接收到的附近基站的信號強度、TA差值等來計算方位。


2)GPS定位技術


現在的智能手機都帶有GPS芯片,GPS芯片通過對四顆衞星的定位數據進行計算,確定自己的位置座標,並將定位數據從空間座標形式轉換成經緯度座標形式。



GPS精度很高,可以精確到十米甚至幾米內,需要手機GPS芯片支持,不過,由於隨着位置移動不斷接收GPS數據和計算位置,會增加設備耗電,且由於搜索衞星初次定位時間過長而略顯不便。


另外,衞星信號覆蓋不好時,比如室內,會導致無法定位。


3)A-GNSS輔助衞星定位技術


A-GNSS輔助衞星定位技術融合了基站定位技術和GPS定位技術。這種定位方式下,手機可以首先通過移動網絡獲取定位信息來實現快速搜索衞星,然後通過衞星信號計算出位置,取長補短,可實現快速定位。


事實上,3GPP LTE定義了三種定位方法:增強型小區 ID(E-Cell ID)定位、檢測到達時間差(OTDOA)定位和全球衞星導航系統輔助(A-GNSS)定位,前兩種我們可以把它們簡單歸類為基站定位方法。


所謂OTDOA,就是通過測量多個基站信號到達手機的信號強度差和時間差,來計算出基站位置。


將這幾種定位技術融合,就可實現全方位的手機定位追蹤:


簡而言之,基於4個球面確定一個點的原理,手機在定位時需要4個參考點。在衞星信號較好的地方,手機直接通過衞星定位;在衞星信號不好,手機可以通過2顆衞星信號加2個基站信號進行定位。而在室內,則可以通過OTDOA實現定位。


言而簡之,通信技術很重要啊!不過,下面還有一個更重要的...


月牙湖治污要靠NB-IoT


達康書記有句感人的話,絕不要污染的GDP、血淚的GDP。省委書記的兒子趙瑞龍想在呂州市的名片——月牙湖邊上建湖上美食城,李達康就是不批,後來趙家人不爽就把他調離了。



不過,這恰好成為政治對手高育良發跡的機會。他一紙批文,不僅讓趙瑞龍在湖上建起了美食城,大賺十幾個億,也讓月牙湖成為污染重地。生活污水源源不斷排入湖中,月牙湖變成了個污水坑,令人痛心。


老虎打了,蒼蠅也拍了,但被污染的月牙湖還得治理啊。


這就需要通信技術來幫忙了——NB-IoT。


NB-IoT技術具有低功耗、廣覆蓋、大容量和低成本等優勢。一個基站範圍內,每平方公里可支持數以萬計的傳感器連接。由於NB-IoT具有20dB的覆蓋增益,即使將這些傳感器放入水下,也能和網絡連接,監測並上報水污染情況。由於低功耗的特點,放入水下10年無需更換電池,持續監測。


端到端的NB-IoT網絡實現將所有監測數據接入雲端,分析處理,不僅能實現可視化數據監控,還能及時發現污染源,對污染進行預測分析,通過手機APP也能實時瞭解湖水污染情況。


不僅是污染治理,講實話,如果早點動用通信物聯網技術,做到實時、透明的監控,這場污染的悲劇早就可以防範於未然。


沒錯,在我這枚通信狗眼裏,它就是一部通信大劇!


網優僱傭軍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

通信路上,一起走!

閲讀原文

TAGS: